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64节

  第126章 到底怎么回事

  他浑身一怔,脸上的盛气凌人顷刻间消失不见,只冲我歪了歪嘴角,别过脸去。随便拨弄遥控器,一直在换台,等换了一轮啪嗒一声摔了遥控器站起身,指着我的鼻子问我,“卓尔,你是不是以为我是个男人就不动手打你了?”

  卓不凡真是臭流氓,没有任何绅士风度的坏蛋,从他的眼睛里面就能看出来。

  他能打我相信,上次那个黑妞就是他打的。

  我吸口气,点头说,“你打我可以,要想想后果。”

  他怕卓风,而卓风也肯定会还回去,比他打我的更严重。

  卓不凡狠命瞪我,拳头捏紧,全身都蓄满了力气。

  我笑笑说,“卓不凡,你整天不知道动脑就喜欢暴力,这样怎么行?”

  他跟卓家人真是完全不一样,哦不,应该说真卓风完全不一样。

  卓不凡该是最像卓风父亲的人,据说卓风父亲也喜欢动手打架,当面在黑道上没少出事,也是因为心狠手重,在黑道上吃的开,可现在哪有那种不动脑子就能发展起来的黑道?更何况,男人再如何喜欢动手也不该对女人下手,当然,正当防卫不算,所以我还不是很怕他。

  卓不凡不吭气,我继续说,“你恨我,我知道。”

  我一个外来的人都能在卓家得到很好的照顾,他身为卓家人,现在身份未公开,他还是卓青青的亲弟弟,可是他在卓家其实地位不高,好像也只有卓青青对他不错。

  卓不凡能变成今天这种小混混的样子还不是因为卓家人对他不重视的原因?

  卓不凡看了我一会儿,泄气的甩了一下拳头,咚的一声敲打在沙发上,哼了一声,自己又懒洋洋的跌坐在沙发上,在不理会我。

  我也不管他,看看时间不早了,想早点休息,明天下午还要去上班。

  “你自己找地方睡觉吧,我回房间睡觉去了。”

  卓不凡歪头看我一眼也不说话,却将电视的声音调到了最大。

  他可真够幼稚的。

  “你请便,别叫别的房间的客人投诉了就行。”

  卓不凡估计也不会在意这个,我直接进了自己房间,就算用被子捂住了脑子,仍然能够听到外面的电视声音。

  过了一会儿,卓不凡过来敲门,“喂,卓哥一会儿回来,你睡得着吗?我会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他,你不担心出事?”

  我知道,卓风肯定会找出来那个人酒鬼,更不会善罢甘休,可现在卓风是白道上的眼中钉,黑道上的香饽饽,如果卓风真的这么做了,那找上他的不只是白道也还有黑道。

  听说,黑道上的人还想着叫卓家人东山再起,找了很多次卓风父亲商量这件事。

  卓风却一直没有任何表示,可我也担心卓风继续走从前的老路,毕竟现在社会年代不同,黑道在如何风光也不过是黑道,走不长远,他的大好前程岂不是就毁于一旦?

  从白手起家的企业家,维护百万亿的资产,一夜之间破产之后不如黑道,这不就等于坠入地狱深渊?

  我不同意。

  我急了,起身出去,卓不凡冷冷的扫我一眼,吃着苹果,咔咔的响,嚼碎了吞进去果肉,突出皮来,“你也知道担心他?”

  我为什么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加担心卓风的吗?

  我横他一眼,推开他我能够沙发那边走。

  电视调低了音量,放了个娱乐节目,继续等卓风回来。

  卓不凡跟着我一起坐过来,歪头看看我,吃了一半的苹果扔进垃圾桶,吸口气,端着手臂,一脸的痞气,哼唧说,“告诉我,你跟顾程峰睡了没有?”

  我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顾程峰已经成为过去,我们已经很久不联系,这个问题更没有必要回答,我直接无视他。

  他却死皮赖脸的继续追问我,“你说说,说啊。”

  我生气,这个卓不凡怎么这么喜欢八卦?我用脚上的拖鞋扔他,啪嗒一声拍在他脸上,他又生气的瞪我,却只将拖鞋扔掉,之后笑嘻嘻的,“你这么生气就是没有喽?呵呵,那个顾程峰还有两把刷子的,没想到还是个正热君子,要是早把你办了,你说你现在还那么死心塌地的跟着我哥?”

