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83节

  第164章 生气

  顾程峰说也要来,一听里面都是黑道上的人,他还进不去,只能闷闷的开着回去。

  临走前,给我发了微信,“有事叫我,我就在附近。”

  我没回复他,知道不会有危险,有陆少在,我肯定会出事,只是我担心的是陆少叫我来这里的目的有些不大对。

  进去后,小张将我安排在了角落的沙发上坐着,他就走了,我一个人无聊,吃着这里的水果,看着人来人往,全都不认识。

  过了一会儿,身边坐过来一个人,我好奇回头看一下,心中大惊。

  张老板。

  这里的人都叫老板,唯独陆少被人叫陆少,他从混黑道起这么被人称呼,说是太子爷的意思,因为他的父亲就是当时这里的黑老大,比卓家的名声还要大,到了四十来岁才结婚生的陆少,就被人成为陆家太子爷,后来陆少的父亲退居二线,陆少的名声大噪,也是那个时候卓风还在,据说当时两个人在黑道上被成为黑白双煞。

  黑自然是陆少,白就是卓风。

  都说卓风一身正气,不像黑道人,做事也雷厉风行,果然冷静,后来被送去了大学,又在大学上学期间休学去当兵,他身上的正气更多了。

  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只觉得姐夫对我好,温柔,还喜欢笑。

  我想的有些烦躁,没搭理身边的张老板,自己吃着,玩着。

  他却话题很多,一会儿问我,“陆少来了吗?”

  我点头。

  “陆少今天没带开心啊。”

  因为开心去勾引我姐夫去了,想想就来气。

  我没吭声。

  “开心可是厉害人物,呵呵,当时在演艺圈也是整天头版头条,赚钱赚到手软的人,不知道怎么就跟了陆少,不知道陆少身边的女人很多吗?”

  这个倒是真的,可我没觉得开心会吃醋啊,她好像还挺高兴在陆少身边呢,露脸不露脸的也不在乎,谁知道那个女人在想什么。

  不过张老板说开心干嘛?

  他看上了?

  我多瞧他一眼,一脸的狡诈,真是叫人看了心情不好。

  我将最后一块水果吃进去,放下牙签,靠在沙发上,继续找陆少的影子。

  陆少还没来?

  小张却在门口站着,那他就是来了。

  张老板又问我,“找陆少?呵呵,在那边房间,有个女人在,忙着呢。”

  我看一眼他指的方向,哦了一声,起身要去卫生间。

  张老板坐在沙发外面,我出去必经过他跟前,不想他却坐着不让,我没办法出去。

  我站在他身边低头瞧他,“张老板,我要出去,能给我让开一点地方吗?”

  “……呵呵,你去哪里啊,卓尔?”他笑的跟狐狸一样,真是叫人反胃。

  “我出去,张老板能让开吗?”

  他坐着不动,抽了口香烟,往我脸上吐,我嫌弃的挥手,后退几步,“张老板,你这样真不礼貌。”

  他呵呵的笑,眼角上的鱼尾纹都看的清楚,呵呵的笑了一会儿,露出一口大黄牙,跟着说,“卓尔,听说你是卓风的女人?”

  跟他有几毛钱关系,这个人真是阴魂不散,实在讨厌,之前拿了卓风的东西和钱怎么不知道老实一点,不知道人被逼急了后果很严重吗,当初绑走安妮的事情我还记着呢,卑鄙的小人才会对无辜的弱者下手。

  我瞪他,“张老板,卓风是我哥,我叫卓尔,你说我会是他的女人吗?还有,你不叫我出去给我个理由,有什么事情跟我哥哥说去,我不懂你们之间的事情。”

  “呵呵,哈哈哈,有趣,卓尔,你真是有趣,上次我听说你还拿着刀子要来杀我,给你的小姐妹报仇?哈哈……你是真逗。”

  我更生气,他说东说西的到底想干嘛?

  “张老板,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

  他恩?了一声,“喊人,喊谁?陆少还在忙呢,哪次过来不是先找个两三个女人泻火的,呵呵,我给他三个女人,火辣的很,恩,不过跟你差远了,哈哈……你还是个嫩雏啊,他不舍得碰的。”

  草泥马。

  我心中咆哮,这会儿又拿我跟陆少说事,这人纯属有病。

  我怒急,拳头都捏起来了。

  我在极力克制,不想叫自己发脾气,要不是在乎他是黑老大,会叫我姐夫和陆少很麻烦,我肯定现在就一个酒瓶子摔在他脸上。

  “呦,生气?呵呵,别生气,小姑娘脾气那么大不好,坐下来,我们好好聊聊。”

