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02节

  第202章 臭婊子,你给我等着

  高可可将我的床铺洒了脏污,恶臭连连,满地都是我的衣服,我的书,我的本子还有我的电脑都被踩在地上,而一直高傲的高可可就像疯了一样在我的床铺上乱跳,正肆无忌惮的将她手里的东西往外面撒。

  刘薇吓得大哭,抱着自己躲在角落,上铺的李阳吓得脸都白了,电话掉在了地上。

  本收拾的很干净温馨的宿舍现在竟然成了垃圾场,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高可可。

  她可以有问题直接冲我来,我说过我们的过节由我们单独解决,为什么偏偏要影响到别人。

  我无法容忍我身边的人因为我而受到牵连,尤其是善良单纯无辜的同宿舍舍友。

  我扔了手里的书包,几步走上去,抓着她的衣领子将她从床上抓下来,不知道顺手抓了什么东西,直接对着她的脑袋招呼,高可可估计是没有注意到我回来,被我抓了个措手不及,惊叫连连,在地上被拖拽着没了任何招架。

  我疯了一样的想要惩罚她,她不可理喻,找事攻击我,背后说我,我都能容忍,可我的容忍却成了变本加厉的资本,这是我的错,我的错啊。

  我就该早在她第一次出演重伤我的时候给她一个很好的教训,这里面无关我是不是有人给我撑腰,我都不想她好过。

  高可可,我们的梁子结定了。

  我打了她很久,打到我自己都手脚麻木,等谢晶晶和刘薇将我拉开,我才注意到我手里的是姐夫新给我买的白布鞋,用来跳舞的鞋子,我还没有舍得穿,可上面已经被高可可洒了东西。

  高可可趴在地上,脸上一脸血污,她混混噩噩的还有些分不清楚方向,朝我们伸手。

  我还以为她在寻求帮我,打过了气就消了,不想她在骂我,“臭婊子,你给我等着,我早晚给你好看。”

  她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我还想去打她,这时候宿管阿姨进来了,将我们拽开,质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唯一冷静的谢晶晶说明了事情的原有,最后看我一眼,叫身后跟来的人将高可可抬走,“你回头去跟你老师好好说吧,这件事不怨你,但是把人打成这样就不该了,我去给人送医院,你去叫家长准备钱,这医药费还是要你们拿的。”

  我可不想叫我姐夫知道,我直接讲电话拨打给了我哥哥,对宿管阿姨说,“我叫我亲哥哥来,钱我来出,还有,我不想跟她一个宿舍了,要么我走,要么她走。”

  我最感激的是宿舍的人这个时候还在帮我,谢晶晶带头说,“阿姨,这件事也不怨卓尔啊,我们都跟卓尔相处的很好。”

  阿姨点点头,接过电话,对电话里面我哥哥说了下情况。

  我哥哥那边说了什么不知道,没出半个小时他就带着人过来了。

  我觉得,我哥哥这辈子替我出头次数不多,但是每次派头都很大,这是我第一次叫我见识了什么叫黑老大。

  他开了三个车过来,其中一个面包车里面坐了十个人,另外的两个宝马车里面也坐满了,他下来的时候跟着两个黑衣保镖,一脸的冰冷,我都吓的不敢去跟他说话。

  我躲在角落,看着哥哥跟宿管阿姨说话,这件事如何处理,赔钱就赔钱,如何如何,他一点不含糊。

  谢晶晶在我身后推我,“卓尔,这是你亲哥哥?”

  我点头。

  “真厉害,是黑道上的?”

  我没敢吭声。

  谢晶晶一脸崇拜,“我要是有这么个哥哥我就在学校才称老大,何必还要忍高可可那种人的欺负,你真是好说话。”

  额?

  她们不还黑怕黑道上人的吗?

  刘薇红着脸亦是一脸花痴。

  李阳呵呵的笑,抓握手,摇晃我问,“卓尔,你那个收养你的哥哥就是大老板了,派头那么大真是好,现在还有个亲哥哥,你真好命。”

  额?

