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8节

  第14章 顾成峰你个王八蛋

  “姐夫,我,我又做错事了。”

  他轻轻的揉我头顶,“没关系,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不该走了没跟你说一声。”

  卓风的眉眼是那么的好看,却时常在眉心深处敛上一层深深的痕迹。我从来没搞懂,这样一个温和的人为什么会有发愁的事情。

  这件事后,他跟我约法三章,再不准提起徐娇娇。

  我想追问缘由,他却一直不吭声。

  保姆阿姨也一直摇头。

  某天接到徐娇娇电话的时候我才知道,她跟卓风是真的分手了。

  徐娇娇回了国外,而我也开始了上学的历程。

  卓风为了我能够每天放学早点回家,特意将房子搬到了市中心靠近学校的地方。

  我的学校是双语教学,这里上学的国内同学很少,我的班级里面有三十多个同学,其中就有中国人只有几个,其余的都是外国人。

  坐在我前排的是一对儿双胞胎,他们都是日本人,都有一张包子脸,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排整齐的虎牙。

  每次我跟他们讲话都要低头想很久他们对我说的是日语还是普通话,听起来实在太费力了。

  我时常回去跟卓风抱怨那里的人说话怎么满嘴跑舌头,根本听不懂。

  卓风每每如此都会用手指谈我额头,“那是日普,你说日语也跟他们一样。”

  我捂着脑袋低头想,我不会说日语,我只会说普通话和英语,英语还是中国式英语。

  他呵呵的看着我,眉眼眯到一起,拉着我一起外出吃饭去。

  卓风最近的心情好了不少,经常带着我外出,偶尔会带着我去参加他的酒会,我只会干坐在角落里面看着他招待客人,吃光他送给我的零食,枯坐到他忙完了来陪我。

  这一天,在酒会上意外的遇到了我的同学,顾成峰。

  顾成峰也混血人,父亲是法国人,可是他却只会说法国话,我时常笑话他白生在中国了,他不以为然用法国话骂我,我就踹过去,看着他鬼狐狼嚎的样子,高高的个头跳着脚,我就觉得心里痛快。

  因为我欺负同学的事情,卓风没少训我,我总是歪着嘴巴左耳进右耳出。

  可顾成峰还是会欺负我,骂我。我就打回去。

  反反复复,在学校的半年,我们不知道打过多少次。

  这一次在这里遇到,真是意外。

  卓风出去送客人,我则端着一盘子水果坐在沙发上吃。我最喜欢吃里面的樱桃了,小小的一颗,特别甜,含在嘴里面就好像含着一块糖。

  这时候顾成峰就凑了过来。

  他很蹩脚的说了一句普通话,听着十分难受,好像猫挠。我是真烦他,避免我在这里动手,不搭理他。

  他恬不知耻的凑过来,“卓尔,我跟你说话,你怎么不搭理我,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是卓风的妹妹?卓风没有妹妹,他是家里独苗,他爸爸跟我爷爷是生意伙伴,我都知道,你到底是谁。”

  他是真讨厌啊,问题实在太多,我是谁干他什么事啊?

  “你走开!”我将樱桃吞进肚子,这才有了嘴巴跟他说话。

  顺便,给他一个眼刀。

  他呵呵一笑,本来就挺好一张脸非要冷笑,看起来好像得逞了什么奸计的狐狸,真想抓花他的脸。

  我再给他一个白跟,没好气的哼声,“顾成峰,你最好现在就走开,我怕我忍不住踹你,你忘了上次我把你打哭了?”

