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67节

  第132章 安妮来了

  姐夫来救我了。

  我躺在他怀里,觉得还是浑身很冷,我想告诉他,我一直都在想他,我再也不调皮任性了。我也不会跟徐娇娇抢他,徐娇娇托梦告诉我,是我伤了她的心。

  我做一个乖巧的只知道生孩子的傻女人,挺好的。

  可我看到姐夫因为担忧而发红的双眼,我的心都要碎了。

  我伸出手想要去触碰他,手已经抬不起来。

  姐夫,你不要伤心啊,我最担心你难过了。

  只要你好,我做任何事情都可以,真的。

  我一直想对他说很多很多的话,可这些话到了此时,我却说不出口。出来的时候,外面停了十几辆面包车,数百人围在这里,地上满是血污,很多人举着手里的家伙挥舞着,双方交锋的,那一声声家伙捶打下来拍在身上的声音惊得我骨头都要碎了。

  我吓得躲在姐夫的怀里,埋头再不敢多看一眼。

  姐夫抱我上车,呼啸着开走。

  路上,我一直攥着他的手,担心他又离开我。

  他白色的外套上染满了血水,黑的泥土,那都是我身上的脏污,我用手指一点点的扣,却已经没了力气,只能叫他的衣服更脏。

  我急了,急的在哭,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打湿了我脸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痛。

  卓风不断的在安慰我,声音急切却依旧强迫自己保持镇定,我听不大清楚他说些什么,瓮声瓮气的声音显得尤其的悲伤。

  车子开的很快,呼啸的声音从窗外面传进来,过了很久,车子戛然而止,他哗啦一声拉开车门,抱起我往医院里面飞奔。

  “医生,医生……”

  卓风的怒吼好像山林里面咆哮的狮子。

  手术进行了很长时间,我只看到眼前影影绰绰的白大褂子医生在我跟前走来走去,忙的额头冒汗。

  我活了过来,我想,我本就不该死。

  姐夫在我的身上给予了那么厚重的希望,他花了好几年的心血培养我,我还没有回报他。

  我忍着身体上的疼痛,终于挺了过来。

  等我被从手术室里面推出来,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双眼发红的卓风。

  我好心痛,想要伸手去握住他满是血水的手。

  他拉着我的手腕,站在我身边跟医生交谈。

  医生说,“后背上的伤很重,缝了十七针,内脏破裂,好在问题不大,腿骨折,轻微脑震荡,现在还需要观察,人还是清醒的,你多陪陪她吧!”

  卓风咬着牙轻轻点头,目送医生离开,这才回头看我。

  他抓我手,放在唇边,似乎在亲吻我,软却很凉的唇上揉着一丝温和。

  我渴望他这样的亲吻,想告诉他我很好,笑着告诉他,却发现脸上很痛,我笑不出来。

  我轻轻扯了嘴角,“姐,姐夫……”

  卓风重重点头,“没事了,我们去病房,我都安排好了,你先睡一觉,我在这里陪着你。”

  真好,有姐夫在,真好。

  我真的很累,睡吧,睡着了,再梦到娇娇姐,我想问问她,她到底爱不爱卓风,如果爱,为什么非要作呢,如果不爱,为什么又要抓着卓风不放呢,让给我,好不好?

  可我睡的很沉,没有梦到徐娇娇,我睡了一天一夜,醒过来,就看到卓风低头坐在我身边看书。

  我去抓他的手。

  他愣一下,跟着看着我,笑了,声音温柔的好像能够挤出水来,“卓尔,还疼不疼?饿不饿?”

  我摇头,“姐夫,我想喝水。”

  “好,喝水,等一下喝汤,我炖了骨头汤。”

  我勉强冲他笑,姐夫又下厨了。

  他用勺子一点点的舀着汤给我喝,不腻人,还有些甜。

  他说,“我放了点冰糖,没放盐,这对你睡眠有好处。”

  是吗?

  我总是能在姐夫这里听到一些奇怪的道理叫我听他的话,可就算他说的没道理,我也甘之如饴,完全听话。

  我点头,一口一口喝掉。

  他看着见了底的缸子很是满意,回头抽了纸巾过来,擦我的嘴角,继续说,“安妮从日本回来了,说是来看你,刚才她爸爸给我打了电话,我说等你醒了问问你的意见,你想见她吗?”

  姐夫是考虑我现在的样子不能见人吗?

