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62节

  第122章 可那里没有姐夫

  考试成绩在我出院的一天前出来的,卓风没告诉我,只安妮带了很多礼物过来,还有我的成绩单。

  她比划着我的成绩,对我竖起大拇哥,“卓尔,你第一,差几分就满分了,你真厉害,我看了习题,自己测验,我才考三十六分,你也知道的,我数学也不差啊,可是我都不会,你真厉害,我佩服你。”

  安妮的小圆眼睛瞪起来实在好看。

  我笑着问,“那你给我买什么礼物了?”

  她笑眯眯的一件一件的递给我,“有衣服,我知道你喜欢穿裙子,还是小花裙子,是今天的新款,大牌子啊,我知道你身上的衣服都价格不菲,我没买便宜货。那买了裙子不能不买鞋子配,这是这个夏天才出来的白布鞋,可好看了,我也有一双,穿起来特别舒服。那,我看你的的书包都一样,还以为你喜欢,后来才知道是卓哥不会选,我就帮你换了一种风格的,还有你啊,你的字是真难看,这个是练字用的帖子。练字不能不配钢笔,这支钢笔很好用,给你买了一只,颜色跟我的那一只不一样。嘿嘿……”

  安妮介绍完了,又回头给我一个证书,封皮看是英文,递给我之后含笑不吭声。

  我好奇的看一眼,放在了一边,这个我知道是什么,至于结果我也知道,可我不想拆开看了,我的计划有变。

  安妮没问我为什么不可能,只笑着将她送给我的礼物帮我装好,之后帮我削平果。

  默了一会儿,我问她,“这么好奇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不看啊?”

  “恩?我好奇,我想问,可我知道你不想说就不能问。”

  安妮最近真是变化很大,不再是从前那个大嘴巴了。

  “你这样以后怎么做好你的家族事业,有问题不问憋着多难受?”

  安妮呵呵的笑了一会儿才说,“那你怎么不拆开看呢,那可是法国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啊,哎,真羡慕你,想做什么都成,我就不行了,只能听家里安排。”

  是啊,我想做什么都成,姐夫都会无条件帮我做好,安排好。

  申请法国的这所学校也是当初的一时兴起,在邮件里面我写了如果我考取了高数的第一名对方是否会无条件录取我,我给学校发了很多我上学以来的成绩和考试分数,不出几天后就有人联系我,说如果我兑现了我的承诺,对第一时间发录取通知书给我。

  没想到会这么快。

  可我现在不想去了。

  法国很好,有顾程峰,他会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我也不需要发愁任何事情,在那里我只用学习,不用担心李思念回来,不用担心乡下的家里人来找我。

  可那里没有姐夫。

  并且,现在姐夫已经破产,卓家大不如从前,一切的开销虽然没有任何变化,可我知道,这都是姐夫在背后的苦苦支撑。

  所以,我要留下来。

  我想通过我自己的成绩考取国内最好的学校,这不是一样的吗?全国最好的学校也在本市,距离卓风的公司不远,除了我换了一所学校,我还能在附近勤工俭学,我都想好了申请助学贷款的程序。

  这样,我既能照顾好姐夫也能留下来分担他的事情,不是很好嘛?

  如果可以,我还想在毕业之后留在姐夫的学校,不管春去冬来,只要有姐夫在,我这一生都不会有遗憾。

  可我将这件事放在心底,不能跟任何人说,安妮也不能。

  “安妮,我不想出国了,太远,我会想家。”

  这样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不知道我说的安妮是否会相信,不过她没有追问。

  安妮离开之前告诉我说,“你要想好,不过不管去哪里都不能后悔。”

  是的,我不会后悔。

  出院之后,卓风又接我去了宾馆,只是换了一个大房间,前后通常,我跟卓风的房间是连通的,这样顾程峰想进来也进不来了。

  这天晚上,顾程峰借着送我回来的事情进了房间,就没走。

  卓风坐在我身边看着他,一言不发。

  气氛又紧张起来。

  我不想两个人再动手,问他们,“我的伤是谁打的?”

  顾程峰哼了一声,“你问他。”

  是卓风吗?

