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98节

  第194章 囚禁

  我被掐的晕厥过去,不知道昏死过去多久,睁开眼,眼前竟然是卓风的家。

  还是我住的那个房间,周围一切都没有变,我的书包还放在角落。

  我惊得做起来,茫然的看着四周,有些不知所措。

  我去推门,门锁着,我大叫,无人应答。

  周围的门窗紧闭,窗户上一片漆黑,该是被人封住了。

  房间里面一点空气都没有,周围十分闷热。

  我的尖叫声回荡在这样的小黑屋子里面却只能被无尽的压抑给掩盖。

  良久,门被人打开,走进来两个男人,看身高足有一米九,无比的强壮,两个人站在门口将门堵住,我想跑也跑不掉。

  两个人身后,走出来一个人,是姨妈。

  “姨妈,我,姨妈,求你放了我吧,我都答应了跟卓晗结婚的,你们关着我做什么呢?”

  “哼,做什么?你以为结婚就成了?生出孩子才行。可是卓晗不同意,那我们就得想些别的法子。你不是做代孕出身的吗,好啊,这会儿你的肚子派上用场了。卓风把你养的不错,身体那么好,不多生几个怎么行呢?是女儿还是儿子就看运气了,但是想要拿到钱,你就必须生出儿子来。现在你先在这里住着,别想着逃走,我们也会好好待你的,吃点东西,好好睡一觉,卓晗明天就过来了。”

  卓晗要跟我生孩子?他不是喜欢男人吗?

  我还有些懵懂,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姨妈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两个男人就将饭菜放到了地上,其中一个先离开,另外一个扔了几件衣服给我,也跟着出去了。

  那些衣服不用看也知道是情趣内衣,我可不想穿,尤其不想穿着勾引卓晗那个死太监。

  我听说喜欢男人的男人对女人是没有兴趣的,就好像我看到女人的身体没有兴趣一样。

  即便我穿的再性感也没有用,没准还会叫卓晗嫌弃的对我动手。

  我生气的将内衣撕碎,打翻地上的饭菜,满屋子的饭菜香,可我一点胃口都没有。

  躺在床上琢磨了半天才想起来我这个房间里面有一些工具,我爬进床底,之前放着的鞋柜没有了,我喜欢藏起来的玩偶也没有,所有的抽屉都是空的,除了家具,这里已经空无一物。

  没有东西撬开窗户,我只能等死。

  我可不想叫卓晗碰我。

  我开始后悔我自己擅自做主的要来这里找死,不听姐夫的话的后果就是叫我又给姐夫添麻烦,他还在忙着陆少的事情已经很累了。

  哎,我真是后悔死了,一面自责,我一面在房间里面徘徊。

  脚下啪啦一声,地上放着的筷子提醒了我。

  好在家里的筷子都是不锈钢的,我捡起来比量了一番,对着封死的窗户一阵猛戳,也不知道窗户用了什么东西,坚硬无比,只看到上面被戳出来的几个很浅的痕迹,依旧岿然不动。

  我失望的跌坐在的地上,没了任何希望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跌到了谷底。

  躺在床上,混混噩噩的想起这件事的前后关系。

  知道了之前我听到的卓不凡和卓青青的谈话的意思,他们就是在商量找到我,之后用现在的这个办法。阿姨说卓青青和卓不凡已经搬了出去,所以这个房间才会空下来。这个计划不知道已经想了多久,最后在我出现的这一刻终于做到了。

  那么卓晗是否在那个破旧房子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卓不凡要将我抓回来。

  可是不对啊,卓不凡之前为什么不在路上将我抓回来,还要带我走?

  这事情有些奇怪。

  我想不明白,就继续用筷子戳窗户。

  一阵猛戳的后果就是筷子弯了,可窗户还是封死的。

  我没了力气,躺在床上,“等死!”

  分不清楚是黑天还是白日,门又被打开,这一次来送饭的是阿姨。

  我祈求的看着阿姨的眼睛,她在冲我眨眼,我紧张起来,坐着没动。

  阿姨将东西放下,直接出去,房门又被锁了。

  我急忙跑过去,看着放着的两个白面馒头和一碗清汤,拿着勺子将清汤搅合了一番,什么都没有,简直的托盘也没有任何东西,馒头掰开后七零八落的小碎片了肯定也不会有东西,可是阿姨冲我眨眼是什么意思?