  这个事情好像也没多大的冲突,我是否跟顾程峰有关系也都不会影响我心里装着卓风,更何况,顾程峰当时不是不同意吗,一直想要做点什么的人是我不是他。

  “卓不凡,你是小处男吧,你对这种事情这么着迷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你没尝试过,并且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女友,所以你渴望,却又得不到,看似你很风流找女孩子喜欢,可你却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女孩子。”

  我胡乱说的,谁知道,还叫我说中了。

  他脸色极差,眼神也有些不对,这个样子就好像被人揭短而挂不住脸的小孩子,真是滑稽。

  “卓不凡,你挺幼稚的,你还处在叛逆期,所以不爱学习,家里人也不管你,只有姐姐管你,可是姐姐也不能一直盯着你,只给你钱,帮你解决麻烦,时间久了你就变成现在这个吊儿郎当的样子,真是可惜了。”的确可惜了,如果卓不凡好好的学习,是个乖孩子,是否现在卓风的父亲也就承认了他?

  想起来他是出生我就挺同情他的,还不如我呢,至少我是被父亲期盼着出生的,只不过性别不同,可是卓不凡的出生只是卓风的姨妈为了要在卓家立足的一个工具,却不知道,孩子也是人,却不是工具,长大成人,那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啊。

  多少父母不懂这个道理?

  我想的有些多,回头看他依旧不好的脸色,再没多说什么。

  “卓不凡,你去睡觉吧,我等姐夫回来就好了。”

  他半晌才回应我,“陪着你一起等。”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其实我学习不差,只不过不想交女朋友,都太烦了。”

  啊?

  我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听他的样子,还是觉得他挺可怜的。

  我吸口气,再没吭声。

  很久不熬夜了,突然睡的这么晚,我实在坚持不住了,歪在沙发上睡着,迷迷糊糊的就觉得身边有人帮我盖了被子,我抬头看一眼,知道是卓不凡,含糊不清的说了句话,翻个身继续睡。

  这一觉睡得就太久了,一睁开眼都已经中午。

  我坐在床上看着周围,懵了很长时间才想起来后来姐夫回来将我抱回了房间。

  姐夫回来了,我推门,就看到他坐在客厅里面低头看书。

  他看我一眼,将书合上,脸色很不好,“过来。”

  我看了看房间,卓不凡不在,问卓风,“姐夫,卓不凡走了吗?”

  卓风恩了一声,又说,“过来。”

  “……哦。”我走过去,坐在他对面。

  他过来拉我,“坐过来。”

  我坐在了他身边,开始紧张。

  他先是吐了口气,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第127章 脱了衣服我看看

  我一五一十的说了经过,卓风一直握紧拳头,身上满是爆裂的气息。

  我垂头,低声说,“姐夫,我没事的,我现在没有那些心里阴影了,我……”

  “这是强暴。”他突然怒吼起来,跟着又吐口气,将我抱紧,声音犹如洪钟,给我温暖和安心,“我会处理这件事,你不要担心。”

  我不担心,要不是卓风问,我不会说出来,可我不会对他说谎,他既然问了我肯定会说。

  可这件事是意外,不是预谋已久,所以我真的觉得没有那么重要。

  比起从前,昨天晚上的事情真的是小事。

  卓风没有太多安慰我的话,只轻轻的抱着我,忽然问我,“身上伤到哪里了?”

  我摇头,想了想是有些痛,可我都错掉了。

  他不管我的摇头,打量我,我穿的是宽大的睡衣,领口很低,他还是看到了我身前的皮肤。

  他拉了下去,又拉着我往浴室走,低头看着我,“卓尔,脱了衣服我看看。”

  我知道他对我没有任何情色,眼中只想看到我身上的伤,可我不想叫他看到。

  “姐夫,我没事,这些都不是当时的伤,是我自己洗澡的时候搓的。”

  他不敢相信的问,“自己搓坏了皮?”

  是啊,只有搓掉了皮才会觉得自己干净,我一直在搓,搓的身上流血才会觉得好过。

  他急了,却仍旧镇定的,只是语气颤抖,“听话,脱了我看看。”

  “……好。”

  姐夫的话我从来不知道拒绝。

  我脱了衣服,里面是简单的内衣三角裤,裸露下的皮肤上满是搓掉的发红的皮肤,还有些地方冒着血,说不痛是假的,可比起痛,我觉得这样身子就干净了。

  他再一次将我抱住,很紧,好像要将我揉进肉体里。

  “我说过不能随便出去,尤其是晚上,我不在你身边怎么行?”

  我就是想出去打工,可是危险却始终会找上门来,我也无能为力。

  “姐夫,我就是想给你分担一些事情,我错了。”

  “错不的不是你。”

  卓风气的胸口起伏,眼睛也是红的,他温柔的说,“这件事会解决的。”

  我从来不会怀疑姐夫的能力,我真是担心他。

  “姐夫,你要怎么做,不要闹大啊,我们现在不是从前了,是不是?”

