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84节

  第166章 邮件有假

  陆少说,“兄弟,才回来不在这里陪我喝一杯?”

  我怔卓风的手,不想他说不该说的话。

  他默了一会儿,突然就笑了,看向我,眼神里面微波流传,轻轻摆弄我的头发,话却是对陆少说的,“我回去该休息了,飞机很累,卓儿也困了。”

  我重重点头,对,我困了,快带我回去。

  卓风起身,拉着我这就往外面走。

  陆少还是不依不饶,我真是恨透了他。

  “兄弟,卓尔我叫小张送她回去,咱们兄弟可是很少坐下来聊聊的,你说是不是?”

  “……陆哥。”我乞求的望着陆少,却不知道如何劝说,这里这么多人,难道就不能一人少说一句?

  不想,此时开心走了过来,高跟鞋踩在地面上,走的脚步匆匆,站在中间停下来,端着酒杯先喝一口,跟着坐在了陆少的身边,双腿缠绕,好像一条美女蛇。

  “陆少,陪人家喝酒,今天实在太累了,您都不问问人家是不是辛苦了呢?陪着你兄弟回来,我可是很费尽心思的照顾着的,您都不给人家一个好脸色,真是好没良心。”

  陆少紧绷着的身子没动,任由开心的手在他的身上游走,薄薄的嘴唇将落不落,陆少仍旧没有任何回应。

  张老板突然大笑一声,“哈哈,真是有趣啊,开心,你真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就不怕陆少吃醋?”

  开心也跟着呵呵的笑,红艳艳的唇落在陆少的唇边,对张老板说,“吃醋什么的陆少可不会有,如果他真的吃醋了我就不看着锅里的了,是不是,陆少?哎,陆少,你说你认识个妹妹就不要我了,我多伤心?”

  开心的话花解开了尴尬,说明陆少的话的确是开玩笑,我就是他认识的一个小妹妹,跟结婚那种事情完全不沾边,卓风也没有继续针对陆少的眼神,拉着我往外面走,从我们出来再到门口,期间经过的人不伐少数过来打招呼,卓风一直温和的问好,点头,拽着我出来,啪嗒一声关了房门,彻底的阻断房间里面的吵闹,可安静的走廊中间,回荡着的脚步声却好像炸裂的风,吹在人的身上叫我浑身冰冷。

  进了车内,卓风没上来,与外面的小张说话,大概意思是卓风带回了什么东西,都放在了哪里,之后才上来。

  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他,他没急着开走,只是先点燃了一根香烟,脸色不是很好。

  “姐夫,我今天不该出来的,可我不知道是这样的场合,早上跟你通完电话我就被陆少关在了酒店,晚上才将我放出来。姐夫,陆少就是喜欢开玩笑,你别当真。”

  “……有些话不是玩笑。”

  我一怔,有些不知所措。

  难道结婚的事情不是玩笑,不可能,我才不相信呢。

  但是这件事吧,我还真不能纠缠,我何德何能要得到陆少的喜欢,还叫姐夫跟自己兄弟反目呢,想想都不对。

  “姐夫,肯定不是,陆少就是喜欢开玩笑,他不会喜欢我的,他喜欢开心那样的,刚才还跟张老板找来的两个女人在隔壁那个什么来着。”

  卓风先吐口气,将吸到了一半的香烟从车床扔出去,手臂驱散面前的烟雾才扭头,捏我下巴,打量我,跟着就笑了。

  我也跟着笑起来,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开心,反正看到他开心我就开心。

  “姐夫,不生气了啊,我们回去吧。”

  “不是生气,是……”

  是什么,我默默的等着,心中似乎已经猜测到了答案,可我不能问,不能催,渴望那个已经叫我知道的答案是他亲口说出来,这样我们的关系就可以走的再近一点。

  却不想,他突然转了话题,“顾程峰在酒店,我们回去。”

  顾程峰不是回自己住处了吗?

  我微微蹙眉,怎么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呢?

  回去后,顾程峰没精打采的跟我打招呼,自己占了全部的沙发,我和姐夫在别处,说话倒是能听到,可彼此懒散的好像正在自己家里偷懒的奶娃娃。

  “卓哥,这件事吧,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陆少不能坑你才对。”

  卓风没吭声,背对着我吸口香烟。

  我则盘腿坐在凳子上看着两个人,顾程峰的大长腿搭在沙发上,露出一条细长的胳膊,不时的伸出来点点空气,肢体语言丰富的他好像在用手说话,“卓哥,你好好分析分析,陆少要是坑了你,他是不是损失最大,那图个什么啊?你们可是兄弟。”

