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68节

  第134章 你怎么又来了

  男人看看我,又看看安妮,我们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尴尬了一会儿,那个人走了进来,手里提着很大一个果篮,还有一束鲜艳的鲜花。

  他朝我走过来,“我来看看你。”

  我不认识他。

  他笑笑,“我是你哥哥的朋友。”

  我了然的点头,“我姐夫出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我给他打电话。”

  我回头去抓桌子上的电话,他将我拦住说,“不用,你好好躺着养伤,他知道我过来,我看看你就走。”

  他放下东西,果真是看看我就走,也不跟我说话,上下打量我,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他看的我浑身发毛。

  那边安妮洗了水果回来,递给他一只苹果,那人接过去抓在手里,跟着冲我笑,咬了口苹果,咔嚓一声,冲我摆手,“我走了。”

  额……

  怪人!

  我和安妮都看着他快步离开,留下的只有一扇前后摆动的房门。

  那个人走了一会儿,安妮才回过神来,坐在我跟前,好奇的嘀咕,“谁啊,我没见过,按理说能跟卓哥认识的人都是大人物,大人物我都认识的。奇怪,这种人看出来气度不一样,肯定是大人物,还是个了不得大人物呢。”

  我笑话安妮有些神经,“不过是个来看我的普通人,看你说的神乎其神的。”

  安妮还是皱眉头说肯定是大人物,就是不认识罢了,她奇怪了一会儿就说起了最近明星离婚的事情,说的吐沫星子横飞。

  我们做好朋友以来,安妮真是改了不少,陪着我这一天真的是打开了话匣子,不过她知道不该说别人的话题,说的都是明星的新闻八卦,里面真真假假,都当笑话说了。

  临近晚上十点多,卓风回来了。

  看样子风风火火的是才忙完了什么事,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提了一些宵夜回来,放在桌子上,叫安妮吃完了再送她回去。

  安妮端着夜宵吃的很没形象,她说最喜欢吃外卖了,不知道是不是太贱,人都不喜欢吃的。

  估计是学校食堂的东西吃的太多了,所以对比学校的东西她觉得外卖更好。

  安妮吃完了一整盒的甜汤,抓着包跟我交代了好一阵才跟着卓风离开。

  没多久,卓风又回来了。

  我正迷迷糊糊的睡着,就感觉身边坐过来一个人,帮我拉高了被子,噎好被角。

  动作很轻柔,可我还是醒了。

  “姐夫。”

  他没想到我会醒,吓了一跳的看着我,跟着就笑了起来,轻柔的继续伸手如我头顶,“我吵到你了吗?”

  “没有。姐夫,我不是告诉你我没事的吗,你怎么又来了?”

  他摇头,“没事,知道你一个人睡觉不踏实,过来陪陪你。继续睡吧,我在呢。”

  我哪里睡得着,我睡着他看着,那多累。

  “姐夫,你回去吧,我一个人能行,真的。”

  即便他担心周海媚那边还不肯罢休,可这里是医院,还是私人医院,没有出入门卡是不能随便进来的。

  我也担心他一直这样累身体吃不消,他的身体也不好。

  “姐夫,你的心脏问题还没好呢,不要这么累的熬着了,好不好?”

  我祈求他,渴望他真的听我的话。

  “我没事,快睡吧。”他摸我脸,叫我闭上眼睛。

  手拿开了我继续睁眼,“姐夫!”

  “……好,我也睡,你先睡。”

  我摇头,“你躺到床上来,床很大的,你帮我挪一下地方就好。”

  我的腿骨折了,不能移动,被吊在半空中,并且内脏还有些轻微破裂,也不能太多剧烈运动,就算是翻身也需要人帮忙。

  尤其是后背上的伤口,身下的床铺被打开了一块,整个后背的地方是空悬的。

  卓风看着我的样子,坚持的不同意。

  我发愁,看着他不吭声,我也没办法了,可我就是想叫他也好好休息。

  他最后无奈叹口气,起身说,“我去搬来一只折叠床。”

  我满意的点头,“好。”

  不一会儿,他跟着一个医护人员走进来。

  那人手里提着折叠床,放下后叫我卓风说,“晚上她会起夜的,输液针还没输完,等一等再睡吧,我在隔壁看着一个重症病人,估计看不到警示灯,你要记得过去找我。”

  “好,多谢!”

