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76节

  第149章 再动我亲你了啊

  我连问他为什么的勇气都没有。

  更别说在回到原因了。

  陆少见我没问,也没多说什么,只告诉我,“你还是找个好人嫁了吧,比如我。”

  我横他一眼,“那我开玩笑。”

  他却冷笑,满脸的失落摇头,“不愿意就算了,我还是玩我的女明星去,哦,对了,那个女明星可是你的情敌,呵呵!你小心着点。”

  我才不担心,卓风不喜欢那种的,他要是喜欢那当初就不会跟李思念不好了,也不会不选择别的女人。

  陆少今天就没有走,叫人接来了安妮,安妮告诉我说后天就出国了,要去找她的妈妈,要很久不能回来,突然觉得身边又没有朋友。

  她叫我有时间去看她,下午就回去收拾东西,与同学吃饭告别,可怜我不能去,只能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看着陆少的那张阴晴不定的脸。

  他真是情绪不稳定,有些时候开玩笑也好像是在跟我吵架,看着实在叫人难受,我又不能赶走他,只好忍着,看书,摆弄电话,只盼望着时间尽早过去。

  下午的时候,我有些犯困,扔了电话和书打算睡午觉,他却拉着我,叫我起来。

  我很是无奈的看着他,询问他干嘛不叫我睡觉,他却说,“不能睡,晚上睡白天还睡,大好的时光都被你睡没了。”

  好吧,的确是这样,可我不睡觉我能做什么?

  他看看我,又看看放在旁边的衣服说,“我给你换衣服,我们出去。”

  我摇头,除了姐夫,谁都不能看我身子。

  他却冷笑,“你没有料,我没兴趣,换了衣服我们就走,别磨蹭。”

  我身下穿着的是姐夫买来的阔腿裤,一共七条,每天一条,颜色不用,样式一样,穿起来很舒服,阔腿裤配上一些短袖恤就很搭配,所以我只用换上恤就好。

  可就是因为手臂上和身上有伤口,不能自己穿,必须有人帮我,这就难为人了。

  我要打电话给安妮,哪怕是外面的小护士也可以。

  陆少却锁了门,回头将衣服扔给我,“自己穿。”

  我看着衣服不动弹,不是不想,我的手臂是真抬不起来。

  我为难的说,“陆哥哥,我,我的手没力气,抬不起来。”

  他皱眉,抿了抿嘴唇,几步朝我走过来,低头看着我,跟着很重的呼吸,皱眉说,“我来,别跟卓风说。”

  “……不要,你叫护士姐姐进来帮我换。”

  他吸气,又生气了,指着我的鼻子,可又吐了一口气,很是泄气的说,“窃听器的事情忘记了吧你?要不是窃听器,你还胡乱说话,卓风也不会出差找关系。”

  原来姐夫出去是因为这个,我却一直在胡思乱想。

  “陆哥哥,对不起,我不知道。”

  “恩,你就是被他保护太好。来,我给你换,身边的人我也不相信,并且我……我没认识的女人,别动,你别乱动,再动我亲你了啊。”

  额!

  我再不敢乱动,等着他飞速的将我的衣服脱下来,又帮我穿上内衣,扣上扣子之后呼吸就在我身后传来,有些急促。

  我惊得回头,就看到他得逞的一副奸笑的样子,呵呵的好像狐狸。

  我心底大骂,“臭流氓。”嘴上说,“陆哥哥,你不快点我肯定会告诉姐夫你欺负我。”

  陆少一怔,忙将体恤往我身上穿,跟着对我说,“别说,他死要面子,要是知道了,能杀了我。”

  我发现他很怕卓风。

  我有些感兴趣的问他,“陆哥哥,你其实不凶,就是脾气不好,但是不记仇的,生气之后就过去了,你怕我姐夫,是不是?”

  陆少哼了哼,毫不掩饰的直接承认了,“我有今天也是因为他,当初要不是他在,我现在就跟徐娇娇在地下做朋友了。”

  啊!

  他的意思是卓风当年救过他,并且也是黑道上的事情,听他的意思说要不是我姐夫退出去了,他也不会有今天的风光,但这不是怕,是尊重。

  好吧,我是真不懂这里面道道,就觉得陆少其实人不错,至少比最开始见面的时候要容易相处了。

  陆少推着轮椅出来,我们直接上了车,他跟卓风身材差不多,可手臂更有力,抱着我的时候一点不费力气。

  帮我系好安全带,开上车子才告诉我去哪里。

  “去看李思念。”

  李思念,徐娇娇,卓风,陆豪,他们当年是很好的朋友和同学,他跟着卓风一起混,当时在黑道上还算吃得开,后来卓风学习上进,也算是为了家里和徐娇娇才没有继续接触黑道,不过黑道到底是黑道,卓家这么些年也都是黑黑白白说不清楚。

  他说,“卓风对徐娇娇好是好,没对你这么好,我就觉得他对你不一样,说不上来,但是我感觉吧,你们不可能。”

  他反复强调我跟卓风不可能,却说不出原因,这叫我倍感无力。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单独看卓风很好,看我很好,可将我们捏在一起,那就不行。

  这种感觉啊,真是微妙。

  李思念已经入狱了,之所以这么快是她自己申请的,好像还招了一些事情,按照李思念自己的说法就是,“反正都要在里面,不如早早进来,那出去的时间不是更早吗?”

