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7节

  第12章 跪下求我

  徐娇娇失踪了。

  卓风出去找了很多天都没有消息。

  几天后,卓风回来,我就站在门口等他,伸手去接他手里的包,他下意识的看我一眼,我猜测他是将我当成了徐娇娇,看了我很久才对我说,“卓尔,你去楼上休息吧,很晚了。”

  徐娇娇不管多晚都会在这里等他回来的,伸手接过他手里的包,问候一声,两个人就会牵手往楼上走。

  我想我代替不了徐娇娇,可我至少可以叫卓风心里好过一些。

  可我嘴巴太笨了,我不知道我要说什么,只能看着他,站在门口像一块木头。

  “进去,听话!”卓风轻轻推我肩头,我依旧站着不动。

  我能知道他身上的疲倦和难过。七年的感情,就算是养一只猫猫也会不舍的吧。我记得我从前在家里养过一只从树上掉落下来的小燕子,养到它能够飞起来,放飞的时候我还哭了好久。动物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人呢?

  “卓风,姐姐不回来了吗?”

  我这是明知故问,我都知道徐娇娇是不会回来了,保姆阿姨也说,徐娇娇家里人全都在国外,要不是因为卓风,早就跟着家里人一起走了,留在这里做生意也是很不容易的。

  我不懂这份爱情是多么的沉重,但看卓风的样子,我知道分开了对两个人的都是很无奈的事情。

  我想叫她们和好。

  “卓风,我,我想……你下次出去找姐姐的时候能带上我吗?”

  我想尽一份我的微薄之力,可我又不知道怎么做。

  他没有吭声,不知道是否听到了我说话,走的步子很缓慢,好像踩在了棉絮上,直到了书房门口才停下来,回头看着我说,“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不要乱想。”

  卓风每次看到我都会这样提醒我,可他越是这样说我越是觉得我该乱想。

  徐娇娇的离开就是因为我。

  “卓风,你不要跟姐姐分手,好吗?”

  卓风还是没吭声,将房门关紧,声音不大,却犹如一道惊雷,直接劈在了我的身上,惊的我浑身冰冷。

  夜里。

  楼下传来了轻微的响动,我担忧的起来去看。

  卓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窗户的方向,孤单的背景叫人看起来无比的心疼。

  我走过去,坐在他对面,仔细的打量他。

  他喝了很多的酒,桌面上摆满了酒瓶子,手里还提着一只,歪倒的酒瓶子洒出酒水来,呛人的酒气令人窒息。

  他突然问我,“卓尔,你觉得我……好吗?”

  他当然好,是他救了我,是他给了我新的生活,是他给了我现在拥有的一切。

  这样的好我不知道要如何形容,我只知道他好,好的不可挑剔。

  “卓风,你很好。”

  “……呵呵,我很好?呵呵……卓尔,你还小,你还不知道人心险恶,不知道世间诱惑之大,会叫人迷失自我。这个好字,我愧不敢当。”

  “可是……”

  卓风摇头,否定我的话。叫我不知道如何继续开口。

  他颓然的坐在沙发里面,身子深深的陷下去,就好像被人揉捏成一团的棉花,失去了原本的力量。

  我痴痴的看着他,突然很想上前就抱紧他,给他力量。

  如此想,我却这么做了。

  我毫不犹豫的站起身,走到他跟前,一伸手,他就在我的怀里。

  他睡着了,很轻的呼吸却带着很重的酒气,喷在脸上有些痒。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他,我觉得我仿佛看到了全世界,他就是我的全世界。

  时间定格,一切都在静止。

  我深深的将头埋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嗅着他身上的味道。

  从前,他的身上总是有徐娇娇的香水味。而此时,却只有沉重的酒气。

  我贪婪的呼吸,想要将他这份独有的味道永远的刻进自己的身体。

  “你在做什么?”

