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94节

  第186章 我不愿意

  谁知道,司机叔叔也算计我。

  跟着司机叔叔一起来的还是中途被叫回来的姐夫。

  卓风看着我,一脸的不高兴。

  司机叔叔看我一眼,开车离开了,我则被姐夫揪着回了医院。

  我躺在病床上盖着被子,背对着卓风,不想看他审视的眼神。

  “你想跟卓晗结婚?”

  他突然问我。

  我那是想跟他结婚吗,我是想替卓家解围。

  可我只能无声呐喊,一点也说不出话来。

  “卓晗是什么人你知道吗,了解吗?”

  “卓晗有什么嗜好你知道,你们结婚之后还会发生什么你想过吗?现在你过去就可以结婚就可以解决事情了吗?”

  我豁然起身,回头瞪着他。

  他的问题我都没有办法回答,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卓尔,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是啊,任何事情都很复杂,他从来不会告诉我多么复杂,我得到的只有一个结果,这其中的事情会多么的难做他从来不会跟我说。

  “姐夫,那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就知道了。”

  “不可以。”

  “你不告诉我,当我是孩子一样护着,这样好吗?那我只能自己去找答案,我能想到救陆哥的办法就是我去求卓晗,他不是想要我吗,卓叔叔也觉得只有我结婚嫁给了别人才不会拖累你,我就这么做了才会管用,难道我做错了吗?你不要我,还不准别人要我吗?”

  “……”

  他看我一眼不吭声。

  我继续说,“姐夫,你不要我还不能我自己去选别人吗,不能吗?”

  “他不行。”

  “怎么不行了,这个世界上只要不是叫我嫁给你,谁都一样,不缺胳膊不少腿的,卓晗还是个大企业的老总,我会衣食无忧,怎么就不行了。”

  “卓尔,别闹!”

  “我没闹,姐夫,陆哥说的对,你什么都不叫我知道,遇到了事情我只能找你,我依赖你,我缠着你,可你想过我吗?想过吗?遇到了事情你什么都不跟我说,叫我躲在你后面做缩头乌龟,我不愿意,不愿意。”

  “……听话,这件事不是你跟卓晗结婚就可以解决,并且……”

  他的话突然断了,好像被人斩断的绳索,摸索不到源头。

  “姐夫,并且什么,说啊,并且什么?”

  “并且,我不允许你跟他结婚。”

  “那我跟你结婚,我们结婚,好不好?我们结婚了,生米煮成熟饭了,谁都不会离开谁,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难道你在乎吗,姐夫,我们结婚,好不好?”

  “……卓尔,这件事……哎,户口不在我这里,出事后我们的户口都被调到了家里,房子也是我父母的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

  难道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他还不知道我从来不会在乎这些吗?

  “姐夫,你故意这么说的是不是?我从大山里长大,任何苦我都吃过,难道你不知道吗?我在乎你什么都没有,我也没有啊,姐夫。”

  “卓尔!”

  卓风急了,豁然起身,推开我的一直抓着他的手。

  我惊的身子没坐稳,往后面闪了一下,险些跌在地上。

  他怔怔的看着我,连连叹息,又满是心痛,“听话,这件事还没有轮到这么解决的份上,你有大把的青春,懂吗?我……我只用照顾你就成,但是你嫁给谁都不能是卓晗。”

  “为什么?”

  “他是同性恋。”

  我心头一跳。

  他无奈的皱眉,朝我走过来,一伸手,将我拽到怀中,声音黯哑,“傻瓜,我说过你有你的未来,要忘掉我,是很难,可我们不该……”

  “不要说,不要说出来,求你,不要说出来。”

  在他这里,以为年龄是永远无法逾越的后沟,我们之间还隔着徐娇娇和李思念,以为我的将来。

  他以为,我会找到合适我的男人,年轻,身份,地位,以及人品都与我很匹配,会给我美好的未来,叫我用我学到的东西在以后的时光里面慢慢成长。

  而他,会成为别人眼中的老男人,手中牵扯了两个女人的感情,分离不开,忘不掉,甚至他已经一无所有。

  想起来,真叫人心酸。

  他认为的不好和拖累,却是我从未在意过的。

  “听话,这件事我会解决好的,卓晗那里即便是跟你结了婚以后事情也不会少,或许比现在更加严重。我看着他长大,我了解他,他自私自立,从知道自己身份那天开始就没有安生过,家里很多麻烦都是他找来的,他喜欢男人这件事我父亲不知道,也不会相信,老一辈的思想你不是不清楚,可这种人一旦跟异性结婚了,婚后你会面对无法想象的悲剧,家暴,婚内强迫,出轨,甚至会染上各种生理疾病,你以为我会看到你那样吗?”

