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88节

  第174章 天真

  我轻轻扯顾程峰,提醒他别冲动。

  “卓晗,能把门打开吗,我们想出去。”

  卓晗笑笑,“卓尔,你不想跟我订婚吗?”

  “卓晗,我们不能订婚啊,我都不认识你,再说了,我不喜欢你,我还要上学的,你放我走吧,好不好?你跟我都不认识。”

  卓很不渝为然,“卓尔,我们结了婚之后就可以认识了,并且今天是订婚不是结婚,是不是?只要跟我订婚了我就会放你走,好不好?”

  我觉得他脑子有病,现在也不是封建古代,婚姻也不是而知,不相干的两个人说订婚就订婚不是有病就是有……

  我懂了。

  姐夫常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不过这是针对一部分人而言,但是也绝大数人都是如此。

  卓晗是为了钱?

  “卓晗,你要是为了钱我可以给你,我有钱的,只要你放过我。”

  “呵呵,钱?我知道我很需要,但是你给的远远不够,并且这里面不只是钱的问题,而是你必须跟我订婚。”

  我明白,“为什么?”

  “以后你就会懂了。”

  顾程峰急了,走上前就要去拽他,我拉着顾程峰,“顾程峰,别动手,我们再想办法。”

  顾程峰脾气急,回头问我,“想什么办法,先打他一顿再说。”

  说完,拳头就要高高的举起来,还未落下,远处有人低吼一声,惊的我们所有人看过去。

  “顾小公子,你来这里不是要打我的人,我可要好好问问是什么理由。”

  顾程峰拳头还在半空,想落下也没了力量,他泄气的收回手,往后面退了两步站在我身边,问卓风的爸爸说,“叔叔,这件事一定有误会吧,你不知道卓尔跟眼前这个人不认识吗?就算卓尔要订婚也不会是他。”

  “呵呵,这是我们卓家的事情,顾小公子有疑问我没有意义,但是顾小公子想插手我可要不同意了,来这里都是贵客,不舒服我们卓家的人也行,可不能动手打人啊。”

  顾程峰冷笑,“打他是轻的,再说了,我就是打了能这么样?”

  我着急的拽了一下顾程峰手,走上前问卓风父亲,“叔叔,我姐……我哥哥呢?我想见他,这件事他不知道的吧?您该知道我哥哥是不会同意我跟卓晗订婚的,先不说我跟卓晗是不是认识,可我现在都不想订婚,你这样逼我不对。”

  “哈哈……小丫头,你好像没有拒绝的权利,卓晗,带着你的未婚妻进去。”

  我一怔,后退,身后却已经是锁紧的大铁门。

  顾程峰将我护在身后,对走过来的卓晗怒吼,“你敢过来试试。”

  “……卓尔,我是文明人,我不会动粗,但是你该知道你现在是没有选择的余地的,跟我订婚是最好的结果,难道你还想叫卓哥备受外人欺辱说他是乱伦自己妹妹的人吗?”

  这都是别人胡乱编造的,真正的事实不是这样,可现在说什么都不对,摆明了是要逼我必须进去才行,我不想顾程峰手上,卓家人在这里早有准备,将卓风和陆少支走,能叫我们想到的事情都做了预防,就算是我反抗只能是丢脸却制止不了任何事。

  “叔叔,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跟卓晗订婚吗?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卓风父亲冷笑,那张与卓风有几分相似的脸却是更加冰冷,毫无表情的,即便他在笑,眼中也是满是冰霜,甚至对我带着无比沉重的仇恨。

  “卓尔,告诉你也没有什么,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们卓家的人,养大你不能一点作用没有。更何况这门亲事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卓晗的父亲是跨国集团的老总,呵呵,他会在年满二十周岁的时候接受公司,但条件是必须要结婚安家,现在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你是我们卓家人,背后有我们卓家给你做后盾,卓晗拿到了家族的资金,你也会分到一点,这也对卓家东山再起有很大的作用,你不亏的。”

  说的轻松,用我一辈子的幸福做交易,最后获益的只有他的虚荣。

  不觉得可笑吗?

  那么卓晗也愿意?

  “卓晗,你也才上大学二年级,你该知道一些人生大道理,难道为了这个事情你就必须跟一个你不喜欢并且不认识人结婚束缚你一辈子吗?”

