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9节

  第16章 干瘪

  我不用去瞧也知道是谁,混蛋顾成峰!

  “你走开!”我龇牙,像个发怒的小豹子。

  卓风回头瞪我,我闭上了嘴巴,可我对顾成峰就是给不了他好脸色瞧。

  他冲我嬉皮笑脸的样子真是叫人厌烦。

  卓风问他,“自己出来的吗?”

  我竖起耳朵听,不知道卓风是不是想间接的打听徐娇娇的消息。

  顾成峰点头,弯起来的眉眼看起来就好像天上的月亮,实在是好看,我多瞧了两眼,就没那么讨厌他了。

  “我自己来的,司机送我到这儿就走了。哎,卓哥,你买的那本书我也喜欢看,给卓尔买的吗?”

  卓风点头,将一摞子书籍推到我身边,笑话我说,“多给她看看,免得总是中国式的英语,听起来被人笑话。”

  切,不就犯过一次错误,怎么总是笑话我?

  我没好气的冲他瞪眼。

  卓风却不以为意,抱着书起身对我说,“你们在这里坐会儿,我去结账,回来带你们一起吃饭。”

  卓风一走,顾成峰就靠着我坐过来,挨着我很近,我故意往边上坐了坐。

  他笑嘻嘻的,眼睛里面好像带着两个灯泡,很亮。

  我说,横他一眼,“你那么看着我做什么,好像我是好吃的食物一样。”

  他嘿嘿的笑着说,“我就喜欢看着你啊,你不知道你挺好看的吗?”

  我好看我承认,卓风老夸我漂亮,可我以为是他为了哄我开心的,没想到他也这么说。

  “我好看也不准你看,你把眼睛闭上。”说着,我伸出手要捂他的眼。

  他笑嘻嘻的将我的手抓住,握在手里不撒开。

  我挣了好多下都没挣脱出来。

  这个臭流氓,又占我便宜。

  我在桌子底下踹他,他的大长腿就将我给夹住了,我气的哼哼,他却笑着对我说,“我都问我姐姐了,原来你是户口在卓哥的那边放着所以跟了卓哥的姓叫卓尔。当初是我姐姐答应将你留下的。哎,你还想家吗?我姐姐说你从前总是因为想家哭鼻子,要不哪天我带你过去看看?不过……”

  他的大眼睛翻了翻,满是不屑的歪着鼻子哼了一声,“那个破家不回去也没关系,我知道国内很多那样落后的家庭。”

  哦……

  提到我家里的事情我的心情不是很好,那个家啊,其实我有些时候还是很想的,我在想我的那个小三妹子现在还活着吗?当初被卓风带回来没多久后他还回去过。他说特意去打听了一下我家里的情况,我问了他很多,他却只对我说叫我好好在他这里生活,没有告诉我具体情况。

  可能我真的是白眼狼吧,我竟然现在都不想家了。

  顾成峰突然用手肘撞我,脸都要挨着我鼻子了。我吓了一跳,使劲推他。

  他笑眯眯的也不生气,“别闹,看你心情不好了吧,其实还是想家的,我有时间开车带你去。”

  开车?

  我才十七,他也才十七吧,不能开车。

  谁想到,他真的抽出驾驶证出来,我拿过来上下看了看,“你都十九岁了,老男人。”

  他噗嗤一声笑出来,“我哪里老了,我年轻着呢。想不想去,顺便带你出去兜风。”

  我来了兴致,兜风啊,我最喜欢了,卓风老说危险,就算他单独带我出去也不会将车子开的很快。

  趁着卓风排队付款的时候,我跟顾成峰从后面跑了,出来之前,我给卓风发了微信,告诉他我跟顾成峰和同学出去玩了,他那边不知道会不会气的跳脚。

  其实吧,我不是想瞒着卓风,我是真的很想回家去看看。

  我惦记着我那个小三妹子,她当初出生是早产,哭起来跟猫一样,我奶奶当时吵着要将她送人,那么小,送走了能做什么啊,被人家厌烦了随便那么一扔,那就活不成了。

  这么想,我的心还真挺难过的,所以跟顾成峰出来,我也是期盼的。

  谁想到,村子具体在哪里啊,我竟然不记得了。

  这里变化真大。

  从前满山树木都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这里一处处树立起来的高楼,有一些地方已经住了人家,门口停靠着帅气的跑车。

  这里哪里是我从前生活的山村?

