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74节

  第145章 我是真介意

  卓风离开,这里就只剩下我们三个,还有一些正在收拾卫生的服务员。

  这里是陆少的地方,据说整个市区的会所都是他的,他也没有家,没有房子,整天换女人,但是长期在他身边的就只有那个女明星。

  我有些走神,胡思乱想了一阵才想起来顾程峰在我身边。

  他也好像在想着心事,低头不吭声。

  安妮自己吃东西,服务员不知为为什么给我们送来了很多零食。

  最后一个服务员走的时候告诉我们是陆少和卓总交代的,叫我好好玩。

  可是我们哪里想玩,现在连说话的心情都没有。

  顾程峰吸口气,双臂撑在膝盖上,挑眉打量我,很久才开口说,“卓尔,我好想你。”

  嗡!

  我的脑袋里面一根绷着的琴弦忽然就乱了,而那只正在胡乱拨弄琴弦的手就是顾程峰。

  他丝毫不掩饰对我的的好和想念,一直如此。

  我却无法回答。

  “卓尔,你不用回答我,我就是告诉你,我想你了,要不然也不能过来,这个酒会我也不是特别需要出席的。”

  我一直垂头不吭声,眼观鼻,鼻观心,心却已经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过了很久,他又说,“我知道你在埋怨我。”

  我摇头,我哪里会埋怨他,对他,我只有愧疚。

  “顾程峰,不要说了好吗。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利用了你。”

  他轻笑,“不怪你,是我自愿的,回去后我想了很久,或许我们之前隔着一个卓哥,可我知道,就算没有卓哥,你也不会喜欢我的,我想通过了。”

  啊?

  他想通了?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他一脸坦然,笑的云淡风轻,垂下眼睑,继续说,“我们还是好朋友吧,以前的事情就算了,好不好?”

  我也这么想的,但是伤害他的是我,受伤的人是他,我不能主动说什么,现在他真的放下也好,这是我最喜欢看到的结局。

  “好,我们还是朋友。”

  顾程峰也跟着笑了,只是眼神有些淡然,没了从前的光彩,他整个人也似乎变的不如从前那么活泼,不知道是不是人成熟了也变的沉稳起来。

  我们又说了会儿之后的打算,顾程峰想继续上学再一面经营公司,安妮是决定了要去非洲拍摄一年之后回来念书,闻到我的时候,我只能摇头。

  我不知道。

  我想留在国内,卓风不同意。卓风仍然想送我出国,可我却不想出国。

  不过时间还早,我还有时间考虑,也有时间跟卓风周旋,我想,我是必须留在他身边的。

  出来后,顾程峰自己开车离开,安妮被陆少的司机送回去,卓风带我回医院。

  到了医院,卓风开始铺床,我坐在轮椅上看着他。

  卓风最近胖了一些,渐渐的恢复了从前的样子,宽厚的脊背,给我无限的安全感。

  他的背影一直很宽大,一看就知道是能够给人安定的依靠的那种人,尽管他平时话不多,可说的都是关键的话,每次替我出头,他就好像一个强大的王者,毫不畏惧。

  似乎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的恐惧,强壮的没有任何敌人与他抗衡。

  突然,我想到了陆少说的话,想他就上,实在不行就下药,男人吗,四两肉,拿下之后随便你开条件了。

  或许陆少对女人很了解,可是他却对卓风不了解,如果可以,我倒是真的想就给卓风下药直接上呢。答案却是不可能。

  不过想到陆少说这话的样子,我不禁笑出声来,他真是的反差萌啊,我没有那么怕他了。

  卓风突然回头,好奇问我,“笑什么?”

  “……啊,我,我想到开心的事情了,姐夫,对不起,我今天不应该偷偷的跑过去。”

  卓风放下枕头,坐在折叠床上,摸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子,摇头说,“不怪你,本来是想带你去的,可是淋湿又是耽误了没来得及接你,后来听陆少说你过去了,我就放心了。”

  啊?

  我惊愕的说不出话来,卓风都知道我在做什么?

  他笑笑,微微探出半个身子来捏我脸,眼中没有怒气,却满是宠溺,“傻瓜,你想什么我不知道?早就猜到了你不会老实的在这里躺着,去就去了,也长长见识。我带你去洗澡!”

  他起身,走近我,顿时身上各种奇怪的香水味扑面打来,我下意识的别过脸去。

  这个小小的动作被他捕捉到,他松开我,后退几步,低头嗅一下自己的身上,看着我,脸上表情怪异了一些,“我先去洗,你等等我。”

  我不是介意,我……

  好吧,我是真介意。

  想着那么多女人,形形色色,妖冶美丽,纯情魅惑,她们在靠近卓风的时候是抱着怎么样一种心态?

