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71节

  第140章 女明星

  陆少走后,我和卓风一直没说话,他安静的看书,好似刚才陆少说的那番话都没听到。

  可我已经小鹿乱撞,心神不安了。

  我反复的在琢磨这件事,卓风他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啊?

  如果说,是否就因为他这份坚持,才会另很多人着迷,不惜一切代价的飞蛾扑火,却又始终无法得到。

  他那么深爱的徐娇娇,还有为了权贵的李思念,最后是不肯放弃却一直要我忘掉他的我,都不是他能够放弃坚持原则的女人吗?

  我无法想想这份坚持中带给他的好处,也无法理解。

  或许在我心中仍旧执着的想要他跟我发生些什么,可到了此时此刻,我开始动摇了。

  他慢慢的翻开一页书,低头看我一眼,放下手里的书,“卓尔。”

  我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恩?姐夫!”

  “不要胡思乱想,陆豪喜欢说冷笑话,不要当真。”

  “……哦,我知道了姐夫。那姐夫,你真的要去吗?他刚才说的那个事情,要带上女伴吗?”

  我看着我的身体,脚还不能动,身子也没力气,我去不了,那女伴就只能是别人了。

  “别多想,即便你能去那种场合也不会叫你去,不过好三天后,你不要担心。”

  我是担心,我担心的很,我担心的是卓风被别的女人搂着抱着亲着,我多嫌弃啊。

  “姐夫,如果可以的话,你能叫我去吗?”

  他直接摇头,“刚才说了,那种场合不适合你去,别想着偷偷跑过去,好了,吃水果。”

  “……哦!”

  我满心不愿意。

  晚上的时候,卓风临时有事出去,安妮继续陪着我,我看书,她打游戏,偶尔抬头跟我说句话,一局打下来,她问我,“卓尔,我听说你哥哥要回来了啊?”

  我点头,“是啊,你真是消息灵通。”

  她呵呵的笑,将电话在我跟前晃了晃,“我有我家内部网络的密码,我随时都可以进去看够公司员工都找到了哪些小道消息。”

  我不是很懂得问,“那都要报道的吗?”

  她摇头,“不是,但是有些东西不报道也在文章里面写了一些悬点,明白人会看的出来,这就是为了我们家的媒体一直屹立不倒的原因了,都是高手,嘿嘿……”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姐夫为什么每天看报纸了,他经常说能够在各种报纸板块上找到商机的。

  “安妮,那你知道我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吗,他到底犯了什么事啊?”

  安妮冲我摆手,紧张的交代,“等我玩完这一局,我要输了。”

  噗,我看着安妮的样子,小眉头紧紧的皱着,给她捣乱,她气的快要鼻孔冒火,还是忍着没冷声,只失落的撅嘴,扔了电话,哼唧一声,插着水果吃,一面吃一面说,“其实就是黑道上的恩怨呗。也是误伤,杀了陆少的一个手下,陆少,哎,就是送水果的那个,我回去后找了好多资料才知道那个人是陆少啊,名字多响亮,外面报道却一张照片都没有,真是厉害。”

  我也这么认为,陆少情绪不定,看着就危险,这个人肯定很厉害。

  她吞了口水果,继续说,“陆少的货里面出了问题,你哥哥发现了,叫人半道上给截住了,陆少这边当然要发脾气了,叫人去找你哥哥要货,你哥哥不给,还将破损的给拿出来叫他们检验,这就发现了陆少手下的一些小猫腻,就是想偷陆少自己人的货呗,你哥哥这么做看似帮陆少,实则在黑道上那是多管闲事,叫陆少没面子,当时陆少也不在,手下人去的,肯定就跟你哥哥他们打起来,那……”他的小手一摊,“就死人了呗。”

  难怪陆少前后说话不对呢,说要找我哥算账肯定是真的,但是他也说了,是兄弟之间的事情,不会追究,那估计也是表示感谢我哥哥了。

  可是陆少都不追究了,这件事不就过去了吗,我哥哥还在躲着做什么?

  安妮嘿嘿的冲我笑,帮我擦了擦我的眼角,“你是不是晚上没睡好,皮肤这么差?”

  我好奇的摸一下自己的脸,“有吗,我睡得挺多,白天睡了好久的。”

  她呢一声,继续说刚才的事儿,“我全都告诉你也叫你好好睡觉别乱想。这件事啊,说起来简单,还不是因为黑道上死了人,白道上的人不管吗,可是啊,这就被白道上的人盯上了,为什么?因为背后有人查出来你哥哥跟你有关系,那跟你有关系自然跟卓哥有关系了。”

  啊,这个人就是拉我姐夫下水的那个李家的敌人喽。

  我一阵唏嘘,觉得事情太复杂,人也太复杂,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也能牵扯到一起,人的仇恨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那我哥回来就没事了吗?”