  卓风表示感谢,接过那人手里的被褥,铺在了地上。

  那人临走前还看了一眼我的伤口,拿着小电筒照来照去,“卓总,记得去叫我,我先过去了。”

  卓风一点头,目送那人离开,却仍旧站着没躺下去。

  “姐夫,输液真快输完了,你先躺下,我看着就好。”

  “没关系,你先睡。”

  “我不困,我白天睡了好久了。”

  看着姐夫我就不会困倦,他就好像一只强心针,永远都给我无限力量。

  “那我给你读书吧,我最近看了本新书,很适合你。”

  他从前兴趣广泛,各种书籍都会接触,现在却只看适合我看的书,看过后再交给我,等我看完了要我说出里面讲的大致内容和我看过后的感想。

  这个好像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中的一种习惯,就算现在,也依然没有改变。

  他捧着书,坐在我床边,开亮了台灯,一字一缓,声音浑厚,听得我全身舒爽。

  书读到一半,我就睡着了。

  这一觉直接到了天亮。

  外面阳光明媚,大开的窗子透过一束白光照在地上,也照在睡在折叠床上的卓风脸上。

  他睡得很沉,书歪倒的放在一遍,身上的被子被拉动了半身下,看样子是很热。

  曲卷的睫毛在眼睑上留下一片剪影。

  我看的有些愣神,多希望时间就这样精致下来,岁月静好,里面只有我跟他。

  可这份安静却被推门而入的男人给打断了。

  昨天晚上来的奇怪男人又提了很多东西进来,脸上依旧毫无表情,看看我,看看卓风。

  走进来,伸出脚提一下卓风,“起来!”

  卓风惊得迅速从床上坐起来,愣神的看着我,又看看他,搓了搓脸,“你怎么又来了?”

  “又,我一共才来两次,你就这么烦我?”

  卓风不吭声,起来很快的折好被子,将床收起来,看我一眼,端着盆子去了卫生间。

  他在里面洗漱,男人就坐在沙发上,细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线,抽出香烟来,刚要点,卓风推门过来,低吼,“想抽烟滚出去抽。”

  那人也不生气,收了香烟,却还笑了,可皮笑肉不笑,实在难看。

  “你还真是……”

  真是什么?男人的话没说出口,翘二郎腿,无奈的吸口气,指着桌上的东西说,“知道她喜欢吃这个,我买了很多,吃吧,吃完了跟我走。”

  第135章 要吃人

  “……再说。”卓风对他不是很愿意理睬,洗好了毛巾过来帮我擦脸。

  我想自己来,他不让,抓我手说,“别乱动,脸上有伤口,沾了水会感染留下疤痕。”

  我果真没再动,虽然我长得不是特别好看,可我也不差,不能坏了脸。

  姐夫细心的帮我擦,一点一点点,动作无比的轻柔。

  等他擦好了,回头将毛巾仍盆子里面,对沙发上的男人说,“去洗好了挂上去。”

  男人一怔,脸色不是很好,瞪着卓风,要吃人。

  我吓的大气都不敢喘。

  可男人在短暂的怒火之后却还是起身走过去帮忙给洗了,端着喷子进了卫生间,里面传来水流哗啦啦的声音。

  卓风也不在意,继续帮我整理衣服,手背试探我的体温和衣服,“衣服晚上我过来再给你欢喜,现在没得换,之前的那一身还没干,你忍一忍。”

  我点头,没任何怨言。

  从进医院开始,我的饮食起居都是他一手操办,之前他都看过我无数次落体了,我也不在乎,尤其是被他看到,我很愿意,我还看过他的呢。

  想到这里,我脸红了。

  卫生门被推开,那个男人哼了一声,啪嗒一声摔了喷子,满脸怒气,“说吧,什么时候跟我走,你答应了我的事情不兑现?卓风,兄弟还想不想做了?你为了谁我不管,现在必须跟我走。”

  “陆少!”卓风无奈吸口气。

  男人更生气,“草,卓风,你他娘的少给我装蒜,陆你大爷的少,叫我陆豪。”

  卓风没吭声,陆豪看我一眼,走到我跟前,低头瞧我。

  我缩了缩脖子,没敢睁眼瞧他。

  这个人长得是挺帅气,可就是很冰冷,眼睛好像刀子,一直毫不留情的往我身上砍。

  卓风推他,“滚出去。”

  陆豪吸口气,后退几步,站着没动,满脸怒气,指着卓风,“你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去?啊?你现在公司那个烂摊子,还做个什么劲?你说说?”

  卓风的公司不是说现在还行的吗,至少足够我们所有开销,怎么就是烂摊子了。

  我吸口气,帮卓峰说话,“哥哥,我姐夫公司挺好的。”

  陆豪瞪我,气的胸口起伏,指着卓风的脑袋,气的手指都在颤抖,“好啊,有人帮你说话了。”

  我抿了抿唇,看着卓风,他一点表情都没有,面对陆豪的怒气丝毫不在意,只低头帮我整理身上的衣服,摸了一下我的额头,觉得温度不错,冲我笑笑,提着陆豪买回来的东西放我跟前,“尝一尝,这家的味道一直不错。”

  陆豪被气的没了脾气,“卓风,你真是疯了。”

  卓风还是不搭理他,帮我放好了桌子,摆放好碗筷,递给我勺子,他又扶着我坐直了身子,才对陆豪说,“我们的事儿出去再说。”

  陆豪看我一眼,我吓得手里的勺子险些掉了。

  卓风看着我,微微蹙眉,“陆少,你先回去,我回头给你打电话。”

  陆豪哼了一声,“你就是不长记性,上一次为了个徐娇娇你得到什么了,这回换了个小的?你还有这个嗜好?”