  跟他有什么好聊,满嘴的生殖器和床上那点事,他的脑子里面也没多少东西,跟他聊天我浑身难受。

  “张老板,话不投机半句话,我不喜欢跟人聊天,尤其是你。”

  “……呵!”他脸上才挂着的兴致瞬间消失,靠在沙发上眯眼打量我,老板上才哼了一声,手里的烟蒂随便仍在地上,缓缓起身。

  我感觉到了危险。

  后退几步,躲开他的锋芒。

  他站着没动,“卓尔,你别不知道好歹,上次的事情我是看在卓风和陆少的面子,要不然你以为你那个小姐妹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今天过来是想告诉你,陆少答应了我要将你送给我,你敬酒不吃,就别怪我了。”

  我大惊,他说的这是什么狗屁的话?

  我继续后退两步,余光打量桌子上的酒杯和刀叉,想着他要是再靠近,我肯定毫不犹豫的用叉子插在他眼睛上。

  他识相的没动弹,只微眯着眼睛打量我,眼睛好像毒辣的刀子,要将我身上的衣服一层层的拨开。

  这会儿,一个熟悉的笑声传了过来。

  “张老板。”

  我浑身的紧绷顿时松懈下来,往另一侧走,站在了陆少的身边。

  陆少看我一眼,冲我眨眼,跟着对张老板笑着说,“你这是做什么,吓坏了我的小妹妹可不好啊,哈哈,坐坐,站着做什么?”

  陆少顺势抓住了我的手,拉我往他怀里塞,坐了下来,轻轻拍我肩头,告诉我说,“不爱来啊?别总闷在家里看书,书呆子可不招小伙子喜欢,大学里多少帅哥要你挑选呢?”

  我冲他歪了歪嘴角,心中感激他为我解围,这样就说明我不是卓风的女人了。

  哎,还挺心酸。

  “呵呵,陆少,这卓尔是卓风的妹妹吧?”张老板皮笑肉不笑的坐下来,继续用毒辣的眼睛看我,里面有火,欲望之火。

  陆少也跟着呵呵冷笑,“不错,卓风的妹妹,恩……现在也是我妹妹,但是吧,呵呵,人有些时候关系会变得,没准就成我媳妇了。”

  第165章 惊喜

  气氛突然怪异起来。

  我没敢出声,只看到张老板脸上的表情,好像一块冰,瞬间被人用拳头捣碎。

  陆少却仍旧一脸轻松,只转头看我一下,对我轻笑。

  过了一会儿,门口传来骚乱,我想看看发生了什么,可没看到人,只瞧着一群人围着一个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呢,一会儿是笑声一会儿是说话声。

  我们这里小小的沙发周围,成了另外一片安静而又冰冷的气氛。

  “卓尔!”

  我浑身一抖,还有些不敢相信,猛然回头,看到卓风站在我身后。

  我大笑着,这个脱开陆少的手,站起来扑进卓风的怀抱。

  他的身上带着好闻的肥皂香,是他离开之前我送他的薰衣草的香皂,味道很浓,隔着衣服闻起来就淡了很多。

  他消瘦了不少,也黑了,头发该是才理的,看起来很清爽。

  我好好的打量他,“你回来了,怎么不告诉我,我好去接你。”

  卓风轻拍我肩头,笑的很温和,“给你惊喜。”

  真的很惊喜呢,我笑着点头,继续看他。

  这会儿,陆少突然提醒我,“卓尔,给你哥哥那杯酒。”

  我愣一下,才想起来我们现在在哪里,我差一点就做错了什么,我们在公共场合,不能叫别人知道的太多。

  我立刻离开卓风的怀抱,回头从桌面上断了杯凉的香槟给卓风,特意改了口叫他,“哥,你喝。”

  卓风恩了一声,接过去,回头对围拢过来的人说,“没事啦啊,你们去自己忙,我们这里兄弟几个说说话。”

  所有人又开玩笑的说了会儿,一阵哄笑,才离开。

  卓风拉着我坐在了另外一边,是个单人的沙发,我跟他挤在一起,挨得很近。

  “姐夫,你从那边回来不是需要两天的吗,今天你才给我打的电话,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微微弯腰,凑过来,温热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细嫩的手轻轻的拍我的膝盖,“坐好,裙子这么短,谁给你的?”

  我收了一下腿,笑眯眯的瞪着他回答我。

  他看我坐好了才对我说,“当时已经在国内了,在转机,就是想给你个惊喜,问问你想要什么,不过我还是买了你最喜欢的东西,回去就能看到。恩,车里还有一件裙子,你不如现在就去换了过来。”

  啊?

