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82节

  第162章 卓尔,跟我结婚吧

  我听到一阵愕然,他爸爸如果真这样,那也实在太混蛋了。

  他爸爸气的低吼,手里的拐棍在桌面上一扫,将全部的碗筷都扫在了地上,豁然起身,“混账东西,以后别回来。”

  陆少反倒高兴起来,冲我眨眼。

  我们出来后,他帮我开车门,手指轻撩我下巴,我躲开,“陆哥,别老动手,被人看见不好。”

  他脸色表情顿时不好起来,哼了哼说,“哪里不好?”

  额!

  我梗着脖子想了想,还真不知道哪里不好。

  他呵呵的笑,轻轻推我肩头,“上车,车上说。”

  上了车,我的电话就响了,陆少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电话铃声打断。

  我看陌生号码还有些不敢接,听到声音顿时喜上眉梢。

  “姐夫!”

  那边低沉的嗯了一声,“在哪里?”

  “刚从陆哥家里出来,昨天回去的太晚,陆哥就带我回家来了。”

  卓风那边惊讶的问,“他家?”

  我说,“是啊,才出来,我打算先去图书馆。姐夫,你告诉我的书单我都快看完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像一个邀功的小宠物,正在对他摇头摆尾,祈求他能早点回来,哪怕是夸赞我一下也好。

  他却追问我为什么要去陆少家,“去哪里做什么,昨天晚上去了哪里?”

  啊!

  我差一点就要说出来了,如果我说陆少带我去找鸭子了,姐夫会不会骂我?那两个人会不会吵架?

  我想了想,撒谎道,“就是在他公司来着,他开会,我看书睡着了。”

  我偷偷吸口气,看一眼陆少,他冲我眨眼,好像对我的谎言很满意。

  卓风那边嗯了一声,听的出来,他应该听出来我是在撒谎了。

  默了一会儿,他又问我,“我还有几天才结束,你不要胡乱走,没事去学校图书馆,那里的书很多。你哥哥联系你了吗?”

  我哥哥一直都在联系我,约了我几次,我都没去见过。

  “联系着,可我没去见过他。姐夫,我还没准备好。要不等你回来带我一起去啊?”

  “好,等我回去一起去,还有件事,你回酒店。”

  “啊,我这就回去的。”

  “不要总是去陆少那里,无聊的话找同学出去玩儿,或者我叫人给你办好旅游景点的路线车,走一圈回来我也就回来了。”

  我愣一下,这是要我出去玩吗,可听意思不像啊。

  我好奇的问,“姐夫,做什么啊,我不想出去玩,你不在,我自己去也没意思。”

  话音刚落,陆少着急的将电话抢过去,“我说卓风,你小子真是不地道,你妹妹就不是我妹妹了,去我家怎么了?还给妹子支走,你什么意思?”

  姐夫这是故意要我躲开陆少啊,我真是笨。不过想想,也的确应该是躲开,陆少他有自己的私生活,身边总带着我是不方便的。

  “哼,你小子真是,怀疑我?操你大爷!”

  陆少生气了。

  可我没害怕,相反的我想知道我姐夫怎么回答他,正要去偷听,陆少将电话挂断了。

  我是没听过我姐夫骂人,想来也不会还嘴。

  不想,陆少将电话塞我手里,生气的嘀咕,“骂我?等他回来,老子找他打一架。看什么看,看路边风景。”

  他呵斥我,我赶忙转头,外面风景真好,想起来我昨天还没吃到烧烤呢,是不是忘记送了?馋的我口水流出来。

  陆少跟着就冷笑,掰我下巴磕,“馋了?昨天送来了,看你睡着,门还锁着就没叫你,现在过去吃。”

  早上都没吃饭,他跟他爸爸吵架之后我们就收拾了一下出来,不过这会儿都快中午了,吃点烧烤也没问题。

  陆少拉我往里面走,这里的人好像都认识他,一路的服务员都点头问好,陆少也不打理他们,一直往前走。

  进了里面的包厢,他开窗通风,关了空调,递给我一杯温水。

  我正捧着水喝,他突然问我,很正经的那种,“卓尔,跟我结婚吧!”

  噗……

  我一口水,喷了出来,落在坐在我们跟前面的小张脸上。

  我愣一下,慌忙起身抓着餐巾纸给他擦脸,连连道歉。

  陆少斜靠着身子看我,继续说,“结婚而已,害怕什么,我又不吃人,大不了……”顿了顿,走近过来,坐在我身边,继续掰我下巴,皱眉问我,“是不是嫌弃我睡的女人太多?”

