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77节

  第152章 你真气派

  要不是因为他是卓风的朋友,我真想一个大嘴巴抽过去,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不懂事的熊孩子一样?

  “哎呦呦,小丫头,生气了?开玩笑,哈哈……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再走,哈,真是困。”

  他捂着嘴巴一个哈欠,自己跑到沙发上去坐着,摆弄着电话,调成了静音,低头看的认真。

  我还不太敢睡,不过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后来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听到了动静,房间的灯也关掉了,我看不大清楚,只能看到他高大影子在我跟前不远处站着,手里拿着电话,说话声音很小,似乎在说出不去什么的。

  我翻了个身,继续睡着。

  早上睁开眼,陆少在卫生间打电话,声音不大,可我还是听到了。

  “这件事怎么处理的?什么……我叫你们怎么做的?卧槽,你们都是猪脑子吗?头一批货就出了问题,损失多少不知道吗?我养你们还不如养一群猪,给我处理掉,该动手的动手。几个?六个?抓来打,处理不好你们都滚回老家。”

  陆少是看着就挺危险的那种人,说话即便不是发狠也叫人胆战心寒,就别说威胁了。

  隔着一道房门,叫我感受到了什么叫恐惧,我轻轻吸口气,缩了缩脖子,觉得自己真危险。

  我发信息给安妮问她什么时候过来,安妮那边没回复我,我一看时间,才早上六点,知道安妮肯定是还没睡醒。

  过了一会儿,陆少从卫生间出来,换了身衣服,好像才洗的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脸颊上挂着一滴水珠子,冲我眨眼微笑,问我,“睡得好吗?丫头!”

  我点头。

  “想吃什么?啊,我问过医生了,你没有要忌口的东西,别听卓风胡说八道,这个不吃那个不吃的,想吃就吃,我给你买红烧肉。”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卓风走之前可是交代我了不能吃油腻,他还叫我吃红烧肉,我笑着摇头说,“不,我不想吃,大早上的我不想吃红烧肉,我想喝米粥,红枣粥。”

  他想了一下,一点头,“等着。”

  陆少一开门,我才看到外面站了好多人,穿着整齐的西装,清一色的高档牌子,黑色增量的皮鞋,看起来无比帅气。

  他一开门的那一刻,所有人看向他,为首男子弯腰,低声问,“大哥,要什么?”

  陆少对他低声交代了一番,一摆手,那个人就走了。

  陆少看了一眼外面,这才进来。

  我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真是,可比电视上的还要气派,可陆豪一点老大哥的样子都没有,说话不着调,脾气还特别的怪。

  “陆哥,你,你真气派。”

  陆少正弯腰在柜子里面翻找什么,听我这么说,恩?了一声,跟着想了想才点头说,“不是气派,是没办法,最近风声紧,并且还要保护你这个小丫头。你今天穿裙子吧,花裙子,啧啧,卓风还有这个嗜好,买的都是花裙子,他是不是变态?”

  其实喜欢花裙子是我的一个爱好之一,并非是卓风的喜好,不过我的衣服还真都是卓风买给我的,我很少去商场,也从来挑剔过,卓风说好看我就穿,说不好看我就不穿。

  我刚要辩解帮姐夫解释,陆少突然说,“不要穿了,真俗气,哥带你出去逛逛,推着你去,等吃了饭就走。”

  我摇头,“不去,我姐夫说了不叫我出去乱走。”

  他撇嘴,啪嗒一声将柜子关紧,眯了眯眼睛,不吭声,可那紧闭的薄唇上却已经写满了骂人的话。

  我无奈的还是答应了,“好吧,那你别跟我姐夫说。”

  陆少突然就笑了,可皮笑肉不笑,他好像就没真心高兴的事儿,总是笑的阴险,笑也不真诚,一点头,“算你识相,难怪卓风喜欢你。”

  他又开始在柜子里面翻衣服,拿出来一件黑色的裸肩的五分袖恤,提起来看了看,“这个不错,你肩头小,穿着性感,我喜欢。”

  他喜欢我就一定要穿啊,哼!

  那件衣服是安妮送我到,下边是一条短裙,也是碎花的,陆少刚才给扔了,我看着心疼,使劲皱眉,还不能表示不瞒。

  陆少也不搭理我,就朝我走过来,开始扯我身上的衣服。

  我被吓了一跳,大叫推开他,可我没用多大力气,他就被我推的往后面退了好几步,撞在了身后还未折叠的床上,哗啦啦一阵响,外面的男人就推门进来,“老大,怎么了?”

