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93节

  第184章 出事了

  我和三个服务员才将两个人拉开。

  陆少脸上挨了两巴掌,卓风的肚子被踹了,趴在地上很久才起来。

  我紧张的看着卓风,他这是没下重手,可陆少却下了重手,穿着高档西装,哈赤哈赤喘气,坐在地上灰头土脸的看着我们。

  这黑老大可是一点形象都没有。

  我看了想笑。

  陆少自己先笑了,指着卓风问,“你小子就是不想求我,是吧,还骗卓尔说我把你赶出了酒店,草,我有那么小气吗?几个酒店都送你我也不吃亏,妈的,你小子就知道给我添堵,我给你公司怎么了,不要就算了,自己赚钱自己买,成,你买,妈的你倒是通知我一声,我草,你兄弟我面子不是面子,是吧?”

  陆少之前就说要送给我姐夫原来公司大厦,他要花大价钱买下来,可我姐夫不相欠他一份人情,就没要,这件事也就过去了,卓风也说要自己谈生意赚钱买,现在钱赚了,没告诉陆少,陆少觉得卓风见外,不拿他当兄弟。

  卓风缓了一会儿,脸色好了不少,可还是捂着肚子,解释说,“我拿了你太多东西了,你的钱也是拿命换的,我不能再拿。”

  陆少别相信,豁然起身,气的在我们跟前团团转,“别他妈的跟我说没用的,我的都给你我也愿意,老子的命就是你给的。哎?不对,是不是还有别的事儿,你小子可不会毫无征兆的就改了主意啊?你拿钱走之前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儿?是不是我家老头子找你了?”

  卓风没吭声。

  陆少暴怒,“我就知道,给我等着,我去找他。”

  陆少风风火火的走了,碰到一声关紧了身后的房门,我将卓风搀扶起来。

  他看我一眼,仍旧在安慰我,“没事,吓到了吧?”

  我摇头,我没吓到,就是担心他。两个人都是为了对方好,要是因为这个误会闹了什么矛盾那就好了。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问他,“姐夫,你说是陆少叫我们搬出来,可是陆少说没有啊。”

  卓风一怔,盯着我的眼睛呆了呆,开始翻找电话,“我电话呢?”

  我也帮忙翻找,最后在角落看到了,已经摔碎。

  “姐夫,用我的,你打给我谁啊?”卓风担心我一个人的时候找不到他着急,所以他的所有朋友和联系电话我这里也都有的。

  他接过电话直接按了几个号码,我看名字是陆少的。

  不想,那边已经无人接听。

  陆少才出去就无人接听了?

  我好奇的睁大了眼睛。

  “出事了。”卓风突然说。

  他拉着我往外面走,走到门口临时留了张银行卡,想了想,将我往酒店里面推,“别跟来,在这里等我。”

  “姐夫,出什么事了?”

  他没说,交代司机过来看着我,直接推门离开。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一遍又一遍的给陆少打电话,起初是无人接听,之后就是关机。

  姐夫这么着急,陆少那边肯定事情很严重。

  我急的在酒店团团转,司机就守在门口,我想出去也出不去。

  “还不回来呢?”我看着时钟的时间一点点的走动,就好像生命在我的只见里面流逝。

  “急死人了。”

  到了后半夜,顾程峰来了。

  我没等到姐夫,知道事情严重了。

  顾程峰带我回了酒店住处,锁了房门,交代司机叫人在外面看着,他这会儿才坐下来对我说,“卓家动手了。”

  卓家对陆少动手?

  为什么啊?

  “卓尔,卓家也是黑道的知道吧?哎,这里面事情很复杂,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卓家其实还是有家本的,只是这一次实在太狠毒,卓家老爷子直接报警将陆少抓走了,说他贩毒。”

  “啊?”

  那是死罪啊。

  就算卓风再有本事也不能叫一个死罪的人洗脱罪名啊。

  我吓得从沙发上跳起来。

  顾程峰看我一眼,拽我,“你受伤了?哪里来的血?”

  我低头一瞧,也笑了一条,急忙抓着卫生棉条往卫生间跑。

  在卫生间洗好内裤,洗了澡,叫顾程峰将内裤递给我。

  他在外面迟疑了一声站在了卫生间门口。

  “卓尔,你来大姨妈了?”

