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99节

  第196章 动了你的人都活不长

  无人应答,无人理会,我似乎马上要面对永远的圈禁了。

  我颓然的靠在木门半晌大哭,可我知道哭瞎了也会有人来救我。

  卓风一定想象不到我会在这里,即便他找来,也不过是在楼上寻找,怎么会想到我就被关在了他家里?

  我真的要被成为卓晗发泄的工具,等待着一次次的凌辱,怀孕,生孩子。

  想到这里我更加狂躁。

  我继续剧烈的捶打着小小的木门,不想,突然之间面前的木门被打开了,我失重的向外面倒,可我迎接的不是地面却是一只飞来的脚,那个人似乎用尽了力气踢我。

  我被踢翻,整个人仰头倒在地上,血水顺着鼻腔往外面流。

  那个人被身后的人训斥,“做什么,踢死了你负责?快拉到床上去。”

  我迷迷糊糊的就感觉有人来拽我,将我拉到床上,身下的绳子被人拽出来。

  我盯着眼前的两个人瞧,不是之前看着我的两个壮汉,其中一个还是女人,不,不是女人,是头发太长了而已。

  渐渐的,我意识清醒,看清楚了他们腰间的钥匙和一电棍。

  我看到了希望,拼尽了全力推开想要绑住我的人,抽出了电棍对着那个人的脑袋狠狠的抽上去,那个人闷哼一声,当场倒地不起,另一个人愣住了,就在他愣神的瞬间跳上床之后奔我来。

  我尖叫着胡乱挥舞着手里的电棍,那个人连连躲闪,趁乱之际我将地上的钥匙捡起来,转身往外面跑。

  木门关紧,咚一声巨响,仿佛整个天地都颤抖。

  疯狂的跑,只记得前边的左转就是电梯,右边是石阶,即便在这种情况下我也知道不能乘坐电梯,一旦身后的人追上来或者联系了楼上的人断了电,我就彻底被困在了电梯里面。

  就算没有力气,我也要跑楼梯,一节一节,似乎已经快要了我的命。

  从前不知道石阶可以这么高这么多,好像一辈子都跑不完。

  我哈赤哈赤的一直向上,面对着眼前的一扇铁门我停下了脚步。

  铁门背后就是停车库,但是铁门已一直是反锁的,我手里有钥匙,其中又有这里的钥匙,可我不能急着打开。铁门长久无人打开过了,卓风说这铁门开了声音很大,又因为角度的原因这里的风尤其的大,呼呼的风声整个房子都能听到。

  我不想打草惊蛇,在没做好不顾一切冲出去的准备之前,我不想再被轻易的抓回来。

  正在我犹豫之时,门的另一侧传来了说话声。

  是一个人?两个人?

  我听的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有人在说话,沉闷,甚至连说了什么都不知道。

  身后的不远处传来男人继续敲门的声响,一声声,听的出来是在不断的踹门,可那扇门对我来说是障碍,对四肢健全的健硕男人来说就不算什么。

  伴随着木门的撞击,我的心也提到了喉咙口。

  过了一会儿,木门的巨响声音停了,外面的说话声音也没有了,我这才敢拿出钥匙来开门。

  不想,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因为周围无比安静,隔着铁门的另一面我听到了清晰的说话声,我更加急切起来。

  几日没吃没喝,只有葡萄糖,刚才的拼死挣扎,我已经好无力去,此时手抖脚抖,开门的手都已经没了力气。

  可我听到了隔着房门的说话,“这件事你想怎么做?草,陆豪,那是卓尔,不是别人,你给我去查。”

  我大惊,喜极而泣,是我姐夫,没有错,是我姐夫。

  我一面开门一面拍门,“姐夫,姐夫,是我,卓尔,姐夫。”

  外面声音安静了一会儿,跟着也是一串急促的敲门,“卓尔,卓尔!”

  我继续开锁,一把钥匙一把钥匙的试,却都不对,这么多钥匙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没有。

  眼见着身后的人追上来,只有五个石阶,那个人的步子撑的老大,宽大而又满是老茧的手冲我抓来,哗啦,我面前的铁门被打开,巨大的呼啸扑面拍打。

  跟着,我落入了一个人的怀抱,卓风穿着黑色的西装,面容俊冷,浑身散发着冰霜,看我一眼,抬起一脚踹踹翻了抓我的人。

  那个人哀嚎的滚下了石阶,卓风将铁门关紧,碰的巨响,拉着我往外面走。

  我已经走不动了,整个人软在了地上。

  卓风将我打横抱起,放上了车,关紧了车门的那一刻面前的车库卷闸门却降了下来,挡住了我们出去的路。

  卓风看一眼,没理会继续坐上车子来,发动了车子,侧身看着已经浑身无力的我。

  我轻声唤他,“姐夫!”