  顾成峰告诉我,“这里被人开发了,听说是一个很大的开发商将附近的山村全都买了下来,前边应该就是你老家村子,里面被改成了旅游景点,现在环境很不错,就是少了一些从前的自然美。”

  这里一直都很美,尤其到了秋天,漫天遍野的红枫树,是这里独特的风景,不然我也不会认识卓风。

  可是……

  这里的人呢?

  我开始心慌起来。

  我就好像一根游动的浮萍,到处飘荡,没有根,所以我整日奔波,哪怕住在卓风家里,我依旧觉得我是个没有人要的野孩子。

  那个时候我总会梦到我的家乡。

  家乡那么美丽,尽管人都很原始落后,可那是我出生的地方。

  每每想到我还能有个家,我就不会觉得多么孤单。

  现在呢?

  家都没了。

  顾成峰带着我在附近转悠了好长时间,最后见到一个附近的村子人打听了一番才知道,这里的人全都搬走了,开发商给了他们每个人一笔数目不少的钱,所有人都搬走了,具体去了哪里就不知道了。

  那个人我不认识,可他却知道我家里的事情,他说我家里的事情当时闹的挺大。

  我失踪后没多久,警察过去了,整个村子都被控制起来,很多人被抓了,村子里面一直以被迫女人生孩子的事情彻底的被制止了,其中被抓的人就有我爸爸和我奶奶。

  我妈妈带着嗷嗷待哺婴儿走了……

  我听后一直情绪低落。

  被抓是好事,可是我妈妈和妹妹去了哪里?

  顾成峰一路上都在开导我,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到了市里,顾成峰还不肯送我走,他将车子停在路边,坐在我身边跟我说话,我只听进去一句话,“没了就没了,人要往前看,不能总活在过去,你得有自己的新生活。”

  他说这话的时候吸着香烟,吊儿郎当的哪里像个富家少爷,说着蹩脚的普通话,我真担心他说快了咬住自己的舌头。

  我歪头看了他一会儿,问他,“顾成峰,我到底是一个没家的人。”

  尤其,我总觉得我姐夫会离开我。

  尽管我无数次为了叫他留在我身边撒娇耍泼,他会顺着我的意思做,可我就是有一种感觉,他随时都会离开我。

  他会有自己的家庭,会有自己的孩子,那个时候我就是多余的人,我不能一直待在他身边的。

  我……

  我不敢再想下去,抽了口鼻涕,顺便抢走顾成峰手里的香烟,也学着他的样子狠狠的吸一口。

  他抢走了瞪我,“别抽,伤身体,你看你瘦的跟杆子似的,你该多吃饭,走,我带你吃好吃的去。”

  跟顾成峰在一起真舒服,我不用担心得罪他被训,但是我总会在他面前提起我姐夫。

  他突然严肃的问我,“你该不会真的喜欢你姐夫吧?”

  我被问住了,啃着冰淇淋不吭声。

  他急的在我跟前乱转,抓我脸颊,告诉我说,“我喜欢你,我不是开玩笑,我跟别的人都是随便开玩笑的。你不接受我我不怪你,可你不能喜欢你姐夫。不对,那是你哥,你们都姓卓。”

  啊!

  犹如雷劈,兜头劈在了我的脑袋上,我痛的浑身颤抖。

  他突然就笑了,“知道就好,免得你整天傻乎乎的不知道收敛,喜欢归喜欢,你得记住,他是你哥。”

  他是我哥。

  这四个字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境里,却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对我么重的深刻印象。

  回到家里,坐在饭桌前,卓风一直低头看报纸,我的眼神就没有从他的脸上移开过。

  我张了张嘴,闭上,这个哥哥的称呼我是叫不出来的。

  崩了半晌,我鼓足勇气想叫他哥哥的时候,他却抬头提着杯子给我倒牛奶,问我,“跟顾成峰去了哪里,不开心?怎么回来就发呆?”