  我惊愕了一阵,哥哥走了过来。

  他看我一眼,又笑着跟我同学打招呼,“谢谢同学们帮我妹妹,今天的事情我都记着了,改天请你们吃饭啊,呵呵,不过我现在得带卓尔走,这件事解决好了再回来给你们一个交代,叫你们受惊了。”

  啧啧,我哥哥这话说的还算漂亮,我偷偷的给他竖个大拇指。

  他笑笑,跟着又说,“卓尔,走吧,先去医院看看,高家人都来。”

  我点头,跟着哥哥走,身后谢晶晶叫我,“卓尔,放心,我们肯定会说公道话的。”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这群人,真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

  哥哥帮我拉开车门,之后对我说,“老师那边我都交代好了,卓家人那边暂时不会知道,但是还是要先去医院看看,你把人打成那样,恩……还是太轻了。”

  我惊得嗝了一声。

  哥哥却很是意味深长的说,“我妹妹不能被人欺负了,你就是好脾气,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有点后悔叫我哥哥来了,他这是还嫌弃事儿不够大吗,早告诉他事情更糟糕,背地里不知道怎么做呢?

  哥哥又说,“高家那个大小姐就是给惯着臭毛病,趾高气昂,之前去做了几个生意,遇到了,那鼻子都朝天上去了,我看不惯,不过好在你打她了,这要是你被她打了,我不知道会不会就直接放她们家人血,好好尝尝滋味。”

  看吧,我就知道他处理事情肯定放大,我一阵心惊肉跳。

  到了医院,我反复嘱咐哥哥不要乱说话,这件事我来处理就是了,可千万别再将事情闹大了,不想哥哥拉着我一直走,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啪嗒一声踢开了医院的门,指着那个站在里面的人就警告,“我给我妹妹带来了,这件事我也了解了不怪她,但是打人是不对,可我觉得打人还是打的轻了,不给点教训,你们的女儿不知道捅多大篓子,赔偿我一分不会少,可你们高家也给我个交代,为什么说我家妹妹是婊子?今天不给我说清楚,就被想出这个门。”

  我的天啊!

  我差点气的背过气去,狠狠拽他,“哥哥,哥哥,你别说话了,成吗?”

  哥哥不看我,瞪着面前的男人,估计是高可可的父亲,看上去五十岁了,保养得很好,身姿挺拔,眉眼跟跟高卡卡如出一辙,就是人看上去比较老实一些,可不像高卡卡那么趾高气昂的。

  他先是吸口气,却没有生气,只点头说,“我带我儿女道歉,这件事的确是我们可可做的不多,但是这件事……还是不要闹大的好,都是女孩子,她还要继续完成学业,我相信卓尔也不想叫这件事闹大,是不是?”

  我点头,“叔叔,我错了,我不该动手的,当时实在是没忍住,我也是被气的昏了头,我的东西都不能用了,我道歉。”

  哥哥不愿意,瞪我一眼,拽我往他身后拽,继续恶狠狠的指着高可可父亲说,“给我妹妹道歉就完了,在背后说我妹妹那么难听话叫她一个女孩子以后在学校怎么待下去,必须给我个解决的办法,你道歉?不好用!”

  第203章 肿的像猪头

  哥哥这么做无意识将事情更加僵化了,我有些着急,想辩解,可我一说话肯定是要帮着高可可父亲,这不是等于出卖了我哥哥吗?所以我还不能吭声,可我把高可可打成这样也是该负责人,哥哥揪着这件事不放对方肯定会恼火,这么做的后果只会叫我和高可可在学校更加待不下去了。

  我记得跺脚。

  哥哥回头看我一眼,给我一个眼神,我有些不太懂。

  这时候高可可父亲点头说,“我会叫可可给卓尔在学校内道歉,但是这件事可否要缓一缓,可可现在这……”

  我和哥哥同时看向高可可,她的脸,肿的像猪头。

  我无比自责。

  我要去问高可可怎么样,被哥哥拦住,哥哥呵呵的冲高可可父亲笑,“那就好,我有高老板这句话就知足了,回头在安排,现在是可可多休息,我会叫人用最好的药,我们就先回去了。”

  高可可父亲皱着眉头勉强冲我露出一抹轻松,跟着一点头,转身在没看我。

  哥哥拉着我出来,身后的门还没关,就对我说,“你又没做错,这件事如果退让了以后你只能再被欺负,自己的女儿不管好了那是他的责任,还叫被人背锅?给点教训而已,咱们又不是死缠烂打,走了,走了。”

  我有些别扭他的话,可也不得不承认,哥哥说的对。

  坐上了车子,哥哥拿出电话,将这件事告诉了卓风。

  卓风应该是在开会,声音很低,过了一会儿,他该是走出了会议室,说话声音正常,哥哥也将电话放了免提。

  “事情就是这样,你劝她吧!”

  卓风那边嗯了一声,对我说,“卓尔,伤到了吗?”