  “……卓尔,对不起,我来迟了。”他凑过来,一个冰凉而又带着几分凉意的吻落在我的额头,帮我整理好额前的碎发,轻笑,之后加大了油门,交代我说,“我们冲出去,闭眼!”

  我听话的捂住脸,只听着耳边一阵呼啸,跟着是巨大的声音,咚咚几声,车子飞了出去。

  车子跑走了一会儿又停了下来,卓风在耳边轻声叫我的名字,“卓尔!”

  我紧张的拿开手,看着他,这才注意到外面的灯光亮如白昼,我和卓风安然的坐在车里,只是车子的挡风玻璃已经碎裂,车头也凹陷了进去。他抓我的手,低声问我,“是谁,都有谁打过你?”

  我茫然看着周围,来了很多人,将我们围拢成了一圈,我已经分不清楚都有谁。

  我茫然摇头,“姐夫,我看不清楚。”

  卓风微微点头,又帮我整理了一下安全带,轻声说,“没关系,动了你的人都活不长,继续闭眼,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我一阵心惊,害怕他对无辜的人下手,“姐夫!”

  “听话,闭上眼睛

  卓风又踩了脚油门,我能看的清楚他脸上的冰冷好像锋利的刀子。

  周围的人还想要上前,不知道卓风已经准备发动车子硬闯,伴随着一声低吼,车子好似冲破了牢笼的猛虎,呼着跑了出去。

  冲开的人群中传来一阵哀嚎,又是几声巨大的撞击声响,仿若划破长空的惊雷,最后一次车子缓缓停留,好似飞了起来。

  卓风的关切的声音从我头顶上传来,我们已经到了市中心的医院门口。

  不远处的车子里面下来几个焦急的身影,其中就有穿着风衣的陆少。

  他看我一眼,怒吼的大骂,“草他爹啊,谁干的?快进去,进去啊。”

  卓风的动作很轻柔,抓我的手将我从安全带里面拿出来,解开完全带。我的身子就不受控制的歪斜,要滑落到地上去。

  卓风紧皱着眉头,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下手,在陆少的催促下才将我抱起来。

  我的身上满是捆绑之后绳子勒进去的伤痕,痛,很痛。

  可在姐夫的怀抱中却温暖都好像被一池春水环绕。

  第197章 姐夫,你亲亲我

  我一直哭着抓住卓风手,不想他离开我分毫。

  卓风紧皱眉头,担忧的望着我。

  “卓尔,不会有事的,你现在安全了。”

  我想给他一个安慰的笑容,可我做不到,嘴唇干涩的我只要动一下就会流出血水来。

  全程的包扎和清理进行了三个小时,终于结束的时候我已经熟睡,即便如此我仍旧能够感觉到他就在我身边,紧紧我握着我的手,给我温暖和依靠。

  等我再一次睁开眼,看到的是姐夫趴在我跟前睡着的脑袋,他的头发很短,擦着我的脸,有些酥麻。

  我没去打搅他,只看着他仍旧握着我的手就感觉到无比的满足。

  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我继续熟睡。

  再一次睁眼,天已经的亮了。

  卓风正在低头看书,身边是放着切好的水果和包装好的饭菜,我睁开眼就闻到了香气。

  不等我说话,他就发现了我的醒过来,“饿不饿?”

  他有些紧张,着急的手还在微微发抖,声音有些黯哑,却仍旧透着温柔。

  “姐夫,我,饿。”

  他笑了,开始将包装好的东西拆开,对我说,“我就知道你饿了,叫阿姨给你炖好了一些汤,还有你爱吃的米粥,不过要先喝汤才行,你很多天没吃东西了。”

  说我很多天没吃东西的时候他的手抖了一下,脸色也不是很好,不过稍纵即逝,恢复入场后又说,“学校那边我给你请假了,还有几天才开学,不用担心,才开始新课程你应该跟的上。”

  我知道,我的伤要是想好,体会想恢复从前需要十天八个月的,可我还有一个星期就正式开学了。

  姐夫帮我安排好了一切,全部的能想到的都想到了,他知道我有些时候好面子,所以不会叫任何人知道我现在发生的事情。

  我一口一口的吃着他喂给我的米粥,我就盯着他的眼。

  他很疲倦,似乎已经很久不曾休息好了。他最近好像瘦了很多,燕窝也陷了进去,薄唇紧紧的抿着,身上散发着一股冰冷的味道。

  我抓他的手,这会儿才注意到手背上的血管早已经被当时勒紧的绳子捆的暴突了出来,青筋暴跳,触目惊心。

  他搅拌米粥的手停下来,歪头看我,笑了,“怎么了?”