  我看一下身上的裙子,是紧身的超短晚礼服,并且腿上还开了叉,很大,稍微动一下就走光,即便我在里面穿了底裤,可坐下来就能看到里面的肉,真的是挺不好的。

  “行,我这就去。”

  陆少却将我叫住了,问我,“不喜欢吗,现在去换岂不是坏了我的一片心意?”

  我愣住了,才起身的动作将在半空,不知如何是好。

  这气氛不太对,我才感觉到。

  陆少似乎不开心,张老板更是没吭声,一脸的阴霾。

  卓风的表情却仍旧那样,但是看得出来,他是不高兴的。

  “去换吧,车上有。”卓风不顾陆少的话,继续对我说。

  我是听姐夫的话的,并且姐夫说的也对,裙子是太暴露了,我可不想露半个白屁股。

  我起身还是走了,出来看到门口站着的小张,他跟着我出来。

  我跳上车,才进来就看到了一个纸袋子,拿出来一瞧,裙子是我喜欢的碎花裙子,领口还是红色的,里面放了配饰,看上去金光闪闪的,做工很惊喜。

  我换好了出来,整理衣服的时候小张靠过来,低声问我,“陆少不高兴了?”

  我愣一下,点头说,“好像是,不过我的裙子的确太短了。”

  小张摇头,“陆少不知道卓哥今天回来。”

  啊?

  那就是卓风自己突然回来的?

  “那后果很严重吗?”

  小张没吭声,只点燃了香烟,吸一口,看着会所的大门口,眼睛眯了眯。

  我的心都跳停了几拍,如果陆少生气了,两兄弟闹起来岂不是要别人看热闹了?

  我急忙提着裙子往里面跑。

  小张跟我身后,小声提醒我说,“卓哥回来太突然,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但是陆少一点不知道,陆少肯定会生气,张老板也在,陆少要面子,卓哥从来不给面子,两个人今天要是闹起来也是肯定,但是不能叫外人看热闹,卓尔,你在里面多周旋周旋。”

  我看他一眼,一点头,挤着半掩住的门进去。

  里面仍旧热闹,只是在那两排沙发形成了一个与外面的热闹完全不符合的小宇宙。

  张老板正对着我这边,看的清楚他脸上的表情,是那种看好戏的眼神,看到我过来,举着酒杯对我不怀好意的笑。

  我慢慢走过去,绕着卓风的后面,瞧一眼陆少,他脸上表情有些怪,挑眉看我,跟着喝一口酒,对卓风说,“事情顺利就好。”

  卓风没吭声,只伸手,叫我坐过去。

  我坐在他身边,他这会儿打量我,笑了,“很漂亮。”

  我勉强冲他笑笑,开始紧张。

  气氛仍旧不太对,我能感觉得到。

  安静了一会儿,陆少问我,“卓尔,我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啊?

  我有些发愣,他问我什么了?

  “陆哥,你说过很多啊,是哪一个?”

  “恩,呵呵,就是我们结婚的事儿,今天正好张老板也在,给我打个证实,你答应了我们就定个日子,呵呵……”

  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扯到这里来了,这种玩笑还来,真是没劲,我看一眼张老板,他笑的更加小人,我不敢去看卓风,猜都能猜到他脸上表情是多么的不对。

  “我,我没答应啊,这不是开玩笑的话吗,陆哥,你就别拿我开涮了,我不太喜欢开玩笑的。”

  陆少不依不饶,“是吗,可我们都共度良宵一整晚了,我是你的人,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了?呵呵,恩,我是不是还要问问我兄弟?卓风,可不能棒打鸳鸯啊。”

  “……陆哥,不要说了,这个玩笑一点不好笑。”

  我紧张的手心冒汗,卓风身上紧绷的冷就好像刀子,正一点点出鞘,我担心他真的绷不住跟陆少动手。

  我偷偷的抓卓风的手,在他要动手之前紧紧的握着,“姐夫,姐夫,我们回去吧,我有点困了,你才下飞机,很累的。”

  卓风坐着没动,没看我,也没理会我,只眨眼看着陆少。

  陆少仍旧端坐,样子跟居高临下俯瞰群臣的君王一样,可我的姐夫就是那个想要反驳君王的将军,就算手里握着上千万的兵马,也不能违抗圣旨。

  尽管他们是兄弟,可说到底我姐夫还是仰仗陆少才会在这里站稳脚跟,不管如何,都不能反目啊。

  更不能为了我。

  我抓卓风的手用了力,“姐夫,姐夫,我么回去吧,求你了。”

  卓风身子顿时松懈下来,慢慢转头,看我的时候眼中的冷也顷刻间消失,温和的仍旧像三月的春风,“好!”

  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