  “……姐夫,我没事,对不起,我又惹事了。”

  “不怪你,做的好,只是下回下手要重些才行,我正在开会,这件事交给肖老大处理,你别插手就是了,宿舍那边的东西都扔掉吧,我明天去给你买全了再回去住,高可可肯定不会再去你宿舍了,道歉的事情一周之内就会有,这件事不及时处理她只能会更加嚣张,要紧的是你现在别乱想,回去好好睡一觉,我怕是赶不回去,你先跟肖老大去他那里,可以吗?”

  姐夫没有埋怨我,反倒说我处理的太轻了,我突然有点同情高可可了,我笑笑,点头说,“知道了姐夫。”

  哥哥的住处我是第一次来,没想到一个单身汉的住处还挺干净,至少比我想象的要整洁。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冲我笑,“被嫌弃,我都很少回来,有些荒凉,呵呵……不过就一宿,明天你就回学校住了,我也不知道你都需要什么,要不我叫我手下的一个哥们的媳妇来照顾你?”

  哥哥真的是局促不安的,脸都红了。

  我们兄妹两人真正的这样相处少之又少,不过也叫我们之间拉近了距离。

  “哥哥,不用麻烦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就帮我找一件换洗的衣服就行,我洗了澡就睡觉。”

  他愣一下,重重点头,翻箱倒柜的从衣柜里面找出来很多东西给我,都是好衣服,一看就是名牌,有一些牌子都还在呢,估计他买衣服也是专人送进来不需要去商场挑选的,所以不管是是否适合都留着,觉得能穿了就穿,可他很少回来,那衣服就放着睡觉了。

  我找了件很大的恤,打算睡觉穿,其余的都帮忙挂了起来。

  等我转身要去洗澡,发现他傻乎乎的站在门口。

  “哥哥,你进来啊,你还要出去吗?还有事情要忙?”

  “没有,我就是,就是……哎,我挺高兴的你能第一时间遇到了事情想到我,真的。”

  我一怔,难受起来。

  是啊,我的生活都已经习惯了只有卓风,却一直都忽略了我还有个亲哥哥。

  我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哥哥,对不起,我,我是习惯了一有事就想到我姐夫。”

  “别,千万别道歉,都是我的问题,我对你关心太少。之前我还挺不理解你为什么那么排斥我,后来跟卓风喝酒的时候他就多说了几句,我才知道这里面的事儿,啊,你别多想,我没多问,就是猜到一些,我不会追问具体的原因,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以后多多补偿,恩,你,你洗洗就睡吧,我在楼上,你有事直接打电话,不用拨号码,按一下那个绿色的就好。”

  我看一眼电话,点头,“哥哥,谢谢你,我长久以来是我心里有问题,不怪你,真的,你被自责。”

  “哎,呵呵,都是兄妹,一家人,不说见外电话,你休息吧,我去叫人给你做点吃的送过来,这里看着挺大,其实人不少,楼上楼下的都有人,你不用担心不安全,随便见一个人叫他们去做什么就成,都是自己兄弟,恩,恩,我先出去了。”

  我笑笑,抱着衣服望着他还有些不情愿的走,想了想,还是将他给叫住了。

  “哥,你,你等等呗。”

  他异常开心,恩了一声,又很快转身过来看着我,笑了。

  “好,我等等,你还要什么?”

  “哥,你等等吧,我洗澡了出来,咱们好好说说话,说说我们的妈妈。”

  他一怔,跟着就点头同意了。

  我们的妈妈,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软弱爱哭的女人,尽管我跟妈妈的时间最长,可我对妈妈的了解却很少。

  她从来不会跟我说一些心里话,每次见到我只会叹息,用很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她与村里的很多女人一样,有些时候痛恨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只会生女儿,也有些时候心疼自己的女儿,因为无助和无能,叫她们心中的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从不会去争取或者反抗,只知道等待着一切悲剧继续降临到她们的头上。

  哥哥点燃了根香烟,递给我一串羊肉串,之后才说,“妈妈现在过得还不错,我去看过。”

  我知道他一直跟家里人保持着联系,他比我勇敢,敢于去面对,我就永远做一只缩在土里面的鸵鸟,躲避一切的纷扰。

  “她几年六十岁了。”

  我的心一痛,胸口发闷,鼻腔也有些酸,眼前花了起来,泪水要往外面流。

  他静默了一会儿,又说,“但是现在过得不错,我给了一笔钱,她不花,都给了自己现在的儿子,呵……根深蒂固的思想是改不了了。”

  我心情复杂,妈妈,也是一个自私到冷血的人。

  哥哥很是无奈的吸口气,看我一眼,问我,“你想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