  我吓了一跳,茫然回头,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徐娇娇站在了门口,开门的手僵在半空,眼中满是怒火。

  我以为我看错,我以为我这是在做梦,可她脖子上闪着幽暗光亮的钻石项链在我的脸上留下一道道凄厉的光线,惊的我瞬间回神。

  我松开了卓风,紧张的后退几步,撞在身后的茶几上,咣当一声。

  卓风没有醒,只微微动了一下的手臂,换了个姿势睡的更沉。

  房间里面很安静,我能听到自己咚咚乱颤的心跳声。

  远处,徐娇娇踩着高跟鞋走进我,那高高扬起的手臂僵在半空突然停手,狠命瞪我一眼,带着几分压抑的对我低呵,“跟我出来。”

  我吸口气,迈着有些颤抖的双腿跟上她。

  站在大门口,她突然停下来,转身,“啪!”我的脸偏到一边,“啪!”又偏移了回来。

  脸上火辣辣的痛,我一声未吭。

  她鄙夷的冷嗤,“不要脸的臭婊子,你才多大就知道勾引男人?我早就看出来你不对,你看着他的眼神都叫人作呕,果真叫我抓了个正着。一个山里出来的土鳖,也想挤走我的位子,你还太嫩了一些。我告诉你,我徐娇娇就算跟卓风分手,也不会是因为你,你这辈子都别想。”

  我脑袋一片空白,对于她说的话我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姐姐,我,对不起,我,我刚才只是看卓风很难过,所以……”

  “啪!”巴掌又一次无情的甩了过来,我的半个脑袋都麻了。

  她的话好像刀子一样劈头盖脸的甩了过来,“臭不要脸的东西,你的谎话倒是不少,小小年纪就这么狐媚,以后还了得?”

  “姐姐,我,我没想怎么样,我真的没撒谎,我就是看卓风太难过了,姐姐,你打我我挨着,只要你不走就行,卓风这几天都很难过的。姐姐,你别走了,好吗?”

  我想,我这样祈求她会留下的吧,刚才的误会我认了,她打我也打了,如果还没解气我就忍着叫她继续打,只要她回来,卓风不再难过,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呸,你算什么东西,跟我求情,我回来与否跟你没有半点关系。一口一个卓风?你也配?你就是个被人祈求着扔食物的哈巴狗。今天的事情是你彻底的勾起了我的怒气,你想在这里兴风作浪,借你几个胆子?小狐狸精。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不要脸了吗?卓风?卓风是谁,是你叫的吗?”

  我马上改口,“是我姐夫,我姐夫,我,我……姐姐,我错了。”

  “错了?你也知道错。好,给我跪下。”

  我吃惊的抬头。

  有些昏暗的光线下,她的脸依旧明艳动人,可身上散发着叫人惊骇的冷气。我不敢相信的盯着她的脸看了很久,想知道隐藏在明艳动人背后的皮囊上面到底是怎么样的表情。

  她痛恨我,她厌恶我,每一个神情都在告诉我她是如何的想要我离开这里,离开他们的所有人。

  我也想走,我可以走,如果她可以留下。

  但是下跪……

  我妈妈说过,人就算可以忍耐,再如何贫穷,都要活的有骨气,不能下跪,不能去伸手乞讨,哪怕自己累死也要去自己争取,而不是双膝点地的求人可怜。

  可是……

  徐娇娇冷哼,鼻腔里面带着对我的轻蔑,“你不敢下跪吗?你不是说过可以为了叫我留下做任何事情吗?你们这种人,我见多了,为了钱和好的生活你们可以做任何事情,区区一个下跪就不肯?卓风给你做了那么多事情,你没有任何汇报,下跪而已,给我跪下。”

  我惊的浑身一颤,双腿绷的很直,我倔强的不想叫我自己活得如此卑微。

  骨气啊,坚强啊。

  可一想到卓风失去她的样子,这些充斥我全身的东西瞬间被击碎了。

  我可以走,我可以为了卓风做任何事。

  跪下。

  我深吸口气,笔直的双腿想要跪下真的很艰难。

  徐娇娇冷笑的挎着双臂,低垂的眼眸,侧着身子站在我跟前,那居高临下的气势就是女王,而我是祈求女王留下来陪伴君王的卑微奴仆。

  咚!