  我猜的出来,我现在已经很难看。

  我肿胀的脸上一直在火辣辣的痛,笑都笑不出来。眼睛也勉强才能睁开,可我还是想睁大一点。

  安妮是我朋友,我这一辈子没有几个好朋友的,安妮就是最好的朋友。

  她必须来。

  “叫她来。”

  卓风点头答应,拿了电话出去打,站在门口去没有走远,眼睛仍旧透过玻璃看着我。

  我也一直在望着他,生怕他离开我的视线。

  安妮是晚上过来的。

  当时卓风借空出去,房间里面就只剩下我跟安妮两人。

  安妮坐下来,一直在哭,眼睛哭的红肿,泣不成声。

  我想安慰她,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递给她纸巾,一张一张的。

  她哭起来就没完,哭的我都想哭了。

  “安妮,我也想哭了。”

  安妮却噗嗤一声笑出来,没好气的横我一眼,嗔怪我说,“卓尔,你真是不够朋友,有事不告诉我呢,要不是我听说了这件事我还不知道。再迟一天我就算是听说了这件事也回不来了。”

  我好奇的问,“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她又抹泪,又擦鼻涕,皱眉说,“还不是要跟着我妈妈去非洲吗,她非要说那边有动物可以观察,要带我去。我不喜欢那些,我喜欢我爸爸的那种新闻采访,我妈妈非要我去接触动物,烦都烦死了。为了这个两个人还吵了一架,我不想看着我妈妈伤心,反正我爸爸那边我也不喜欢,我就跟着我妈妈了呗。”

  我记得安妮说过,她妈妈和爸爸都是家里介绍认识的,但是两个人感情还不错的,只是因为两边都在忙,一年也难得见上一面,所以感情就显得尤其的好了。

  不过每次也都会为了她的事情而争吵。

  安妮也是不愿意回家去的。

  “安妮,那你还打算什么时候走?”

  她来了我这里就耽误了出去的恰当时机,必须另外更改时间。

  “过几天,我想陪你几天呢,等我们都上了大学,就见不到了。”

  对啊,我还要上大学。

  我问她,“你选了美国的那个什么大学的新闻系吗?”

  她吸口气,撇嘴说,“恩,我爸爸给我报名的,已经通过了,我不想去,我其实喜欢国内的文科院校。”

  她当初就跟我说过了,说喜欢中国,不想走。

  可我们都身不由己。

  她问我,“卓尔,你还去法国吗?”

  我摇头,“不去了。”

  她哦了一声,沉默起来。

  这个样子我知道,她是有一肚子的八卦要跟我说。

  我笑笑,轻轻扯她,“跟我说说吧,他好吗?”

  安妮摇头,“顾程峰不好。”

  第133章 陌生男人

  顾程峰离开后一点消息都没有,姐夫也从来都没有提起过他,我最多只能在微信上看一下他的朋友圈。

  可后来,他也将我删除了,我看的只是一张他的头像。

  顾程峰来去匆匆的,好似之前的那些风雪不曾出现过。

  安妮告诉我,“顾程峰出了车祸,在医院躺了一个月才下床,最近才回的公司。那天他喝了酒,开飞车,车子都飞了,好在当时周围有人把他从车里面拖出来,要是没人发现,车子着火,那人就完了。”

  我听了一阵后怕,心脏开始咚咚的响,顾程峰可从来不会这样的。

  他那是因为我。

  我没脸再听下去,安妮却仍旧在说,“顾程峰现在的生意倒是不错,就是人比较颓,我见过一次的,不过是照片。我爸爸那边在也是新闻吗,你也知道,人人都说是顾家搞得鬼叫桌家和李家的出事的,所以我们家也想搞一次大新闻,开始暗中调查,就拍到了一次顾程峰,他瘦了一大圈,脸更白了,现在也不锻炼了,瘦的皮包骨头,整天就开车跑车到处忙,你说,一个富家少爷,不出去泡妞就知道拼死做生意,是不是挺奇怪的?”

  听她说这话我愣了好一会儿,奇怪的问她,“难道富家少爷都要吃喝玩乐吗?”

  她很是肯定的点头,“是啊,不吃喝玩乐多没劲,要不是家里逼得很紧,我才不学习呢。不过也有厉害,你看卓哥就是挺出色的,所以才有那么人喜欢啊,嘿嘿……”

  我没吭声,卓风是不是有很多人喜欢我不清楚,但是他之前在跟徐娇娇分手后的确是经常喝醉了满身香水味的回来的,或许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卓风身边仍旧没有断过女人。

  我轻轻吸口气,“安妮,你陪我几天吧,走之前走陪着我,好不好?”