  什么啊,他说的是我吗?

  “哥哥,我姐夫就是在照顾我,你生病了不需要人照顾吗?”

  陆豪冲我瞪眼,转头看着卓风。

  卓风似笑非笑的,冲我眨眼,那意思是在赞扬我说的对。

  陆海更生气,“成啊卓风,这件事你要是不答应我,这辈子别想叫我认你这个兄弟。”

  陆豪气冲冲的走了,摔打房门,啪嗒一声,似乎整个医院的大楼都在颤抖。

  我浑身抖了抖,卓风轻轻拍打我肩头,“快吃吧,他就是脾气大,没事的。”

  “……哦。”我看一眼门口,生怕那个人再回来,咬着勺子问他,“姐夫,那个人是谁啊?”

  “我的朋友。”卓风低头喝了口汤,看样子是不是很愿意回答。

  卓风的朋友我大多都见过的,但是他这个人不喜欢麻烦别人的,所以即便是他出事了,也不会去找别人帮忙。但是这个陆豪估计是卓风叫来帮忙处理我的事情的。

  看样子是卓风答应了他什么事情才会这样。

  “姐夫,你答应了他什么事啊?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卓风继续帮我倒粥,垂下眼睑不吭声。

  我端着粥碗看着他,不等到答案,我誓不罢休。

  卓风无奈的放下粥碗,吐口气,默了一会儿才说,“是我从前在学校的同学,也是发小,我们一起在市里混了好几年。”

  哦,我听说过,当时卓风还没去当兵,在学校学习也不上不下的,因为叛逆,到处惹是生非,身边还有一个好兄弟,就是这个人呗?

  不过这个人姓陆啊,我不认识,想着等安妮过来了问问她,不想,卓风就一口气都说了出来。

  陆少是黑道上的人给的外号,陆家人与卓家人当时都是黑道上的厉害人物,可后来卓家退了下来,卓风也开始做生意,好好学习,很少外出惹事,黑道上就只剩下陆家。

  提起陆家,没有人不知道的,但是陆少却很少有人见到。他之所以能在黑道上混得开,就是因为他这个人做事低调,并且有自己的一套准则,看似毫无章法,其实老练狠毒,做事毒辣,黑白通吃,这些年赚足了钱不说,也到处扩充人脉,据说跟国外的黑势力也有关系。

  我听到浑身一阵冒汗,这么个大人物刚才被我气走了?

  “这个人不要招惹。”

  卓风在提醒我什么。

  我听话的点头,觉得米粥都有些难以下咽,这些东西是陆少买的啊。

  默了一会儿,卓风又说,“他就是跟我闹惯了,你别担心。”

  “哦!”

  我还是担心。

  卓风陪着我到了中午,他去将安妮接了过来坐了一会儿才走。

  走之前帮我将我要欢喜的衣服准备好了,说是晚上过来再换,安妮抱不动我,不要乱来。

  他接了两个电话,不得已匆忙离开。

  安妮看着我一直捂着嘴巴笑,“卓尔,卓哥真好,其实吧……”

  她这嘴巴,也不知道又想说什么了,我也不想听,不过也猜的出来,“你啊,还是改一改这个臭毛病,有些话不能乱说。”

  她使劲抿着嘴唇重重点头,“恩恩!”

  安妮哪里都好,就是嘴巴不好,她自己也知道,改了又改,还是没改过来,不过我不介意。

  到了下午,她还是说了。

  我倒是不生气,对于她口中的话,我早就知道的。

  她说,“卓哥喜欢你,胜过喜欢任何人,这是爱,无私而伟大,可也正因为这样的伟大,才叫你和他,走不到一起去,这里面有很多东西隔着呢,年龄,身份,地位,还有家庭,更主要,你们之间太过亲密,胜过爱人,更像亲人,亲人和亲人能生孩子睡觉吗?不能啊,亲人就是一家人,跟夫妻也有所不同的,哎,我也说不清楚,就是觉得,你们现在这样,是互相折磨。谁都好不了,谁都坏不了,除非一个人先行离开,并且永远不出现,另外一个才会慢慢好过。”

  可问题是,谁会先离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