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87节

  第172章 狗屁未婚夫

  “我,不,唔……”

  陆少捂着我的嘴将我拉了出来。

  关了房门,他拉着我拼命了的往前走,赶在卓风追出来之前进了电梯。

  电梯关闭,陆少哈哈大笑,跟着回头揪我脸上的肉,“傻瓜,卓风那么说当放屁,这件事就这么过了,明天我也去,到时候咱们一起对付那个老巫婆。”

  陆少管卓风的姨妈叫老巫婆,他说比他家里的那个还厉害,据说当年可是占尽了风头,各种炫耀,所以在外面的名声可是比卓风的亲生母亲还要厉害。

  之后陆少就提到了卓不凡。

  “那小子不是个东西。”

  我没问陆少卓不凡怎么不是东西了,反正我也觉得卓不凡人品很不好,他动手打女人这一点我就无法接受。

  陆少拉着我好像拎着他的小闺女,一路上对我嘘寒问暖,举着衣服问我是不是喜欢,我看到眼花缭乱,他都要将整个商场搬下来了。

  我们两个人空着手进去,出来的时候后面跟着三个人帮忙拿东西。

  上了车,他又带我去吃了肯德基,玩了过山车,晚上卓风打电话过来叫我回去,陆少却将卓风给叫了出来。

  三个人难得的坐在一起吃顿安静的饭,陆少也嫌少的身边没带着个妖冶的女人,笑的如沐春风,不知道他在高兴什么。

  卓风一直在帮我夹菜,低头不吭声。

  卓风本来话不多,今天尤其的少,期间也只说了两句话。

  陆少突然放下筷子问他,“你小子在担心卓尔结婚的事儿?”

  我也急了,问卓风,“姐夫,你担心什么啊,我都不认识那个卓晗,并且我不会结婚的。”

  卓风看我一眼,又看看陆少,也放下筷子,喝口水才说,“结婚这件事不用想,我是在想你上学的事儿。”

  我好奇,难道我去不了了?我都收到了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啊。

  “他也在你那个学校,同一个院系,是你学长。”

  “卧槽!”

  陆少说了我想说的话,卧槽!

  仨个人一时间没了言语,陆少也使劲皱眉,过了很久,汤端上来,陆少开始给我们盛汤,之后说,“学长就学长,狗屁未婚夫,敢骚扰你我废了他。”

  其实我一点都不在乎,我的心在卓风这里,别人怎么追求我都不担心。

  看样子,卓风担心。

  “姐夫,我不会喜欢别人的。”

  卓风没吭声,只夹了一块肉给我,“这件事不提了,快吃吧,还有我。”

  我想,卓风听到我这么说,是高兴地吧?

  陆少缺不高兴,“没出息,男人多的是。”

  可我就是想在姐夫这棵树上吊死。

  隔天,很早的时候陆少就过来找我们了,看样子睡得很好,整个人都神采奕奕的。

  在车上我一直在打哈欠,这件事我以为不会放在心上的,谁想到会叫我一整宿都没睡好。

  卓风拉着我往他怀里拽,“睡会儿吧,要很久才到。”

  我点点头,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一点的地方,躺在了膝盖上,闭上眼睛,迷迷糊糊起来。

  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真的听到了,卓风在说话,说的是我的事情,他提到了我表姐。

  我表姐在村子里的时候被人叫老二。

  所以我也喜欢叫她二表姐,可我们谁都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称呼她。

  卓风说二表姐在村子过得很不错,生了三个儿子,现在日次也好了起来,可就算如此,她也是因为母凭子贵,并且仍旧是被人说是代孕工具。

  我想想都觉的心疼,二表姐依旧无法逃脱这样的命运,还以这样的悲惨命运为荣。

  卓风说意思是二表姐在找我,他已经叫人送了钱过去,因为二表姐是通过电视台的节目找我,所以找到我是早晚的问题,可他在乎的不是找我,是担心找到我之后对我的影响。

  卓风断断续续的说了我小时候的事情,其中就有我和二表姐被父亲拉去玉米地的那件事。

  那个时候我还在懵懂期,可表姐已经懂事了,她推开我,当时尖叫的声音我至今难忘。

  我躺在姐夫的怀里缩了缩脖子,换了个姿势,再不想听。

  等姐夫将我摇醒,我们也到了城郊的别墅。

  这里仍然富丽堂皇,一切都没有变,徐娇娇出事后我们就搬来了这里,这里风景很好,周围还有竹林,之前没修建好的花园现在也都种满了花草,一眼望去,好似在童年的梦中。

  只是站在门口的那个女人,彻底的将我从梦里面拽了出来。

  “走吧!”卓风牵住我的手,低声对我说。

  我点点头,不敢去看他姨妈的脸。

  卓风冲我轻笑,嘱咐我,“有我在,别怕。”

  我是真怕。

  这就好像老鼠天生都畏惧猫一样,我想我就是那个无辜撞到了猫的老鼠。

  “姐夫,今天人很多吗?”

