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92节

  第182章 我们都有机会

  我愣住了。

  呆呆的看着她手里多本子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也不急,就干巴巴的等着我回答,我睁大了眼睛,到底是说了瞎话,“没有的事儿,我最了解他了,他女友很多的,不会这么傻。”

  同学们一起惊呼,“那就好,我们都有机会。”

  额……

  被缠着问了很多问题,知道后半夜她们才肯放过我。

  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睡不着,脑子里面全都是当初和顾程峰在一起时候的样子。

  他的笑,闹,伤心难过,都好像早就刻印在我的脑子里面挥之不去,我从来不知道其实他早就在我记忆里面,我却从来都没有当过一回事儿。

  天蒙蒙的时候我才睡着,同学们早起去跑操,等待军训,我则一个人赖床趴在被窝里面不想动弹。

  等到了中午,卓风给我打电话我才有了几分力气出去。

  看到姐夫的车子我却没看到他人,周围找了一圈最后在角落的树荫下看到了他。

  他正在打电话,“是,她现在很好,一直都很好。在学校还算适应,对,对。我听了你的建议给她报了学校的一个社团,学一学芭蕾舞,她还算行吧,恩,恩……呵呵,谢谢你担心了。数学的话也没落下,这个学科会用得到,脑子很灵活,就是有一点木纳,不过没关系,会好的。恩,好,谢谢你,好的,我们有时间见面吧,我请你吃饭,谢谢你这么关心她,好,好,再见。”

  我还是第一次听姐夫跟谁这么多客气见外的说话,不过我很好奇,是谁在打听我啊?

  他挂了电话,就将电话塞进了兜里面,跟着冲我笑笑,问我,“想吃什么,没睡好吗?还是回酒店睡吧。”

  我如实说,“昨天晚上好多同学要问我顾程峰事情,缠着我到了后半夜,我早上没起得来去社团,打了电话请假了,社团队长叫我下周再去。”

  卓风呵呵的笑着点头,“顾程峰走到哪里都招蜂引蝶,今天回酒店睡吧,晚上我有个饭局,你跟我一起去吗?”

  姐夫还是第一次征求我的意见,不过他都说了,那就是我可以去的地方呗,我一口答应。“好啊,反正我没事做。”

  他又笑了笑,这才拉着我往小吃街走。

  路上,我问他,“姐夫,刚才是谁给你打电话,不像我哥哥啊。”

  “恩,你老师。”

  啊?

  我现在的老师还不认识我呢,我很少露面的,我狐疑的想了一阵没想到是谁。

  他又说,“是你高中老师。”

  我高中数学老师,张朵吗?

  除了她,我想不到别人了。

  当初张朵对卓风就有些不太对的感觉,都这么长时间了还联系着?

  哎?有情况啊!

  我多看了卓风两眼,我想我此时的眼神里面一定充满了幽怨,我打次次的漏骨的表现我的吃醋,“姐夫,你告诉我,我老师联系你到底要做什么?之前你们不是就没有联系了吗,为什么现在还在联系?”

  卓风帮我拉开饭店的椅子后背,笑眯眯的揉我头顶,自己也坐下来说,“是关心你的学习,知道你之前情绪不大好,尽管考试成绩不错,可你始终还是有些太任性了。”

  哼,我任性还不是你惯的?

  我对他扭了一下眉头,“姐夫,你去跟我老师吃饭带上我。”

  他呵呵的笑,帮我倒了杯温水,手臂食试探了一下水温之后才说,“好,我带上你,想吃什么?今天不好吃辣的东西了,多喝点热汤。”

  哦,我大姨妈快来了,他竟然帮我想着呢,我都没记起来。

  “哦,我没感觉呢还,家里还有棉条的吧?”

  国内没有卖棉条的,姐夫有些时候就是特意为了给我买卫生棉条才出国的,不过不能多拿,这段时间也都没出去,自然是快用完了的。

  他想了一下,就皱眉说,“没有了,我晚上去想办法吧!”

  我想了一下说,“那就不用了吧!”

  我用卫生巾过敏,医生说是体质问题,对那种东西过敏的人不少,但是我算是比较严重的,用了之后身下疼痛难忍,氦出疹子。当时因为这个姐夫险些去将生产这个牌子的卫生巾告到法庭。

  医生检查结果出来了他才罢休。

  姐夫摇头,眉头打结的说,“我给陆少说,他最近在国外,叫他送过来。”

  好吧,为了我的卫生棉条真是叫姐夫操碎了心。

  晚上的时候,大姨妈不期而至。

  我没敢跟卓风说,担心他因为我的身体太过着急跟陆少那边吵嘴。

  结果我去卫生间的时候还是被他发现了。

  他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我,我将脏了的内裤藏在身后。

  他使劲皱眉,转身去打电话,“什么时候回来?我要的东西呢?你找死啊?马上回来,是,我用行了吧?”

  噗!

  陆少赶过来的时候是第二天中午,一脑门的汗珠子,身后是抱着箱子的司机,将箱子放进来就开始拆包装,之后交代我说,“每一种颜色的都有,陆少叫我买的有香气的,这样会舒服一些。”

  我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