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79节

  第156章 听话

  门口进来一个人拦着我,看样子该是陆少的一个贴身打手,告诉我说,“卓尔,陆少交代了,不能叫你们乱走,时间一到,我们就送安妮去机场。”

  我才不听他们胡说八道,这么拦着我出去不就是出事了,想想都叫人害怕。

  “别拦着我,我去救人,陆少出事了你们兜得住吗?这多年都在这里,那我姐夫和陆少那边谁管啊,你们不总说在自己底盘上不能叫别人撒野吗,现在对方就在撒野呢,将陆少和我姐夫都扣住了,叫我过去,我去取钱,要钱我就给,我有钱。”

  那个人拦着我不叫我动弹,安妮在后面推我的轮椅,两边一僵持,就乱套了。

  都过来权,说话老大声,震的我耳朵难受。

  我也生气,扶着轮椅站起来,管它石膏不石膏的,见到人就踢过去,“都让开,让开,我要去救人。”

  耐不住我的闹腾,其中一个人就答应了。

  走过来说,“卓尔,我先给陆少打电话,那边要是同意了,我们就带你过去,但是你要先将石膏拆下来。”

  我看一眼已经碎了一半的石膏,无奈的蹙眉,实在没办法,也只好答应了。

  电话打了好几遍才接通,那个人对着电话解释了一番将电话递给了我。

  “陆哥,我要去找你们,救你们出来,你叫姐夫同意我过去好不好?”

  “卓尔,是我。”是卓风。

  我激动起来,带着哭腔,不知道我最近为什么老是哭,可听到他的声音就叫我无比激动,“姐夫,姐夫,你没事吧,我去找你们,好不好,我有钱的,李思念给了我好多钱的,那批货不要了,只要你们回来,好不好?”

  “卓尔,别哭,我没事,陆少也没事,我们在谈事情,马上就回去了。”

  我不太相信,抹掉脸上的泪水问,“真的吗,你不要骗我。”

  “不会骗你,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听话,在医院等着我们,安妮那边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下午她会上飞机回去。”

  我看看安妮,继续问他,“姐夫,你真的很快就回来了吗?”

  “是,听话,拆了石膏就在医院等我,我接你出院,晚上你哥哥就回来了,我们一起吃饭,已经定好了位子。”

  是啊,我哥哥也要回来了,多一个人多个帮手的,我哥哥也是黑道上的老大哥,我重重点头,相信姐夫不会骗我,“好,我听话,姐夫,那你说你几点回来,几点?”

  “下午三四点的样子,挂了,听话!”

  他挂了电话,看着电话上的名字,是陆少的号码,那陆少还能将电话给卓风,说明没事的。

  我也安心下来。

  看一眼挡住我们的人,“让开吧,我姐夫说下午三四点就回来了,要我先去拆了石膏,之后你们送安妮去机场。”

  拆开了石膏出来,我还是不能走,医生说要我慢慢活动,当时骨头伤的问题不大,但是还未消肿。

  我看着大了一号的小腿,无奈皱眉,还是不能走,跟废人有什么区别?

  “安妮,我不能送你去机场了。”

  安妮却满是不在乎,指着身后站着的人说,“我也体会到了什么叫大姐大,挺过瘾的,嘿嘿。卓尔,我谢谢你。”

  她是在谢我给她带来了很多丰富的生活体验,她说跟我在一起实在太有趣了,有机会再回来体验一把,叫她的胆子变的大一些。

  我看着安妮蹦跳着上了车子,身后的行李箱变大了一号,并且有一个变成了两个,她说是卓风给她买了很多东西,之前就准备好的,叫我替她感谢卓风,之后冲我摆摆手,就离开了。

  我的心空荡荡的,惟一的一个好朋友要很久都不能详见,想起来就令我心酸。

  等到了下午四年半,还是不见卓风回来,我也坐不住了。

  “带我去找我姐夫。”

  几个人护送我出了医院,坐上车子,司机一脚油门,就带着我往卓风那边赶。

  中途的时候,车子被人拦住,我看到身边坐着的人拿出来藏在车坐后面的大钢刀,魂儿都要吓没了。

  可我还是倔强的要盯着前边从面包上面走出来的人,看情况,对方比我们的人多,各个凶神恶煞的,非常魁梧,不用交手也知道我们肯定打不过。

  我也是急了,管一个人要了爸刀子,推进开车门就往下面走,打架我肯定不会输的,抡家伙,我还是第一次,大不了就是一条命,想带我走叫我作为威胁卓风的工具?

  休想!