  外面停了很多车,其中一辆我认识,是卓青青的车。

  卓风点头,“我爸爸生日,所有所有人都来了。”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家宴陆少也会来,可姐夫带我来这里还是第一次。

  “姐夫,我知道怎么做,我不会闯祸的。”

  “没事的,走吧!”

  陆少已经先我们一步进去了,站在门口正在跟一个女人说话,那女人看起来很美丽,只是个头不够挺拔,估计跟我差不多。

  陆少微微弯着腰,抓着人家的手,笑着一脸的甜蜜。

  “美女,也是卓家人,叫什么啊,我是陆豪,卓风的发小。”路过陆少的时候我就听到他这么介绍。

  那女人呵呵的笑,“我不是卓家人,我是小姨。”

  噗!

  我险些笑出声来。

  不知道那个小姨是谁。

  卓风说,“是陆家的一个远方亲戚家的姨,他估计是没见过,之前跟我有生意往来。”

  我瞬间明了,回头多看了两眼陆少尴尬的脸。

  “走吧,小姨也没有男舞伴,我们正好。”

  “呵呵,好,呵呵呵呵,呵呵呵……”

  陆少哭笑不得。

  我跟着卓风进去后没多久,他的姨妈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故意大声的将我们的出现引出来给别人看,“我的儿,你可回来了,快,叫我看看,你瘦了,呦,这就是卓尔吧,长这么大了,真是好看啊,呵呵,卓尔,我是卓风的妈妈,我们是头一次见面吧,真是好,你能来我还非常高兴,一直都想着你能来,学业很紧张吧,听说你考了个好学校?是不是?”

  他姨妈的突然热情叫我浑身发冷。

  第173章 滚远点

  卓风见我拉到身边,对他姨妈说,“姨妈,我说过很多次了,你是我姨妈,我妈妈早就去世。”

  他姨妈和所有人该是早就习惯了卓风这样,大家都没有任何反应,他的姨妈更是一点不自然的表情都没有。

  我看的目瞪口呆。

  卓风拉着我从他姨妈的身边走过去,直接往二楼的方向走,上了楼梯,就看到卓青青出来了,身后是卓不凡,卓不凡身边的老者就是卓风的爸爸。

  他爸爸拄着拐杖,身上穿着深色的毛线衫,西装裤子笔挺的好像一张折起来的纸。

  “哼!”

  卓风的父亲冷哼一声,从我们的身边走过。

  周围的空气骤降,好似突然之间的冷空气将我们扫的浑身冰冷。

  卓风握着我的手紧了几分,交代我说,“卓尔,你先去自己玩,不要走的太远,免得我找不到你。”

  “……哦,好的姐夫。”

  “不像话!”走过去的卓风的爸爸突然低骂。

  他说的肯定是我,是我不像话。

  我深吸口气,后悔刚才的称呼是姐夫而不是哥哥。

  卓风轻轻拍我肩头,“去吧,这里你很熟悉的,去那边找叔叔阿姨。”

  他说的是保姆阿姨和司机。

  保姆阿姨最近身体不好,一直在乡下,这次回来也是卓风事先安排,他知道我很想阿姨。

  司机叔叔已经不在这里工作,换了工作还是保持联系,卓风爸爸过生日他过来参加宴会,但是他仍旧喜欢单独的坐在角落,从来不搀和。

  我走过去就看到他正低头打电话,等他挂了电话。

  他看到我过来,挂了电话跟我说,“卓尔啊,我还在找你,以为你不会过来。”

  “叔叔,我今天能来也挺意外的,阿姨呢,我没找到阿姨。”

