第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6节

  第10章 我是大人了

  那条闪烁着异彩的钻石项链被她拿了出来。

  我呆呆的看着项链,身子都在颤。

  我没拿,我肯定没拿。

  真奇怪,怎么回事啊,就跟那条裙子一样,莫名其妙的。

  我使劲摇头,我想告诉她我真的没拿,我如果想要我会跟她说会跟卓风说。

  她冲我冷笑,将钻石项链攥在手心里,回头狠狠瞪我一眼。

  房间里的空气瞬间静止,跟炸裂的冰冻天气一般。

  良久,她竟然语气变的无比的柔,“跟我来,如果不想被抓,就跟我过来。”

  阿姨推我一下,我这才回过神。

  我茫然看向阿姨,对她说,“阿姨,我没拿,真的不是我。”

  阿姨很是无奈的深吸口气,伸手抹我脸。

  我吓了一跳,这才知道我已经一脸泪水,有些发怔的看着她担忧的眼睛,我还想再说什么,我已经泣不成声,我真的没拿啊。

  “傻丫头,去跟徐小姐好好说说去,喜欢这个东西不是什么过错,好在没什么大问题。”

  啊?

  可是我拿啊,阿姨的意思是我拿了吗?

  “阿姨,我没有拿过,我真的没有。真奇怪啊,跟那条裙子一样都是很莫名其妙,我真的没拿过。阿姨……”

  她又深吸口气,转身出去了。

  我失落的看着她的背影,浑身僵硬。

  我,我真没拿。

  站在徐娇娇的房中,我局促的垂头看着自己的鞋面。

  她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攥着项链,翘着二郎腿,看我一眼,半晌才冷声问我,“说吧,你到底想不想在这里住下去了?”

  我慌忙的抬头,迎上她的目光,我说,“姐姐,我,我想在这里住下去,我都答应了姐姐将来给姐夫生孩子,我不会走的。我,我……”我没有地方去,我更加不想去救助站。卓风说过,这里也是我的家。

  可这番话我不能说出口,只默默的垂头,咬着嘴唇,再不敢多说什么。

  她冷笑,一条腿上下颠了颠,“你要是想留下就得听我的话。这里始终不是你的家,你现在还小,身体还没发育好,只能等一等,所以……”

  所以什么?

  我的命运被她轻而易举的捏在手心里,就好像捏住了我的咽喉,顷刻间就会扭断我的脖子,我呼吸困难,苟延残喘着,却不能有任何抗拒。

  我瞪大了眼睛望着她好看的脸,等待着她对我宣判。

  “我送你去学校。你在这里到底是不方便。我知道你拿东西是迫不得已,在山里的生活肯定不如这里,诱惑太大,看到好东西就想要也是可以理解。所以去了学校你也可以多接触一些同龄的孩子,得到锻炼也能成长,说不准去了没多久你就开始发育,我就给你接回来,你看行吗?”

  行吗?

  我能说不行吗?

  我吸口气,点头,“好!”

  她挑眉问我,“再说一遍,大点声,你这么胆小以后怎么见外人,给我大声说。”

  我提口气,胸口很闷,重重点头,“好!”

  她满意的“嗯”了一声,点头继续靠在沙发里面将我上下打量,手里攥着的钻石项链还是那么炫目,晃的我眼睛有些疼。

  我记得那项链之前帮她收拾东西的时候没看到过啊。

  我没敢再多看,收起目光,很是无奈的垂眸。

  我要被送去学校,彻底离开这里了。

  想想都会难过。

  夜里,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到离开这里我就心慌,我以为这里真的是我的家了,怎么会走呢,怎么会呢?