  其实也不是我把他打哭了,就是拿着手里的饭盒子敲在了他的鼻梁上。

  卓风说鼻梁子被打了就算不疼也会自己流泪水,就是老师说的太严重了才会误会我,那次卓风因为这件事险些要把我赶出家门。好在我事情澄清,错不在我,是顾成峰这个混蛋非要欺负我。

  卓风后来告诉我说,再有人欺负我就还手,他帮我扛着,不能被人欺负了,任何人都不允许。

  我更加有了胆子了,所以此时我真怕我忍不住对顾成峰这个混蛋小子动手。

  他却毫不在意,呵呵一笑,“你在这里打我不怕你哥哥回去训你?我可听说了,你每次回去你哥哥都训你,你回家吃苦头自己猫起来哭,真没出息。”

  我才不会猫起来哭呢,我要哭也要当着卓风面哭,他就不忍心说我了。

  我又用牙签戳了颗樱桃吃,还是不搭理他,在人群里面找卓风的影子,真想他现在就结束了应酬带我走。

  哪里知晓,顾成峰挨着我坐了下来,高瘦的身子却火气那么大,身上一股热浪,本来就是夏天,我就怕热,他这么一挨着我坐过来我就更加烦躁了,可我忍着没发脾气,往旁边移了一下,他却变本加厉的靠过来。

  我有些生气。

  “顾成峰,你真是个王八蛋。你还敢惹我,我就戳你脸。”我举着手里的牙签对他的脸上招呼。

  他呵呵的笑着躲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跟调皮的小狗一样。

  他却抓我手,“别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见我就炸毛。我这不是看到同学了吗?你跟我说说,你跟卓风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好回去跟我爸爸说说叫你以后嫁给我。”

  呸!

  我嫁给谁也不会嫁给顾成峰这个法国小痞子。

  “占我便宜啊,顾成峰,走开,松开我。”

  我怒了,他每次都想占我便宜,不是纠我头发就是拉我脸,这又开始抓我手,真是混蛋。

  我挣了挣,没挣出来,他就嘿嘿的笑着看我,拿我手往他怀里塞,“别闹,好好说话。我普通话说着费力气,你别跟我闹。”

  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我就没了脾气,跟在学校的时候不一样,我也没继续闹,好言说,“那你松开我,我还要吃樱桃呢。”

  “你喜欢吃啊,我去给你拿,等着!”

  他端着盘子就走,那两条大长腿跟筷子一样的迈出去顶我两步,他瘦高又帅气,我还是觉得没多好,不如卓风好。

  卓风回来了,朝我这边看我,找到我了冲我笑。

  他坐在刚才顾成峰坐的地方,自己从纸抽里面抽张面巾纸自己擦汗,我递给他一杯凉果汁,“姐夫,热了吧,还没结束吗?我都困了。”

  他点点头,喝了一口哈着气,“还要一会儿,你要是等不了就坐我的车回去,叫司机再回来。不过也没多久了,明天不是休息吗?老是在家里学习闷坏了吧!”他宠溺的伸出手揉我头顶。

  我满是享受的眯眼睛笑,真的就好像一只需要主人抚摸的宠物猫,“姐夫,我不能挺住,回去了也没事做,你去忙吧!”

  “恩!”卓风站起来,四周看了看,又揉捏一下我头顶这才离开。

  此时,顾成峰突然出现在我另一侧,大脑袋伸过来,吓了我一跳。

  我气氛的挥手去打他,他很快的躲开,又往我身边贴了贴,“我就说啊,你不是他妹妹,你叫他姐夫,可是卓风没结婚啊。”

  真是多事。

  我抢走他手里的樱桃自己低头吃。

  他继续好像发现什么了不得事情一样说,“你到底跟他什么关系啊?”

  这很重要吗?我跟卓风是……我是……我也不知道。

  卓风无数次提醒我要叫他哥哥或者卓风,可我一想到徐娇娇痛哭的样子和她当时拉着我的手要我叫她姐姐的场景,我就只能叫卓风姐夫。

  “你真是烦人。”我低估一声。

  顾成峰却呵呵的笑,一口白牙看起来无比的帅气,好像在发光。

  其实他挺招小姑娘喜欢的,学校里面很多人都喜欢跟他一起玩,之前还跟一个美国的小姐姐闹了绯闻。不过只有一段时间我看着两个人一起上下学,在那之后就没了别的传闻了。

  我讨厌他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无时无刻都在给小姑娘放电,简直是会一个发电厂。

  “你走开,我好热的。”我推他。

  他身子软绵绵的又往我跟前贴,追问我,“你该不会是喜欢卓风吧?”

