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03节

  第204章 兄妹

  其实,我很想,世间哪个孩子不想念自己的母亲呢?

  只是,我们的母亲,真的就值得我们去想念吗?

  哥哥又说,“你还记得你还有个妹妹吗?啊,两个,我说的是那个你都没见过的老二。”

  我家里还有个老二,刚出身就被送走了,当时爸爸说她死了,那个时候我还小,真的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哥哥说,“当时我看到了,还活着,就被村里人给埋了。”

  啪嗒,我手里的羊肉串掉在了地上,浑身颤抖。

  哥哥帮我捡起来,抽出纸巾擦我的手,很是心痛的望着我说,“没办法,早产,就算养了也活不长,还不如死了。我当时就在想,要是弟弟多好,至少还能像我一样活着,像狗一样的活着,有口饭吃,管他是不是香火呢,活着就成。之后我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我妹妹,我得对你好,我身边只有你了。可那个时候我没能耐,自己吃饭都是别人救济,我真怕我把你带过来你就饿死了。我是真不知道那个畜生会……”

  畜生,他说的是我爸爸。

  余下的话他没说出口,只生气的将纸巾团成一团仍在了地上,跟着大口喘息,良久才平息下来。

  “哥,那三妹妹呢?”

  “三妹妹也嫁给了一个山里人,呵呵,现在还不错,不过也就那样,思想都那样,我想带出来也带不出来,你该懂。”

  我很能理解她们的思想被禁锢被洗脑的之后的那些顽强的叫人无法理解的别扭,渴望好生活,向往好生活,可是在面对好生活和现在的生活之中又无法动弹,她们不是不能逃离,是不想。

  从小就被教育了她们是工具,只比狗强一些的人,一生的宿命就是为了那个残破并且不断压制她们的家,忘却了自己可以正常的而又有底气的活着。

  她们只会被奴役被控制。

  就算有人将她们带出来,最终的结果只能叫别人受尽折磨。

  这也是我一直不敢面对她们的最大原因。

  “哥,你去看过她们吗?”

  “恩,从前混得不好的时候我倒是常去,给钱,给东西,生怕她们饿到或者过得不好,后来我出了事,想去躲一躲,把我赶了出来,管我要钱,我身无分文,哪里有钱给?说我在家里吃闲饭,只会霸占她们儿子的口粮,呵呵……可我不怪她们,就那样了,一辈子就那样了。”

  我深吸口气,无法体会哥哥当初的感受,但是能够想象到当初哥哥面对那么无助的情况下不得已去投靠她们的决心。

  只会同甘却不会共苦,这不是家人。

  “哥,我恨,恨透了。”

  我不知道这份恨意是针对她们还是针对自己,亦或者是针对那种环境下生长的一切不公。

  总之,我不再去碰触。

  那些暗无天日,那些伸向我的魔爪,我永远都没有勇气去正面应对。

  “你不用多想,都过去了,她们有她们的生活,你有你的生活,咱们家人都不笨,可上学人有几个?你现在是我的骄傲,知道吗?这都要感谢卓风,以后啊,听他的话。你哥哥我没读过书,大字也不认识几个,我只知道黑道上的弯弯绕绕,别的不懂。我过一天算一天,可我这一切从前没有奔头,赚太多钱不知道给谁。现在好了,都给你,你别发愁,好好念书,以后有大发展,真的,哥哥说的都是心里话。”

  我含着泪,哑口无言。

  哥哥的爱是炽烈的,是无私的,是义无返顾,并且很明确。

  我深深的为之前对他的疏远表示自责。

  他却不在乎的笑,揉我头顶说,“别哭,哥哥心疼。”

  我哽咽,紧紧咬住薄唇,可泪水还是流了下来。

  他看我一眼,又开始紧张起来,站起来开始团团转,“卓尔,别哭,一见到女人哭我就难受,真的,我不知道怎么办好。你啊就是。哎,傻丫头,哭什么啊,好了好了,别哭了。”他蹲下身,拿着纸巾看着我的脸,一点点的擦掉我脸上的泪水,紧张的眉头紧到一起。

  我很吸口气,将泪水和鼻涕都吸了进去,“哥哥,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他傻呵呵的笑,“不用谢,别哭了,吃烧烤吧,回去了卓风又不叫你吃。他就是个老妈子,管那么宽干什么?”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哥哥怎么知道姐夫不叫我吃这个?”