  那裙子,那项链,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迷迷糊糊的做了个噩梦,梦到了家里闹鬼,或者是有一个一心要害我的小偷,我一定要抓到她。

  早上,被阿姨的敲门声惊醒,我惊的坐起身来,抹了把脸上的汗水,这才知道,我做了一夜的噩梦。

  外面雷声滚滚,阴云密布,大雨倾盆,哗啦啦的雨珠子落下来拍打在窗户上,叫人心情烦躁。

  “丫头,出来吃点东西,你都睡了一上午了,老师那边来电话了,雨太大,路上塞车,来的会晚一些。”

  “知道了阿姨,我这就出来。”

  我怔怔的看着枕头上的水渍,撩开被子,“啊……”

  床上一滩血水,我吓得尖叫。

  “阿姨,我流血了,我流血了,阿姨,我要死了是不是,是不是?”

  阿姨直接推门进来,看到了床上的血水顿时就笑了,回头拉我手说,“看来多吃点好东西的确有用处,你这是发育了,这叫来月经,每个女孩子都会经历的,别怕,你自己先去洗一洗。哦,我去给你拿棉条。”

  啊!

  我傻眼了。

  我来月经了,我可以生孩子了。

  我要跟卓风做那种事了吗?

  我听到自己的心跳,比外面的雷还要响。

  我……可我还没准备好。

  做了那种事之后呢,我就是他媳妇了是不是?不对,他说要我叫他哥哥的。或者是姐夫……

  姐夫啊?我是我姐姐的妹妹,那不是?

  不对不对,这关系太复杂,我想的头痛。

  连带着肚子也痛。

  阿姨做了红糖水给我喝,我喝了两大杯,还是觉得难受,腰也痛,坐都坐不住了。

  老师看我不太好提前离开,作业都少布置了一些。我却高兴不起来,捂着肚子抱着阿姨给我的热水袋趴在床上哼哼唧唧了半宿才觉得舒服一些。

  隔天早上,徐娇娇突然回来了,这会儿我才想起来她一整夜都没回来呢,难怪家里这么安静。

  她将一摞子文件放在我跟前,脸色不是很好,语气也老大不情愿,哼了一鼻子,“你倒是长脸,知道我给你送走就来了月经,是不是向我示威啊?学校都办好了,现在看来是不能将你送走了,既然成熟,很多事情都可以做了。我就带你去做身体检查,不过最近不行,但是也很快,你还是先去学校再说。怀孕的事情必须要快。”

  我咬着嘴唇不吭声,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

  可我想到能给卓风生孩子,我就很开心。

  竟然有一种小小的期盼。

  成年啊,我成年了。

  这里的人不是都计算着虚岁的吗?我现在十六岁了,不对,我前几天过了生日,那个生日才是我的真正的生日,除了我妈妈和我别人都不知道,我连卓风都没告诉。

  卓风说我现在的生日是他救我的那天,所以我自己的生日就不算数了吧。

  不过计算虚岁的话,我现在也快十八了啊,那就是快成年了。

  唔……

  我可以给卓风生孩子了。

  夜里,我想了半宿,觉得这件事真好。卓风一定很高兴的吧,我要给他生儿子,生女儿会被人卖掉当代孕工具的。

  可要是生的是女儿怎么办?据说生什么自己不能决定呢,要不然我妈妈也不会生来生去了,生孩子很痛苦的。

  我想想就害怕起来。

  捂着肚子一夜都没睡好。

  早上,阿姨又给我做了红糖水,我端着水杯喝光。

  突然想起来卓风走了好多天,我好想他,“阿姨,卓……姐夫什么时候回来啊?”

  “……恩,好像是明天,你有事啊?给他打电话,电话就在那边本子上记着呢,走之前跟我说了,要是你有事随时给他打电话。”阿姨喝了口豆浆,揪着油条吃。

  我喝了口牛奶,含笑答应,“好,我吃过早饭就去打。”

  我好想他,我来月经了,我是大人了,我要告诉他。

  打了三遍,电话都没有人接听,阿姨说卓风那边现在是夜晚,应该是调了静音在睡觉。

  啊!