  我终于是泣不成声。

  “姐夫,那我们怎么办,我忘不掉你,你也忘不掉我啊。”

  “……会的,会忘掉的,会的。现在不是在努力吗?”

  我不,我不……

  我在呐喊,在咆哮,我始终无法想想既然真心喜欢为什么一定要忘掉,为什么?

  他的那些理由完全可以不用计较,为什么在他那里就成了我们之间无法跨越的海洋。

  “姐夫!”

  他轻轻拍我后背,不断的安慰我。

  我听不到他的话中多少的理由在说我们的不可能,我听到太多了,每一个字都记忆是深刻。

  “姐夫,我不去了,那你,你还出去吗?陆哥那边会没事的,对吗?我有钱,我拿钱出来。”

  他笑着摇头,帮我擦掉脸上泪水,“钱不是万能的,现在有再多的钱也无济于事,我在想办法,会找到人帮忙的。”

  “真的吗?”

  “恩,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重重点头,渴望再一次见到姐夫的时候他带给我就是好消息。

  隔天,我出院,卓风都没回来,顾程峰送我去学校参加学校的一个校内活动。

  军训还没结束,我穿着经过姐夫改良过的迷彩服坐在最后一排,同宿舍的谢晶晶过来,用手肘撞我,“哎,卓尔,顾程峰来送的你?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我笑说,“我朋友啊,他们家跟我哥哥有生意往来,我们还是高中同学,现在住的也近,他就送我过来的,我不是大姨妈在呢,昨天昏倒住院,他也来看我的,顺路。”

  谢晶晶将信将疑,凑过来很是神秘的说,“那我怎么听说,顾程峰曾经的女友是你啊?”

  第187章 同学高可可

  我不自然的梗着脖子,看她一眼,眼神都有些躲闪,可还是硬着头皮问,“你听谁说的?”

  “我也忘记了,昨天军训休息的时候楼上的同班同学说的,好像是说咱们宿舍的那个没来的同学来了,也是你们的同学校友啊,是听她说的吧,好像是,哎,刘薇,我说的没错吧?”

  刘薇胆子小,腼腆说话也慢声细语,担忧的四周看了看,注意没人观察她,才回头对我说,“是的,是这样,那个同学叫高可可,也在咱们班。”

  “啊?”

  我大惊,大叫出来,想低调也不可能了。

  直接借着上卫生间的机会离开。

  跑回宿舍,果真看到高可可在收拾床。

  她看我一眼,一点不意外,我都要被惊的跳脚,高可可不是去了美国留学的吗,怎么回来了?

  “高可可,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国外的吗?”

  她眼皮子跟我翻了翻,“亏的我还将你当好朋友,你把我都忘记了吧?”

  我歪了歪嘴角,这个人我还真没忘记,当时对顾程峰死缠烂打的我都记着呢,可后来听安妮说她不是交了一个外国男友,还不错的吗?

  “我没忘记的,就是挺意外,你也跟我一个班级吗?”

  她哼了一鼻子,将盆子往地上随便的一扔,啪啦一声,“卓尔,你总是身边大帅哥围着转,所以才对你身边的女性朋友关心少,忘记我就忘记我吧,我也不跟你计较,但是我告诉你啊,我回来可不是要追求顾程峰的,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别当我是仇人。”

  这话说的我云里雾里,我什么时候当她是仇人了,即便从前我跟顾程峰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没将她当成是我的仇人啊。

  “那个,高可可,我想你是误会了,我跟顾程峰早就分手了,并且他现在有很多女朋友,我只希望你不要乱说话破坏他跟女友的关系就行,我,我能帮你的忙吗?”

  高可可还是对我不爱搭理,被子随便一扯,就散在了床上,“不需要,走开,我见着你就烦,也不知道我爸爸为什么就非要我来这里上学,真是晦气,还叫我遇到你。”

  高可可之前还将我当成朋友的呢,怎么就烦我了?