  “……我,没事,就是出去玩了。”

  我想叫他哥哥,可我叫不出口,我宁愿叫他姐夫。

  叫了姐夫顶多遭受关系上的非议却不是直接否定了我跟他别的关系。

  我,我要的就别的关系。

  我想独吞他,哼!

  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将牛奶喝光,问他,“姐夫,我是不是发育了?我有胸了,你买给我的内衣尺码都不对。”

  我故挺自己的胸口给他看。

  或许是一种信号吧,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想像徐娇娇那样,凹凸有致,这样才会招人喜欢。

  卓风的脸好像吃狗屎一样难看,盯着我看半晌才将目光收回去,他先是很沉重的吸口气,跟着才皱眉说,“尺码没有不对,别乱说话。”

  不脱光了怎么看的出来你,我还是那么干瘪。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抬头看着他,异常坚定的说,“那姐夫,我现在脱了衣服给你检查,我成年了,再有几个月我就瞒十八周岁了。”

  “胡闹!”

  卓风气的扔了报纸离开了,丢下我和满桌子热气腾腾的饭菜。

  他是真的不喜欢我的干瘪身材,看都不愿意看一下。

  他怀里搂着的那个大波的女人就是波涛汹涌的,我想想就很生气。

  隔天上课,我琢磨了两节课,最后打算去问顾成峰,到底怎么样才能不干瘪。

  第17章 我心里头,难受

  他当时正跟一个美女聊天,笑的满面春风。

  我气的跺脚,真是处处留情的种马,“顾成峰,你还沾花惹草,不嫌害臊。”

  他嘿嘿一乐,冲我吹了个口哨,扔了手里的香烟跟那个小美女又很快的说了句话才朝我走来,长手臂将我拦住,问我,“怎么了媳妇?”

  呸,臭不要脸。

  我踹他小腿,他也不动弹,皱眉将我抱在怀里,我使劲推他才将他,他这才将我松开,跟我站的有些近的低头看着我。

  我没好气的哼了一鼻子,“你告诉我,哎,这里不适合说话,跟我走。”

  “去哪儿啊?”

  他满不情愿,可还是跟我走了过来。

  站在学校后院的一个回廊下,我站住脚,突然有些局促起来,这个事情好像不应该问他吧,可我来都来了,我觉得他比我懂得多,问问他没什么。

  “那个,我想问你点事啊,我,我……”

  他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捏我脸,“害羞什么呢,不会是刚才跟人说话的事吧?嘿嘿,你吃醋了?你就承认你喜欢我吧!”

  我才没有。

  我撇他一眼,心一横,直接说,“我就想问你,我怎么样才能把胸变的大一些,屁股也挺起来。”

  “啊?”

  真是难为情,我急的在原地跺脚,拉着他,“别说那么大声。”

  以为他接下来又要对我冷笑,没想到竟然很严肃的弯腰靠近我,鼻子蹭着我脸颊,呼吸都喷在我耳边,很热辣的感觉,我的脸顿时红了一片。

  他呵呵的笑着说,“恩,就是吧,得长肉,你太瘦了,人瘦了就没料。其实你挺好的,不用跟别人一样,你看我不也挺瘦的吗,可我该大的地方大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将他推开,觉得他在糊弄我,“你不帮我就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去。”

  他拉着我的马尾将我拽回来,将我上下打量,好奇的皱眉,“你问这个做什么,该不会是……啊?不能吧,我才表白你就想那个了?”

  什么啊?