  我好奇的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有那种地方啊,那一定很奇怪吧,我们都在睡觉那边却在上班,我们这里都白天了,那边还在睡觉。

  我问了老师,老师给我讲解了什么叫时差,我听得很认真,学会了计算时差,算准了卓风那边是早上的时候我又将电话打了过去。

  “卓风……我要告诉你个好消息。”电话接听了我就对着电话大声说话,我太兴奋了。

  “说吧,这么开心啊,是什么事情?”卓风也很开心。

  我张了张嘴,“我来……”

  陡然,看到站在二楼的徐娇娇,她正冷着一张脸端着咖啡看着我,犹如飞来一把尖刀,直接刺在我头顶上,我吓了一跳。

  电话里面卓风着急的问我怎么了,我不敢吭声。

  徐娇娇走过来将电话接了过去,满脸堆笑,好像我在电视上看到的那种川剧变脸。

  她的表情真是变的太快了。

  我被她挤到一边,踉跄着躲开。

  她捧着电话放下咖啡,对着卓风细声细语很是温婉的说,“卓风,我来告诉你吧,她说要去学校念书,吵着闹着要过去,我实在没办法就去给办好了,她太高兴,乐了一整天。呵呵……是啊,我说话你还不相信吗。恩,好的,我啊,我知道我知道,我喜欢吃东边街里面蛋糕,你给我买点哦。衣服吗?我不需要了,首饰的话……”她画着精致妆容的眼睛扫我一眼。

  我很快转身,再不敢停留。

  跑上二楼,依旧能够听到她的笑声,“呵呵,好好好,我知道了,么么么,爱你哦。”

  我缩了缩脖子,浑身发寒,鸡皮疙瘩冒了一身。

  晚上,她提着包东西走进来,放在门口的桌子上,眼睛扫视一圈我的房间,对我说,“你姐夫交代你多吃些补品,我给你送来了,回头别说我虐待你。还有,项链的事情我会替你保密,你如果不想被警察抓走就老实一点,听我的话绝对不会亏待了你,等你姐夫回来了我们一起送你去学校。”

  不容置疑的话叫我浑身抖了抖,我重重点头,生怕迟疑了被她看出我的不情愿。

  “睡觉吧,补品都吃光,我明天检查。”

  第11章 分手

  我失落的随着她关紧的房门垂下头。

  补品,我必须吃。

  全都吃光啊?

  我看着一盒一盒的东西,实在是心累,这么多怎么吃得完?

  可我必须吃完。

  早上,我觉得肚子好痛,头也痛,脸发烫,好像……流血了?

  不好,我流鼻血了。怎么搞得,床单上全都是血?

  我吓坏了,好像被血水包裹的血人。

  我颤抖着要去开门喊阿姨,不想,推门进来的是卓风。

  他看着我,愣了几秒,低吼,“赵妈,快去给我的私人医生打电话。卓尔,卓尔……别怕,别怕,有我在,有我在。”

  我跌进他的怀抱,生怕血水染了他的衣服,还想躲开,他将我死死拉住,打横将我抱起来往外面冲。

  徐娇娇从对门走出来,满脸震惊,跟着我们身后。

  卓风突然停下来转头对她低吼,“滚!”

  我又进医院了,真没用。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当时的我险些因为打出血而死亡,如果卓风在迟一些过来,我怕是就永远死在了那个小小的房间。而很多年之后的我也时常在琢磨,如果那个时候我死了,该多好……

  卓风很担忧的看着我,眉头都拧在一起,我想叫他的眉心平整下来,我想看着他开开心心的,为什么总是给他添乱呢。

  我对他说,“姐夫,送我回乡下吧,我老是给你添麻烦。我挺懂事的,我不哭不闹的,可我在外面不知道怎么了,老是惹麻烦。”

  从前妈妈总是告诉我说,不管自己吃多少苦都不能给别人造成麻烦,所以妈妈总是默默的承受着很多痛苦,自己偷偷的抹泪。我学会了妈妈的隐忍,却学不会妈妈的那份懂事。妈妈就从来不做错事,以至于就算在家里生了好几个女儿,奶奶还是没将她赶走。妈妈说,她还能生。

  我想,我还能忍,可我实在是不想看到卓风难过。

  他一直叹气,抓着我的手握在手心里很紧。

  我们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仿佛时间静止。

  我在想,如果时间就这样静止下去该多好,身边有他陪着,一伸手就能摸到他,真好!