  当时两个人的拳头速度太快,我突然闭着眼睛闯进去自然是没人注意到我,我当时被谁打了也的确不知道。

  不过这么问就是想提醒俩个人不要再打,不是真的想叫追究是谁打的我。

  顾程峰却满脸怒气,瞪了一会儿卓风也泄口气的样子说,“不知道,当时太乱,我都被他打的眼睛睁不开了,只管挥拳头。”

  卓风仍旧不吭声,只是脸色很难看,看看我,用手背轻轻蹭了一下我的脸上伤口,“还痛吗?”

  我摇头,扯了一下下巴说,“下巴上和鼻子上两个地方被打,你们同事挥拳头,那就是你们一起的打的我。”

  顾程峰垂下头去,卓风却对我说,“对不起,当时没看到你过来。”

  “姐夫,我不是要你道歉,就是不想你们再动手了。”

  不想他们为了我动手。

  卓风点头,了然的笑笑,继续蹭我脸颊,吸口气说,“还疼的话一会儿睡前再吃点止痛药,只能吃半颗。”

  “哦,好。”

  顾程峰看着我们,眼神里面透着不舍。

  现在他一定很难过很伤心,就好像当初我看着姐夫跟李思念进了房间一样的心情,可我不能再叫这样的心情强加到顾程峰的身上了,及时止损,才会叫彼此的伤害降低到最小。

  我考试结束了,顾程峰也该离开。

  “顾程峰,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啊?”我直接问他。

  他浑身一怔,紧紧的拧着眉头,望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悲伤。

  我甚至有些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可我仍旧坚持着问,“顾程峰,你来国内很长时间了,合约不是都结束了吗?新项目也开始了啊,你都跟我说过的,现在该回去了,你家里人不是很急吗?再说了,你哥哥那边不同意我们交往,我可不想被你哥哥背地里处理了还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话很伤人,好比我拿着刀子无情地戳进顾程峰的胸口,一次不行,两次,一直看着他断气的那种心狠。

  可我必须说。

  “卓尔,你……”

  “顾程峰,我们已经分手了。我要参加考试的,我不想分心,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第123章 四年

  顾程峰一直都没有吭声,只安静的坐在我们对面,眼中的情绪一直在变化。

  我能理解的只有难过。

  过了很久,他似乎平静了下来,轻轻点头,站起身来,在沙发上后面踱步,走了很多圈才停下来,提着包就做了。

  房间安静,我的心也沉了下来。

  卓风轻轻捏了一下我的手背,“早点休息。”

  卓风起身,自己去了隔壁的房间,留下我一个人仍然坐在这里发呆。

  顾程峰的伤心是我从前感受到过得,他脸上的情绪我也能够体味,可长痛不如短痛,这样的痛就此结束,不是很好吗?

  顾程峰走后一直没有消息,我是通过安妮才知道,他在国外一直在做生意,东奔西走,最近生意做的很好,开始有了起色,这个打算扩大,因为他接触的都是新型能源,所以家族的咖啡生意也不再碰了。

  那些我不懂,只知道姐夫的生意越来越差了。

  他开始每天很早出门,很晚回来,日子又恢复了几年前的忙碌。

  我能做的只是每天买好了饭菜在宾馆的沙发上等着他回来,看着他疲倦的吃着饭仍旧发着消息,看着资料,与我的交流也变得少了起来。

  他的父母一直没走,他也一直没有想过要回去,我很好奇他为什么不去公司住,我也可以去学校住的,直到这一天,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卓风的公司卖掉了,整栋大厦现在成了银行的,早已经在破产的一个星期后抵押出去,现在空着,几十层的高楼空无一人,楼下的保安也换了,我想进去,却将我当成了偷东西的小贼驱赶出来。

  我打电话给司机叔叔,司机叔叔说现在在找工作,卓风的车子也变卖了还债,卓风的房子早就不是他的了,卓家人现在还不知道,卓风到处筹款将房子重新买下来,现在卓风全部的财产就只有那一处房子。

