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96节

  第190章 最后的警告

  我将这件事告诉了姐夫。

  他当时没吭声,只递给我一只勺子叫我将才炖好的鸡汤喝光。

  我拿着勺子搅拌了一下鸡汤,打量他。

  温热的鸡汤和香气扑打我的脸,我有些不知滋味的喝了一口,他看我一眼,问我,“户口本呢?”

  我从屁股后面将户口本拿出来递给他,“姐夫,你去把我们的户口调出来吧,找人去做,你不是认识很多人的吗?”

  他翻开后看一眼,第一页就是他的名字,之后是我,再之后是卓振东,里面有他姨妈,最后一页是卓晗,再翻开应该是空白了。不想,里面还有,我凑过去一瞧,吓了一跳,是卓不凡?

  “卓不凡这是要回你们家了吗,卓不凡是不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对啊,姐夫,我明白为什么卓青青和卓不凡要帮助卓晗了。他就是想将我和卓晗赶走,那家里就剩下你跟卓不凡,没人争抢叔叔和姨妈的家产了,是不是?”

  卓家底子厚,姐夫破产不代表卓振东也破产,卓不凡这么做实在太有可能了。

  我看卓风的脸色,知道我猜测的没错。

  “姐夫,我猜对了是不是?那我们还不能把户口迁移出去,迁移出去了你这里就是去了你买的房子了,卓不凡凭什么要拿走你的东西啊?”

  卓风将户口本房子桌子上,吸口气,摇头,“拿不走,但是这件事不简单,你收好,不要交给卓晗。”

  “恩。”

  我肯定要收好,万一,我是说我万一卓风跟我结婚了呢,那不是会用到了?

  想到这个事儿,我就高兴的合不拢嘴。

  隔天,我去学校参加社团活动,姐夫担心我肚子不舒服特意给我送到了学校。

  在社团门口,姐夫没有走,抱着装满了红糖水的水壶看着我。

  我跟他摆手往里面走,高可可就将我给拦住了。

  双臂环抱于胸前,将我身上身下的打量一番,眼神里面的内容很复杂。

  “卓尔,你不会也跳舞吧?”

  “我不会,是姐夫叫我来的,我想学一学,姐夫说可以叫我心情安定,我就来了,你也在这里吗?”我回头看一下姐夫,他正打电话,背对着门口。

  我将目光收回来,看着高可可,这会儿才注意到,我好像长高了,之前高可可比我高了一个头呢,现在我能平视她。

  难道我就是姐夫说的二次发育吗?

  我有些高兴的低头看自己,好像是真长高了,去年的花裙子之前还在膝盖以下,今天就到了膝盖以上了。

  “看什么?看自己的身材干瘪?”高可可的语气依旧不是很好。

  她对我肯定有什么误会,要不然怎么打回来就对我说话阴阳怪气的。

  “高可可,首先,我们是同学,我当你是朋友的,你不当我是朋友我不怪你,但是我提醒你,我跟顾程峰没关系,你想怎么想我也管不着,你没有必要当我是敌人。”

  高可可冷笑,鼻孔里面喷出一股轻蔑来,“你也配做我敌人?我只是可怜你,顾程峰不要你了,现在卓哥也不要你,别看卓哥对你好,你们是不会在一起的。”

  我轻轻吸口气,不想跟她纠缠这件事,直接走开。

  她不依不饶,将我拽住,“给我站住,我叫你走了吗?”

  我泄气的收住脚,“高可可,我们之间好像没有仇恨吧?”

  “是没有,可你在外面宣传顾程峰女友多这件事就是不行,你凭什么说他坏话,你见到他有女友了吗?”

  哦,原来是这个啊。

  “高可可,我没撒谎啊,我之前在陆哥的公司见过很多次了,顾程峰的确是有女朋友的,我每次见到的还都不一样呢,你不信啊?不信去问他,老是找我的麻烦也没有用。你现在不是该去找顾程峰约会吗?你纠缠我,顾程峰就能跟你结婚吗?”

  “你……”

  “我没说错啊。”我的确没说错,她脑子不好用还怪我,我也很为难。

  高可可被我气的胸口起伏,瞪了我一会儿将我松开,“滚吧,真是讨人嫌,整天装清纯,其实脏透了,难怪卓哥不要你,顾程峰也不要你,现在还跟那个男同卓晗搞到一起,真是贱。”

  “啪!”

  我毫不犹豫的将巴掌甩了过去。

  高可可的话我其实没有很生气。她不了解我,为什么还这么说我?我跟她之间最大的牵扯就是顾程峰了,可她为什么总是分不清楚好坏,以为顾程峰不喜欢她是因为我?