  “姐夫,你也吃。”

  他点头,没犹豫,自己也吃了一口,“我刚吃过,你尝尝这米粥味道是不错。”

  我笑着点头,眼中含泪。

  他帮我擦掉泪水,轻轻吐口气,将我紧紧抱住。

  我能够感受到他的这份担忧,甚至比当初他出事我的的担忧更重。

  他将我圈在怀中,身子在发颤,这份失而复得的心只有我们彼此才知道。

  我想告诉他我恪守我最后的坚持,宁愿死都没有叫人很碰我,我做到了。从前我总以为我真的是水性杨花的婊子,我一面勾引着姐夫一面还想要跟顾程峰在一起,但是真正到了要破身的那一步我始终都无法做好。

  我不知道姐夫为什么会一直守身到现在,或许跟我的想法一致,他要的就是洁身自好。

  “姐夫,我没事了。”

  他点头,突然抱着我的力气加大,我觉得呼吸都要被挤了出来。

  他要将我镶嵌到他的肉里。

  我相回应他,却没有力气。

  只能感受着他身上的温暖和力量。

  他将我松开的时候对我说,“卓晗在隔壁。”

  我惊异的问,“什么?”

  “卓晗被吃了太多的药,被送进了医院,一直在隔壁。”

  “……哦,姐夫,当时卓晗还是很爷们的。”

  卓风笑了,点头说,“恩,我知道,不过他一直昏睡不醒,如果他早清醒过来我早就知道你在哪里了。”

  事后,陆少告诉我,姐夫每天都回家去,就是怀疑我在家里,可他始终都没找到,又因为每次回去都被姨妈和卓振东逼着要他去相亲而起了争执,可他还是会抽空回去,终于遇到了我。

  陆少还说,如果我还不出现,卓风就要将整个市都翻个底朝上了,他已经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关系。

  尽管我无法体会当时的场景,可我听到了从未说在脏话的姐夫在电话里面大骂陆少是蠢货,这足以说明姐夫的急切和担忧。

  在医院天躺了七天,我终于可以下床,姐夫当天晚上就接我出了医院。

  酒店里面,死机小张和陆少的两个打手日夜都在门口守着,隔天的深夜,我听到了外面的争吵。

  我起身过来查看,姐夫却走进了我的房间,第一次,要求抱着我一起睡。

  我知道,他是担心我,外面的争吵正是来找我的人,不管是张老板还是熊叔,或者是卓振东的手下,来这里找我,都会是好结果。

  我缩成一团,紧紧的依偎在姐夫的怀里,仰头看着他的脸。

  他闭紧的眼睛睫毛轻颤,没有入眠的他该是在想事情,眉头也在紧紧的皱着。

  我将他的眉心抚平,他就睁开了眼。

  我们四目相对,我毫不犹豫的亲吻了上去。

  “……”很明显,他愣住了。

  我笑着继续亲吻,犹如蜻蜓点水,可我已经准备了他拒绝我的准备。

  不想,他仍旧没有动,只眼神灼灼的望着我,好像在欣赏一件稀世珍宝。

  我的胆子也变的大了起来,直接吻了上去,舌尖轻轻的贴上去,我能够感受到他唇角荡漾着的淡淡的烟草香。

  他没有拒绝,我就变本加厉。

  啃咬的那一瞬,他才将脸移开。

  我没有气馁,继续伸长了脖子去吻住他的唇。

  他整个身子都僵住。

  我笑着继续进攻,好像攻城略地的小士兵。

  唇齿相交,软舌进入,我好像开启了一扇这世间仅有的大门,我疯狂的亲吻。

  他的木纳和疏离不曾将我的激动打翻。

  一直的热吻索取,等待的是他轻轻的将我推开。

  我知道,我此时的眼神一定充满了欲望。

  他眼睛里面的那一丝深情也是无法掩盖的。

  “姐夫,你亲亲我。”

  他怔怔的看着我,不吭声。

  “姐夫,我们不做,你就亲亲我,好吗?”

  他摇头,捂住了我的嘴,“听话,好好睡觉。”

  我泄气的深呼吸,瞪着他。

  他不看我,将我的脸扣在他的胸口,尽管没有任何异动,可我还是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尤其是下体的膨胀和滚烫。

  他不叫我亲他,我还有手,我毫不犹豫的伸手下去。

  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