  我也没心情跟她纠缠,听外面广播要集合了,我急着走,“不用我帮忙我就走了啊,外面还在集合开会呢。”

  她看都没看我,躺在床上玩起手机来,我出来,躲在树荫下给顾程峰打电话,“顾程峰,你知道吗?”

  我的话还没说完,顾程峰那边一阵哭笑,“我知道了,阴魂不散,哎,以后不能去你宿舍找你了,她跟家里打听了我半年,终于调查出我现在有上学的打算,所以直接调来了这里,我跟你说啊,她是顶替了别人的名额过来的,换了那个女生去国外读书,非要来这里,你小心点啊。”

  高可可这是疯了吗?

  摆着国外不去还跟别人换了名额来这里,刚才说不是为了顾程峰,心里不知道打什么算盘。

  “顾程峰,你也要小心啊,高可可缠人的时候可真是要命,还有啊,别说我们以前的事儿。”

  顾程峰满嘴不愿意,冷笑,“卓尔,你就那么见不得我们之前的关系吗?公开不行?”

  不是不行,我不是担心顾程峰在学校混不好,并且也破坏他跟现任女友的关系啊。

  我还没解释原有,他就将电话挂断了。

  我对着电话呸了一口,直接往操场的方向跑。

  校会结束,谢晶晶非要拉着我问高可可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这么晚还能来报道,“我看那个女生不简单,卓尔,你说,高可可是不是小太妹,我看到她身上的纹身了,她还吸烟的。”

  啊!

  我也惊着了,高可可可是不吸烟的,有纹身我知道,当时纹身我还跟着过去瞧了,高可可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还叫我纹,我怕疼就没纹。

  “我不知道啊,不过她人不坏,都是一个宿舍的,没关系的,你别惹她就是了,我先回家去了,我肚子痛。”

  谢晶晶同情的看我一眼,“那你快走吧,多喝红糖水啊。”

  我跟她摆手,一路小跑,出来后给安妮发邮件,说了高可可的事情,捂着肚子勉强做上了出租车,一路上都在汗珠子往下流。

  司机师傅问了我好几次是不是要去医院。

  可到了酒店门口我就没事了。

  爬上楼梯,姐夫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吃什么,好些了吗?才回来的吗,自己回来的吗?”

  我窝在被窝里,“姐夫,我没事了,就刚才痛的我都要虚脱了,我现在不想吃东西,你还多久回来啊?”

  电话那边没了声音,跟着一会儿他就出现了。

  卓风手里提着很多吃的,他穿着薄料的衣服,可不知道为什么后背都湿透了,额头上还有汗珠子,放下东西就过来看着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的我,试探我额头。

  “没事了啊,我送你去医院。”

  卓风气喘吁吁,脸色雪白。

  我紧张的抓他手,“姐夫,我没事,现在不难受了,就是刚才痛的厉害没力气,我躺一会儿就好,你这是才锻炼完吗,怎么一身的汗水?”

  “没事,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在对面的饭店,跑回来的,路上太热了,你真没事吗?手给我,我给你揉揉肚子,手给我。”

  我将一只手递给他,他按住我的虎口处,另一只手轻轻地揉搓我的腹部,温热而又舒服。

  看着他一头汗水的样子我心痛得不得了。

  “姐夫,我没事的,你别担心。”

  “恩,好些了就起来喝红糖姜水,顾程峰从家里熬了一些送到了楼下,叫我给你喝的。”

  “我没看到他人啊。”

  “临时有事回去了,送到了前台,他以为你没回来。”

  难怪之前我给顾程峰电话他话没说完就给我挂断了,是在忙着熬东西啊。

  我有些心里不是滋味,“姐夫,我给顾程峰道歉,我冤枉他了,高可可在我宿舍住呢,我以为顾程峰是故意瞒着的呢?刚才直接挂我电话。”

  卓风轻笑,用毛巾擦掉我额头上汗水才温柔的说,“他不知道,这件事我昨天才听说,不过高家现在也空了,读这个学校也不错,她分数不够,用自己的出国名额顶替了这个学校的名额也算是占便宜了,要是按照她的分数,怕是只能读一个普通大学。”

  “哦,希望那个她不要像以前那么嚣张,我还想安心的在学校读书呢。”

  “不会的,你睡一会儿还是喝了红糖水再睡?”

  我看一眼红糖水,实在不想喝,撒娇的抱着卓风的脖子,“姐夫,陪我一会儿,我想叫你抱着我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