  我嗝一声,这口水没喷出去,也没咽下去,呛到了。

  我咳嗽了很久才顺过气来。

  他满是不高兴,横我一眼,没再说这件事。

  吃烧烤的时候,我觉得这里的烧烤味道真差。

  吃了没多少,剩了满满一桌子,喝水打发时间。

  陆少还不肯走,扯着一根羊肉串,很是无聊的摆弄,突然又转头看我。

  我吓得连连眨眼。

  他却笑,“怕我?”

  我是真怕,他的性格太古怪了,有些时候说话做事都叫人出人意料。

  就好比刚才那个玩笑,险些要了我的命。

  “陆哥,你开玩笑的时候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挺吓人的。”

  他奇怪的扯了扯嘴角,好奇的蹙眉问我,“你说我刚才在开玩笑?”

  难道不是吗?

  他哼了一鼻子,扭头看向窗外,房间里面再一次陷入了安静。

  坐到下午,我们才从烧烤城出来,出来之后每个人身上都有一股难闻的烧烤味道,他很是嫌弃的瞪我,“找个地方洗澡,去酒店。”

  好吧,我们又折腾到了酒店。

  他叫我先进去洗,我担心他没得衣服换,找来了姐夫的衣服给他,他嫌弃的扔在一边看也不看。

  呸,嫌弃我姐夫的东西,我还嫌弃他呢,等他穿过了我就扔掉。

  我提着自己的毛巾和欢喜的衣服去浴室,才开门,他突然叫住我,“卓尔,你喜欢我吗?”

  我愣一下,随着他的玩笑话答应,“喜欢,喜欢得不得了。”

  他却生气瞪大眼珠子,“草,老子不傻!”

  “陆哥,这个玩笑不好笑的,别说了,换个别的,多说说你教我给我姐夫下药这件事就比这个好,真的。”

  “呸,屁孩子,懂什么,洗澡去,放心,我不会偷看的。”

  我吓得赶紧开了浴室的房门,咔嚓一声上了锁。

  等我洗澡出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走了,只留下小张。

  小张正看报纸,见我出来,看我一眼。

  我对他打声招呼,他放下报纸,突然对我说,“卓尔,其实陆少不错。”

  第163章 神经病

  陆少是不错,可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没多想,坐下来吃着这里的水果。

  酒店额外给我们送新鲜的水果,只要我在,水果就不会端,尤其是我喜欢吃的樱桃最多了。

  我捧着盘子吃,看着电视,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今天是没办法去图书馆了,也实在无聊,不知道要做什么。让你不做点社什么是要发狂的。

  我撺掇小张带我出去玩,他坐着不吭声。

  “小张哥哥,你带我出去吧,要不然我们一起骑车在附近转转也好啊。”

  “……”他连说话都没有。

  小张一直都很话少,有些时候我说十句他也不会回一句的,实在太闷,这叫我更加无聊。

  我放下盘子,去衣柜翻了短裤出来,换好了出来,提着书包,打算自己出去,这会儿他说话了,“卓尔,陆少交代了,五点以后不能出酒店。”

  我看一下时间,五点十分。

  “小张哥哥,现在不是还没天黑吗,我出去走走没事的。”说完我去开门,才发现,门被锁了。

  “小张哥哥,这是怎么回事啊,门怎么在外面被锁了?”

  我费了好大力气的拉开才看到外面的铁链子。

  “啊……小张哥哥,陆少想干嘛,锁住我做什么?”我比较瘦,我想从门缝挤出去,挤到一半被胸卡住了,这会儿嫌弃起我的胸是多么的碍眼了,长这么大做什么?

  我失望的缩着身子回来,“小张哥哥,陆少是不是听了我姐夫的才不叫我出去走的,可我姐夫还说叫我出去旅游呢,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意见啊,我要给我姐夫打电话问问他。”

  小张看我一眼,这才说,“陆少说你会乱跑,锁住了就跑不掉了,等他回来再带你出去。”

  我无语气,欲哭无泪,陆少是睡神经病吗?

  “哼!”

  我将气都洒在了书包上,随便一扔,啪嗒一声,书包不知道落在了哪里,关了门,趴在床上开始玩手机。

  安妮在的话我们还能聊天,可安妮那里现在通讯不方便,我想联系都联系不上,只能看着她跟我之前的聊天记录发呆。

  这会儿,无意间翻到了顾程峰的微信。

  上次在酒会上,他重新加了我,是新的微信号码,从前的东西都删除了,新的也没多少东西,不过最近的倒是挺多,各种场合,各种纸醉金迷,身边搂着各种女人。

  我也没看出多少不同来,顶多是他的衣服换了,表情却都一个样,即便身上搂着女人,也没见他多高兴。

  实在无聊,我扔了电话打算睡觉。

  翻来覆去跟烙饼一样睡不着,还是出去跟小张求情。

  小张不为我的软磨所动,看完了报纸看电视,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一直不吭声。

  我实在没办法,也是好放弃了。

  我们相对而坐,一直都没有话题。

  突然他看向我,问我,“你多大了?”