  他们的谈话我听懂了,卓风说在那边挖矿其实情况不好,很糟糕,并且他们的位置和地角还是最差的,周围满是被人开采过的地方,要不是他想了办法,怕是要在那边立足都难,就别说开采动工了。

  但是问题就出在这里。

  陆少告诉他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只要过去监工一段时间,一切步入正规,差不多一个月就回来了,可现在卓风看这情况,别说是一个月,就算是半年也够呛步入正规,陆少这边的资金投入也断了曾,卓风还自己掏腰包。

  自己拿他没怨言,有钱大家赚,问题是他没钱了,之前从张老板那边买了不少的货,可是用光了最后的资金的。

  这么看的确是陆少的不对,就是他将我姐夫支走,被要坑着他在那边被拖累的走不开身。

  卓风答应了只去一个月,他这边还有自己的事情,可被拖累的飞机票都买不起,回来之前还出了事,在路上被人截,他带着人劫了对方的场子拿了钱这才离开的。

  可回来就听到陆少说要跟我结婚。

  卓风怎么能不生气?

  他是肯定的说陆少不会拿结婚这件事开玩笑。

  可陆少就是在开玩笑啊。

  我也说不清楚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了,事情就是不对,也不像被人背后使坏,毕竟卓风这边是直接跟陆少联系的。

  我问卓风,“姐夫,你之前不是给陆哥的邮件上说一切都好吗?怎么又变了呢,情况还这么糟糕?”

  卓风脊背僵硬,吸口香烟,将烟蒂按在烟灰缸里面回头看我,怔了半晌才说,“我发过邮件吗?”

  啊?

  没发过吗?

  我也愣住了,将电话拿出来给他看,“这个不是你发给我的吗?”

  他的照片不会骗人吧!

  卓风看了一眼,电话还给我,起身去找自己的电话,对我说,“那是几年前的照片,当时跟徐娇娇一起拍的伴郎照,你看那地方就是影棚,怎么可能是我发的,邮件有假。”

  第167章 你帮我洗澡

  他给陆少打电话,低声说了一句,“邮件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陆少说了什么,卓风一点头,吸口气说,“你查查你身边的人。”

  看来是有人在里面捣鬼,不光算计了陆少还算计了卓风,要不是卓风那边做事快速稳,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我吓得三魂七魄都飞走了,只站在原地不吭声,眼睛瞪的老大,只希望这件事别对我们太危险。

  过了一会儿,陆少来了。

  风尘扑扑的,坐在小凳子上,他长的又高又大,是那种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人,绷紧的胸口勾勒出完美的线条,紧皱着眉头,垂头看向地面,抽完一根香烟才说,“开心真的去了吗?”

  卓风点头,“在路上遇到。”

  开心的确是去了,但是还没到地方就遇到了卓风,所以两个人一前一后回来。陆少这么问是在怀疑这件事是开心做的手脚。

  当时卓风给我打电话是在中途转机,也就是说他最近一次联系上我们是在一个星期前,但是因为他一直在怨陆少这边做事不对,没直接告诉陆少那里的情况,就是想突然回来看看陆少的表现是不是真的要坑自己。

  不想这正中内鬼的下怀,叫两个人之间的误会更深。

  我倒抽口气,这个人胆子真大,敢从中作梗,得罪陆少也得罪了我姐夫,是不想活了吗?

  陆少吸口气,“开心做的?”

  他是在疑问,却不是肯定,所以说他也不知道是不是。

  卓风也摇头,“不知道,你查查吧!”

  卓风回头看我,又瞄一眼时钟上的时间,轻轻叹息说,“很晚了,去睡觉。”

  我摇头,这种事就想瞒着我,把我保护起来也不是对我好。可他一直叫我跟傻子似的,我不接受。

  “姐夫,你该叫我知道一些事情才对,要不然以后遇到了事情我就跟傻子一样不知道如何处理。”

  陆少扑哧一声笑了,奚落我,“你还知道啊,傻子?”

  我抿了抿唇,那边顾程峰也说,“恩,傻子终于开窍了。”

  好吧,可能我是真傻。

  卓风却不在乎的说,“有我在,你不用知道那么多,去洗漱睡觉去。”

  我气的跺脚,“姐夫,叫我知道也没错啊。”

  “恩,可是已经很晚了,去休息,想知道我改天告诉你。”

  才不呢,他才不会告诉我,只会沉默的叫我好好躲在他身后,我不想给他增加负担了,“姐夫!”

