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89节

  第176章 璇儿

  身影直接扑了进来,趴在卓风的后背上。

  我惊得后撤几步,吃惊的看着那个小姑娘。

  对,确切来说,她就是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背着红色的双肩包,轻便的运动服,一脸的担忧,包子脸扭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的可爱。

  她比我还要矮一点点,并且比我还要瘦,却很白,至少比我白。

  我莫名的,心中一酸,不知道哪里来的自卑,叫我下意识躲开了很大一段距离。

  顾程峰站在我身后,拽我手臂,我这才没退出门口。

  他看着我,没说话,该是在询问我怎么了。

  我愣愣的摇头。

  那个小姑娘抓着卓风的手,“卓哥,可吓死我了,知道你出事我就过来了,你没事了吧,伤到了哪里,给我瞧瞧。”

  “璇儿,别闹,我没事,你站好。”卓风推开她,忍着后背上的疼痛,拧着眉头。

  璇儿?这名字真好听。

  璇儿笑笑,“卓哥,我才从国外回来,你从前经常出差就会去看我的,现在怎么都不去看我了?还以为你结婚有了嫂子呢,没想到你还是单身,嘿嘿,不过没关系,我回来了,我来照顾你。”

  额!

  心痛,好痛。

  我觉得呼吸一下子都紧蹙起来,没了力气去争辩什么。

  璇儿笑容甜美,好像春风,叫人沐浴在在阳光之下,无比的舒心。

  卓风轻笑,满脸的宠溺,“爷爷还好吗?”

  “好,爷爷好的很,就是爷爷不想坐飞机,所以我自己过来了,下了飞机就听说你出事了,阿姨叫我来看看你。”

  卓风还有爷爷?不是早就死……

  我一点都不知道。

  顾程峰轻声对我说,“是卓哥爷爷的弟弟,也叫爷爷。”

  哦,对,也叫爷爷才对,那这个璇儿就是卓风的表妹呗。

  我的心情好了点,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自然了一些。

  顾程峰没好气的看我一眼,哼了一鼻子,对卓风说,“卓哥,我得回去了,我还有个客人要见,晚上再来看你,我将卓尔也带回去。”

  卓风点头,勉强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挣扎了好一会儿都没动弹得了,只好又趴下,对我说,“卓尔,回去吧,明天不是要去学校办手续吗,陆少陪你去,晚上想过来再过来。”

  我恩了一声,再看看璇儿,看璇儿看我的眼神,心里咯噔了一下,果然,卓家人是都不喜欢我的,除了卓风。

  我不自然的笑笑,对卓风说,“那我先回去了,姐夫需要什么跟我说,我提前准备。”

  “路上小心,有事情跟我说。”

  卓风还想嘱咐我什么被陆少打断,陆少连连吸气,“得了得了,跟唠叨个没完的老太太一样,我们走了,璇儿也跟我走。我给你送回去,小姑娘到处跑什么?”

  璇儿老大不愿意,撅嘴往后退,推开陆少的手,“陆哥,你还是女人找的少,怎么还想对我有意思?”

  陆少气笑了,再要伸出去的手就缩了回来,无奈的做了个投降的动作,“成,成,我服了你,你在这好好呆着吧,我叫卓家人来接你。我们走了!”

  陆少对卓风一摆手,回头推我。

  我不舍的看着卓风,脚步迈不动。

  璇儿这时候说,“卓哥,你这是为了谁啊,值得吗?跟我叔叔倔也没有好处不是?我都听说了,别看我小啊,道理我看可第都懂得,你要是这样不懂事,那不如跟我一起出国念书好好叫我爷爷教训教训你。”

  余下的话我不敢再听,一定是再说我的不好,我这才有了力气离开。

  卓家人就那么看不起我吗?

  我十分费解,我哪里惹到他们了。

  还是说因为我的出身不好,都觉得是我耽误了卓风?

  可出身不是我自己选择的,我这么多年在卓风身边不是也改掉了从前的那些坏习惯吗,我现在哪里配不上卓风不了。就算配不上,也要卓风说才行,被人有意见,我就是不高兴。

  哼!