  安妮点头,“没事了,不过回来也估计地位受损了,其实你哥蛮厉害的,要不是出这件事,在这里能跟陆少持衡人就是他了。不过有卓哥在,没事的。”

  我姐夫厉害我知道,可是他要是插手这件事,那不就跟黑道混淆了?

  “安妮,我担心我姐夫。”

  她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她伸出给我看时间,“看到没,现在是晚上九点了,卓哥还没回来,知道为什么吗?”

  我摇头。

  “去找女伴了,啧啧,能配得上卓哥打人可不多,我记得之前有个女人是个大明星,一直喜欢卓哥,当时徐娇娇闹的天翻地覆,你不知道吧?肯定不知道,你那么笨。不过都是从前的事了,后来那个女人就退出演艺圈了,听说被人包养,估计是去找她了。知道为什么吗?”

  我仍旧摇头。

  “笨,因为那个女人多次邀请啊,男人啊,都那么回事。”

  才不是,我姐夫就不是。

  我急的大叫,“安妮,我姐夫绝对不会那种随便找女人的男人。”

  安妮被我的叫喊吓了一跳,“你吓到我了。”

  我怔怔的望着她,眼珠子瞪的老大,还想再说什么,可已经说不出口,难道我要告诉她,卓风还是接近桑三十的老处男?

  我吸口气,心口堵的难受。

  安妮也吸口气,又吃一口水果,半晌才悻悻的说,“对不起,我大嘴巴乱说话,其实卓哥肯定不会乱来的。”

  “安妮,对不起的是我,我不该冲你发脾气。哎,你知道我姐夫去哪里出席酒会吧?”

  安妮点头,跟着脸色就白了,问我,“你该不会是想去吧?”

  我嘿嘿一乐,猜对了。

  第140章 你试试看

  那个女人穿着耀眼的大红色连衣裙,白色高跟鞋,手里提着黑色的包,脸上更是妆容厚重,如果洗掉了怕是都认不出她原来的样子。

  女人进来,笑着跟卓风打招呼,花枝招展的叫整个房间都黯然失色了。

  卓风只对她点头,继续端着喷子往卫生间走。

  女人坐下来,翘着二郎腿,陆少却始终站着。

  他看看我,看看卓风的方向,问我,“你姐夫才回来?”

  我点头,“才回来,刚刚吃过饭。”

  “倒是快,你哥哥那边情况怎么样?”

  我哥哥那边情况我不知道,我如实说,“我不知道,姐夫不告诉我。”

  陆少笑了,是那种很得意的笑,“原来把你当成孩子了,呵呵,有趣!”说完,他将东西放下,又看一眼水果,皱眉,“你姐夫这么对待我的水果?这都是我从我的院子里面摘下来的,不吃可以还给我,放着烂掉?”

  从院子摘得?那得多大的院子啊,这里面南方和北方的水果都有,什么样的院子会有这么多水果啊?

  我不好意思的解释,“哥哥,其实不是的,就是我们吃不完,天气热,这里还没冰箱的,就坏掉了,我吃的很多了,真的。”

  陆少继续冷笑,坐下来,打量我,“你倒是懂事,回头跟你哥说,有些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杀了我的兄弟,至少也要叫他放放血,实在不行从你这里下手。”

  我惊得心跳加速,这里面的事情尽管知道的不多,也明白他刚才说的什么了。我哥哥杀的人是陆少的兄弟,他想叫这件事平息下来也需要叫我哥哥付出相应的代价那是必然,可找不到我哥哥,是因为有我姐夫和我横在中间。

  我自然是在陆少这里算不得什么,所以他才会说要用我来赔偿。

  可我姐夫能同意吗?

  自然是不能。

  这就又拐到了我姐夫那里,陆少是逼着我姐夫出山回黑道上去呢。

  转来转去,都是我的问题。

  我皱眉,觉得这件事真是麻烦。

  此时,他身边的女人却笑着说,“陆少,不要急吗,要听听卓哥如何说啊。这件事不简单呢!”

  陆少哼了一鼻子,回头看一眼身边的女人,一伸手,将女人抱住,吧唧亲了一口,跟着继续对我说,“你知道这件事吗?”