  我焦急起来,又不知道怎么办好。

  琢磨了一会儿,我一口将汤喝光,馒头吃光,最后放下勺子,明白了。

  勺子的里面是刀子。

  这个勺子是之前姐夫从国外买回来的,里面还能安电池,顶端有按钮,只要按下去勺子就会打开,里面的刀子伸出来,是用来是吃罐头的。

  刀子啪的一下弹出来,我欣喜若狂,寻找窗户上的缝隙,最后找到了最封存窗户的螺丝钉子。

  螺丝钉子牛下来一颗已经用尽了我的力气。

  我大汗淋漓,看着扭下来的钉子高兴不已。

  正在我扭第二课的时候,门又被打开了。

  我猛然回头,看到卓晗站在了门口,他双眉紧皱,显然是不想看到我的。

  “卓尔,你真是……你怎么不跑?”

  我能跑我还不跑吗?

  他这话问的见识就是奇怪。

  他走进来,身后还被人推了一下,勉强站稳,踉跄着往前冲了冲,身后的房门碰的的一声关紧。

  我瞪着他,手里的刀子紧紧的握着,只要他敢靠近,我就立刻用刀子捅了他。

  他却站着不动,将我身上山下打量,跟着冷笑一声,问我,“卓尔,你说吧,我们能怎么办?”

  “你不是想生孩子吗?”我反问。

  他笑了,摇头,很是无奈,扭了一下自己的眉头,“我才从学校回来,最近在准备出国留学的老师,我都要忙死了,结婚可以,生孩子面谈,我对女人没兴趣。”

  他竟然自己轻松的说了出来,他喜欢男人的事情在国外可是不被接受的,他一点不在乎。

  他又说,“我是同志,知道了?呵呵,所以说结婚容易,可别的事情不容易,生孩子更不可能,我要生也是跟我喜欢的男人生,并且找代孕,可不是直接跟女人睡觉,我觉得恶心。”

  我深吸口气,身上的紧绷也放了下来。

  “卓晗,那你觉得我们现在还能有别的办法吗?”

  他抿了抿薄唇,踢翻了地上的盘子和碗,房间里面空气不流通,味道极重。更叫人心情烦躁。

  他很是无奈的蹙眉,陡然弯腰将地上的碗捡起来啪的一声摔碎,巨大的声音惊的我浑身一震,又紧张的捏紧了手里的刀子。

  他对着外面咆哮,“我不会跟她睡得,除非杀了我。”

  不想,外面传来姨妈的声音,“不睡也要睡,我给你吃了药了,你一会儿就知道如何做了,敢对男人做不敢对女人做吗?卓晗,想要家产,就得按照遗嘱上的来,你的哥哥姐姐都没孩子,你直接生了孩子那遗产就全都是你的,你还犹豫什么?”

  吃了药?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就炸开了,眼见卓晗脸色不对,眼睛冒火,看我的眼神也有了变化。

  第195章 一命抵一命

  “卓晗,你别过来,你站着别动,我去给你打水洗脸,要不然你去卫生间。”

  卓晗看一眼卫生间,仍旧站着不动。

  我们四目相对,我紧张到呼吸变得粗重。

  不大的房间,他被吃了药,还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就算对我没兴趣,在药物的作用下也会对我动手。

  可就算是死了他也别想碰我一根毫毛。

  我将刀子正了正方向,看到他冲过来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刺过去,大不了一命抵一命。

  良久,卓晗自己往卫生间的方向走,我松口气,就听啪嗒一声,他将卫生间的门反锁了,跟着对我低吼,“把门抵住,找个东西把门抵住。”

  我装张的看了一下四周,只有沙发可以移动了。

  勉强将沙发抵在卫生间的房门上,一头汗水,才坐下来打断泄口气,里面传来卓晗的低吼。

  “啊……”

  这声音充满了压抑和欲望,我无法想象如果我进去了会变成什么样。

  好在他刚才还算清醒。

  我撑住沙发,担心他冲出来。

  过了一会儿,低吟声渐渐的平息,里面没了动静。

  我紧张的问他,“卓晗,你怎么样了?”

  “咚”巨大的声音,是他挥拳头的声音,一下子砸在了门上,我吓得缩了缩脖子,再不敢过问。

  又过了一会儿,房门开了。

  姨妈先走了进来,看我一眼,转身叫来人,“把卓晗给我拽出来,怂蛋的东西,吃了药还能躲?给我拉出来。”

  “姨妈,姨妈,卓晗不喜欢女人的,你强迫也不行啊,姨妈。”我死死的抓着沙发不动弹,可我在两个高大的汉子面前也就是一个随便能被捏碎的蛋壳,那个人将我轻轻一扯就脱离开了沙发,另外一个人推开了沙发,拳头举起来,对着玻璃重重的砸下去,哗啦一声,露出里面趴在窗户上大口喘息的卓晗的脑袋。