  在医院的一个月后,我终于可以出院了。

  卓风在路上的时候对我说了一些我不是很懂的话,他说的很有耐心,微笑着,好像慈爱的父亲,尽管我的父亲从未对我有过半分多好脸色。

  我突然很想躲进他怀里,那个怀抱很温暖,就好像冬日里的火炉,更有宽大的臂弯,给我依靠。

  我抱着他,心底无数次的告诉自己,我就这么任性一次吧,保证以后都不会了。

  他浅笑着轻轻拍着我的后背,继续说,“这种事情以后如果不好意思了可以去问阿姨,阿姨会告诉你怎么做,来那个的时候不能乱吃东西,我交代她……”

  顿了顿,他又叹了口气,默了很久才又说,“我带她向你道歉,她……情绪有些时候不稳定,只是苦了你。补品那个东西本来吃多了就不好。我叫你吃就是想给你补一补身子,却没想到你全吃光了。傻瓜,以后不要这么做了,知道吗?”

  我躲在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满足的笑着说,“我知道了,卓风。”

  此刻,我紧紧的抱着他,他的手臂轻轻的搭在我的身后,好像在顺着我身后尖利的尖刺,叫我安心的索取他身上全部的温柔。

  我们之间没有徐娇娇,没有代孕,没有那些纷扰的关系。

  一路上,我都这样紧紧的挨着他,好像找到了我失去多年的父亲,却又好像得到了给我全部力量的男友。

  那些纷繁复杂的关系早就被我抛在了脑后,我只想叫他这么陪着我,永远陪着我。

  可到了家里,车子停住,他轻轻的拍着我的时候我就好像被雷电击中,瞬间惊醒,将我带回来残酷的现实。

  徐娇娇站在别墅门前等着我们,我有些胆怯的从卓风的怀里移开。我在心虚,我在害怕。我怕极了她那尖利在指甲和拍在我脸上的手掌。

  卓风拉开车门等在外面叫我下车,我瑟缩着身子仰头瞧着他好看的眉眼,尽管给足了我力量,可我还是不肯下去。

  我怕极了。

  卓风拉着我下车,温柔的犹如外面的阳光。秋日里的阳光没有那么炽烈,照在身上就很温暖。

  他的手滚烫,我不情愿的迈开步子跟上他,站在徐娇娇跟前。我以为卓风又要像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给我热情的叫我跟徐娇娇打招呼。

  却不想……

  他拉着我一直往里面走,越过了徐娇娇,直奔房门,推开进去,站在我身后看着我换鞋子,他自己才换了鞋子进来。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跟徐娇娇说过话,甚至都未曾将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

  我感受到了房间里面骤然降下来的温度。

  徐娇娇大改之前的冷艳,笑的无比亲切,走到我跟前对我笑,我却连连打颤。

  我祈求的看向卓风,卓风对我点点头,示意我先上楼。

  我听话的跑走,脚步不停,不想看到徐娇娇分毫。

  进了房门,我好像还能闻到房间里面的味道,刺鼻而又难闻。我将窗子打开,就看到卓风和徐娇娇已经走了出去,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站在院子门口处的太阳伞下。

  徐娇娇的薄唇一开一合的说了很久的话,卓风一直没有吭声,只皱着眉头看向远方。

  良久,徐娇娇又开始大叫起来,那只白嫩细长的手指在卓风的跟前比划。

  我心惊肉跳,如果那指甲戳到了卓风,会留下痕迹的。

  “够了,娇娇,那件事是我不对,难道你就做的全对了吗?当年你在知晓自己怀有身孕的情况下喝了那么多的酒,还要坚持自己开车,你就没想过会出什么意外吗?你一直都这样,七年了,的确我们七年了,我亏欠你太多,我不能给你婚姻,可我求过婚,我求过三次,你答应过吗?最后一次求婚是你亲口告诉我们之间永远不会回到过去了,你还要我怎么做?我能怎么做?再有,这件事跟卓尔没有任何关系,她是无辜的,你为什么总是联系到一起?”

