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78节

  第154章 其实是我想你了

  顾程峰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装,脚上也是白色的运动鞋,走路很轻,关门进来,顺手开了门口的灯。

  我们四目相对,一时之间都没有说话。

  气氛一度尴尬。

  我没想到他还没有回法国,更没有想到他这个时候会过来。

  他单手插在裤兜里面一只手里面提着一只袋子,看样子还是吃的,我闻到了饭菜香。

  他站了有一会儿,才说,“卓哥打电话给我,说你肯定没睡,担心你,叫我过来看看。”

  姐夫打电话给他?我怎么觉得那么不可能。

  他看我一眼,提着袋子网茶几那边走,拿出来盆盆罐罐的,将袋子里面的东西倒进去,跟着才说,“其实,是我自己听说了这件事,所以过来了,知道你肯定睡不着的。”

  我就说吗,姐夫在外面做事的事情很少看电话,怎么会中途给他打电话,更主要,卓风肯定知道,我跟顾程峰之间再没了从前的交情,更加不会联系他才对。

  顾程峰端着汤过来,是蛋花汤,他说过,这个汤做起来最简单,估计是临时家里也没别的东西,就特意做了带过来的。

  热汤放在我跟前的小桌子上,他又去卫生间洗了勺子过来,递给我,我没接。

  僵持之中,他将勺子放进了碗中,跟着回头抽了几张纸巾擦手,坐在了我跟前。

  我一直盯着他,不知道如何打破这份尴尬。

  他却自然起来,对我说,“卓尔,别担心,安妮不会出事的。”

  都这么说,可安妮还没回来,我就是担心。

  “其实……”他抬头,望着我的脸。

  我一时之间被他看的有些不自然,移开了目光,看着冒着热气的鸡蛋汤,拿着勺子搅拌起来,香气袭人,很是诱人。

  他轻声说,“其实是我想你了。”

  我的手僵住,顿时感觉勺子有千斤重。

  他却笑了,“别在你,我就是随便说说,要不然过来了也没有个正当理由,你也不会喜欢见到我。”

  才不是,我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我将勺子放下,将书放下,回头将床头上的台灯关掉,才扭过身子来看着他,“顾程峰,你最近都在这里吗?不回法国吗?”

  “恩,最近在国内又一桩生意,并且卓哥也答应了我们的项目,我都在这里的。”

  原来他都在。

  我似乎能体会到他这份思念却见不到的心情,如果换做是我,我肯定做不到避而不见却还思念着。

  即便他不说他想我了,坐在这里的他我也能感觉得到他体内的思念如潮,汹涌澎湃。

  顾程峰对我的好我不是感受不到,我只是无法回应。

  我的心我的一切都在姐夫这里,分不出一点点给别人,更不想伤害他。

  顾程峰团指着我面前的碗说,“喝一点吧,很好喝的,我放了香油。”

  我哦了一声,不自然的转身,慢慢的搅动勺子,舀了一口喝进去,味道是好,特别,很香,软柔而又香醇。

  我一口气喝完,将空碗递给他。

  他笑着接过去,“我就知道你喜欢。”

  “顾程峰,谢谢你!”

  他轻笑,只摇头,将空碗拿走,折叠好我面前的小桌子,跟着又陷入了安静。

  过了很久,他才开口,“卓尔,安妮不会出事的。”

  他看出来我的担忧。

  “我知道,陆哥和姐夫也这么说,可安妮到现在还没回来,我看了监控的,当时去了很多人,那个酒店从前是姐夫的酒店,现在卖给了陆哥,所以里面也都是陆哥的人,当时很多人拦着的,安妮还是别人掳走了。”

  我记得我出事的时候,酒店一个经理就在询问我一些状况,他当时就发现了有些人在附近转悠,才会询问我卓风什么时候回来,他也在提醒我的,可因为没有确凿的发现什么不对才没直接说,不想我就真的出了事。

  “没事的,卓哥说没事肯定就是没事,安妮的家庭北京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社会舆论的势力很大的,张老板除非不想混了,不然绝对不会为难安妮。”

  是吗,那就好,我舒口气。

  “卓尔,你哥哥快回来了,知道吗?”

  我点头,我知道这件事的,陆少说不为难我哥哥的,那个张老板还是我哥哥从前的老大哥,相信还给彼此一些面子都吧!

  顾程峰却说,“怕是你哥哥回来了事情就更复杂。”

  我一惊,不明白的问,“为什么这么说?”

