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04节

  第206章 我当姐夫是全部

  陆少惊得从沙发上坐直了身子看着我,默了半晌,哈哈大笑。

  我不在乎他笑话我,我现在就是要破坏卓风的好事,他不能在外面跟别的女人亲近,不管以后我如何,现在就是不行。

  我翻找一件哥哥的外套出来纪要往外面走。

  陆少笑够了走过来拽住我,“哎哎哎,你去哪里捉奸,捉奸在床啊?”

  我生气的说,“陆哥,你不懂,我心里难受,刚才给姐夫打电话,我听到了他那边有女人在说话,我知道,他这个时候还没睡觉就是在应酬,身边少不了女人,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外面,一会儿不知道要发生什么。”

  陆少愣一下,突然脸色有些不对。

  我看着他的样子更紧张了追问,“你知道是不是,是不是?”

  陆少摇头,后退几步,依旧靠在了沙发上,懒洋洋的伸了个腰身,摇头说,“还真不知道。你哥现在不在市内,我一直在家,只知道他为了一个生意出差去了,项目很大,我当时就没谈拢,相信他会谈下来,可不知道这个时候了还在谈生意。”

  这个时候了还谈什么的狗屁生意,并且怎么会不在市内?

  难怪姐夫知道我发生事情后都没出现,是出现不了。

  我深吸口气,心口痛的难受。

  “过来,站那里做什么,你要是真担心,就知道说,叫他回去睡觉,再者,卓风都守身将近三十年,不可能因为这一次的事情就破身,放心吧!”

  话虽如此,可我就是觉得难受,心里难受。

  我摇头,“陆哥,我觉得事情不会简单。”

  我一直相信我的灵感。

  陆少再没说话,在我以为他已经睡着的时候,他突然问我,“那么在乎他?”

  这不废话吗,我当姐夫是全部,是天地。

  但是我没回答他,只默默的垂头看着地面。

  他呵呵一笑,起身喝了口水,点燃了香烟才说,“这件事吧不用在意,他找一个你找两个就是了,一报还一报,不过你到现在还不了解他我可就看不起你了。”

  我跟卓风在一起这么多年我怎么会不了解他,我只是担心,这种担心跟是否了解不一样,再者说了,生意场上也不见得多光明,背地里那种用女人的剂量还少了吗,我就是担心姐夫这个人做的好,可是外人就是想叫他做不好,不知道会用什么法子叫姐夫也与那群人同流合污呢。

  “陆哥,你还不知道吗,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姐夫再如何洁身自好,耐不住会有人别有用心啊。”

  陆少哼了一声,看得出他是不相信我的的担忧的,只说,“你可真是……麻烦。”

  我歪了歪嘴角,没说话,脱了外套打算进房间自己胡思乱想去,陆少却将我给拽住了,手上用了力气,一把将我给拽到了他怀里,我吓了一跳,差一点叫喊出来。

  他却笑眯眯的,眯着眼睛打量我,呼吸都很近,烟雾喷在我的脸上,看了我很久才说话,“卓尔,你说,你要是我的女人该多好。”

  呸,老不正经。

  我挣扎着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真想现在就给他一巴掌,可我想了想还是忍住了,狠狠的对着他的小腿踢了一下。

  他吃痛,使劲皱眉,瞪我一眼,吸气说,“还听火辣的啊,这样可不好,不温柔。哎,你干什么去?”

  我要去睡觉,他还是抓围着我不放。

  我急了,用手里的衣服狠狠抽他身上,“陆哥,别闹了,行不行,我现在很烦躁的。”

  他惊得锁了手,做了个举手投降的姿势,跟着对我说,“想不想知道卓风去了哪儿?”

  我突然眼神发亮,没再乱发脾气。

  “你能找到他?”

  陆少拿出电话,很快的拨了几下,他按了免提,跟着就听到小张司机的声音,“陆哥,有事?”

  陆少看我一眼,笑了,问小张,“在哪里?”