  我推开他,扭头就走。

  顾成峰简直就是混蛋。

  这件事折磨了我很多天,整天睡不安宁的,我看了很多资料,说我发育阶段营养没跟上,但是后期可以弥补,就是多吃多睡,增强体育锻炼。

  越是这么琢磨我越是睡不好。

  这天半夜起来偷吃巧克力,才走下楼,嘴里面叼着巧克力,就看到卓风的车子回来了。

  我跑出去要去接他,才走到门口,看到徐娇娇从他车子上下来。

  我的心滕然一跳,有些痛。

  不是,是很痛。

  我深吸口气,盯着那两个身影看了很久。他们面对面站着,卓风高大的身影就好像一堵墙,挡住徐娇娇的身体。她细长的手指抓着卓风的腰,很紧,两个人靠的很近。

  光线有些暗,我看不大清楚,走近了去瞧,就看到徐娇娇扑进卓风的怀里。

  我的心更痛了。

  他的怀里只能有我,可是却一直都不能只有我。

  我心痛的跑回去,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面,一面吃巧克力一面哭。

  徐娇娇后来走没走,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我只忍着不叫自己哭出声音来。

  隔天早上,我故意躲开了卓风,叫司机叔叔提前送我去学校,早饭都没吃。

  卓风给我打电话我也没接,枯坐在教室的凳子上,拖着腮帮子看着窗外,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顾成峰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放到我跟前,我丝毫没有胃口。

  他看我的样子吓了跳,伸手抓我脸,“傻瓜,怎么了?我回去问问我姐你问我的那个事儿,好办。别发愁,陪我吃饭。”

  问他姐?那不就是问徐娇娇吗?

  我吐口气,问他,“顾成峰,姐姐昨天没回家吗?”

  我想,徐娇娇又跟卓风睡到一个房间了吧!我真是蠢,当时怎么都没注意多去偷听呢?

  “不知道,我不在家里住,我姐也不在家里住,我们都有自己的房子。你尝尝,我做的。”

  我拿着勺子,舀了勺子饭吃,汤真好喝,米饭真香,就是味道太淡。我喝光了才注意到他都没动筷子。

  我过意不去的要答应他要请他吃饭,他笑的贼阴险,我觉得他是故意叫我上钩的。

  “你图谋不轨。”

  他呵呵的笑,拉我一起去洗饭盒,之后对我说,“卓哥给我打电话,问我你最近怎么了。告诉我你早上没吃饭就来学校了。所以我做好饭菜带过来,好吃的话我以后每天给你做。”

  又不是我保姆阿姨,干嘛每天给我做饭吃,可这话我没说,我说,“不要,我有些时候就是不想吃饭,你带来了我要是不想吃怎么办?”

  他呵呵的笑,伸手剐我鼻子,“你不吃我就逼着你吃,你说你想不想前凸后翘了?”

  啊!

  我想,非常想。

  所以,我说,“那好吧,我从家里吃过了你就不要带了,我没吃的话你就给我带一些吧!”

  “成!”

  至此,我几乎每天都很早来学校,吃着他做好的饭菜,晚上跟他在外面吃了才回家。

  可我还是干瘪,他却总安慰我说,凸了,翘了。

  呸,才没有呢,卓风还是不多看我。

  我换上只有两根带子的裙子,他也不看我一眼,我换上了好看的高跟鞋,他也不瞧我一下。

  我一度认为,他是不懂得欣赏。

  这天,我收到了一封没有落款的书信,里面装的是一沓红色钞票。

  我举着信看了很久,最后跑过去问卓风。

  “姐夫,你看,不知道是谁给我钱,没有写名字。”

  卓风也好奇,接过去看信封,对我说,“我去查查,钱先别花,缺钱了我给你。”

  我可从未缺过钱花,卓风给我的钱我都留着呢,才一年的时间足够我在乡下买两个院子了。

  看着卓风又穿的西装笔挺的要出门,我下意识的问他,“姐夫,你是去跟姐姐约会吗?”