  “恩,递给我吧,我穿了衣服的,可以开门,就是我没有鞋子走过去,怕踩脏了地毯。”

  这里的卫生间里面与洗漱用的喷子之间有一段距离,我不想出来进去的换鞋子,就没穿鞋子进来,光着脚踩在地上还有些凉,就只有凉拖鞋,出去的话肯定弄脏地毯,姐夫爱干净,看到了肯定要自己收拾,他总说服务人员也不容易,自己弄脏的还有工具就自己收拾。

  也或许是习惯了,我也变得有些变态的洁癖了。

  顾程峰在外面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推门进来,手里提着个袋子,递给我,却没走。

  我低头翻出颜色深的内裤,正要穿,迟疑了。

  “顾程峰,你出去啊,我穿上再出去。”

  “卓尔!”他高大的身影映在我的脸上,好像投射下来的阳光,扑打过来,有些发烫。

  “卓尔,你,你……”

  我也开始紧张起来,轻轻推他,“顾程峰,你出去啊,你不出去我不方便。”

  “我知道,哎,我出去了。”

  我怔怔的看着他,他这是怎么了?

  等我穿好出来,他正在阳台吸烟。

  我没过去,看一眼沙发,他已经擦干净了,还体贴的在沙发上铺好了垫子,我坐上去很暖,也很软。

  他吸完了香烟出来,继续看着我,眼神还是像刚才那样复杂。

  我躲闪他的眼神,问他,“卓家叫人抓了陆哥,那我姐夫那边该怎么办啊,我姐夫当时听我提醒他说我们被赶出来的事情后就知道陆哥出事了,是不是我姐夫知道些什么?”

  顾程峰摇头,“不清楚,我接到卓哥司机电话就过来找你了,看样子是很棘手。”

  “希望没事。”我抱着怀里的熊猫,缩成一团,心里开始打鼓。

  顾程峰突然坐在我身边,歪头看着我。

  我好奇打量他,“怎么了?”

  “卓尔,我们还有可能吗?”

  咚咚咚……

  要不是这是晚上,并且是二十七楼,我真以为我听到了敲鼓,我的心脏飞速的跳动,似乎要冲破了胸口跳出来。

  他继续问我,“我以为我忘记你了,可刚才……我才知道我放不下你,卓尔,我们不可能了吗?”

  第185章 局

  我抱着熊猫垂着头,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不可能,可我不知道这样直接说出来他是否能够接受。

  犹豫之时,他突然笑了,哈哈大笑。

  我被吓了一跳。

  “卓尔,你是真傻,哈哈哈哈……”

  我看着他笑的前仰后合,拿起熊猫猛地砸向他,他跳着脚躲开,之后看了看时间,对我说,“你快去睡觉,要不是你我现在搂着大美女睡得正香呢,你个老处女,哈哈……”

  处女有什么不好?呸,我是打算留给我姐夫的,我姐夫还是老处男呢。

  我不搭理他,可也实在睡不着,自己回了房间,抱着熊猫等卓风回来。

  半夜的时候,好像看到身边坐着一个人,我糊涂的以为是卓风,嘀咕了一阵对方说了什么,“我好想你的。”我以为是做梦,沉沉的睡去。

  早上起来,顾程峰已经不在了,司机还在,他从沙发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告诉我说顾程峰才走,两个人没换班,就这样看着我的,顾程峰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一会儿回来。

  “我姐夫没回来吗?”

  司机摇头。

  那就奇怪了,我晚上是做梦吗,坐在我床边的人是,不是卓风?

  我继续给陆少打电话,不出意外的是关机。

  可出这么大的事,新闻那边不能不报道的,我开始翻找新闻,报纸,上面什么消息都没有。

  真是奇怪。

  等顾程峰回来,卓风也回来了。

  我的心才算放下。

  卓风一脸疲惫,身上还有之前他和陆少动手的时候留下的灰尘,看我一眼,捏我手,对我说,“最近你在学校住吧,我要忙一阵子。”

  “陆哥没事吧?”

  卓风摇头,“问题不大,就是有些麻烦,会没事的。”

  那就好,我也放心下来。

  “姐夫,我去学校住,你不要太担心,有消息就告诉我,好吗?”

  他点点头,紧咬着薄唇,一脸的凝重。

  下午的时候,我跟顾程峰回了学校,他帮我提了一些东西到楼上,放好了后我赶他出去,他站在门口不动弹,突然问我,“卓尔,你不问问陆哥到底那边怎么样吗?”

  我不是问了卓风说没事了吗?

  我好奇打量他,“你知道些什么,直接告诉我啊。”

  “那个卓晗……”

  我怔了一下,预感不妙。对卓晗这个人我就没有好印象,之前他非要叫我结婚的事情就已经很反感,这次陆少出事还跟他有关系?