  隔着玻璃窗,我捧着电话,看着玻璃窗里面的李思念,她好像并没有任何变化,尽管才进来一个星期,脸上依旧光亮,白嫩的好像刚出锅的馒头,只是瘦了一些,可是她没了从前总是挂在脸上的温和笑容。

  她说了很多的话,我一直听在认真的听,可听她说完才发现,我其实什么都没记住。

  她问我,“你跟陆少好了?”

  我吓了一跳,险些将电话仍在地上,“没有,姐夫出差了,陆哥哥在医院照顾我。”

  李思念哼了一鼻子,看着我身边的陆少,问我,“陆少那个人最喜欢玩女人,不把女人当人看,你小心点,他跟卓风不一样,卓风在如何冷酷无情,可他至少不玩弄女人,也真用真感情,要不然你我也不会这么苦了,只是陆豪那个人吧,不地道。”

  我知道陆豪不地道,左拥右抱,玩女明星,玩女人,还各种挑逗,毕竟是黑道,能做的坏事他都做,但是对我的确很好,我笑笑,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做纠缠,“李姐姐,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李思念愣一下,跟着也明白了我为什么会知道她生病的事情,她这会儿却笑了,好似我们第一次见到的那样,温和的笑容挂在脸上,“没事,死不了,大不了就开刀,现在是保守治疗,就是有些时候会痛的我睡不着觉,不过习惯就好了,这就是报应。”

  我急着帮她说话,“姐姐,你别这么说,你,你就是一时糊涂了,好好反省,以后不做坏事就好了。”

  李思念突然大笑起来,笑声从电话里面传出来钻进我的耳朵,是那么的凄凉。

  “傻瓜,我就是坏人啊,哈哈……”

  陆少将电话抢走,对着电话低吼,“笑屁,吓坏了小孩子,我告诉你李思念,你的钱给了卓尔也弥补不了任何事,卓风变成今天这样你脱不了关系,徐娇娇的死你说你没责任?”

  第151章 不值得

  我不知道李思念说了什么,只看到她的薄唇一开一合,说了很久,越说陆少越是恼火,眼珠子都要蹦出来,碰的一声挂断了电话,推着我的轮椅就走了。

  我问陆少李思念到底说了什么,陆少却只叹息不吭声,上了车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回去后我们没直接回医院吗,而是又去了别的地方,正是卓风从前的公司大厦楼下。

  站在大厦门口,没急着进去,他指着里面问我,“你知道这里价值多少?”

  我摇头,这里的价值是无法估算的。

  陆少伸出五根手指,“五个亿。卓风打折给了这里的白道一个正厅级的人,呵呵,真是蠢,知道为什么,就为了那个李思念,你觉得值不值?”

  值不值的要问卓风,他认为值得那就是值得的,他认为不值得,我们说什么都没有用的。

  陆少又将我送上车子,系好安全带后站在身边,单手撑在车门上,低头看我,打量我了很久才吸口气说,“如果说卓风这么为你做,你认为值得吗?”

  我觉得……

  不值得。

  并且我也不会做出叫卓风为难的事情。

  “陆哥哥,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如果真的为了卓风好,就离开他。他应该拥有的更多,可现在呢?”

  他现在……

  只有我了。

  他的家里人也不支持他,甚至还在怨恨他,出事后卓风拼死保护住了那栋房子,可他从来都没有回去过,卓青青那边打过电话给他,他也没有接听,卓不凡问我在哪里,卓风也叫我不用管,甚至他的妈妈也有逼问我我们在哪里,卓风将他妈妈的电话扔进了黑名单,从此电话安静。

  卓风现在只有我了。

  “陆哥哥,你想叫我怎么做?”

  我想,我真的该为卓风做点什么,他不要我的钱,不要我的人,那我做点才能对他好?

  陆少呵呵的笑,伸手来捏我的脸,“我会告诉你。”

  我点头,“我等你的消息。”

  不管是什么,我都答应。

  只要卓风好。

  回去后,陆少还是没走,坐在我旁边学着卓风的样子给我念书听,我听着听着就想笑,他念书一点感情都没有,只是干巴巴的读,有些英语单词还读错了。

  他气的将书扔给我,“自己看,没长眼睛?”