  双膝的骨头落在地面上,地上的石子咯的我皮肉无比的痛,我忍着没吭声,只微微皱眉,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姐姐,我求你,留下来,不要走了。我跪下了!”

  “碰!”

  远处,别墅的房门发出巨大的响动,我惊的茫然回头,就看到卓风快步走来。

  徐娇娇冲我压低声音低呵,“给我起来,快点!”

  我慌忙站起,有些不知所措。

  卓风走过来,看看我,看看徐娇娇,一伸手拉我往他怀里塞。

  我被吓了一跳,脚步不稳,跌进他的怀里。

  他指着徐娇娇惨白的脸颊低吼,“你简直是蛇蝎,她还是个孩子,欺负她对你有什么好处?”

  “……卓风,我没有欺负她,只是她突然求我要我留下,自己就跪下了,不相信你可去问她。还有,我回来就是想看看你,你这样生气做什么?我出国这几天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我这回来了为什么这么生气?还将这件事怪罪在我头上,我可不会叫一个孩子下跪的,你又不是不了解我。”

  卓风气的胸口大幅度起伏,暴怒的脸上因为怒火烧的通红,“就因为我了解你才知道这几次出事都是因为你。徐娇娇,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卓尔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她的裙子,你的钻石项链的事情难道我不知情吗?这些手段你可以给别人用,却唯独不能给她用。”

  第13章 伤心往事

  却唯独不能给我用。

  这句话叫我倍感心安,可我看到徐娇娇大怒的表情,我已经忘记了如何欣喜,只想着能尽快交卓风平息他的怒气。

  我拉着卓风的手,“姐夫,是我自愿的,我想叫姐姐回来,姐姐没有逼迫我,真的。”

  我撒谎了,这是我第一次撒谎,可我问心无愧,我只想叫徐娇娇留下。

  卓风低头看我,满脸的不相信。

  我继续说,“姐夫,真的是我自愿的,姐姐没逼我,你不要生气了。”

  徐娇娇一脸淡定,我却已经被卓风的眼神叮的有些不自然。

  我深吸口气,继续撒谎说,“姐夫,我真的是自愿的。我,我求你了,不要赶走姐姐,好吗?”

  我可怜巴巴的真的像一只哈巴狗,可我认为,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卓风果然没有再生气,他只扫一眼徐娇娇,拉着我往回走。

  徐娇娇被晾在原地,一脸的不自然。

  我还想要给徐娇娇求情,卓风突然收住脚步回头对她说,“你回去吧,我最近找你只是担心你出事,并非是想和好。既然你没事我们就把话说清楚,事到如今真没有必要继续下去。的确,我这几年很累,事情发生之后也很消沉。可你我都清楚,孩子的事情不能怪我们任何人没,那只是个意外。我曾经以为我能够忍耐你的脾气一直走下去,却不想这几年你变本加厉,实在无法沟通。我想我们都需要冷静冷静,你回去吧!”

  卓风不给徐娇娇说话的机会,拉着我大步而行。

  进了房间,卓风将房门关紧,关照我不要外出,不要多想多看,这件事到此为止,他说这番话的时候眼里面全都是真诚和坚定。

  我觉得他就是给我无限依靠的高山和大树,叫我倍感心安。

  我重重点头,“姐夫,我知道了,我不会给你添乱的。”

  “……不要叫我姐夫,她已经走了,以后叫我卓风或者哥哥,记住。”

  卓风……

  我在心底默默的念着,却如何都叫不出口。

  膝盖痛的我一整夜都没有入眠。

  卓风很早就去上班,保姆阿姨问了我一些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嘴巴严谨一个字都没有说。