  我记得看过书中这样写过:女人也是捕猎者,只是这种捕猎者身上带着圣母光环,单反见到了好的男人,萌生了猎取的心思和纠正狂野猛兽的圣母心。

  那些女人是不是也是这样?

  可能我也是这样,但不同的是,我跟姐夫可以找相处,她们却只能远远观望。

  可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想她们接近我姐夫。

  我握紧了拳头。

  卓风洗好了出来,换上了宽松的睡裤,上半身裸着,头发没擦干,湿漉漉的,看起来就像一颗诱人的樱桃。

  我抿唇笑着,有些色情的眼睛在他的胸前反复的看。

  他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停下擦头发的手,找了件体恤穿上,挡住了大好的肌肉。

  我失落的皱眉,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姐夫,以后只准跟我跳舞。”

  他没吭声,擦好了头发将毛巾扔在一边,走到我跟前,将我打横抱起来,径直往浴室走。

  进去后,他先给我挤洗面奶,在脸上轻轻揉,仔细认真的样子更加帅气,诱惑。

  我看的有些痴了,舔了一下有些干涩的嘴唇,他撇我一眼,拿着毛巾帮我擦脸,跟着说,“以后想出去跟我说,我带着你去,不要自己跑出去。”

  他这是答应了我只跟我跳舞吗?

  我笑着问,“姐夫,那你跟我跳舞吗?”

  他又看我一眼,还是没吭声。

  他开始帮我脱衣服,拉开我身后的裙子拉链,手却停了下来。

  我好奇的回头看他,“怎么了姐夫?”

  “你身边都有谁接近过?”

  啊?

  我好奇的皱眉说,“怎么了,我身边没谁啊,当时就顾程峰和安妮,后来还有陆少和那个张老板,再后来……哦,再后来很多人啊,张老板过去了我们周围就有很多人看热闹的,怎么了?”

  卓风从我衣领子上摘下来一个东西,拇指大小,上面闪烁着红灯。

  我惊得心头一跳,惊呼“窃听器?”

  第146章 我光顾着看你了

  卓风还想叫我不出声,可已经来不及了,我一大叫,窃听器的灯就灭了,对方肯定切断了接收器,现在查也查不到。

  卓风将窃听器拿下来,扔进了水盘子,继续帮我脱衣服,却没有再吭声。

  衣服脱光了他也没检查,全都扔进水桶里面泡着,就算再有窃听器也会被水泡坏了。

  他递给我浴巾,帮我围在身上,这才问我,“再想想,当时还有谁在你身边,安妮一直在你身后站着,有人想在你身上黏这个东西也不容易的。”

  我皱眉想,可我当时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卓风这里。

  我摇头,“姐夫,我不知道,我当时就光顾着看你了。”

  他横我一眼,打开了水龙头,开始帮我擦身子。

  他的手很轻,比贴在身上的毛巾还要柔软,水哗啦啦的流下来,淋在身上,洗净了身上的味道。

  他挤了一些沐浴乳出来,双手合十搓了搓,再在我身上揉搓,先是后背,之后是手臂,躲开了手臂上的伤口,避开了脖子上的伤痕,最后手落在了我的腰间。

  我低头看着他的手在我的身上游走,若即若离,盼望着他的手能尽快的落在我的胸口前。

  却不想,他的手始终没移动过来,在后背揉搓了很久之后停了下来。

  我回头看他,他正在洗手之后,之后递给我沐浴乳的瓶子,起身出去了。

  我痴痴的看着手里的瓶子,呆了又呆,他在外面对我说,“你自己打好了沐浴乳叫我,我去打个电话。”

  哼!

  我气的摔了瓶子,瓶子啪啦啦的滚出去,好像被晾在这里的我,十分恼火。洗澡不能帮我洗完了还逃跑,算什么,我不是没勾引他呢吗?

  卓风在外面敲门,“怎么了?”

  我撅嘴不高兴,对他抱怨,“姐夫,你洗澡还洗到一半吗?我右手不好用的,你来帮我。”

  我才不想轻易放了他,不躲着我还不想别的乱七八糟的事情,躲着我的话我就非要跟他耗下去。

  我的右手一直用不上力,医生说伤到了筋骨,需要慢慢养,不过沐浴乳的瓶子还是能拿的起来,可这个时候能拿得起来我也不能说啊。

  我对他大叫,看着他影印在门口上的影子,呵斥他的工作不到位,“姐夫,我拿不动瓶子的,你叫我怎么洗啊,要是碰到了伤口感染了怎么办?”