  卓晗哈哈大笑,“卓尔,你太天真了,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已经忍耐了十几年,结个婚而已,大不了你过你的我过的我,我们互不干涉,你需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婚姻,幸福,快乐,金钱,包括我们共同的孩子,你们女人不就是渴望这些东西吗?”

  放屁!

  我气的大叫,最后一点尊重也荡然无存。

  因为卓风的缘故我无比净重他的父亲和姨妈,可没想到他们身为老者,却从来不会因为我是晚辈而善待我,相反的却将我示威眼中钉肉中刺,他们的眼中我就是拿走了他们儿子和家族一切的刽子手。

  “叔叔,你恨我,我不怪你,可你不能因为对我的恨就强加到被人的身上去,你该想想这件事我哥哥会不会同意。你这样欺骗我们,你就没有想过后果会多么的严重吗?哥哥一直不回来,甚至不会与你们通电话,难道这里面就一定是我哥哥的问题?你们身为父母,却从来不会为了自己的子女着想,你们真是不配做父母,尤其是你这个父亲。”

  我越说越激动,再不会故意他是长辈是卓风的父亲而给他留面子。

  心中的话已经憋了好几年,自从我来到卓风身边,卓风的父母就一直这样阻拦,甚至会不惜伤害卓风。

  我无法想想这样打着为了卓风好的父母为什么就这么自私。

  “叔叔,你恨我可以针对我,只针对,而不能叫被人做牺牲品。还有卓晗,我不管你的家庭是怎么样的,你现在这么对我,任由自己受卓家人摆布,你就一点自己的想法都没有吗?你长的好,出身好,你还是高材生,你前途无量,可你为什么一定要做这样的事情,你直接将自己的后路堵死,你想过以后吗?你这样无意是将自己的一辈子都毁了,并且是看着卓家人毁了你的一切。”

  我的尖叫声在偌大的院落中回响。

  人生大道理我懂得太多,以至于我对很多事情宁愿看不透彻,一辈子躲在卓风的羽翼下装傻充愣,可面对不可理喻的卓家人,我才发现我的懂得的道理和知识却无法用在他们身上。

  “叔叔,放我走。”我尖叫。

  第175章 不要求他

  “休想!”

  卓晗怒吼。

  喘息间,顾程峰就被卓家的人给拽走按在地上。

  我看着狼狈的顾程峰无力的大叫,嘶吼,可面对力量上的悬殊,我只能任凭鹿晗拉走。

  司机叔叔出来劝说,也被卓家人给带走,我无力的哭声和尖叫被喧闹的人人群冲散,看着面前摆放着的订婚盛典高台,本该无比庄重的仪式却成了我的祭台。

  “叔叔,叔叔,放我走,求你了,我答应你不会跟卓风在一起,我肯定做到,我上了大学就离开卓风,好不好,我不打搅卓家人了,我发誓,求你放我离开,这样逼我以后我也会反抗,到时候事情会更加糟糕,订婚就代表我一定要跟他结婚,可我们都不认识,叔叔。”

  我的苦苦求饶在安静的大厅里面异常的突兀,可是所有人都只能默默的看着,不知道那些人眼中的表情是同情还是看热闹。

  “叔叔,我求……”

  “卓尔,不要求他。”

  卓风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伴随着一声巨响,他手里抓着一个人从二楼落了下来,正好砸在我要站着的高台上。

  人都说订婚而已,可有钱人家的订婚就等于是结婚,看似简单的仪式,这里面充满了玄机,对方要签字,要写条约,定下结婚日子,互相交换礼金,里面大多都是很巨额的生意。

  现在卓晗的手中更多的还会牵扯和家族里面的一切生意和继承巨额财产的份额,卓风的父亲这么极力的促成我跟卓晗的订婚很定也会拿到一些。

  所以,订婚就等于是结婚。

  如果我反悔,会面临着更加繁琐的后续,怕是这一生都无法莫除掉。

  之前卓风要与李思念订婚的时候顾程峰跟我说过,一点订婚,那就是事情铁板订钉了,除非有一方出事,才会终止。

  这就是为什么我极力反抗的理由。

  卓风被他的父亲关在了后院子的小院子里面,周围看守了二十多人,可卓风和陆少练手,二十多人也控制不住他。

  卓风先下了楼,陆少趴在二楼的楼梯扶手上看着我,大口喘息对我说,“卓尔,要不是你,我今天真没想到我这么能打,卓风也跟吃了大力菠菜一样,妹子,你坚持的对,累死我了,不能同意啊,我先泄口气,奶奶的,十几个人打我,给我等着。”