  我一拍车顶,换着叫站稳,脚上传来钻心的痛,可我还是忍着,对那边的人大叫,“你们听话好了,想带我走没那么容易,除非从我身上踩过去。”

  远处的人停了下来,站着没动。

  车里面的人也都下来站在我跟前,我看不大清前边的人都在做什么,好像有一个在打电话。

  那个人说了一会儿电话就将电话递了过来,站在我身边的男人去接,看一眼电话,对我笑了,“卓尔,是你哥哥的人。”

  我舒口气,将电话接过来,“哥,你在哪里,那是你们的人吗?啊?姐夫?”

  “……卓尔,你,呵呵,真是厉害,好了,别闹了,我们在酒店等你,过来吧!”

  我舒口气,看着电话的名字还有些不太相信,问卓风,“姐夫,我哥哥到了吗?”

  “对,你跟你哥哥说话。”

  电话换了个人,肖老大的声音很有磁性,跟当年我认识的那个人一点都一样,说道亲情,我想我是冷血的,一点体会不到。

  可听到他叫我大丫的时候,就好像有一根弦一直插进我的身体,我就好像触电了一般,浑身一个激灵,泪水也在眼圈里打转。

  都说血浓于水,可能就是这种原因。

  “哥哥!”我哽咽的喊他。

  他那边呵呵的笑,“大丫,你还是那么厉害,过来吧,我们等你呢。”

  到了酒店门口,我有些紧张起来。

  面对亲人,就等于面对我的过去。

  我真的没有这么大的勇气。

  犹豫之中,卓风从里面出来接我,他换了西装,浅颜色的,看起来跟他的肤色很相称,脸上的笑容也躲起来。他过来牵我的手,“紧张吗?”

  看吧,卓风无论什么时候都知道我在想什么呢,他最了解我,知道我肯定进展。

  我点头,“姐夫,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是你哥哥,跟你父亲那边没关系的人。”

  他在提醒我,忘掉我父亲那边,没有必要联系在一起。

  可我……

  无法面对。

  望着大开的酒店房门,我站着不动,就算脚仍旧痛的我无法站稳,我仍就不想移动。

  “姐夫,我不想去。”

  卓风站在我身边看着我,轻轻吐口气,过来抱住我,“傻瓜,过去的事情忘不掉吗?”

  我点头,“忘不掉。”那么容易忘掉,还叫过去吗?人的记忆真的是可笑的东西,不管好的坏的都记得住,尤其是伤害,印象最为深刻,勿乱走到哪里都无法叫我忘掉那个村子带给我的伤害,父亲的魔爪的奶奶手里的家伙挨在我的身上,就成了烙印,痛!

  “那我们不去了。”卓风突然说。

  第157章 胆小

  “姐夫,真的不用进去吗?”

  里面有我哥哥,还有陆少,或许还有别人,看似是接风洗尘,其实算是一种认亲仪式。

  实在是来的太过突然,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卓风毫不犹豫的点头,“是,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吃。”

  我犹豫着,真的不去吗,那我要躲到什么时候?

  我问他,“姐夫,里面还有谁?”

  “很多人,陆少,杜飞,还有一些朋友,肖老大的朋友,以及我的朋友。”

  看吧,我就知道,这像是一种仪式,认亲仪式。

  我不想去。

  “姐夫,我是不是特别胆小?”

  他却笑了,捏我下巴,“你胆小的话还能举着刀子在大街上跟人家拼命吗?走吧,能走吗?”

  我摇头,我现在都动不了。

  他一弯腰,将我抱了起来,温柔的话从我的耳边传来,拍在我的脸上,“去吃你最爱吃的肯德基。”

  恩,我能吃两个汉堡,喝一杯可乐。

  我笑着点头说,“姐夫,你跟我讲讲你们去张老板那边都做了什么呗?”

  卓风犹豫了,可还是点头,将我放进车内,轻点我鼻子,“好。”

  他关上车门,顺便摸出电话,隔着车玻璃,我听不到他在说什么,猜得出来,该是跟我哥哥说我不想进去的理由,这个理由也只能卓风说,我是说不出来的,难以启齿的理由,我想我这辈子都无法亲自单独面对。

  卓风买了全家桶,开着车子带着我回了酒店,酒店收拾的很干净,安妮出事的时候房间被翻找的很乱,现在也都规整起来了,还换了家居,行李箱摆放在地上。

  卓风告诉我说,“我们换个地方住,靠近你学校的那个酒店,或许我会在附近买一栋房子。”

  我学校附近的房子那不是一般的贵,我拍拍我的衣兜,“姐夫,用我的钱。”

  还以为他会拒绝,我瞪大了眼睛祈求他别拒绝我。不想,他果然答应了。

  他笑着说,“我没钱了。”

  他总算承认自己没钱了。

  他却说,“那批货我买了下来,送给了张老板,事情就这么算了。周海媚如果还再找我们的麻烦,张老板也不会管,这件事还是多亏了你哥哥。”

  啊?