  我就好像被人硬塞了一块带着狗屎的糖,甜是甜,却有一股狗屎味儿,这狗屎就是他顾成峰。

  我怒了,真喜欢打听别人的私事不如去做绯闻记着,干嘛还去学校念书。

  我回头将樱桃全都盖在他脑袋上。

  他惊愕的浑身一震,跟着就听周围有人发出惊叫声,显然是被我的举动吓到了。

  我站起身就走。

  卓风出现了,拉住我,低头瞪我,没吭声,可那眼神也在问我你在做什么。

  “……卓风……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他欺负我了。老占我便宜。”我回头瞪顾成峰一眼,对他使劲扭了扭眉头。

  顾成峰很有绅士风度的坐着没动,连激动都没有。

  卓风走上前拿了纸巾要给顾成峰清理。

  我也觉得不是滋味,不想才走上去就听远处一串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怎么了,怎么了?”

  这声音这么这么熟悉?

  我下意识的抬头去看,吓了一跳。

  徐娇娇着急的也拿着纸巾帮顾成峰擦着脸,手指与卓风的手指相碰,两个人同时僵住。

  “姐,我没事,就是我同学不小心打翻了盘子。”顾成峰解释说。

  我局促不安起来,看看徐娇娇,看看卓风,再看看顾成峰。

  这是怎么回事?

  “卓总的妹妹啊?呵呵,原来你们是同学,没关系。我这弟弟也是不懂事喜欢玩闹,没事就好,大家都散了吧!”徐娇娇笑着摆手。转身看向我时眼睛里面的温和一闪即逝,瞬间变成了刀。

  第15章 凭什么怀里抱着别的女人

  我吓坏了,站着没动。

  徐娇娇是顾成峰的姐姐。

  看样子卓风是知道的,他很是自然的缩了手站着没动,靠近我对徐娇娇道歉,“对不起,我家妹妹不懂事,需要赔偿的话我来负责,尽管叫我的秘书处理便是。”

  卓风的语气听起来无比的疏离,好像两个陌生人真的就因为我打了人家的孩子而在商讨对策。

  徐娇娇脸上的笑容却很深,深的好像一个漩涡,里面装满了对卓风的热烈盼望。

  卓风拉着我往回走,我一直傻乎乎的看着他的脸。

  我不知道,大人们之间的事情为什么会这么复杂,之前还是相处了七年的情侣,现在却已经成了陌生人,真是奇怪。

  啊!我想起看过的小说中说过的一句话,分开后的情侣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或许他们现在就是吧!

  我深吸口气,也觉得心里不好受。回头看着徐娇娇,她也正在看着我,只是眼睛里面的温和和笑早就不在了,我惊的浑身一颤,瞬间将目光收了回来。

  回到家里,我还是忍不住问卓风,顾程峰为什么是徐娇娇的弟弟。

  卓风好半晌才跟我说,“徐娇娇和顾成峰是同母异父的姐弟。”

  同母异父,我掰着手指头想了好久,原来是这样一层关系。

  这就好像我和我表姐一样吗?

  我表姐是我爸爸和我婶婶生的女儿,因为我叔叔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婶婶嫁给他后婶婶一直没怀孕,奶奶就做主叫我爸爸去了婶婶的屋子。

  后来生了我表姐,我婶婶就跑了,我叔叔也在几天后喝农药自杀。

  这件事在我们村子里面很平常,可没想到在外面的大城市也这样平常。

  我想了很久,终于知道,其实不是我想的那么回事。

  徐娇娇的妈妈是带着她一起嫁给了顾成峰的爸爸,而后徐娇娇的妈妈才和那那个法国人生了顾成峰。

  好复杂。

  隔天去学校,我看顾成峰的眼神都有些不对,我老觉得我该叫他一声哥哥,因为我是徐娇娇的妹妹啊。

  谁知道,这个下流痞子跟我告白。

  他那么大个个子站在我跟前,跟木头一样,背对着阳光,头顶上的阳光露出一片白,我被阳光刺的眼睛睁不开。

  他塞给我一张粉红色的情书,我看都没看就转身扔进了垃圾桶里面,踮脚戳他脑门,“你回家好好洗洗你的脑子去,我才不喜欢你呢。”