  我坐下来,正好看到卓风跟他的父亲在二楼的楼梯间站着,两父子看上去真的很像,好似一个模子刻画出来。

  卓家人都有很好的样貌,尤其是卓风,他一定继承了父母身上所有的优点,不管站在哪里,都是最闪光的一个。

  但是看得出来,他跟他的父亲关系很不好,两父子即便是站在一起,也没有话说,各自笑的梳理。

  叫人意外的是,卓不凡一直站在卓风父亲的身边,有说有笑,十分讨他父亲喜欢。

  这就奇怪了。

  不是说卓不凡不被卓家人接受的吗,看这样情况关系是挺好的。

  之前卓风还将公司交给卓不凡打理,后来卓风出事,全部的钱都拿了出去,现在卓家也只是一个空壳子,那卓不凡也不会跟卓风抢东西了,即便是抢,能拿走多少,现在的东西可都是卓风自己用命换来的。

  我有点不明白卓家的这层复杂的关系了。

  这时候司机叔叔的问题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卓尔,最近怎么样,我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卓总那边联系不上。”

  卓风换了联系方式,就是不想从前的朋友打搅,他说要安静一段时间,其实卓风是在跟从前的人断绝往来,他现在不是商人,而是黑道上的人。

  我撒谎说,“可能是忙吧,哥哥的电话我也有些时候打不通的。”

  司机叔叔哦了一声,继续问我,“听说今天你要订婚,是谁,我见过吗?”

  啊?

  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今天不是卓凡父亲的生日吗,怎么又扯到我订婚的事情了,卓风该是不知道的吧?

  “卓尔,说说那个年轻人怎么样,相处没多久吧,我记得出事前你可还是跟顾程峰在一起呢。”

  是啊,就算我再找男友也没多长时间的,一个暑假还没结束。

  我摇头,“叔叔,我没办法说什么的。”因为我也不知道。

  我开始着急起来,如果卓风的姨妈叫我和卓风过来的目的是为了要给我直接订婚,那不是叫卓风这边受骗了,这怎么能行,先斩后奏的办法还真是够损的。

  我开始寻找卓风,他刚才还在二楼,这会儿已经没了影子了。

  陆少也不在,卓家人都不在。

  我正着急,肩头被人拍了一下,是顾程峰。

  “找你的未婚夫吗?”顾程峰的语气很是不好,可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我摇头,“顾程峰,我没心情开玩笑的,今天不是我订婚,你帮我找找我姐夫和陆少,我们都被骗了,今天不是卓风父亲的生日宴吗?”

  顾程峰好似不太相信,眼神怪异的打量我。

  我没心情跟他周旋,自己上二楼去找。

  却被陌生人给拦住了。

  这里人太多,我还不能大吵大闹,可这件事是我们被骗了我,卓风和陆少一定是被卓家人给支走了,之后这里进行订婚亦是,赶鸭子上架也就这样呗。

  我被公开订婚,那就彻底的断了我和卓风之间的关系,即便将来我们能够在一起,这件事也会被人诟病说卓风抢走了或者说跟卓风之间有不正当关系。

  那个陌生人面露凶光,挎着胳膊看着我,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霜。

  我吸口气想闯过去。

  顾程峰在身后拽我,“走,我带你去找,别硬闯。”

  跟着顾程峰出来才知道车子都不见了,要不是是在白天,我肯定以为见了鬼。

  顾程峰也急了,问我,“卓哥不知道?”

  我摇头,“姐夫说是他爸爸的生日啊,陆少也说是生日宴,不知道怎么就变成我订婚了?哎,我应该想到的才对,昨天姨妈呆着卓晗来找我的,姐夫说没事,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呢。怎么会这样啊,姐夫肯定也是被家里人骗了。”

  顾程峰皱眉看地面,半晌才摇头说,“不能,卓哥不会轻易相信家里人的话,估计是他早有准备,可卓家人也早有准备,怕是卓哥也是分不开身,哎,见鬼了,车子都哪去了,想走都走不了。电话打不通,卓家人这是安装了干扰器了啊,真是混蛋。”

  顾程峰起的转圈,看一眼周围,“我们直接走,走。”

  他拉着我往外面走,大门被锁了。

  他推没推开,气的用脚踹,大门哗啦啦的响,前后摆动,可仍旧锁的严实。

  身后,有人叫我,“卓尔。”

  我惊得差一点跳起来,不情愿的回头看着站在我和顾程峰身后的人,之前还觉得他这个人不错,该是身不由己被卓家人所逼,可看他现在的样子,怎么觉得他都是自己愿意的,很是享受?

  “卓尔,这是你的同学顾程峰吧,呵呵,也是你男闺蜜,很好,我终于见到了我的敌人,你好,我叫卓晗。”

  “滚,不好,滚远点,别叫我动手。”顾程峰低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