  卓晗被药物折磨的脸红,脖子都红了,他喘息如狗,趴在门框上,做最后的挣扎。

  我尖叫着要逃走,手里的刀子对抓我的人猛的刺过去。

  那人只躲闪了一会儿就握住了我的手腕,我用咬牙,用脚踹,用尖利的指甲抓挠,眼见那个人手腕上和手臂上全都是血水和伤口,可他还是没有将我松开。

  “啊……”

  我疯了一样的挣脱,等那个人将我松开,身边却是卓晗那双火一样的双眼。

  我们被同时扔在了床上,伴随着房门的紧锁,我彻底的失去了最后的希望。

  卓晗咬着银牙,趴在床上一阵低吼,身体都在颤抖,“你滚,滚开。”

  我惊得滚下床,茫然的看着四周,最后看到我刚才扭下来的螺丝钉子,继续徒手开始扭螺丝钉。

  螺丝钉一点点的转动,我的手指头都被扭出了血来。

  血流出来,我还是没停,看着床上翻滚的卓晗心急如焚。

  突然卓晗的手抓住了我,我猛然一惊,看到他满是欲望的脸。

  他颤抖着声音对我说,“卓尔,给我吧,我插一下就好了,就一下。”

  我恶心的推开他,他就好像粘豆包一样黏了过来,“卓尔,求你了,不给我我就会出毛病的,卓尔。”

  为了不叫他出毛病就要坏了我的身体吗,真是混蛋。

  我抬起一脚踢翻了他,他浑身无力,软绵绵的倒在地上,可还要往我身上扑。

  我一面后退一面用东西往他身上砸。

  他哀嚎,捂着脑袋,“卓尔,你,你别打我啊,叫我插一下就好了,卓尔!”

  我听着这话就一阵恶心,开始对他拳打脚踢,凡是能用的东西全都扔在了他的身上。

  不知道我抓了什么,猛的敲在他脑袋上,瞬间一条血痕飞了出去,他闷哼一声,咣当倒在了地上。

  卓晗彻底的昏死了过去,我也放心下来。

  用床单将他捆住,脑袋捆死,将他包成了粽子拖到了门口抵在门框上。

  还有沙发,椅子,能挪动的床,统统都挪了过去。

  一共七颗螺丝钉,我扭下来三颗,等第四颗螺丝钉扭下来的时候姨妈又来了。

  “咚咚”有人在外面撞门。

  我也急了,看着掀开的木板,顾不得手上被木头刺上的尖刺用了最后的力气将木板掀开。

  咔嚓一声巨响,木板断裂,我也终于看到了外面漆黑的天色。

  窗户打开,高高的二楼,再看身后已经撞门进来的两个壮汉,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咔!

  我觉得我听到了自己摔断腿的骨头断裂的声音,我在地上趴了很长时间才勉强缓过来,眼前好像有人在走,是白色的球鞋,还有黑亮的皮鞋,我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有眼前乱晃的灯光,刺的我眼睛很痛。

  我不甘心的挣扎站起来,双脚上的痛传来,一阵撕心裂肺,我痛的几乎要晕厥。

  “滚开,滚开,不要碰我,谁都不能碰我,滚……”

  我尖叫,像一只被人扯断了脑袋的苍蝇四处乱撞。

  推开一个人的手,那人就贴过来抓我,撞开一个人身子,那个人还是像我跑来。

  我烦透了,真想拿着刀子将这里的人全都杀光,就再也不会有人来欺负我和卓风了。

  “都滚开!”

  我疯狂的开始逃窜,几乎是连爬带跑。

  不想,跌进一个环抱,我闻不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鼻腔里面的血水好像已经堵住了我的全部呼吸道,我明明是双脚落地,为什么脑袋嗡嗡作响,好像全身都摔断了骨头一样。

  我看不清楚,可我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卓风,他来救我了,真好,他来救我了。

  我这一辈子,才十几年的青春,里面全都是卓风的影子,是他给了我一切,又每次在我最危险时候出现,真好。

  我伸手去找抓他的脸,不想,他突然变了脸色,狰狞的好像发狂的野兽。

  “来人,把她给我扔进去。”

  不是卓风,竟然不是。

  我被再一次关了进去,这一次是一个更加封闭的房间,没有水没有电,没有窗,只有头顶上那只乱转的风扇排气,还有我身下的一张硬板床。

  我被五花大绑,身上剧痛,药水和药膏混合的在身上纠缠,汗珠子顺着脸颊流淌,迷糊了我的双眼。

  几天后,我终于清醒了不少,观察了周围很久才知道,这是地下车库,在地下三层。

  这里无比封闭,就算我大叫,我嘶吼,都不会被别人听到。

  我无望的尖叫,扯掉身上的输液针和缠好的木板,对着那唯一的一扇小木门不断的捶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