  他站在门口没动,手里拿着电话,我听到了电话里面有人对他的咆哮,“喂,卓风,你找死啊,打电话不吭声……”听声音应该是陆少。

  间或里面还传来女人的呻吟声,这时候打电话给他,能接的都是亲兄弟,卓风还不吭声,陆少肯定在发飙。

  卓风怔了一会儿才对电话里面说,“等我一下再给你打。”

  我能想象陆少的脸色是多么的难看。

  卓风离开,该是拿走了电话,又走了回来,可还是没进来,站在门口指挥,“你慢慢的不要急,沐浴乳多了对皮肤也不好的,如果不行就不要用了,自己用水擦一擦,看看行不行?”

  我提着毛巾出来,啪嗒一声仍在地上,还特别用力,“姐夫,我拿不动,毛巾掉地上了。脏了!”

  我好笑的看着他的影子,就等着他上钩。

  他还是不动弹,微微垂头的样子看起来真是有趣。

  我继续大叫,“姐夫,你来帮我啊,我好冷,这里没有浴霸的,我坐着不能动,冷的很啊。”

  他无奈的在外面徘徊了一圈,终于咔哒一声开了门,走了进来。

  我绷住脸上的笑容,不叫自己笑出声来,望着他。

  他走过来,看一眼我的“杰作”,蹲下身将沐浴乳的瓶子捡起来,又将毛巾提起来放进盆子里,洗好了毛巾开了喷头,才在我的后背上一点点的清洗。

  我满足的轻轻闭紧了眼睛。

  我指着胸口的地方说,“姐夫,这里没洗到呢,我今天喝果汁洒了出来,黏糊糊的,这里有点难受。”

  他的手停住,过了一会儿,继续在我后背擦洗。

  我坚持说,“姐夫,你看看啊,我觉得还有果汁粒在呢,真的,你看看。”

  啪嗒,他关了花洒的开关,我睁开眼回头看他,他不在我身后,我再转身,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跟前。

  我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轻咳了一声,“咳咳,姐夫,你吓到我了。”

  “你还知道害怕?”

  我嘟囔,“我不就是想好好洗澡吗?”

  “……是吗?”他反问我。

  好吧,不是。

  我承认我有一点点的勾引他的意思在里面。

  看着卓风的眼睛,我怕!

  好吧,我说实话,我就是勾引他,切切实实的勾引。

  可不是没勾引成吗?

  卓风识破一切的眼睛好像刀子一样要将我凌迟,我无奈的闭紧眼睛,等待着他给我洗完了早点出去。

  “姐夫,快点吧,我真的冷了。”

  他这才蹲下身子,用毛巾一点点的擦干净我身上的泡泡,浴巾裹住我的身体,打横将我抱起。

  才走出去,我和卓风同时一怔。

  不知道什么时候陆少出现在外面,正四仰八叉的坐在沙发上,吃着我的零食,喝着我的果汁,还抱着我的熊猫。

  他看我们一眼,就笑了,那眼神,暧昧!

  “呵呵,你打搅我的好事,我也来打搅你的好事,你们要行鱼水之欢了?啧啧,还挺有情调,在浴室里是不是特别激情?”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

  卓风瞪我。

  我垂头不敢大笑,可还是看着陆少的样子忍不住。

  陆少拍拍身边的沙发,“坐过来,来,卓尔还小,你得知道怜香惜玉,我教教你这个老处男。”

  “噗!”我是真忍不住,笑出声来。

  姐夫继续横我一眼,我彻底不吭声了。

  卓风将我放到病床上,盖上被子,噎好被角,这才走到陆少跟前,递给他一个小袋子,就是刚才泡了水的窃听器。

  陆少接过去一瞧,低骂一声,“卧槽,谁干的,在哪里发现的?”

  卓风吸口气,看我一眼,才说,“在卓尔裙子上,相信是今天才放的,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

  不知道对方都窃听到了什么,我跟顾程峰和安妮可说了不少的话呢,回来跟卓风还在勾搭他来着,这要是媒体人做的,可就惨了。

  我也找着急起来,“姐夫,没办法查到吗,我今天说了好多不该说的话。”

  卓风似乎对这件事并不在意,轻轻摇头,告诉我说,“不用在乎,没事的。”

  陆少却说,“谁说没事,今天多少媒体人都在,你不知道?”

  果然被我猜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