  陆少这时候来捏我肩头,好想再给我做按摩,推着我叫我脚步加快。

  出了医院,坐在车子上,顾程峰没急着开动车子,安静的坐在驾驶座位上吸烟,窗子大开,可这时候的天气一点风都没有,烟雾仍旧在车里面飘散,很是呛人。

  我依靠在车门边上看着车窗外,医院的外面风景也不错的,这里更加安静,适合修养,就好像一个建立世外桃源的山庄,与这个繁华的都市有些格格不入。

  良久,陆少才说,“顾程峰,走吧,我们先回酒店,这个事……我来办。”

  我回头看他一眼,陆少的脸色有些不大好。

  我好奇的问,“陆哥,怎么了?”

  “……还不是订婚的事儿?”陆少很是无奈的叹息口气。

  “我不会同意的。”我坚决的说。

  “现在看来不是你不同意就行的。”

  我不懂,不过也因为他的这句话紧张起来。

  “陆哥,是不是还有别的事儿啊,告诉我。”

  顾程峰将吸完的烟蒂扔出去,踩了脚油门,“回去再说。”

  车内安静,只有外面呼呼的风声,车速飞快,可还是行驶了很长时间。

  到了酒店门口,陆少接了通电话,因为挨的近,我听到他电话那头的人该是个女人,但不是开心。

  “美人,想泻火啊?呵呵,不成,我忙着呢。啧啧,这么骚,叫我怎么忍得住?呵呵,别勾引我,逼急了我可是能叫你几天起不来床的啊,上次撕裂的好了?”

  说到此处,我的脸刷的一下热了起来,推门就出去了。

  顾程峰也跟着出来,看我一眼,关了车门,看着我没吭声,我们一前一后的往酒店里面走。

  帮忙开门的酒店经理告诉我,“卓尔,这里有一封你的信,要我亲自交给你,还有一些东西,已经送到了你的房间。”

  我看一眼信封上的字,不用看内容也知道是谁,点头说,“谢谢你。”

  顾程峰低头看我一眼,问我,“你哥?”

  “恩,他最近都在隔壁市做生意,一直都没回来,但是隔段时间就会给我钱,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了,每次都差不多两三万。”

  厚厚的牛皮纸袋子里全都是红色的钞票,有些时候里面还会赛一两张银行卡,之前我都没去碰过,今天顾程峰好奇,查了一下,一张卡里面有几十万,一共五张卡,我没敢动脑算多少钱,想想都害怕。

  我哥给我钱是想赎罪,也知道我不想见他,所以一直都躲着,他去隔壁市也有一半原因是因为我。

  “卓尔,给你哥打个电话吧,他其实过的不好。”陆少突然说。

  第177章 认亲

  我哥哥走之前给我打过电话,他虽然没说什么,可也是想叫去送送他的。

  我因为一直没有想好如何面对他,就当做这件事不知道,他到了隔壁市后就一直在跟我联系,偶尔发微信,偶尔会给我一些在网上预订吃的和花送到我这里来。

  之后就是钱和衣服以及一些我需要用的书籍。

  看着满巷子的衣服和书籍,再看手里沉重的钱和银行卡,我的心是很难受的。

  周围人都在劝说我接受我哥哥,可是他们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敢面对我哥哥。

  只有卓风知道,也只有卓风在体谅我。

  我以为我哥哥也知道,可看他这么频繁的联系我,该是也不清楚的吧!

  我看着电话,那个号码如何都拨不出去,最后我还是没有胆子的选择了发送信息。

  微信上哥哥回复的很慢,他没上过学,大字也很非礼,偶尔还会有错别字,可我能体会到他在那边的紧张和担忧。

  我叫他发送语音,他那边固执的仍旧发文字,一条一条,有些时候一句话要很久才会回复。

  今天他选择了发送语音给我听。

  在语音中我听的出来,他很是担心我,订婚这件事就算没公开报道,也有很多人知道。

  “大妞,你在那里还好吗,卓风没事吧?你,你……在哪里,有人陪你吗?”

  “哥哥,我很好,陆哥和顾程峰都在,我在酒店,姐夫在医院,伤的不重。”

  “那就好,你,恩……”声音中断,他似乎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在一串沉默之后,发过来几个字,“我回头跟你联系。”

  我看着他一串字,全都写对了,看速度也很快速,他该是自己背地里练了很久。

  我痴痴的看着电话发呆,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陆少说我哥哥在隔壁市过得不好,是因为生意受到排挤,赚钱不容易,都是出生入死的事情,要不是卓风将张老板处理了,怕是会更难,现在熊叔回去了,估计事情不会简单了,陆少的意思是叫我哥哥回来,但是叫我哥哥回来只能通过我,因为我哥哥只听我的话。

  我不知道我的话是否真对我哥哥有用处,可我还是想试一试。

  睡觉前,我给哥哥发了一串语音,说了最近的事情,说了我的学校,我的安排,以及我对他的担心,“哥哥,回来吧!”