  卓风的咆哮顺着风的方向吹到我耳朵里,惊的我浑身冰冷,这是我第一次看卓风这么生气,他可从来都是很温和的样子。

  “是,是我的错,难道那天你以为我想吗?全都是为了生意,你在外面拼,我也想给你分担,你家里的情况叫你养活自己都没有办法,更不能依靠家里。我们当初说好了不管怎么样都会共患难,可你呢,你任何事情都不跟我说,为什么遇到了事情就会指责我?啊?我做错了什么,那个一辈子都不能生育的人是我,不是你。”

  卓风身子一震,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什么。

  徐娇娇满脸泪痕,对着卓风大喊大叫的很是激动,说了很久,直到喉咙沙哑了也没有停止。

  卓风在她跟前走来走去,突然又是一声爆喝,“娇娇,遇到事情你只会找别人的过错,这件事我说过跟卓尔没关系,失去孩子你痛苦我就不痛苦吗,那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卓尔也还是个孩子,你的思想不要那么龌龊。”

  “不一样,你把我玩腻了还能把我踹开跟别的那个小婊子过好日子。可我呢?我完了,我毁了,这辈子你都别想撇下我。”

  卓风气的胸口大幅度欺负,与徐娇娇对吼,“你说话从未不顾及我的感受,我什么时候玩过你?七年来是我一直在迁就你,你的任性你的泼辣和你的蛮不讲理我从来不会在意,可你不能就因为仗着我从前爱你肆无忌惮,我是人,不是铁打的,我的心也会痛。”

  徐娇娇满脸震惊,泪水飞扬,尖叫着问,“从前爱我,你早就不爱我了,是吗,早就不爱我了,是不是?”

  卓风身子一僵,再没了声音。

  徐娇娇气的开始动手,拳头疯狂的砸在卓风的胸口。

  我看到了卓风脸上留下的一条条血痕。我急了,急的跳脚,看看高高的二楼,差一点就跳下去,情急之下拉开了纱窗,对着徐娇娇大喊,“姐姐,你会打伤姐夫的,姐姐快住手。”

  徐娇娇果然再没有动手,扭头看向我,那一眼,跟飞来的箭雨一样,全都刺穿了我的身体。我吓得张大嘴巴在没敢多说话。

  卓风转身朝房子的方向走,对身后依旧对他大叫的徐娇娇低呵,“我们分手。”

  分手。分手?分手!

  我的心犹如坐了过山车,上蹿下跳。

  担心,害怕,高兴还是什么?全部的复杂情绪都涌了上来。

  他跟徐娇娇分手了,是因为我。

  我着急的跑下去想要求情,徐娇娇却已经没了影子。

  “姐夫,追姐姐回来啊,姐姐没穿鞋子。”

  卓风坐在沙发上没动,背对着我的脊背落寞而又孤单。

  我着急的去拉他,“姐夫,走啊,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你也说姐姐情绪不好,姐姐激动了会做傻事的,我不怪姐姐的,不要因为我跟姐姐分手好吗?”

  他还是没动,垂眸看着桌面,脸上的血痕清晰可见,一直梳理的很顺的发型也变的尤其的散乱。

  这不是我认识的卓风,这不是我想看到的卓风。

  “姐夫,求你了,求你了……”

  我哭着喊着求他。

  他终于抬头看我,无奈深吸一口气,对我说,“跟你没关系。你在家里不要乱走,我出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