  他顿了一下,点点头,没吭声。

  他又跟徐娇娇和好了。

  哎……

  我连也作业的心情都没有,最后还是约了顾成峰一起出去,我想喝酒。

  顾成峰不同意,说这样会叫我更加干瘪,最后拉着我去吃火锅。

  大夏天的吃火锅真是遭罪,可是跟顾成峰在一起吃,真开心啊。

  我从来不知道他还会说那么多新奇的事情,听的我热血沸腾。

  他很是感慨的看着我,“你从前过得日子不好,以后我给你好日子过。”

  我咯咯的笑,“好啊,那你别欺负我了,我可是会动手的,要不然我去告诉姐夫。”

  他老大不愿意的皱眉,“别提你那个姐夫,你要叫他哥哥,那是你哥哥。”

  我才不!

  跟顾成峰吃完了火锅我们要去附近的夜场旱冰场玩。他拉着我,我脚不能迈,笨的像一头牛。他耐心的拽着我,终于可以在他的带动之下滑行了,乐疯了我。

  卓风找到我的时候我正跟顾成峰摔在一起,顾成峰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老高大个头,趴在我身上一动不动,我退都没推动。

  他很近的看着我,突然冲我坏笑,眼珠子都要掉落在我身上了。

  卓风出现,一把将顾成峰推开,他阴沉着一张,拉着我起来,眼睛里面在冒火。

  “姐夫,怎么了?”

  他看看我,看看顾成峰,指着顾成峰鼻子低吼,“你小子打什么主意?”

  顾成峰哼了一声,跟卓风差不多高的他却很瘦,站在卓风跟前却一点都不颓,顶着卓风的手指头走上前来,指着我说,“她是我女朋友。卓哥,你这样不好吧?你不是跟我姐姐和好了吗?卓尔还小呢,你不合适。”

  什么乱七八糟的?

  再说了,怎么不合适了,怎么就不合适了?

  我横眉瞪他。

  顾成峰将我拉过去,扣在怀里,对卓风说,“卓哥,你可比卓尔大了十岁。”

  是啊,十岁没错。那又怎么了,他还比我大两岁呢。都是比我大啊,没区别。

  卓风怒了,拉着我就往外面走,我被拽的手臂都要散架了。

  顾成峰追了上来,被卓风挡在后面。卓风将我塞进车内,转身推开顾成峰,对顾成峰咆哮,“你也十九了,她还没成年。我跟你姐姐的事情是我们的事情,你不要牵扯她进来,这一次我饶了你,别有下一次。”

  顾成峰挥拳头,我吓得捂住了眼睛,等我再次睁眼,顾成峰趴在地上,卓风已经坐在了车里面。

  “姐夫,顾成峰呢,他带我出来是我自愿的,你别打他。”

  卓风怒气很大,胸脯子都在上下起伏,脸色铁青,我吓得没敢再说话。

  很久,他才说,“顾成峰是地痞,少跟他走这么近,平常过得去就可以了。”

  “啊!”

  他又说,“我跟他们家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不得已走的近,我已经搭进去了,你不行。”

  这话什么意思啊?

  我眨巴着眼睛问他,“姐夫,你不是跟姐姐和好了吗?”

  “……她跟顾家没关系。你别跟顾成峰走的那么近就行,这件事我以后再跟你说,记住!”

  “……”我没答应。

  我觉得顾成峰还不错。

  不过,看姐夫那么生气,我决定暂时不跟顾成峰说话就是了。

  到了家里,意外的看到喜欢早睡的阿姨也在,她看到我就冲我跑过来,拉着我往里面走,“这丫头,可吓死我了,司机说你出去走了一圈就没了影子,这是去哪儿了?外面坏人那么多,可不能乱走啊!”

  我抿了抿嘴,不知道如何解释,的确是我骗了司机。

  中途停,车我就跑去找顾成峰了。

  我垂头跟阿姨道歉,“阿姨,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叫你担心真不好意思。”

  阿姨笑着揉我头顶,“傻丫头,没事,就是看卓总那么着急,我以为你出事了呢?”

  姐夫着急我?

  我回头看他,他已经扔了包进了书房,留给我一个孤单的后背。

  我心里头,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