  “高可可,我不会容忍你的,从前我们之间不管怎么样我都谢谢你帮过我,顾程峰那边不喜欢你你没有必要跟我撒气,你该自己去争取。”

  “啊……”高可可突然尖叫,巨大的声音好像要撕扯天空的魔爪,尖利的指甲直接奔向我。

  我左右躲闪,她的指甲就要抓到我的脸。

  眼看着她的手拍向我,我眼疾手快的将她推开,高可可穿着高跟鞋,比从前也瘦了很多,被我这么一推就站不稳了,一头栽倒。

  没有预想的摔在地上,卓风进来将她拉起来。站在我们中间,呵斥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出去。”

  姐夫不怒自威的,这么一声低吼,暴怒的表情叫这里的同学都吓到了,纷纷往外面走。

  因为时间还没到,只有提前来这里上课训练的同学,没有老师,唯独一个男人就是卓风,肯定以为他是学校领导的。

  所有同学们散开,还有人及时关上了门。

  啪嗒一声,若大的舞蹈排练室瞬间安静了起来。

  卓风先问我,“怎么回事?”

  高可可怒瞪着我,抢先说,“卓哥,她打我。”

  卓风不相信,“肯定有原因,卓尔,你说,为什么要动手?”

  说我那么难听的话我说不出口,我也不相信我跟卓风之间不可能,就算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都不会离开他身边,即便没有结果,即便我们不能领证结婚,一直的陪伴就已经足够,这也是一种在一起。

  我怒瞪着而一双眼睛扫向高可可,眼神要将她凌迟的百八十遍。

  “你瞪我做什么,你打我还有理了?”

  卓风轻轻扯我手,声音温柔了几分,“卓尔,听话,说,因为什么?”

  我歪头看他,深吸口气,问卓风,“姐夫,你说我是婊子吗,我是肮脏的婊子吗?我跟你睡了吗?”

  卓风脸色大变,他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问,他也从来不会允许有人这么污蔑我。

  高可可惊的跳脚,连连后退,指着我的脸不敢相信的尖叫,“卓尔,你真是心机婊,你这样问什么意思?”

  “够了!”卓风陡然一声怒吼,好似震荡的惊雷,惊的我和高可可身子一跳。

  卓风拉着我的手,警告高可可,“高可可,我容忍你很多次,从前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不会跟你计较,可你已经三番五次污蔑卓尔,我不会再容忍你。如果还有下次听你说卓尔这么难听话,你等着退学吧,全国的学校都别想踏进一步。”

  第191章 高中老师的追求

  我没想到卓风比我还要生气,怒火如果可以看得见的摸得着,现在肯定已经烧了整个舞蹈教室。

  高可可亦是被吓到了,也吓坏了,白着一张脸,怒瞪着我们,一跺脚,跑走了。

  卓风回过头来安慰我说,“没事了,等一等老师过来,好好上课,我在学校外面等你。”

  “……哦!”

  我觉得,今天姐夫帅爆了。

  哈哈……

  我心里乐开了花。

  从前遇到这样的情况卓风肯定还会训我不该动手的,可见天好像很赞同我动手,真后悔刚才抽高可可的时候下手力道请了,不过她以后也不敢再这么说我。

  嚼舌根这种事情从前在乡下见的最多的就是乡村里面的那些无事可做,日子过得不好,忍受男人摧残,还整日嫉妒别人过得好的一些没文化的妇女们喜欢做的事情。

  想不到嚼舌根这种事情随处可见,有些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

  高可可我之前还很是同情她,以为她就是一个被骄纵长大的小丫头,没有心机的那种,又不满意的当年对我说了就是,却非要背后议论我,我今天打她一点不无故。

  舞蹈结束后,我高兴的提着包出来,远远的就看到卓风在门口等我。

  我冲他招手,“姐夫……”

  卓风回头看我一眼,对我点点头,继续转身对身后的人说话。

  我好奇的走过去一瞧,不禁惊讶的收住了脚站在半道。

  我的高中数学老师,张朵。

  张朵变化很大,从前在学校穿的很是保守,今天穿了红色高跟鞋,白色连衣裙,手里的手包也是刺眼的的红色,上面的水钻异常的闪亮。

  从前她还经常戴很厚的眼镜,同学们起外号叫张瓶底,现在眼镜摘了,估计是换了隐形眼镜,又画了很重的眼妆,整个人变得我有些不认识。

  我愣在半道上听他们讲话。

  “卓总,卓尔的学习还是不错的,很懂事,你要多费心了,多栽培的话那孩子会有出息的。”