  “恩,你哥哥当年离开张老板就是因为张老板私吞了他的货,你哥哥跟张老板关系不好,这里面事情复杂的很,所以就算你哥哥回来了,事情只能更糟糕。你想啊,你出事了是周海媚做的,周海媚那边找的张老板,你哥哥能放过他吗?”

  我皱紧了眉头,这个事情这么复杂?

  可冤冤相报何时了啊,一切的根源都在李思念那里。

  “顾程峰,那你说,这件事不是因为李思念吗,李思念现在在里面关着呢,别人在外面都什么劲头啊?”

  “傻不傻,李思念那是一种自我保护,卓哥都能将她免死,你说还不能叫她出来吗?才四年,看着是四年,其实就一两年,李思念进去了也是躲避风头,你真以为李思念是没办法才进去的啊?卓哥这是高招,一两年事情也解决的差不多了,李思念也关进去叫人放过这件事,是不是李思念就彻底没事了?卓哥是将这件事祸端引到了自己身上,这是没想到周海媚那个女人这么霸道,还一直在招人,不过也是,你说自己的儿子得了病,谁会轻易放过这里的人?”

  是啊,怎么能就轻易防过?

  我倒抽口气。

  终于明白了李思念为什么要将全部积蓄都给我,她是猜到了卓风不会收的,可我不同啊,我这么蠢,用陆少的话,我就是被保护的太好了,什么都不懂,还以为李思念是良心发现呢,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汇报,最后的赢家是她。

  凭什么啊?

  我问顾程峰,“那你知道当时李思念为什么勾引我姐夫吗,娇娇姐出事,跟她是不是有关系?”

  顾程峰脸色变了变,无奈的蹙起眉头来,看着我也不吭声。

  我继续追问,“是不是啊,你说啊。”

  他还是不说话。

  我急了,去拽他,“说啊你,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就要去问问姐夫,为什么要帮李思念,凭什么啊,就因为他当初李永乐李思念吗,可他这么足够了,为什么还要给李思念擦屁股,我不服气。”

  顾程峰垂头看我拽着他衣袖的手,愣了。

  我一惊,收了手回来。

  他却过来抓我的手腕,我吓了一跳,我没挣脱开。

  他说,“因为李思念当年在我姐姐出事的时候救过我姐姐。”

  第155章 真相

  顾程峰说,当年徐娇娇出事后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卓风,是因为当时车上还有个别的男人,正是我那天在墓地见到的人,叫冯科,也正是徐娇娇肚子里面孩子的父亲。

  出事时,两个人正在商量孩子的事情,徐娇娇想打掉,这件事就当没发生,冯科却不同意,他要结婚,要孩子。

  当时也因为是阴雨天,路不好走,开车的徐娇娇也是情绪激动,就出了车祸,男人当时还要带着徐娇娇去医院,徐娇娇将他赶走了之后叫来了李思念,因为大出血耽误了抢救时间,并且雨天赛车,李思念的车子停在了半道上,徐娇娇失血过多,到了医院后李思念给徐娇娇输血,这才挽回了徐娇娇的一条命。

  卓风赶过来的时候徐娇娇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这个时候卓风是不知道徐娇娇有了孩子,医院这边说徐娇娇再也不能生育,卓风才知道这件事。

  可是卓风也是心里愧疚,因为徐娇娇是为了卓风的一个生意才跟冯科暗中苟合,卓风愧疚的是自己要拉徐娇娇一起做生意,其实这件事跟卓风没关系,完全是徐娇娇自己主动要求的。

  卓风也仍旧感觉李思念的好。

  那段时间卓风仍旧照顾徐娇娇,徐娇娇答应了卓风不再去做生意了,可卓风还是心里难受,这样的事谁心里都难过的,李思念左右照顾着,一面是徐娇娇一面是卓风,或许是那段时间李思念才真正的了解卓风,也对卓风有了不一样的感情。

  至于卓风和徐娇娇领证之前李思念的那个一个电话,是李思念那边看到了冯科和徐娇娇还在联系,的确是一种恻隐之心,也是不想看着卓风跟徐娇娇纠缠不清,不想徐娇娇不承认,还说李思念有歪心思,卓风帮忙辩解,徐娇娇的确是说话难听,两个人才争吵起来。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这里面的一些细节,尽管还是一知半解。

  我吃惊地看着顾程峰的眼,他亦是紧蹙眉头,无比的无奈,跟着说,“我姐的死或许跟我哥没关系,但是这件事还没查清楚。我亲自问过我哥,他主动叫我去调查,我没调查出什么来,卓哥那边也因为最近太忙没时间,我想,我们是误会我哥了,不过我姐姐的死,跟李思念是没有关系的。”

  我大口喘息,震惊的我浑身无力。

  身子软绵绵的,靠在身后的枕头上,脑袋嗡嗡的响。

  “顾程峰,那你怪我姐夫吗,当时跟娇娇姐争吵?”