  “之前跟陆少出去吃饭他跟我说的,说卓风虐待你,烧烤都不叫你吃。”

  我能想象出陆少说这话的样子,好像也好久没见陆少了。

  “哥,你最近都见到陆少了吗,我好像就上次出事见过他一次,我还没好好谢谢他之前对我的照顾呢。”

  哥哥坐下来,帮我倒了杯牛奶,送我到跟前,用手背试探了一下杯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吭声,“恩,见到了,事情还没解决,他也不能露面,事情都交给我和卓风了,我们两个一个明一个暗的忙的脚不沾地。”

  陆少的事情是卓风动用了这辈子认识的所有人帮忙解决的,但是事情风头还没过,陆少也还是危险的,毕竟他是被白道人盯上了。

  当初我哥哥出事,还躲到了国外呢,不过他是黑道上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了。

  “哥哥,你带我去看看他吧,陆少对我还是不错的。”

  哥哥眉头一皱,直接摇头,“不行。”

  “怎么了?”

  “陆少那人……啧,就是个花心大萝卜,多少小姑娘都毁他手里了,要不是那个开心也是那种人,两个人早就分开八百年了,还能一直热乎?陆少那个人啊,就是处处留情,魅力还大,我不能叫你去,说个两三句话就给兜进去了。不行,太危险。”

  陆少这么厉害吗,我怎么没发现?

  我低头琢磨了一会儿,问,“哥,陆少是这样的吗,我觉得他对我还不错啊,好像没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吧!”

  “恩,那是还没对你有兴趣,这以来以往的认识久了,事情就多了,不能去。要想去啊,回头白天我带你一起去,去公众场合,他那人好面子,知道收敛,还能对你的影响小一些,现在不行。我这人情商低,我要是女人肯定就陷进去了,你啊,小姑娘太嫩,不能去。”

  我哈哈大笑,看哥哥大眼睛一闪一闪的真好玩,“哥,他又不是洪水猛兽。”

  “哼,差不多就是洪水猛兽。”

  “放屁!”

  说曹操曹操就到,陆少叼着香烟就进来了,站门口浑身冰霜,怒瞪着我和我哥哥。

  继续骂我哥哥,“你说我什么呢,洪水猛兽?放屁!”

  第205章 不愧是我陆少看上的姑娘

  陆少走进来将香烟往烟灰缸里面扭,自己抓了羊肉串开始啃,啃完了才说,“打架了?”

  哦,所以他这么晚来就是为了我打架的事情?

  “是,我把高可可打了,在医院。”

  陆少愣一下,跟着哈哈大笑,“够劲儿,不愧是我陆少看上的姑娘。”

  真是没正经,我瞪他。

  不等我说话,哥哥将羊肉串抢走,告诉他,“不要惹我家妹妹。”

  陆少挑眉,瞪我哥哥,“嘶……”他气的吸气。

  我哥却浑然不在乎陆少的怒气,继续警告他,“我家妹子是好姑娘。”

  “……哎?不是,我说你肖老大就是看不上我是吧,是不是还想打一架?”

  哎,我无奈吸口气,看看时间都不早了,催两个人早点回去。

  不想,陆少直接躺在了沙发上,跟着告诉我,“实话说了吧,我就是卓风叫来的,听说你打架叫我过来看看。高家好像有点不服。”

  陆少说的不服我还没理解,到了后半夜才知道。

  我刚睡下,哥哥和陆少在外面吵嘴到半夜,后来就没了动静,跟着外面一声巨响,我也被彻底的惊醒。

  外面是滔天的火海,映红了半边天。

  是有人烧了我哥后院的车,车子被烧了之后爆炸,不过没人受伤,这件事就是高家做的。

  哥哥气冲冲看了外面的情况的回来,给高可可父亲打电话。

  “我说高老板,真是够意思啊,你这么做事情就麻烦了,知道吗?呵呵,你既然承认就是还有几分胆子,好,这件事我们现在就得换一种解决方式了。”

  陆少没有任何表情,坐在我哥哥对面,看我一眼,冲我招手,“过来。”

  我紧张的问他,“到底怎么了,这件事麻烦了是不是?”