  卓风朝我走过来,牵住我的手,看一眼卓晗,卓晗吓得缩了缩脖子。

  卓风的眼神又很是镇定的看一眼在场的所有人,“卓尔不会跟任何人订婚,除非经过我的同意。”

  卓晗还想再说什么,可张了张嘴,看着身边坐着却没有人任何反应的卓风父亲没有帮他说话,也闭上了嘴巴。

  卓风继续对他的父亲说,“你我之间的事情不要牵扯到卓尔,我说过很多次。”

  卓风父亲冷笑,“你是我的儿子,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卓尔被你认定为卓家人,我不会管,可现在是为了家族,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牺牲。这订好婚的事情你不同意也要同意,卓晗,去将卓尔带走。”

  卓晗眼前发亮,从人群中走出去,要来拽我的手。

  我躲开的同时,卓风的拳头伸了出去,咚的一声敲在了卓晗的脸上。

  卓晗连连后退,扑进了身后的人群。

  一阵骚乱之后,周围再一次陷入安静。

  卓风继续警告他的父亲,“我最后说一次,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们插手,尤其是卓尔的事情。不管你这边怎么想,卓尔的将来都不会有你们来管,如果想在这里待我欢迎,不想,我现在叫人送你们走。”

  卓风的父亲浑身一怔,脸色顿时不好,举着手里的拐杖就要敲打过来。

  他的拐杖是外面是一层铁,这要是敲在脑袋上人就完了,我记得用身体去挡,卓风情急之下用后背将我护住,只听哄的一声,卓风一声闷哼,足见敲打下来的力道是多么的重。

  众人一阵惊呼。

  我也被吓得双腿发抖,用整个身体将卓风的身体支撑住。

  他的脸色雪白,闭着眼睛不吭声。

  身后传来卓风姨妈的担忧呼唤,“卓风,卓风!”

  卓风这才这个开眼,勉强用手臂撑在我的肩头,“我没事,叫陆少找到钥匙,我们走。”

  我怔怔的点头,对那边的陆少大喊,“陆哥,我们走,拿上钥匙,还有顾程峰。”

  “来了。”

  陆少起身,踉跄了几步,蹬蹬几步从刚才卓风扔下来的人身上反找出钥匙,跛脚走过来,看我们一眼,对卓风父亲笑笑,“叔叔,你这要是把自己儿子打坏了后悔去吧,我家老子再对我狠毒也顶多是摔东西,可从未对我动过手,您真行,难怪卓风对你们这么冷漠,走了。”

  卓风父亲依旧冷冷的坐着,面如表情,之手中的拐杖已经扔在了地上。

  卓风姨妈大哭着要追我们出来,被顾程峰拦住。

  陆少将车子从车里面开出来,顾程峰背起已经昏死过去的卓风往前冲。

  我回头看一眼站在门口的他们,所有人的眼神都很复杂,有同情,有担忧,有嘲讽也有高高在上的那种观赏。

  这一出好戏,丢尽了脸面,卓风父亲本想利用这件事叫自己的地位稳固一番,不想,却一落千丈。

  好在,这里没有任何的拍摄设备,电话也没有信号,大门紧缩,消息是发布出去的。

  隔天各大媒体只报道了一家名声大作的家族发生了事,却没有详细的说是谁,内容含糊不清,可也看懂了报道的是谁,说了什么。

  卓风的后背脊椎骨头轻微骨裂,好在不严重,据说那拐杖的头是金刚的,就是防止磨损影响支撑,谁会想到,当初孝敬自己父亲的东西现在成了险些要杀死卓风的凶器?

  卓风在半夜才醒过来,不能躺着,只能趴着,半张脸埋在枕头上,看我的时候只睁开一只眼睛,脸色仍旧白的没有任何血色。

  “姐夫!”我忍着不叫自己哭出来,可还是在他握着我的手的时候不争气的流下泪水。

  陆少从沙发上惊醒,快步走过来查看,放心的笑笑,“没死就成。”

  “卓哥,没事了吧?”顾程峰也陪同了一夜,他被人放倒在地上的上擦伤了手臂,包扎好了就没走。

  陆少的脚轻微的扭伤,好在问题不大。

  卓风看我们一圈人之后轻轻点头,“没事。”

  “卓哥!”

  门口,担忧的声音传进来,跟着是一个清瘦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