  “陆哥,我跟卓哥在浙江,还没结束,啊,要困死了。”

  小张司机跟着我姐夫一起去了浙江?我想了一下这个地理位置,还真是远啊,差不多就是一个南一个北了。

  “哦,事情办得怎么样?”陆少问。

  “不顺利,对方太老奸巨猾了,卓哥已经用尽了法子,找了很多人,对方还是不松口,刚才差点闹起来。”

  小张说的闹竟然是对方找来了三个女人,在我姐夫跟前跳脱衣舞,那意思就是摆明了要看我姐夫出糗。

  原来,我姐夫在商业圈里面出了名的洁身自好,就算找个陪酒的也是迫不得已的意思一下,其实一点出阁的事情都没有,可是今天的幕后老板就是有恶趣味,并且也听说了我姐夫不如从前,肯定要落井下石的,至于给不给生意要看对方心情,是一个很难啃的骨头。

  我听了很是气氛,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真是有病,可偏生很多大的生意都掌握在这种人的手上,见识太不公平了。

  我一直屏声静气的听完,担忧的心也还是没落定。

  陆少交代小张,“差不多就行了,这个生意不做也死不了人,大不了我们将价格压低,回头自己找出口商就是了,不用非要求着那个老东西,知道啦?”

  小张连声答应,哈欠连连的就挂了电话。

  陆少看我一眼,意味深长,却没说话。

  我浑身难受的坐了一会儿,还是想自己躺床上胡思乱想去。

  他还是将我给我拽住,问我,“不相信卓风?”

  我摇头,“是不相信别人。”

  “呵呵,你这么不自信?亏的我看上你了。”

  “嘶,陆哥,没心情跟你开玩笑,我都要担心死了。”

  他哈哈大笑两声,皮笑肉笑的,笑容没有直达眼底,这笑看起来还真是诡异。他又吸了一口香烟,跟着说,“我就告诉你,放一百个心,卓风精着呢,实在不成,生意谈成空手回来,没什么大不了,那个老东西难为我们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陆少很是不在乎的样子,可我猜得出来,他是在乎的。

  这个笔生意很久之前我就听说了,当时卓风还在国外的境况,我去陆少那里的时候就知道他在想办法做这笔生意,可是处处碰壁,气得他经常在办公室发脾气,后来实在啃不下来就彻底放弃。

  既然是放弃的生意就没有继续的道理,可现在姐夫还在做这件事,那就是说明这笔生意是必须做成才行。

  可见事情的坚决程度了。

  我深吸口气,觉得,我姐夫肯定危险了。

  哎,守身如玉了快三十年,到头来还给了不认识的女人,想想都觉得挺可惜,我心疼他。

  陆少过来捏我脸,突然笑着问我,“要不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第207章 我不要他喜欢别的女人

  我刚要答应,可又一想,不行,我不能扔了我哥哥这边不管啊,这边的事情是我惹出来的。

  真是难办。

  陆少却呵呵的笑,“傻丫头,身体给谁都一样,这心干净就成,跟卓风比,我觉得我可是世界上最清纯的人了,我都现在都没个喜欢的女人,卓风不一样,在他心里可是装了三个了啊。”

  三个?除了徐娇娇和李思念还有谁?

  “不是两个吗?”

  他哼了一鼻子,“傻不傻,现在还有个你不知道?”

  我惊得站起来,碰到了桌面上,桌子上的杯子哗啦啦的一阵响。

  他被我的举动吓到了,抓我坐在他身边的沙发上打量我,“没事吧?吓成这样?”

  我怔了好一会儿才回神,颤抖着问,“是谁啊,我不知道。”不想,我竟然都哭了出来。

  陆少哎呦一声,慌了手脚,拽了很多纸巾出来擦我脸,笨手笨脚的擦得我脸好痛。我推开他,追问,“说啊,是谁的,为什么我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姐夫不在我身边的事情,我就说最近姐夫有些不太对呢,他将我送到学校后电话都少了,我发信息他都很少回复我,我还以为他是因为工作忙,难道是因为有了别的女人吗,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呢,陆哥,你说,你说啊。”

  “哎,傻丫头,我不就是这么一说,你怎么还当真了,别哭,啧啧,你这一哭我都要哭了,真是难看。”

  我捶他,这人还真是气人,“你说啊!”

  他连连点头,“好好好,我说,我说,就是你老师,那个叫什么朵的。”

  我老师?

  我姐夫不是拒绝了吗?

  我想起来了,好像几次我跟姐夫在一起的时候都能看到他偷偷的去接听电话,难不成就是我老师打过来的?

  女追男真的就隔了一层纱吗?

  可我呢,对啊,卓风都没当我是女人,我怎么可能追得到?