  卓风跟别的陌生女人话更少,他是回了一个字,“恩。”

  张朵又说,“这次我来就是想请卓总吃个饭,代替学校的孩子们感谢卓总为学校捐款款物,您做好事不留名,真是太伟大了。”

  昂,我好像记得张朵之前在山区支教来着,后来为了男友才回来的,可还是跟男友分开了,不过山区那边的同学们还在照顾着,偶尔会去看看打钱支助他们。

  张朵是好老师,我们同学也都这么说,就是这个人有些木讷,不懂得浪漫。

  可我现在看到她好像觉得她还是很懂得浪漫的,这想接近我姐夫的借口还是不错的。

  我不想去打搅他们,至少现在不想,虽然知道张朵对我姐夫心底不一般,可我还是想等他们说完了话再过去。

  张朵背对着我,自然是看不到我过来,卓风能看到我,只看我一眼,没吭声。

  张朵笑笑,继续对卓风说,“卓总,听说高可可也在这学校?还是跟卓尔同一个班级?”

  卓风又恩了一声,“是。”

  卓风的话少的可怜,我无比欣慰,至少他的所有耐心都给了我,别人是无法见缝插针的。

  “哦,可可那孩子还是不错的,就是家里给惯坏了,不少惹她就没事的,恩……那卓总,我们现在就去吃饭吧,还是再等等卓尔呢?”

  呵呵,老师有意思了,你不想邀请我就别说等我这种话啊,我可不想给你们当灯泡。

  卓风冲我招手,对张朵说,“我跟卓尔回去了,还有些事情,吃饭的话还是下次。”

  我朝卓风走过去,勉强笑笑对张朵打招呼,“老师好!”

  “卓尔啊,长高了很多啊,变化真大,这才多久不见啊,真是好。呵呵,呵呵……”

  尴尬的笑了笑,我们都没话可说。

  诚然,卓风这么拒绝了她的确是不够绅士风度,可卓风就是这样的人,他不会主动去接近哪个女人,即便有,估计也都是过去式了,现在他有我,只有我。

  那对不起的只能是别的女人,不然,他对不起的人就是我了。

  “老师,我们先回去了,下次有时间再见啊。”

  张朵继续尴尬的笑笑,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难过,如果我们再站一会儿,我担心她会哭出来。

  上了车子,卓风毫不犹豫的将车子发动,我从后视镜里面看着车子后面站着的张朵,她就好像一尊痴情的望夫石,等待着自己的男人中将有一日的转身回到她的身边去。

  我一阵长叹,身边的卓风问我,“怎么样?”

  “啊,挺好啊,我的老师很不错的,就是太刻板了。”

  卓风轻笑,“我问你在舞蹈室学的怎么样?之前不是学过基础吗,现在还能跟的上吗?”

  我愣了一下,收起视线,摇头,“都忘记了,禁锢太硬,老师叫我自己先练练。”

  “那就好,慢慢来,形体还是要跟上的。”

  我还沉浸在张朵这件事上,可绷着最后一道防线不敢去问,如果我想的和事实是一样的呢,那我该怎么办?

  难道说叫我看着卓风被我的老师追求而什么都不做吗?

  可我能做什么啊,老师当初对我那么好,姐夫这边不反感的话我还给戳黄了?我不是混蛋,我也不可能在明知道我跟姐夫不可能的时候给拆散了一对儿好姻缘。

  或许,我是说或许,姐夫在接触了我的老师之后觉得还不错呢?

  那我戳黄了多缺德啊。

  我开始胡思乱想。

  卓风突然伸手在我跟前晃,“别乱想,不是你想的那样,一会儿想吃什么?”

  我没乱想,我是顺利成章的想,事情摆在眼前,我哪里乱想了,可我不想跟卓风掰扯这些事情了,心里烦躁的很。

  我摇头,“姐夫,我想回去睡会儿。”

  “也好,晚上我要出去,我叫小张司机过来照顾你。”

  我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好!”

  卓风扭我的脸,“别乱想。”

  “……哦!”我没乱想,张朵追求他,他不反感,拒绝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肯定有。

  我一想到卓风身边站的女人再一次不是我,我的心啊,难受的都要炸开了。

  我忍着心口的难受,勉强冲姐夫笑笑,“姐夫,我困了,眯一会儿,到了叫我。”

  卓风一天,车子转了个方向,直奔酒店。

  到了楼下,就看到卓青青等在这里。

  看样子,她是被卓风叫来的。

  “卓哥,你给我打电话我就过来了,有事吗?”

  “你该知道是什么事儿。”卓风语气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