  陆少摇头,“高家就是想找点面子回去,不麻烦,这次就看谁狠。高家也是没事做,现在生意不好,业绩上也不去,工厂也倒了好几个,他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所以肯定想要在你哥哥这里拿点东西的。不过也正好,彻底收拾了高家,免得我这边做事麻烦。”

  卓风说过,多少生意上的人看着是不错,风光,有钱,并且上的去台面,可背后跟黑道上的牵扯可不少。

  高家这是被逼急了,现在生意不好做,不整点事儿周转公司就彻底的败光。并且这件事也不全是高可可的错,所以高家就想借题发挥,最后挣扎一番。

  不想,遇到了硬骨头,高可可的父亲不知道,我哥可就是黑手起家,硬手段多的是。

  我一听浑身发冷,为高可可一家捏了把汗。

  陆少敲我头,“傻子,担心高可可?真是白莲花。放心吧,死不了人,最多破产。呵呵,卓风交代的。”

  我一怔。

  陆少再没说什么,之后就听我哥那边生气的摔了电话,直接带着人冲了出去。

  我紧张的心都要飞出来,也要跟上。

  陆少将我拽住,冲我眨眼,“往哪儿走?好不容易咱们哥两个单独在一起,别走,跟我好好聊聊。”

  真是,到了什么时候陆少都不会忘了开玩笑。

  “陆哥,这个时候了还没正经,我都要担心死了,我哥哥不会出事吧。要是这个时候被人揪住不放,背后一查,查到你这里,那怎么办?”

  一想到我姐夫做了那么多事情就前功尽弃了我就心发慌。

  陆少哼了一声,白我一眼,“你以为你想到的事情卓风想不到吗?给我坐下来,来,哥哥问你,在学校有喜欢的男生吗?”

  哎,我生气踢他,老不正经。

  他吃痛,笑着捂住小腿冲我笑。

  “陆哥,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闹。”

  “呵呵,不闹了,不闹了,坐下来说。放心吧,没事的啊,你哥做事放心。哎,回答我,你在学校有喜欢的男生吗?”

  “……没有,你还是跟开心姐姐好好相处,别想幺蛾子。”

  “啧,我又不玩男人。”

  我没好气的看他,再不想搭理他,拿出电话给我姐夫打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了起来。

  “姐夫,你都知道了吧,我哥哥冲出去了,不会有事吧?”

  “没事,你为什么还不休息?这都几点了?”

  我看看时钟,都凌晨四点了,马上天亮,睡也睡不着。

  “姐夫,你不来接我的吗,不是说忙完了过来吗?”其实是我想他,我们都已经两天没见了。

  陆少大对着电话大叫,“卓风,你家妹子想你了还不好意思说。”

  “……陆哥,你出去。”我生气,一摔门,将他关在门外。

  电话里面传来卓风的笑声,似乎很开心,“卓尔,这么对他就多了,再气你就踢他。”

  “我踢了,他还不赖着不肯走。姐夫,你来接我吧?带我去看看我哥哥那边,我担心。”

  姐夫那边犹豫中,我刚要张嘴说话,却听他那边传来了女人的声音,“卓总,来嘛……”

  我心头一跳,彻底的懵了,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过了一会儿,卓风叫我的名字,我才回神。

  “啊,啊,姐夫我在听。”

  “怎么了?我马上过去,好不好?”

  我的心难受的厉害,想到姐夫的怀里坐着别的女人,我就好像被人在胸口拍进去了一只钉子一样的痛。

  我鬼使神差的拒绝了,“姐夫,我,我想睡会,你忙吧,不用来接我了,我可以自己去学校的,哥哥也会送我的。”

  “……好,你好好休息。”

  挂了电话,我颓然的躺在了沙发上,浑身颤抖。

  我差一点就忘记了,姐夫现在管理的是陆少的公司,在外面很多都是正儿八经的人,可在正儿八经的人中有很多人做事情都是见不得光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很平常,扎堆在一起,任何事情都会发生。

  从前徐娇娇刚去世,姐夫一个人管理公司的时候应酬就变的多了起来,每次回来身上都带着很重的香水儿味,现在是不是也和那个时候一样。

  现在是凌晨四点,姐夫还没休息,他身边有女人在说话,那就证明他在外面应酬。

  女人,名利场,纸醉金迷,那会发生什么?

  我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担忧。

  还睡的什么觉?

  火气也窜了上来,坐立不安的我竟然萌生了要去“捉奸”的想法。

  在房间里面徘徊了一阵,脑海里面各种不堪入目的画面都跳了出来,我最后决定,直接去找。

  我哗啦一声开门,看着外面正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陆少,对他说,“陆哥,你带我去找我姐夫,我要去捉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