  “不!”他摇头,松开我的手,拿着纸巾帮我擦手上的汗珠子,我这才知道我已经被这件事惊吓的浑身冷汗。

  他低声说,“我姐姐那种性格没有几个人受得了,要不是卓哥喜欢她,卓哥也不会容忍她,这件事不怪任何人,只怪她自己,好日子不过,都是自己作的。明明那么喜欢卓哥,还要背地里跟那个冯科纠缠不清,你说是不是可恨?”

  可恨,的确可恨,可她不该死啊。

  “卓尔,我知道在你心里一直都怪自己,以为那天你要是不闹脾气卓哥也不会就离开了我姐去找你,可其实,最大的问题出在我姐姐身上,你也不要怪李思念了,她的确是坏,可对卓哥是真的好。”

  的确,李思念一直在帮卓风做事,尽管她的手段是有些卑鄙。

  利用我的事情威胁卓风,利用家族的生意叫卓风跟他在一起。

  为了爱情,人真的可以迷失心智。

  “顾程峰,那你恨她吗?”

  顾程峰回头将纸巾团成一团仍在了身后的垃圾桶里面,半晌才摇头说,“不,恨也没用,解决不了事情,我不想成为第二个周海媚。”

  周海媚的恨早已经深入骨髓,所以她才说这么对我们。

  “顾程峰,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这样,我不会恨李思念,但我仍旧怀念徐娇娇。

  俩个人的确是都对卓风好,但是真正对我好的只有徐娇娇,尽管她叫我留下来的目的不单纯,可我在生活中,她脾气好的时候是真的对我好,带我逛街,给我买东西,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给我陪伴。

  她刀子嘴豆腐心,我都知道的。

  顾程峰看看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我回去了。”

  啊?

  我有些发怔的看着他,还以为他留下来了。

  他却冲我笑笑,举着手里的电话,“我约了人,不能陪你了。”

  哦!

  我好像,是失落的吧!

  可我看着他离开,到底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等他离开,我也躺下下来安睡,这一觉睡得还算好,直到第二天一早看到安妮,彻底的放心下来。

  “安妮,你可回来了,没事吧?”

  安妮穿着白色的裙子,看起来很开心,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卓尔,我没事,那个人好吃好喝的供着我呢,就是当时将我带走的时候真的吓到我了。”

  安妮胆子小,能想象她当时的样子。

  “安妮,真是的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睡懒觉不过来陪我了,谁知道你出了事。”

  安妮嘻嘻的笑了一会儿,对我说,“没关系的,我这不好好的吗,你放心吧,我陪你去拆了石膏就走了,下午的飞机。”

  我差点给忘记了,“你这就走了吗?去一年?我都见不到你了?”

  她想了一会儿点头,“估计是吧,我那边没有通讯,联系不方便,你等我给你发邮件啊。”

  “好!”

  突然伤感起来,我唯一的朋友,一下子就离开了,还那么久见不到,真的是令人伤心。

  我抓她的手,抿着嘴唇不叫自己哭出来。

  安妮却笑呵呵的,捏我的鼻子,“傻瓜,哭什么啊,我会给你发邮件的,等我有时间了就去你学校找你,哦,忘记告诉你了,你被这里最好的大学录取了哦,最高分数哦。不出国也没什么,在国内一样很好,将来再出去呗!”

  她不说我都要忘记这件事了,看一眼房间,人不少,可我都不认识啊,都是陆少的人,打手跟班司机什么的,我姐夫呢,陆少呢?

  “安妮,我姐夫呢?陆少呢?”

  “不知道啊,我被人带回来就去了酒店换衣服了,没看到卓哥啊,卓哥去的时候我见着了,他和陆少跟着人进了别的屋子,我就被带出来了,在之后没见到,没回来吗?”

  啊?

  出事了?

  我慌张的要下床,看着笨重的石膏一阵心累,“我要去找他,姐夫还没回来。肯定是对方要那批货,我给钱,我去取钱,安妮你帮我去把我的书包递给我。”

  安妮也慌张起来,完全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只抱着我的书包一脸惊慌的问我,“什么货啊,你别吓唬我啊。”

  我记得大叫,“姐夫那边肯定被对方扣住了,把你换了出来,我要去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