  阿姨捏我脸颊冲我笑,“小姑娘有心思了啊,不说就不说吧,人家的事情咱们不该掺和。感情这种事情谁都说不清楚,我是亲眼看着他们这几年分分合合的,见怪不怪了。”

  阿姨的话吊起了我的兴趣,我追问阿姨卓风和徐娇娇之前的感情。

  阿姨只神秘的冲我笑,到了晚上她忙完了才告诉我。

  卓风和徐娇娇是从高中就在一起的情侣了,可是因为卓风家力里不同意,一直阻拦,卓风因为这个已经跟家里断绝了关系。徐娇娇也是心里内疚才留在国内帮着卓风自己开公司,从前特别艰苦,这几年才好起来。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徐娇娇一直不同意结婚,卓风也没有提出过分手,两个人就这么住在一起,大多时候都在忙,偶尔见面了也会争吵,分分合合,不知道多少回。

  不过,像最近这么坚决的听到卓风说分手的还是头一次。

  孩子的事情阿姨知道的不多,据说那孩子不是卓风的。

  我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她捂着嘴巴凑近我耳边低声告诉我,“听说是当时徐娇娇跟她高中时候的初恋的,但是名义上是为了卓风的生意才睡在了一起。这件事卓风也知道,卓风当时失踪了一个月,可后来还是被徐娇娇找回来,两个人就和好了。谁知道徐娇娇怀孕还喝酒开车,就出了事情。”

  我的天啊!

  这样的事情是我无法想象的。

  任由我见过更多村子里面这种奇怪的事情,我始终无法接受两个相爱的人会折磨成这个样子,而这一切却都打着为了对方好的旗号。

  我深吸口气,连续好多天都没有办法将这件事消化掉。

  几天后的周末,卓风休息在家。我在书房里面看书练字,他则坐在我的对面看文件。

  文件上面上面全都是英文,看的我眼睛疼,卓风却飞速的浏览,偶尔停下来在纸张上标记。

  他突然抬起头来看我一眼,冲我温和的笑了。

  我惊的垂头,心不在焉的看着本子愣神。

  他将文件放下,问我,“最近学习的不错,有什么打算吗?”

  我咬着笔杆子紧张的看着他。

  “我在想是不是该给你送到学校去,可我担心你跟不上进度。”

  去学校其实我很向往的,他说送我去我就去,我会好好学习。

  可我没说出口,只等着他给我安排。

  “你要是不想去我们就再等等,我想给你送到双语学校,有利于你以后的英语,毕竟那里边的进度会慢一些,教的也都是一些基础的东西,你说呢?”

  双语学校我知道,之前教我英语的老师就是那个学校的教授,她告诉我说如果我想去学习的话就要考试过了她下一次的测验才能有够资格。

  我如实的告诉他,“老师说我要等一等下次的考试成绩,才能判断我是否进去。”

  他点点头,“我知道,你老师跟我说。不过你老是在家里也不是办法,太过封闭对你不好。”

  我懵懂的听着,知道他是为了我好,我笑着点头答应,“听你的。”

  “那就下周送你去学校吧!”

  下周,下周我就可以去学校了,认识同学和伙伴们玩。

  我一度紧张。

  去学校的前一天,老师过来考试,看着我考出来的成绩连连皱眉,问我,“卓尔,你最近都做什么呢,你现在的成绩不太对啊,这个成绩也就是你一个月之前的成绩,怎么一个月都白学了吗?”

  我惭愧的垂头,我的确是白学了,我最近晚上睡不好,白天没精神,老师过来讲课的时候我几乎都在神游。

  我想的是徐娇娇,她不回来了,真的不回来了?

  “卓尔,这个成绩不行,我去跟你哥哥说。”

  卓风知道这个事情很严厉的批评了我。

  我一耷拉着脑袋,等他说完了话我问他,“姐夫,姐姐不回来了吗?”

  他浑身一怔,脸色尤其的不好,看我很久。

  叫我浑身不自在,我耷拉着脑袋都能感觉到他的眼神。

  “……姐夫,我就是觉得姐姐回来了才像个家,姐姐跟你不是一直都分分合合的吗,接回来和好了,我们还是一家人不好吗?”