  他气的拦住我,大声问我,“你到底是不是喜欢你姐夫,我都知道了,我姐姐的前男友就是卓风。”

  额……

  我都被他气笑了,知道了还跟我表白,那不是自找没趣,我问他,“你知道不知道我应该叫你一声哥哥啊,是姐姐认我做的妹妹的。你真是猪脑子!”

  我扔下他就跑,看到卓风的车子停在学校门口,我提着书包就跳上了车子。

  卓风问我,“顾成峰又欺负你了?”

  我摇头,没说顾成峰跟我表白的事儿。

  晚上,卓风又去应酬了,我咬着笔杆子看着挂钟上的时间,已经是半夜一点了,他竟然还没回来,我好着急。

  之前阿姨跟我说,有些时候在洗衣服的时候会看到卓风的领口上的口红。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凭什么啊,我平时都不涂抹口红的,如果我涂了口红,别说是卓风的领口了,他的脸上都该有的。

  哼!

  为此,我总是想着要跟着卓风一起出去应酬。

  这天,我实在憋闷不住了,给司机打电话,“叔叔,我要去同学家拿些东西,明天上课需要急用,你能送我过去吗,不耽误时间的。”

  司机那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来了。

  我在车上故意套司机的话,“叔叔,我哥哥的那个应酬的地方离我同学家近吗,会不会耽误时间?”

  我睁大了眼珠子眼巴巴的瞧着司机的后脑勺,乞求着他快告诉我具体地点,司机笑了笑,说,“是啊,不远,就在附近的那个橙黄酒店,一拐弯就到。一会儿到了地方,你自己进去行吗,我跟你一起进去拿东西吧?”

  我笑着摇头,“不用,我同学在里面等我呢,我去去就来。”

  下了车,我故意跑进胡同里面,偷偷的将书包里面提前准备好的本子拿出来抱在怀里,等了一会儿再跑出,跳上车,对司机笑着说,“叔叔,我拿到了,我们回去吧!”

  “好了,系好安全带。”

  橙黄酒店。

  一个小时后,我打车自己过来,看着司机的车子依旧停在不远处,猫着腰,躲在暗处,直接往里面跑。

  卓风最近经常喝得酩酊大醉的前往家里赶,每次阿姨都能收拾出家里一股酒味的衣服和满地脏污,最近还经常带着口红印子,实在太令人生气了。

  我偷偷的钻进酒店,故意将自己打扮的成熟一些,可我还是干瘪的要命,踩着歪歪扭扭的高跟鞋,走的极其的费力,好不容易挨个房间的找到了卓风所在的包厢,我直接推门进去。

  映入眼帘的场景惊的我浑身僵硬,泪水在眼圈里面打转。

  我从来不知道,我的姐夫,他会搂着别的女人,那个坚强的臂弯之下应该是我,也只能是我。

  那个女人的烈焰红唇就好像屋顶上闪烁的灯光,刺目而又灼热。

  所有人都沉浸在酒精中,热浪一圈一圈的扑打过来,叫人浑身燥热。

  我站在门口很久都没有人注意到我。

  卓风笑着,笑着很张扬,他眉头的痕迹不见了,脸上的笑容就好像阳光下飞舞的花瓣,竟然是那么的令人心驰神往。

  我很嫉妒,我很郁闷。

  卓风为什么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会这么的开心?