  我如实说,“二十了,快二十一了,我上学晚的。”

  正常年龄虚岁的话是二十,我习惯了用乡下的纪年龄的方式,不过要是按照成立的年龄说我是十九岁。

  他点点头,“还这么小。”

  我愣一下,“小吗,不小了啊,我都要上大学了。”

  “陆少今年二十七。”

  我哦了一声,“知道啊,我姐夫也二十七,不是同龄吗?”

  他点头,好似很为难的样子,“查了十岁。”

  对啊,这个数学好像还是很算的吧,不知道哦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张又没说话,我也不知道如何问,也跟着沉默起来。

  想来实在无趣,我不如看书去。

  上次的小说才读到一半,捧着书,窝在沙发里面,我这个看到精彩部分,突然电话响了。

  小张起身去将电话拿过来递给我,我没看是谁,接了喂一声,对面传来慵懒的一串话,还带着哈欠,“卓尔,出来玩啊,我晚上没事了,带你出去转转,卓哥不在,你是不是特别无聊?”

  我愣一下,才想起来这声音不是顾程峰吗?这样的语气我从前经常听,我们睡在一起的时候,早上他就是这样在我身后懒洋洋的问我吃什么。

  我摸了会儿才缓过神来,说,“顾程峰,我出不去,陆少把所在酒店了,用铁链子锁了门。”

  “……啊,啊?陆少做的?”顾程峰尤其的惊讶。

  “恩!”

  允悲!

  “我去救你。”

  顾程峰还真来了,十分钟后就到了这里,看样子来的还挺着急,额头都是汗珠子,站在门口看着铁链子发愁,摆弄了一会儿对我说,“我去报警。”

  小张一听走过来,“报警吧,看看是不是有人管。”

  好吧,陆少在这边的地位还真不是一般的高,报警的话那边一听是陆少的酒店肯定会先询问陆少那边的情况才会选择师傅哦过来,顾程峰报警还真不一定有人管。

  顾程峰也无奈的蹙眉,靠着门很是同情的望着我。

  “顾程峰,谢谢你来啊,可我出不去,你回去吧,自己玩去,不是说今天还有应酬的吗?”

  他愣一下,笑了,凑过来看我,“你看我朋友圈了?”

  我点头,“看了。你少喝点酒,喝那么多对身体好,并且晚上早点睡,别折腾了,尤其……”我凑过去,低声提醒他,“老是生活混乱对身体真不好,你注意点卫生安全。”

  我是在告诉他随便找个人就那个,得了病可不好。

  他呵呵的笑,跟狐狸一样,眼睛里面那跳动的神采不知道是什么。

  我看了一会儿,没得到他回应,再没纠缠这件事,反正跟我没关系,作为的提醒我已经很足够了。

  “顾程峰,回去吧!”

  他摇头,“不回去,在这里挺好的,你不是说了不要我喝酒?去了就是喝酒,太没意思。”

  没意思吗,看他搂着各种女人的时候不是挺享受的?

  “那你找个凳子过来坐,我们聊天,小张哥哥话少,都不搭理我。”

  我回头看一眼小张,他仍旧正襟危坐,好像一尊雕塑。

  顾程峰果真搬来了椅子坐在外面。

  我们从刚认识说到了后来在学校,最后说到了我们在一起的事情。

  “卓尔,你说,那天晚上如果我那么逼你,是不是就不会分开了?”

  那天晚上他逼我什么?

  我低头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他是逼我跟他睡,起因是以为他故意在我姐夫跟前表现的我跟他之前发生了什么,这叫我不开心。

  我当初为什么不开心?

  我有些淡忘,可我记得后来顾程峰逼我的时候的样子,他那是开玩笑的,可我仍旧很生气。

  当时的情况换做现在,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想,我对他是真的不爱的。

  “顾程峰,别说这些了,我们说说别的,你知道安妮现在的具体位置吗?”

  顾程峰愣一下,脸上的欣喜瞬间就消失了,怔怔的看了我会儿才摇头,语气也有些不痛快,“不知道。”

  话题到了这里就断了,我也不知道如何说,气氛骤降,小张过来,递给顾程峰钥匙,“开门。”

  我一怔,他一直都有钥匙,真是混蛋。

  我使劲瞪着他。

  小张却不在乎的跟我解释,“瞪我没用,陆少交代的,现在才允许你出去,你换了柜子上的那件裙子,我们去参加一个夜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