  陆少满身怒气,回头看一眼门口,怒吼,“没事,滚出去。”

  那个人听话的出去,关了门,屋内顿时陷入紧绷的安静。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跟他瞪起来。

  陆少的眼睛是那种丹凤眼,瞪大了也不是双眼皮的那种有神采,但是杀伤力很大,瞪了一会儿我甘拜下风的移开目光,可我还是不怕他,我说,“我不怕你的,你瞪我也没有用,我就是不喜欢别人碰我。”

  除了姐夫。

  陆少哼了一鼻子,满脸的轻蔑,啪嗒一声扔了手里的衣服,“你不会真以为我会对你怎么样吧?”

  那倒是没有想过,我就是不喜欢有人碰我,跟我距离最近的也就是卓风和顾程峰,但是俩个人的身份特殊,我也不会太过在意,可是他不行,不,确切来说,是别人都不行。

  那双陌生的手不管是好意还是恶意,在我没允许的情况下碰到我都会叫我想到当年父亲的手,我恶心!

  我没说我的理由,只说,“我知道陆哥对我没恶意,是我自己的问题。”

  陆少那边没了动静,过了很久才说,“我知道了,成,我不碰你,那你自己换衣服。”

  我看一眼被他仍在沙发上的衣服,没了言语,想了想说,“那等安妮来了再换吧,我想洗洗脸。”

  “……恩,成!”

  吃饭的时候,陆少爷故意躲开了我一段距离,端着碗,好像受气包,看起来还挺可怜。

  我笑着看着他,将我面前的一叠青菜往他跟前推,“陆哥,你吃菜啊!”

  陆少扒拉一口米粥,放下了碗说,“吃饱了,你吃吧,吃好了我们就出门。”

  可是安妮还没来。

  我有些担心,给安妮打电话,那边起初还是接通的,后来竟然没了声音。

  我紧张起来,问陆少,“陆哥,你说张老板那边只对我姐夫和我有仇,他会对我朋友下手吗?”

  陆少一怔,眼睛里面顿时冒出冷光,回头推门走出去对外面的人交代,所有人都飞快的走了,等他回来,我也紧张起来。

  他看着我说,“没事的,这是我的地盘,不会出事,我去叫护士过来给你换衣服,我们出去看看。”

  我也相信安妮不会出事,可事情往往都不会按照我们所期盼的那样发展。

  安妮出事了……

  第153章 安妮出事

  陆少叫我在医院等消息,我哪里坐得住,“陆哥,安妮是我朋友,我必须过去看看。”

  我急的大哭,陆少那我没有办法,到底只是同意叫我过去了。

  到了酒店,看着满地的血水,我差点昏死过去。

  看了监控录像才知道,安妮是被人抓走的,那血迹是陆少手下人的血迹,人到倒是没事,就是刀子插进了肚子,抢救及时,还在重症监护室,脱离了危险,可人还没醒,现在也问不出什么来。

  陆少生气,在病房门口团团转,整个医院都传来他的咆哮声。

  安妮的家庭背景有点复杂,所以安妮出事真的对我们谁都不好。

  陆少说叫我给安妮家里打电话,可我压根不知道安妮家里的电话号码,这件事要是被安妮家知道了,逼急了,报道我跟卓风的事情,卓风和陆少最近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可在这样紧张的时刻,陆少怒急之后反倒镇定下来。

  他抽着香烟坐在我身边,挑眉看我,眼睛里面很多情绪,有怒气也有无奈,更多的是担忧。

  我抹掉脸上的泪水,抱着电话,等待对方的消息,对方拿走了安妮的电话,相信那边有任何要求肯定会将电话打过来。

  到了这天中午,陆少这边有了消息,陆少出去,站在门口对手下人低语,几个人嘀嘀咕咕的说了很久的话,陆少偶尔回头看我,叫我更加紧张。

  “卓尔!”

  我重重点头,紧张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汗珠子从额头往下流。

  陆少走到我跟前,轻轻帮我擦汗,皱眉说,“事情有点棘手,不过你放心,人肯定没事。”

  没事还棘手?我不相信的问,“那到底怎么样啊,安妮是被谁抓走的,没事吗,真的没事吗?你告诉我!”