  我摇头。

  “不知道最好,不过可以去问问,你哥哥狠啊,杀了我的兄弟还抢走了我的生意和货,我损失不小,可我也看在卓风的面子上,但是,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你原话转告你哥哥,实在不行,那你顶债,我想卓风很愿意,哈哈……”

  他张狂的笑声就好像弥漫在空气里面呛人的烟雾,叫我浑身难受。

  我大气不敢出,绷着身子,定定的看着他,生怕他一个气不顺的就直接打我了。

  女人也跟着妖娆的笑,可她眼神却始终没有从我身后的卫生间房门的位置上移开过。

  卓风洗了水果出来,这个看到陆少和女人抱在一起笑的诡异场景。

  卓风端着盆子,看看他们,看看我,问我,“怎么了?”

  我摇头,不敢吭声。

  哪想,陆少却说,“我在威胁你女人,叫他转告她哥哥,如果不会来解决这件事,休想好过,实在不成,拿他妹妹卓尔抵债,你很愿意吧,卓风,哈哈……”

  这是玩笑话?

  这样的事情能当成玩笑来说嘛,我都要被笑死了。

  我还没分清楚状况,只听陆少哈哈大笑,一脸的危险。

  卓风却从抽屉里拿出一根牙签出来,叉在了水果上,之后递给我,一面擦手一面说,“你试试看?”

  他的话轻的跟此时的风一样,却好像一把火,烧的我心口暖哄哄的。

  陆少的笑声戛然而止,突然变了脸,气氛也诡异起来。

  陆少松开了身边的女人,对她冷冰冰的交代,“现在车上等我。”

  女人也不迟疑,笑着起身,看看我,又看看卓风,提着手包走到卓风跟前,站在他一步之遥的地方,烈焰红唇上的口红擦着卓风的耳垂过去,传来一阵浅浅的笑,踩着额高跟鞋咔咔的离开了。

  陆少始终无动于衷,只是身上尤其的危险。

  卓风也不去看他,只擦完了手将纸巾仍在垃圾桶里面,坐在了椅子上。

  过了很久,久到我以为两个人要打起来的时候,陆少又笑了,“哈哈哈……卓风,一点幽默感没有,哈哈……”

  我已经要被吓死了,卓风仍旧气定神闲,泰然自若。

  “有件事要说,明天的那个见面,你替我去。”

  卓风翻开书的手停下来,没回答,只低头看着地面,很久后才说,“不去。”

  “嘶……”陆少吸口气,眉头都皱起来,啪嗒一声踢翻了地上的水果篮子,“卓风,我给你几次机会了,非要老子来求你?”

  卓风很是正经的回答,“不用,我只是还没想好。”

  “得了吧,你就是不想叫这件事影响卓尔,靠,喜欢就上,人都有七情六欲,卓尔也有啊,别告诉我你们还没那个,啧啧,守身如玉啊,为了卓尔?别给我整那一套,回头我给你找个火辣的,保准你开窍,你说说,都快三十的人了还是个老处男,你疯了吧?”

  啊?

  卓风不是已经和徐娇娇和李思念那啥了吗,从前他一直跟徐娇娇住一起的,怎么会?

  我皱眉,在心底仔细琢磨,难道卓风有问题?可能,之前他还亲我来着,当时我要是不叫他姐夫,我们就做了。那说明他没问题,那为什么他不碰女人?

  顾程峰也说他是正常男人,有需求啊,这么多年身边女人不少的,之前还经常因为工作出去应酬的,怎么就能忍住不碰女人?

  我很是好奇的多看他两眼。

  不想,陆少看出了我的心思,“哈哈,卓尔,你该不会不知道你姐夫还是老处男?哈哈……没想到,卓风你们真是逗。卓尔是不是已经跟顾程峰好了一段时间,卓风,你看看人家,都知道享受,你啊,哈哈……艾玛,可笑死我了。”

  额!

  我知道我现在一定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可卓风不说话制止,陆少也还说起来没完,越说越难以入耳。

  卓风仍旧低头看书,好像也没看进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很久,卓风才翻开一页书,跟着说,“我去。”

  “……啊,你去了啊?成,我回头叫人准备,恩,记得带个女人过去,免得被人塞了女人在身边不好应付,你要是还想保持处男身份我得帮你不是,哈哈……”

  陆少大笑着起身,笑的脸上的肌肉都紧绷,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看人的时候还是很冷。

  他走到门口,推开房门,笑声也没了,交代卓风,“肖老大的事情你来处理吧,兄弟之间没那么多毛病,我豁出去一个弟兄的命不要了,他得回来,你看着办吧!”

  什么意思?

  这怎么听着前后不一样。

  我正好奇的皱眉,那边陆少突然对我说,“勾引勾引他,免得老处男憋出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