  突然,身后伸过来一双手,捏住了我肩头。

  我茫然回头看过去没,是一个同样喝的酩酊大醉的男人,嘴角挂着水珠子,估计是才吐了回来,脸上胡乱擦的水挂在额头上,他勉强睁开眼睛看着我,扶着我的时候身子还在晃,冲我嘿嘿一笑,满脸的淫荡。

  “小妞儿,哪个叫你来的,开房吗?”

  任是我经历的事情不多,可我不是傻子,看到书可不少,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深吸口气,回头将他推开,“我来找我姐夫的。”

  “嘿,你姐夫?你姐夫就是我啊,小姨子,来,给我亲一个。呵呵,真俊啊,这么小?这里什么时候还找来这个嫩的雏儿?”

  我又不是动物,雏什么东西?当初徐娇娇这么说的时候我还不能分清楚这句话是好话还是坏话,现在可不是当年的我了。

  我及其的生气,踢出去就是一脚,对着他的裤裆狠狠的踹了过去。

  那个人脸上顿时扭曲的不成样子,捂着裤裆歪着身子倒下去,哎呦一声哀嚎,整个包厢里面的气氛就降了下来。

  跟着是卓风的一双手,抓着我衣领在当袋子一样往外面提。

  他将我放在门口,身上满是酒气,怒气不懈的指着我额头,“给我等着,回来训你。”说完,他回头钻进了包厢,将房门关紧,碰的一声,我的泪水就落了下来。

  他进去了好一会儿,里面也不知道怎么样。

  很久之后,有人跑了出来,满脸怒火,脚步匆匆,脸上带着青紫。

  我着急了,伸着脑袋往里面瞧。卓风就坐在沙发,双臂撑在双膝上,好像一座冰雕。

  他突然挑眉看我一眼。

  我吓得缩了脖子,又立刻站稳,等着他再一次劈头盖脸的来训斥我。

  可我觉得我没做错。

  错的是他。

  他为什么要别的女人往他怀里钻,我不高兴。

  我愤愤的想,有些走神。

  手臂突然被他攥着,他拉着我往外面冲,到了车跟前,将我往车里面塞,手有些重,我吃痛的大叫,他不管不顾,我吓坏了。

  他是真生气了。

  我蔫吧下来,再不敢置气。

  一路上,他都没有跟我说话,我试图想跟他说些什么,他却不看我,眼神都不给我一个,我满肚子的话都憋了回来。

  到了家里,卓风在车里面没动,我以为他又要走,等了一会儿就看到他也下来了,继续拉着我往里面走。

  我一路小跑着跟上他,到了家里,他将我往沙发上摔,咚的一声。

  他又回头看我,我捂着被摔痛的手臂鼓着腮帮子,泪水在眼圈里面打转。

  他突然叹口气,坐到我身边,哑着嗓子问我,“摔到哪儿了?”

  泪水唰的一下流了下来,我委屈极了。

  我冲着他大叫,“你凭什么啊,凭什么怀里抱着别的女人啊,你不要我了吗?”

  我哭的跟着傻子一样,咧着大嘴巴嗷嗷哭。

  他一直在哄我,双臂一伸,将我抱住。

  我的哭声很闷,在他的怀里,呜呜的好像发怒的小猫。

  “傻瓜,那种地方你能去吗?那是什么地方?你还是学生呢。再说了,那都是逢场作戏,你不懂!”

  总是打着我不懂的旗号哄我开心,我不傻。

  除了我,谁都不可以跑进他怀里。

  我狠狠的吸鼻子,有些鼻塞,可我还是闻到了他身上的奇怪味道,“这香水儿真难闻。”

  他低沉的笑,一下一下的捋顺我背后竖起的尖刺,“以后不能过去了,知道吗,那里什么人没有啊,多危险?”

  有他在,怎么会危险?我知道,他肯定替我出头揍了那个人。嘿嘿……

  但是,这件事他还是惩罚我了。

  我计划好跟同学一起去游乐场的事情泡汤了,他要带着我去图书馆。

  真是,小气鬼!

  才坐在图书馆的双排椅子上,身后就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挨着我坐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