  “怎么回事啊?”

  “卓晗的家里背景挺深,但是他是私生子,想回那个家就要点手段,这件事是卓风父亲在背后给他撑腰,他自己去揭发的,还拿了一些证据,不过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陆少做事一直小心,估计也真不了,可问题就是鹿晗找的这个人一直盯着陆少。并且那个人就是给卓晗家里关系的人,你懂了?”

  “卓晗的家里不是跨国集团大公司吗,跟检举揭发陆少有什么关系?”我一个脑袋两个大,这事情怎么这么复杂?

  “哼,傻子吧,卓晗的家里是做大生意的那肯定有很深的势力在啊,卓晗的叔叔是机关要员,相当于咱们市的书籍呢,这里面的水可就深了。估计陆少想出来,不容易。”

  我惊得后背发冷,这么大的势力链条卓风该怎么把陆少弄出来啊?想想都可怕。

  这就好像一张编织的天衣无缝的网,里面各种错综复杂的利益链条,就算是要追寻也不知道要追哪个源头。

  我深吸口气,胸口阀门,觉得头顶上一张乌云盖过来,永远不会放晴。

  他轻轻捏我一下,继续说,“之前的事情卓哥已经耗费了全部的精力和人脉,这一次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说来……哎,走一步看一步吧!”

  那么卓晗为什么要这么做?卓振东为什么要针对陆少?

  这里面看着挺复杂,其实很简单。

  这就是卓振东被卓风的一个窟窿啊,叫他不得不往里面钻。

  卓风实在没办法了,那不就是要去找好他父亲妥协,回到卓家,之后继续卓家的家族生意,然后呢?按照卓家的安排结婚生孩子。

  同样,卓振东拉住了卓风,镇压住了陆少,还将我给扔了出去。

  这个局还真是厉害啊。

  我倒抽口气。

  想明白了里面的盘根错节,被巨大的黑暗笼罩叫我浑身无力,可也同时叫我明白了一件事。

  这个事情的关键还在我这里。

  我必须跟卓晗结婚。

  这个计划还能继续,卓振东得到了钱和权,我也被除掉,卓晗会感激他的安排和养育之恩,可是卓振东也牺牲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卓风。不过,他还有卓不凡啊。

  我头痛起来,肚子也跟着痛起来,扶着门把手,勉强站稳,为卓振东的这个阴谋感到害怕,也感到无力。

  他这是要将我和卓风往死路上逼啊。

  顾程峰在我跟前大叫,我脑袋嗡嗡作响,听不到他的话。

  “卓尔,卓尔,你怎么了?”

  “恩?我,我没事啊,我……”

  我不知道怎么满脑子汗,顺着脸颊流。

  顾程峰紧张的皱眉,伸手将我抱住,“我送你去医院。”

  血崩了!

  我在医院输液,顾程峰坐在我身边打瞌睡,一整夜没睡,他很疲惫。

  我翻看电话,里面存着的卓振东的联系方式,犹豫再犹豫。

  拨通过去……

  “你醒了?”

  顾程峰的话惊得我迅速按了挂断红色键,冲他勉强笑笑,“我醒了,你困了就睡吧!”

  “没事儿,你饿不饿,医生说你现在需要喝一些红糖水。我不知道哪里有卖,我回家给你熬去。”

  我摇头,“不了,没必要的,睡一觉就好了,现在不痛的。”

  顾程峰愣愣点头,伸手试探我的额头,“没事了,刚才身体发冷,吓死我了。你每次来大姨妈都这样吗?”

  我想了一下,“不是的,有些时候姐夫在就会特意嘱咐我,看着我的,我就没事。”

  顾程峰哦了一声,脸色有些僵硬,默了一会儿站起来,“我回去给你熬红糖水,你这里输液要两个小时,我来回时间也足够,你等我,再睡会儿,别玩电话,电话给我,好好睡觉。”

  他将电话抢走,揣进衣兜内。

  他临走前还告诉我说,“卓哥下午回来,我告诉他你在这里,你别乱走。”

  “陆少那边没事了吗?”我紧张问。

  他摇头,欲言又止,还是没说什么就走了。

  我一个人在医院,看着输液针,睡不着,开始胡思乱想,想着想着就坐不住了,举着瓶子,出来,左右看看,我找这里的医生借了个电话,“喂,司机叔叔,你能过来接我吗,我想去卓家,见卓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