  陆少有些不耐烦,吸气又吸气,“丫头,去睡吧,哪天我再带你出去见识见识就是了,别磨人,今个的事儿挺闹心。”

  我没了言语,看陆少的样子是真的挺发愁,再看看顾程峰,他对我使眼色,“回去睡觉。”

  卓风也不看我,我想坚持也坚持不了,只好往身后的房间走。

  才开了门,就听到身后脚步声接近,我回头,是卓风跟着我走了过来,“姐夫?”

  “我看看你身后的伤好了吗?”

  “……没呢。你帮我洗澡吗?”

  其实早好了,嘿嘿……

  哪知,卓风轻拍我后背,跟着笑了,“别调皮,快去睡。”

  好吧,我就知道,我的谎言他从来都会很准确的拆穿。

  我失落的哦了一声,推门进去。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听到陆少哼了一鼻子,那边顾程峰酸不拉几的对我大叫,“卓尔,你脸皮还能再厚点吗?”

  我对顾程峰翻了个白眼,关上了房门,再没理会他们。

  洗漱好了躺在床上,还想听听外面他们在说什么,谁知道我这个不争气的,直接就睡着了。

  早上有人来敲门,我才不情愿的从被窝里面爬起来去开门,是卓风,他穿着笔挺的西装,手里提着墨镜,轻轻捏我鼻子,“我要出门,你在酒店不要出去,实在无聊就去楼下打游戏机。”

  “姐夫,你去哪里啊,我也要去。”“不能带你去。”

  “危险吗?”

  “还好。”

  “那我就要去,你等我,我现在就去换衣服。”

  卓风一把将我拽住,“知道你胆子大,可不能任何事情都搀和,听话,等我回来。”

  我不,我不,我就要去,我拽他,“姐夫,你才回来就出去,你叫我多担心啊,我就要去。”

  “……可时间来不及了。”他为难的看看手表。

  嘿嘿,他总是能够满足我的全部要求。

  “没事,等我,我很快。”

  五分钟后,我已经拉了屎,洗了脸,刷了牙,换了衣服,登上运动鞋,站在他身边。

  他正低头看电话,抬头看我一眼,很满意的点头说,“今天这身衣服不错,自己出去买的?”

  我如实回答,“是陆哥给我买的,他说我穿这个样子的衣服很帅气,方便打架。”

  卓风愣一下,停下来回头看我,我从墨镜里面看他,脸色不好,主动说,“不好看是吧,那我以后不要穿了。”

  “恩,不好,以后都不要穿。”

  “恩!”可他刚才还说很好的呢,真是矛盾,我低头看一眼,其实不错的,我继续追问,“姐夫,不是很好吗?”

  “不好。走吧,下次不要穿了。”

  “……好吧!”

  上了车子才知道,车里面还有陆少。

  陆少愣一下,放下了手里的报纸,跟着大大的笑容,伸手将我往他怀里拽,好像在欣赏宠物似,“这衣服好,哈哈,帅气,以后要多穿,喜欢我再给你买。”

  卓风哼了一鼻子,“不好看。”

  我抿了抿唇,看看陆少,看看姐夫,从陆少的怀里挣脱出来,坐在了姐夫的身边,轻声对陆少说,“陆哥,我还是喜欢穿花裙子。”

  陆少气的歪了歪鼻子,瞪我,最后再瞪卓风,不客气的问,“兄弟,你这是跟我作对?能不能别这么小气?那是你妹子也是我妹子,我能不关心?再者,我还能抢走了不是?”

  “……不能。”卓风很自信。

  “不能?能不能我可没肯定。但是我告诉你,卓尔长大了,不是被你护在羽翼下的小崽子,她是大人,总要见识社会的尔虞我诈,你这么保护她是害她。”

  卓风却不以为然,看我的时候无比温柔,轻轻揉我脸颊,“有我在,她不需要知道太多。”

  “……嘶,哎!”陆少起的吸气,直摇头,跟着继续用眼睛瞪着我,哼了一鼻子,“丫头,早晚你会知道,你这么被他护着是吃亏,社会黑暗,人心叵测,谁知道谁在想些什么?你这是在他身边,要是在我身边我会教你很多道理,保准你是下一个我。”

  下一个陆少?那就是卓少?

  太难听了!

  我心中摇头,这个称呼不好听,并且我也不想做黑老大。

  我就想,跟着姐夫。

  我追求不高,没理想,没志向,我觉得只要有姐夫在就很好。

  我转头看看姐夫,冲他笑。

  卓风轻轻揉我头顶,帮我梳理了一下头发,“去了别乱说话,跟在我身边,闷了就出来在车上等我,我们中午才能结束。知道吗,听话!”

  “恩!”

  我重重点头。

  陆少哎呀一声,拍自己脑门,大叫,“卓尔,闷了我再带你去找鸭子,别闷在车里,会变成傻子。”

  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