  他只摇头,“你不用知道太多,这件事我会解决的,最近不要洗澡了,会感染的,你先坐下,我拿药箱。”

  我听话的坐在小凳子上,等着他拿着药箱进来。

  急救的药箱每次外出卓风都会带着,用上的次数也不少。

  他用棉花沾了消毒水,一点点的涂抹在我的挫伤皮肤上,灼烧的我浑身火辣辣的疼。

  他的眉头一直紧紧的拧在一起,好像一块拢起来的疙瘩。

  我多次抚平,却已经是徒劳。

  再一次伸手想要将他的眉心痕迹抚平,他停下来,抓我手,吐口气,“卓尔,工作的事情你如果一定想要去我不阻拦,可是答应我,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尤其是晚上,我会去接你,如果我不能接你,你直接在门口打车回来,好不好?”

  卓风已经在妥协了,换做是从前,他肯定霸道的叫我直接不出门。

  “姐夫,我知道了,我肯定不再走小路了。”

  危险总是会突如其来,不代表我不出门了就不会发生,人生不就是这样吗,到处充满危险和伤害,我想他也该想通了吧!

  这件事之后,卓风推开了全部的工作留下来陪着我,尤其是晚上。

  我有些时候会上班到很晚,半夜一点多才下班,不过这个时候下班会叫我赚很多消费,我满载而归。

  出来的时候总是能够看到他站在门口等我,抽完了沿河里面的最后一根香烟,朝我伸手,我就冲他跑过去,拍拍我的衣兜,“姐夫,我今天赚了三百多的小费呢。”

  他也高兴的笑,“很多了。”

  这么点钱对我来说已经是丰厚,对我们现在来说也是好几天的开销。

  “姐夫,我们出去租房子住吧,我知道附近有房子的,租一个很大的也比住在酒店便宜,你说好不好?”

  他没说话,只安静的走在我前头。

  没了车子,这么晚了打车也不容易,我们只能走。

  我继续说,“姐夫,我现在有工作,我也有收入的,我一个月工资足够我们租房子住了,不要住酒店了,好不好?”

  “……卓尔。”

  “恩?”

  他突然停下来,因为路灯幽暗,我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可能感觉的到他的无奈,他揉我头顶,轻声说,“不需要,家里工作也是想叫你接触社会,或者你去我公司也可以,现在虽然说生意不多,可我那边也还有一些人在帮我,只是你自己选择了这里我也不能多说什么,但是家里还没有到了必须需要你来共工作支付所有开销的境地,知道吗?”

  哦,是这样吗?

  我狐疑的看着他,十分不相信。

  姐夫从前经常买东西给我的,现在也买,只是东西变少了,生活的落差叫我体会到了家里的困境,至始至终我都不知道我们的情况有多糟糕。

  他却笑了,有些凉的吻轻轻落在我的额头上,声音从我的头顶上传来,似乎是敲打在天边的一声声鸣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选择破产就是想保存最后的资产,变卖的东西也不过是个幌子,其实没有你想想的那么困难,你只管安心上学,慢慢成长,一切都有我。”

  我重重点头,“知道了。姐夫,那我还能去这里共工作吗?”

  酒吧这种地方真的可以叫人成长,这里人杂,各种职业都有,各种人都有,面对不同的人,我能很快的成长起来,将来帮助卓风重振他的公司。

  我的畅想很好,可现实却很骨感。

  隔天,我在酒吧就发生了事。

  一个客户,喝的酩酊大醉,还要最烈的酒,说是和最烈的酒,干最带劲的姑娘才是人生完美。

  我心底唏嘘了此人的目标真小,就给了他最烈的酒。

  不想,他身边的朋友发了脾气,说我不懂规矩,当成要打我。

  我吓得锁着脖子躲在经理身后,还是被打了好几下。

  经理满脸的青紫,拉着我往后面的办公室走。

  他坐在转椅上一直叹气,跟着问我,“你就是卓尔吗?”

  我愣了,“经理,我是卓尔,我,我没错做啊,我不能工作了吗?”

  他摇头,将一本杂志拿了出来,赫然,上面是我穿着花衣服的照片,那张大头贴照片真是难看呢。

  “经理,那个,那个不是我。”我撒谎的功夫真是差劲。

  “我早就认出你来了,卓家的卓尔来我这里体验生活我没意见,可你不能给我惹麻烦,你知道现在卓家在市里多少眼睛盯着呢?”

  我不懂,问他,“我哥哥的公司都破产了,我们还被人盯着做什么?”

  他呵呵的笑,好似很得意,“你不知道吗?真是卓风保护好的小女人,告诉你没关系。卓家黑白两道都是稀罕物,卓风一直想脱离黑道,可是黑老大不同意,想进白道,又白暂阻挠,你以为这次出事只有顾家背后做的手脚?顾家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人还没露面,相信卓风也知道是谁。不过他现在这么低调,还真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可这事啊,不是玩是肯定的,卓风只要还在市里,就肯定有把柄,你不就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