  我突然觉得好孤单,安妮的话提醒了我,姐夫有自己的私人圈子,我不能老师牵绊住他。

  安妮重重点头,“我就是这么打算的,我都在的,卓哥最近都在忙,这件事啊,不好处理呢。”

  安妮告诉我,那个打我的女人叫周海媚,是设计界的顶尖人物,可是因为一次设计方案被偷,李思念崛起,她的名声就小了,在那之后查出来只有三岁的孩子患了艾滋,追查到底才知道是丈夫出轨,出轨对象就是李妍。

  孩子还那么小就得了这种病,一辈子也就完蛋了。

  周海媚的丈夫是跨国公司的一个老总,家里资产百亿,可这种病不是用钱可以医治的,也知道自己对不起老婆孩子,一天晚上跳楼自杀了。

  周海媚自己受着三岁的孩子生活。

  但是设计行业就是这样,人品和作品都有联系,家里出事,外面人就不想跟她合作,生意也一落千丈。

  若非丈夫留下的资产,她现在日子更加艰难。

  她最近几年一直在找机会报复李思念,却因为李思念家庭背景深,动不了,只能忍。

  这一次李思念出事,她没少忙,可卓风却出面帮了李思念,李思念最终只判了四年,她万念俱灰,最后想到了报复的办法,却找来找去都没找到李妍,就对我下手了。

  我何其无辜。

  听后我仍旧在害怕。

  周海媚是心里藏着怎样的仇恨才会对我下那么重的手?

  安妮看我一眼身上的伤口,眉头紧皱,满是怨气,“真是狠毒,为什么要对你下手,你又没招惹她。她知道为难不了卓哥就为难你,真是糊涂。”

  不是糊涂,而是被仇恨烧坏了脑子。

  我当时痛恨我父亲和我家里,也曾经想过要报复后来没了打我力气的奶奶和家里才出生的孩子,可我没下的去手,仇恨会叫人活的很好,也会毁了一个人。

  姐夫总告诉我,恨没用,想出气直接去解决,要一对一,不能伤及无辜。

  所以我总是在被欺负后直接去报复打我的主谋,从来不会伤到别人。

  这一次的事情,听安妮的意思是卓风找了黑道上的人,周海媚那边想要赔钱,卓风一分不要,他要的是周海媚遭受跟我一样的毒打,但是会给她留一条命养她自己的儿子,从此再不想看到周海媚出现。

  可周海媚不同意,挨打可以,这份恨不能忍。

  安妮说到这里的时候凑上来在我耳边轻声说,“当时卓哥急了,拿着刀子架在周海媚的脖子上,那样子可是吓死个人的,卓哥说,如果周海媚还要动手或者伤了你,他要周海媚全家陪葬。但是李思念那边他是不管的,告诉周海媚自己去找她。”

  我瞪大了眼睛望着安妮,一点不惊讶她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细节的,人多嘴杂,在如何封闭的消息也会泄露出来。尤其当时的人不是卓风的人,是卓风找的黑道上的人,那办事拿钱,管他什么消息来源。

  事后,作为新闻媒介的安妮家,肯定有办法搞到一手资料调查此事,但是是否报道就是另一码回事了。

  不过我惊异的是卓风会拿着刀子架在女人脖子上的事情。

  卓风总说,男人要有风度,女人在体力上肯定不如男人,绝对不能伤害女人,如何都不能,想报仇,可以另外想办法,人有脑子,办法那么多,绝对不会是愚蠢的对女人动手的办法。

  可他竟然用刀子架在女人的脖子上……

  我吸口气,想到姐夫总是温柔揉我头顶的手,他肯定是被气坏了吧!

  “安妮,你住哪里,回家去吗?”

  她摇头,“卓哥要去去酒店住,就是你们主动那个酒店,他说会接送我,我跟卓哥说好了,我们倒班制的照顾你,我白天,他晚上,嘿嘿……”

  这几天卓风都在,他还要忙生意,晚上在我这里,白天去工作,人哪里吃得消?

  “安妮,你告诉我姐夫,叫他晚上也不要来了,我自己可以的,白天你也不要老是在这里陪我,出去走走,我就是觉得有些时候一个人无聊,无聊的时候你在就可以的。”

  安妮却笑着摇头,“你啊,逞能,我来了就是陪着你的,没关系,我去给你洗个苹果吃,我从日本带过来来,给你尝尝,味道还不错。”

  安妮穿着小花裙子,勾勒她的腰身,她本来就瘦,细细的腰好像纤细的柳枝,我从来不知道,我的好朋友现在这么有女人味了。

  我好奇问她,“安妮,你是不是跟男人睡过了?”

  不想,我们闺蜜之间的话被才推门进来的男人听到了。

  男人一怔,有些茫然的推门看着我们。

  我和安妮同时僵住,看着门口的那个人,异口同声的问,“是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