  我执拗的以为家里必须有徐娇娇的存在才是一个完整的家。

  他默了许久,突然长长的叹了口气,“卓尔,你不懂,这里面的事情很复杂。”

  我倔强的辩解,“我懂,不就是姐姐在跟你的期间跟了别人吗,可是姐姐说了,只要我生了孩子给你们,你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我给你生孩子,我现在能生孩子了,只要叫姐姐回来,我们还是一家人啊。”

  我不知道怎么了,脑袋发抽,或者是因为最近没睡好,急躁的我将我跟徐娇娇之间的秘密也说了出来。

  看着卓风满脸的震惊我知道我闯祸了,我说了什么,我做了什么?我只是不想看卓风每天因为难以入眠很晚入睡。

  我连忙解释,“姐夫,我乱说话的,我刚才都是在胡言乱语,姐姐没说过这样的话,我,我,我……我会好好学些,姐姐叫我去学校我就应该去。姐夫,你去哪儿?”

  卓风直接离开,等我追出去,他已经开车子走了。

  我知道,我闯祸了。

  阿姨在外面拉着我问我,“小丫头,快回来,这么晚了你去做什么,回来。”

  我没吭声,我都说出来了,还能说什么,我真蠢。

  “阿姨我去追姐夫回来,我闯祸了。”

  阿姨皱眉,很是无奈的看着我,死死攥着我的手不放开,半晌才探口气说,“傻丫头,人家的事情你掺和什么啊,分手就是分手了,这里面的事情你不知道。并且……代孕的事情也有过,所以卓总很生气,我估计是找徐小姐理论去了。你别去添乱。”

  我脑袋嗡的一响,看着院子门大开的方向,我毫不犹豫的推开啊一继续追出去。

  阿姨在我身后喊我,我连解释的时间都没有了,我要将姐夫追回来,我要解释给他听,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不该说。也是我的不对,我不该答应徐娇娇,我不知道问题这么严重啊。

  可我不知道,天这么黑,街道上连个人都没有,我不知道姐夫去了哪里,车子明明就在眼前,怎么跑了那么久都没看到人?

  我跑啊,我跑啊……

  终于跑累了,我才停下来,茫然的站在荒无人烟的荒野地上,我慌张起来。

  “姐夫……”我的声音在空旷的四野里面回荡,却没有姐夫的半个影子。

  姐夫找到的时候我已经饿昏在路边,他抱着我,好像失而复得的孩子那样的小心翼翼。

  我抓着他的手,祈求着他,“姐夫,不要赶走姐姐,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不该说出来,是我的错。你不想生孩子我就不生,求你了。”

  昏睡之中,我好似回到了很久之前,那个时候我才七八岁,二表姐还在家里,爸爸整日呼喝妈妈,叫她跟着爸爸在屋里炕上,不是打就是骂,有些时候还能传来妈妈的好像猫叫一样的呻吟。

  我偷偷的躲在角落里面看,二表姐将我拉走,奶奶看见了,拿着扁担追赶我们。

  后来二姐告诉我说,“那就是生儿子呢,要是生了弟弟你和我都要被卖走,你还想不想在家里待下去了,想的话就好好给我长大,少挨打。”

  奶奶打人特别的疼,可我从来都不哭。

  来了卓峰这里,我挨打的次数少,可我哭的次数却多了。

  但是,我还是渴望那个带给我泪水的徐娇娇留下来。

  当她拉着我的手,让我叫她姐姐的时候,我就认定了她是我姐姐。

  我睁眼,卓风就靠在我身边,手里捧着一本书,很厚的外国名著。我记得上面第一页的每一个字母,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卓风很喜欢,看的很认真,他微微簇起来的眉头上敛着很重的愁容。

  我伸手,他惊的转头看我,愁容顿时散去,高兴的说,“醒了,饿不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