  这事办的可不地道,还多亏了我哥哥?

  卓风花钱从张老板那边把货买出来,放了安妮,这件事张老板以后不会再插手,可姐夫还将货送给了张老板,那张老板可真会做生意啊。

  姐夫真的是没钱了,他以后彻底的卖给了陆少做黑道上的老大哥。

  我听起来,怎么那么心酸?

  “我哥哥帮什么忙了,还不是叫你吃亏了?”

  卓风看着我,伸手帮我擦掉我嘴角的汉堡屑,笑笑,问我,“为什么你对你哥哥充满了敌意?”

  有吗?

  我皱眉想,我对我哥哥不是很好的吗,我没有充满敌意。

  我……

  好像是有那么有一点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叫我哥哥好过,总觉得他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应该对我好,应该帮我。

  可人哪有那么多应该啊,他不过是我的哥哥,若非因为在同一个村,知道两家的事情,或许我们都不认识彼此。

  “卓尔,你没有必要将你对那个村子的仇恨强加到所有的人身上。你或许在恨他当年既然有能力将你带出来为什么不管你,可你也要知道,处在那个环境下,他或许自己都未曾意识到你所面临的是危险。只有走出来那个村子,见识了别的生活方式才知道那些方式是错。如果不是因为拆迁,你哥哥或许就会成为第二个你父亲。环境因素影响太过深远,这也是你哥哥后来为什么会觉得愧疚的主要原因。他也是没受教育的人,懂得不比你多,见识的也不比你多,自然了解的也少,你不能怪他。”

  卓风说的对,我恨我哥哥的主要原因就是当年他有能力抚养我,帮助我,却不从来不主动去将拉我出来,而只是在一旁看着我。

  他对我好是真的,可不管我也是真的。

  的确,环境影响人的认知很深远,我哥哥如果不走出那座山,在那种闭塞的环境下,肯定也不会知道村子里的做法是错的。

  可他不知道,我当时忍受的是多么深刻的伤害。

  “姐夫,可我还是会怪他,就算我理解,我依旧恨他。”

  卓风点头,继续帮我擦了擦嘴角,才说,“慢慢来,你哥哥也理解你,所以不会怪你。既然他回来了,你们见面机会就会多起来。”

  我恩了一声,吃一口汉堡,开心的冲他笑。

  卓风安静的坐在我对面,看着我微笑,眼中有着不一样的情绪。

  我无法分辨出来,只觉得有他在就很好。

  如果我早就意识到了他现在的心里的问题,我想就不会出现以后的事情了。

  我在酒店养伤了一段时间,面临着学校的手续问题,卓风每天带着我四处看环境,交代我哪里可以去,哪里不可以去。

  牵着他的手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我总幻想我换上了婚纱,他穿着新郎的衣服,我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林荫道就是我们结婚的那条通道,树林见证我们的婚礼。

  可姐夫陪伴我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在开学的半个月前,他去了隔壁市,电话打不通,人也找不到,我能知道的他最多的消息便是通过陆少那边的邮件。

  所以我去陆少这里的时间就多了起来,顺便还会见到顾程峰。

  顾程峰老练了不少,身上的稚嫩退却,有的只是沉稳。

  并且,他身边的女人也多了起来。

  这一天临近黄昏,我骑着脚踏车从酒店出来,才到陆少的办公楼下,就看到了顾程峰的车子停在这里,他经常因为一个项目要跟姐夫一起商量事情,姐夫不在,自然这件事就落在了陆少这里。

  顾程峰的车里面坐着一个美丽的女人,看起来年龄应该不小,至少比顾程峰大。

  我看她一眼,好像不是之前见到的那个,她在跟我打招呼,笑着问我,“你是卓尔吗?”

  我好奇她怎么会认识我。

  我讪讪的笑,“是,你好,在等顾程峰吗?”

  她也笑着说,“是啊,在等他,才上去呢,我见过你哦,在新闻上,呵呵……”

  哦,没想到我这么出名。

  我尴尬的笑笑,锁好了脚踏车,也往里面走。

  今天特别的热,我穿了无袖的小衫和一件短裤,可还是热的我浑身冒火。陡然的空调冷气盖过来,叫我浑身舒服。

  门口的前台告诉我说陆少在开会,叫我去他的办公室等,我提着前台给我的水杯往里面走,才进门,就看到了坐在这里的顾程峰。

  他正躺在沙发上打电话,听声音,该是在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