  我笑着接过来说,“张眼睛了,就是姐夫说我眼睛不能老是盯着书本,会近视的,那就白瞎了我这双好看的眼睛。”

  陆少呸了一口,“胡说八道,你都成年了,不能再近视了,自己看,我去打一炮。”

  额……

  我顿时热了起来,垂头不吭声,只等他立刻离开。

  他却没动弹。

  我偷偷的看他,他竟然在看我,眼神怪异。

  我的心开始砰砰乱跳。

  “卓尔!”

  “……啊,啊?”我勉强抬头,他的眼睛跟涂了毒药一样叫人难受,到底是黑道上的老大,脾气古怪也就算了,这表情也古怪,真吓人。

  “你说,我要是看上你了怎么办?”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我一阵剧烈的咳,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他起初还不管我,后来就帮我捶背,又递水给我,之后还不忘捏我的脖子,我咳嗽了很长时间才将谁咳出来。

  “你就不能小心点,这要是死了我还得陪葬。”

  我笑出来,看着他紧张的样子,轻轻推他,“陆哥哥,你要是不说怪话还不错的,我没事,你走吧,我睡觉了。”

  他摇头,“不走了,忍着,等你睡着了我再走。”

  我看看时间,都半夜十一点了,不好好睡觉老陪着我也不是事啊,“陆哥哥,这里是医院,我姐夫说这里安全,我没事的,窃听器的事情不是姐夫在处理吗,那就不会有人来害我了。”

  他呸一口,“放屁,那是害你吗,是害我们。害我跟卓风,哎,这个事吧,不想跟你说,其实说了也可以,至少叫你心里有底。张老板知道吧,是他做的,目的是要我和卓风手里的一批货,无条件给他,知道为什么?”

  我摇头,这里的事情该是很复杂,我的笨脑子可想不明白。

  他气的捏我鼻子,“你学习倒是好,别的事情就跟傻子一样。说明白就是,这批货是我们的,张老板也想要,但是他没钱,可又不得不要,因为他也有人要养,可是呢?能这么明目张胆的为难我们,是因为李思念的事情,那个周海媚知道吧,前男友的的哥哥就是张老板,呵呵,说来也怪,真他妈的事多,怎么就能这么复杂?张老板给我们出难题,就是想要那批货,卓风不同意,我更不会同意,那是价值一个亿的货,我卖掉了就能把卓风的那栋大厦买回来,我能同意吗?不过别跟卓风说我的目的,你知道就成了。”

  我吸口气,脑子里面是彻底清醒了。

  最近都混混噩噩的不清楚,今天听陆少简单的这么一说,终于知道了那天为什么张老板会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了。

  “陆哥哥,那张老板是拿我跟我姐夫的事情做文章吗?”

  我那天可说了不少呢,还将顾程峰也拉下水了。

  卓风和李思念还有徐娇娇,我们都说了,还说了顾洛是凶手,顾程峰说了我想要睡我姐夫的事情,内容实在丰富,这要是公布出去了,卓风才以后不想混黑道也得混了,白道上是容不下人有半点瑕疵的。

  尽管说任何人的背景都不简单,可不是没公开吗?

  之前卓风收养我的事情就闹得满城风雨,但是那件事压下来后影响还是有的,现在还有了音频和视频,证据确凿的,对卓风太不利了。

  我惊得浑身一阵冷汗,脑袋嗡嗡的响。

  陆少却冷笑说,“你担心个屁,这件事好解决,大不了赔上点东西,但是这批货不能给,回头叫你哥回来,这件事就好几觉了,你哥当初跟着的黑老大就是张老板,能说上话。”

  啊,是啊,我哥哥快回来了,我问他,“那我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后天,卓风也后天回来,一起过来。”

  我愣愣的点头,抓了把胸口,有些紧张。

  陆少坐下来,看着我,眼睛咪咪的,不知道在想什么歪门邪道。

  我吓了一跳,紧张的说,“你,你不走了吗?不是找女人去吗?打……咳咳,你快去吧!”

  “呵呵,不去了,这不是有一个吗,我看挺好,还是个嫩雏。”

  我横他一眼,躺下不去管他,背对他,盖上被子,蒙上脸。

  他将被子拽走,凑过来,气息很近,呼吸都落在我的脸上,“卓尔,你说你要是跟我睡了,卓风会怎么做?”

  我没任何思考的回答说,“会杀了你。”

  他哈哈大笑,眼睛都笑弯了,却一直在摇头,否定说,“不会,我猜啊,他就不会忍着做处男了。”

  我好奇问,“为什么?”

  “因为啊,自己保护好的一件稀世珍宝就这么被人破坏了,你说心情得多难过,是不是得破罐子破摔了?哈哈……”

  好像是这个道理啊。

  他戳我脑仁,“你就是傻,当初要是跟顾程峰睡了不就没现在这么麻烦了?”

  我愣愣的,觉得他说的针对。

  他突然又凑过来,满脸的惊喜,“那跟我来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