  “……张老板的人,就是要那批货。”

  那批货价值一个亿呢,陆少是想用来收购我姐夫的那个大厦的,可现在张老板娘就是盯着那批货不放手,现在还抓走了安妮。

  我毫不犹豫的说,“那给他们不好吧,我有钱,李姐姐给了我的很多钱,我给你,好不好,剩下不够我来还,安妮不能出事,不能出事的。”

  陆少很是沉重的叹息一声,坐在我身边来,挨的我很近,我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姐夫也喜欢这个牌子的香水,可是姐夫很少用,大多都放在房间里面挥发了。

  我吸口气,鼻涕就吸了进去,泪水还是流下来。

  陆少轻轻帮我擦干净,纸巾用一张又一张,后来也急了,“你就不能不哭,哭的我心烦意乱,我都说了,安妮不会出事。”

  “可安妮还是被抓了,要是被安妮家里知道这件事,我们都完蛋了,我姐夫白做了那么多努力了,我不想我姐夫出事。”我大哭对他说。

  他豁然起身,在我跟前徘徊,跟着又坐下来,狠吸气叫自己平息下来,“卓尔,听话,哎呀卧槽,我他娘的不会哄女人。你别哭了,行不行,我向你保证,安妮肯定没事,那批货大不了就给他们,不就是一点钱吗,我就求你,别哭了,我都要疯了。”

  我绷着哭声,泪水还是流下来,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他满脸真诚,却很是无奈的皱眉。

  我问他,“那你用不用我的钱?我给你去取。”

  他扑哧一声笑出来,轻轻捏我脸,“傻不傻,怪不得卓风当你是孩子,钱多少都没有用,张老板那个傻逼就是想要个面子,这件事货给他了还有下次,那种人就是得寸进尺,既然是想暗中整我们,肯定事情少不了,不过你放心,安妮那背景,张老板动不了她,肯定是想叫安妮家那边做点什么,借人之手杀我们微风罢了。”

  他说的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可我还是不放心。

  “那安妮什么时候回来?”

  他摇头,跟着又点头,“等等吧,卓风回来我们好好商量,货可以给,可是这件事也只是开头,以后事情少不了,如果给了能解决事情那就给,可关键是给了也解决不了什么。”

  是呢,黑道上做事不都是这种粘毛赖的吗,一点点利益牵扯都揪着不放,恨不得杀了对方全家才罢休。

  我想想都胆战心寒,气的锤陆豪一拳头。

  他惊愕的瞪我,跟着就笑了,捂着胸口揉了揉说,“没想到小丫头拳头力气不小啊,经常打架吧?”

  我撅嘴说,“黑道这么危险你还叫我姐夫进来,你是不是疯了?”

  他哈哈大笑,好像真的听到了什么高兴地事情,眼睛都笑弯了。

  “傻瓜,黑道是他不想进就不进的吗?本来就半个身子都在黑道上,你以为是我拉他下水的?你冤枉我就冤枉了啊,卓风那边可不是清白的人,他做事比我狠毒。得了,不跟你说,免得卓风怪我教坏小孩子。你说说你,被他保护的这么好有什么用,出了事就知道哭。”

  谁说我就知道哭了,我也在想办法。

  我横他一眼,不搭理他。

  他也不理会我,继续出去打电话。

  快天黑的时候,卓风回来了,行李箱是身后的一个小跟班提着的,放下后就出去了,卓风看我一眼,对我点点头,一身的风尘仆仆,陆少也看我一眼,两个人同时往外面走。

  我叫住卓风,“姐夫,安妮不能出事的,大不了我给钱啊,我有钱的,好不好?”

  卓风愣一下,朝我走来,轻轻抱住我,对我说,“没事的,别胡思乱想,这件事肯定会解决的好,知道吗?”

  卓风的声音好像带着安眠药,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叫我无比安心。

  我重重点头,相信他对我的保证。

  陆少哼了一鼻子,有些酸的说,“真是,卓风,我甘拜下风,哄女人我是真不在行,走了,人都约好了,我们见面谈。”

  卓风继续安慰我,从行李箱里面拿出来一本书,递给我说,“自己看看,早点休息,我会很晚才回来。”

  我听话的捧着书看着他,他转身离开,还不放锁了房门。

  房间里面的安静就好像炸裂的空气里面被人塞满了铅块,碰到哪里,都会浑身疼的厉害。

  安妮不能出事,我就这么一个好朋友,她出事我也不活了。

  心思里面盘算这个想法,我都做好了陪葬的准备,到了夜里十一点多,房门开了。

  我豁然从床上坐起身来,门口挤进来的半个身子,我紧张的看着,以为是安妮或者是卓风,不想竟然是顾程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