  哇……

  我之前被高可可那么欺负都没哭过,现在哇的一声哭出来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陆少惊得脸都白了,说了很多话我都没听到,之后过来轻轻抱我,“我的祖宗,不哭了成不,你这么一哭我的心都碎了。我叫人去订机票,现在咱们就过去捉奸,啊,不哭了。”

  我摇头,泪水飙出来,拍打他的手背上,他吓得浑身一抖,又将我抱的更紧了,“说,说,你想怎么地,说。”

  “我不要他喜欢别的女人,一个又一个,为什么站在他身边的女人从来不是我,为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哭的跟着不懂事的孩子似的,心里特别的难受。

  从我与卓风相识到现在,能够以女友的身份站在他身边的人从来不是我,可是陪伴他时间最久的却是我,这还不叫人难过吗?

  我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复杂,是亲人还是收养的兄妹,还是说我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那份责任?

  不管是什么,为什么我不能作为他的女人出现?

  为什么不能?

  年龄地位身份还有学历以及加重阻挠的林林种种难道就真的是过不去的门槛吗?

  我不服气。

  陆少哄了我很久我才停止大哭。

  可其实,哭过了心里就没有那么难过了。

  我抽噎的看着他。

  他端茶送水的问我需要什么。

  我看着陆少好看的脸一双紧皱的眉头竟然觉得有些好笑,噗嗤一声笑出来,“陆哥,你是不是没见过女孩子哭?”

  我每次哭的时候姐夫都不这么哄我的,也不需要哄,就是默默的陪着我就,等我哭完了就好。

  陆少就好像被人抓住了什么把柄的慌张,脸上的表情多起来还十分的可爱。

  这种反差萌叫我心情大好。

  “陆哥,要不你也哭一场?”

  他生气的扔了手里的纸巾,没好气的深吸口气,靠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天花板,默了很久才说,“丫头,不闹了啊,刚才电话就当我没说。”

  我打量他,这人翻脸比较快,情绪不稳一直都是他的个性,不知道我那句话就戳了他的点,叫他浑身的怒火高潮起来。

  我哦了一声,自己擦掉脸上的泪水,安静的坐着。

  可我的脑海里面已经开始了哪吒闹海,好像海平面上已经烧起了一团火,叫我胸口发闷,浑身难耐。

  “丫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啊?”

  这个问题问我的一愣,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说不出来,无法形容。

  不过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

  我喜欢顾程峰,可我不爱他。

  我爱我喜欢也喜欢我姐夫,但是这里面的爱和喜欢跟我喜欢和爱我哥哥还是不同的。

  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知道,卓风的一举一动哪怕是眨一下眼睛都牵动着我的神经。

  “陆哥,你不喜欢开心姐吗?”

  他好不思索的摇头,“利用而已。”

  开心利用他的身份在外面吃的开,走的稳,不需要迎合更多的人出卖自己的身体就能站稳脚跟,即便是已经推出了娱乐圈,可名气依旧在,是个很厉害的名媛,钞票大把,还少了不少而已骚扰。

  陆少利用她的美貌和身体,给自己更多的发泄。

  他们之间的关系看似紧张,其实最为轻松。

  能够随意仇恨离开,也不会叫对方牵扯太多成为累赘。

  在一起了就是一个眼神一个电话,不在一起了就互相不联系。

  可这样,不会叫人觉得很没有安全感吗?

  “陆哥,你试着去喜欢一个看看吧,这种感觉很美好的,会叫人很踏实,里面会有很多牵挂,有自己也搞不懂的莫名的责任和担忧。有些时候会伤心难过,可只要一看到这个人就会不受控制的笑。”

  他歪头看我,鼻子歪到一边,很是不在乎的说,“谁稀罕。”

  我没搭理他的不正常,起身去睡觉,“陆哥,我去睡一会儿,哥哥回来了你叫我啊,我想知道事情怎么样了。”

  “……不用我陪着睡?”

  我站住,回头看他。

  他这人开玩笑的时候脸也是紧绷的要吃人。

  我走过去,对着他小腿就要踢过去。

  他将身子往边上一挪,冲我摆手,“别踹了,都青了,去睡觉吧,我会叫你的。”

  我笑笑,走开了。关上房门前想到了一句话,告诉他,“陆哥,其实喜欢一个人不难的,至少你现在对我就是很喜欢啊,不喜欢的话你会容忍我踢你吗?不过喜欢和爱不一样,等你恋爱了就知道了。”

  “……哦!”

  他突然很失落,回答的有些迟钝。

  我看他一眼,关了房门。

  他在外面对我大叫,“我喜欢你,那你跟我睡觉吗?”

  操他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