  我没说我是否要去见他,我只希望他好,作为亲人之间的那种关怀或许我还做不到,可我不想他出事,一点都不想。卓风出事后我更是担心他的安全,希望他能够安全。

  隔天,哥哥的电话打进来,无比的高兴,却也只在电话那一头傻乎乎的笑,跟着对我说,“好,我回去,我回去。”

  我没告诉我即便他回来我也不会去见他,因为我还没准备好。

  我知道卓风一直在给我二表姐钱,尽管我们的钱也不多。

  卓风是不想叫我的家人打搅我,但是他却忽略了最终的一点,我的家人都是穷人。

  尤其是生在那种环境下的女人,只要有了钱,任何事情都可以做的出来。

  这个想法在我心里藏了很久,直到开学的前一天,我终于告诉了卓风。

  他当时还在医院趴着,医生做好了检查交代他不能随便乱走动,即便出院了也不能剧烈运动,卓风还是坚持要出院,他只想送去我的大学,帮我像很多家长一样安排好我的住处和我的入学手续。

  跟着他上了车子,我跟他说,“姐夫,二表姐那边不要再给钱了。”

  他轻轻吸口气,手撑一下后腰,点头,“好!”

  我解释说,“给足够多了人心会变的,最开始或许是真的有苦难,给的次数多了就会觉得给她们钱是应该,会肆无忌惮,会变本加厉,姐夫,你懂我的意思吗?”

  就算被当做是冷血无情,我也不想再叫卓风陷入两难境地。

  那个家,那个曾经,就算有美好,早已经被掩盖在了一片凝重的往事之下,就好像湛蓝的天空之中布满了蜘蛛网,密不透风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卓风轻拍我头顶,“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不会再给了,学校到了。”

  我先下车,帮忙搀扶他下来,他回头叫司机帮忙将我的行礼拿下来,看着偌大的学校,皱起了眉头,“卓尔,我后悔了。”

  我好奇的问,“怎么了?学校不好吗?我不想出国读书。”

  “不是,我后悔叫你住校了。”

  我的心咚的一响,好似被人剪断了系着心的绳索,心脏直接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他继续说,“在这里,我不能照顾你,不放心。”

  我仰头看着他,他勉强站直了身子,高大身影挡住了头顶上的烈日灼阳。可我仿佛看到了他身上的痛苦,是那种失去了自己宝贝却无能为力的无助。

  我扑进他怀里,好似这样的拥抱已经很久不曾出现过了,他的味道我都有些陌生,可我他的温暖还是这样的叫我沉醉。

  面对现实,我们都在做着抗争,明知道不可能,依旧坚持着,一同牵着手,奔赴脚下的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安排好了住宿,他非要亲自帮我去冲了校园的卡,各种卡的钱,费用,可还是不放心,拉着我站在宿舍的楼下,一直不吭声。

  他忍着痛,眉头都皱在一起,脸色也不是很好。我无比的心疼,“姐夫,你回去吧,我送你回去,我总艺自立的。”

  “我知道,我在等一等,不是还没到上课时间?”

  “姐夫,我今天不上课,只是晚上回去教室上自习,同学还有些没来呢,我就是闲坐着。”

  姐夫看起来比我还要紧张和不舍,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我知道,再看看你。”

  “姐夫,我们又不是见不到了,我住校而已,还是能看到你的,你的酒店就在学校旁边的啊。姐夫,我送你回医院吧。”

  他摇头,只低头皱眉看着我,眉头打结的紧皱。

  “卓尔,你没离开过我,读高中的时候最多只在学校住了一个星期我就很担心了,现在你要在这里住四年,我真的很不放心。”

  我也同样不放心他,他一个人住酒店,我在的时候还能陪着他说说话,可现在他除了工作熬夜就只有无尽的孤独。

  但是我不得不住学校。

  他不知道,在我办手续的那天晚上,见到了他的爸爸,是璇儿带着他爸爸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