  我从来不知道卓风会变成这样,可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对我说过一个字。

  我吃穿用的仍旧是好东西,就连同我用的墨水也是高级的,听安妮说是好几千一瓶,我一个月就能用光,最近的确在一直练字太频繁。

  知道这一切,我颓然的坐在卓风公司楼下的长凳子上愣神了一整天。

  最后终于走进了中介公司,我要去找工作。

  面临着高考和我的年龄,工作也不好找。

  时间慢慢消逝,也终于迎来了我的高考。

  我们这个特殊的学校,高考的题是国外的老师出题,自然与我们学的东西有偏差。

  考试三天,所有人都在愁眉苦脸。

  可我愁的不是考试,而是钱。

  卓风每日忙碌,却因为之前卓家的名声和李思念的关系彻底的没有敢和他做生意,卓风每次回来脸色都不好,不吭声,有些时候靠着沙发上愣神一整晚,我过去问他也只告诉我没事。

  这样的他叫我更加担心。

  高考结束后,李思念那边也有了消息。

  李妍因为未满十六岁,被无罪释放,她也是无辜的受害者,出来后被李家人接走彻底消失。

  李思念被判了四年,缓刑半年执行。

  这天她的判决结果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来看了我。

  我才收拾了东西打算从学校出来,就看到高高瘦瘦的她站在车门前,翘首以盼。

  “卓尔!”

  李思念米有化妆,穿着很普通的比衬衫牛仔裤,冲我招手。

  从前的大波浪也换成了马尾辫子,车子仍然闪亮,只是再没了从前的那些咄咄逼人的气势。

  她平静的好像一汪清水,没有化妆的她脸上的浅色斑点看起来尤其的分明。

  “卓尔,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说话吧!”

  她和蔼的接过我手里的书本,放进了后备箱。

  我对她点头说,“好!”

  她带我去了从前最喜欢的咖啡厅,坐下后,端起咖啡,她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的散掉,好像融化在咖啡里面的冰糖。

  “卓尔,你知道吗?我要进去了,四年,今天结果才出来的。”

  我点头,我早就看报纸了,卓风昨天没有回来,报纸仍旧送到我们房间,我一个人啃着三明治,喝着温牛奶,看着报纸,等着姐夫,这已经成了这段时间我的日常。

  苦涩随着咖啡一起蔓延全身,我垂头没有说别的话。

  李思念吸口气,继续说,“我来是想告诉你,其实我爱卓风,一直都爱,不比你少。”

  我不意外,也没有惊慌,好像这一切早就知道,只是惊讶她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告诉我。

  “你姐夫帮了我,所以只有四年,用了他所有的能耐叫我从死缓变成了四年,呵呵……”

  啊?

  我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李思念轻笑,喝光了咖啡,抿了抿薄唇,苍白的好像白纸,“不知道吧?呵呵,我也很意外。我当初没给卓风多少东西,我通过我们家的权利,给了他很多生意,可我不过是牵线搭桥,并非努力,卓风很有本事,没想到不过是一面之缘的人也能将生意拉过去。可是我们家倒了,这其实对他没有任何影响的,只要他不管我的事儿就好,谁会想好,他放弃了去国外寻找徐娇娇的死因的大好实际回来救我。他应允了上头,只要他拿出来一千亿,是否就可以换回我一条命,对方同意了,你姐夫也这么做了。”

  我吃惊的看着桌面,咖啡不知道什么时候洒了出来,落在我的黑色校服上。

  她顿了顿,有些哽咽,继续说,“我来找你,是想对你说,不要放弃,卓风值得的,值得任何女人去付出。我跟他,有缘无分,要不是我一直利用他,威胁他我会毁了你,也不会同意跟我在一起。卓尔,对不起。”

  她继续叹气,袖长的手指敲打桌面,一声一声,这个动作与卓风在思考犹豫的时候一个样,默了很久,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泪水也啪的一声落在了桌面上,“卓尔,其实我们没什么,你看到的那些都是假的,你姐夫心里只有你,或许从前有徐娇娇,可他现在只有你,比我们都重要,比他自己都重要。他说,钱可以再转,如果你毁了就永远回不来了,呵呵,我当初觉得顾程峰太愚蠢,现在才知道,最愚蠢的人是我。用一千亿,换取我的生命,也换来了你的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