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06节

  第210章 真是不中用

  陆少被我这么一问有些发愣,半晌才点头说,“好像是没有过。”

  “既然没有,我们就说不上是不是完了,并且……他是我哥哥,这是不争的事实。”

  陆少没说话了,安静的办公室里只有头顶上不断吹送的冷气,好似要将我的身体冻住的冷。

  我静坐了一会儿就想走,他叫住我,“不陪你哥我吃个饭再走?”

  “……好吧!”

  饭桌上,只有我们两个。

  吃到一半的时候,卓风的电话打了进来,是打给他的。

  “兄弟,我正在陪美女吃饭,你要来吗?”

  我叼着筷子看他,他冲我眨眼。

  不知道卓风那边说了什么,陆少的表情变化很大,跟着说,“顾程峰那小子出息了啊,没想到上着学还能做这么好的生意,成,你拿主意吧,我这没意见,只要给我钱就行。恩,恩,好,哈哈哈……你真的不来,不来可是会后悔的。好吧,恩,挂了。”

  不用说,卓风也是不想来的。

  “真后悔,不如直接说你在我这里,他肯定会来。”

  来不来的不重要,或许躲着躲着,就彻底忘了吧,当初卓风不就这么跟我说的吗?

  “陆哥,我吃过饭就给我送学校去吧,我下午还有两节课呢。”

  “呸,你那是上课吗,还不如不去,叫老师看着都发愁,跟我走吧,我正好下午要去谈个生意,带你去见识见识。”

  我摇头,我可不想搀和他的事儿,从前卓风的事情我很喜欢搀和,可我发现我知道的多了反倒无法脱身,放不下的是自己的心。现在我想通了,对于这边的事情,我能不接触就尽量不要接触。

  “陆哥,我不想去,我就想去上课。”

  陆少脾气上来,啪一声拍桌面,“不行,必须跟我走,小张去结账,我亲自开车。”

  哎……

  面对总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我觉得我的生活一点自由都没有。

  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跟着陆少出来,才生车,我的安全带还没系好,他的车子就一脚油门飞了出去。

  我吓得心脏乱跳,扑通扑通的紧张到要昏厥。

  他却满脸轻松,跟着说,“别怕,死不了,死了我也会给你陪葬,到了。”

  车轮子在地上发出一串的尖叫,戛然而止,我的胃顿时一阵翻江倒海。

  开了车门在地上干呕着,他站在我身边给我顺气。

  “真是不中用,卓风就是把你照顾的太好,叫你都快成废人了。跟我见识见识什么叫社会黑暗,走着。”

  不曾我擦干净嘴角,他几乎是将我提着带进了身后的办公楼。

  楼外面看着还不错,进去菜之后这里是多么的气氛不对,里面很多人,看着就知道是黑道上的人,不过是打着白道的幌子,可做的都是一些黑道上的事儿。

  我缩了缩脖子,这里的阴森实在叫我没勇气挺直腰杆子。

  陆少拍我脊背,“别怕,我还是个男人呢,给我好好走路。”

  很多人回头过来看我们,那眼神,就好像豺狼虎豹见了小白兔。

  进去后,老远就听到里面的一声声呻吟,好想穿透了整个空间的音浪,直接穿透我的耳膜。

  我捂着耳朵,陆少就将我的手拿下里,告诉我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给我听着,忍不住了我给你叫鸭子,等等就结束了,这个老东西体力不行。”

  额……

  可这种声音有谁听了不尴尬的,我还是捂着耳朵,没多久,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松垮衣服的男人。

  男人小小的个子,络腮胡子,赤脚出来,看我们一眼,抹掉脸上的汗珠子,哼了一鼻子,“陆少啊,在美女面前这么说我不好吧?”

  陆少冷笑,抓我往前边的沙发上一放,自己去了屋内,走了一圈,我以为他不会是也要那个吧?

  这可实在是……

  我起身要走。

  陆少从里面叫我,“给我回来,去哪儿?”

  “陆哥,我,我在车上等你吧,你,继续就是了。”

  “放屁,我就那么好色吗?给我回来,好好坐着。”

  刚才出来的小个子男人见了哈哈大笑,一拍大腿,指着我说,“小姑娘脸红了,是个嫩雏啊。”

  陆少不愿意了,“少他娘的给我乱指,放下手,我家妹子很好的姑娘啊,丫头,叫人,杜老板。”

  我怯生的点头,看向杜老板,“哦,杜老板好,我,我是卓……”

  “是大妞,多洋气第一个名字啊,杜老板,我妹子大妞。”

  “大妞?呵呵,倒是少见。怎么今天陆少转性了,不带女人带妹子?”

  “放屁,我妹子不是女人吗?少跟我开黄腔,说正事。”

  陆少从里面出来,提了一条凳子,放在我跟前,自己坐了上去。

  这会儿我才知道,这房间就两个单人沙发,杜老板坐了一个我坐了一个,陆少就没地方坐了。

  他刚才进去是去找凳子去了?

  我看一眼里面的女人,因为玻璃的房子,皱眉没任何遮挡,女人这会儿起来了,只穿了一件透明的裙子,身体若隐若现,好像……怀孕了?

  我心中大惊。

  陆少看出我的不对,解释说,“害怕了?杜老板就这么点恶趣味,喜欢大肚子女人,不过,该叫嫂子吧?”

  杜老板呵呵的笑,吸口香烟,“恩,叫嫂子就对了,妈的,老子有个种不容易,没办法,谁叫她赶上了,坏了我的种就留着吧,正好身边没个女人。”

  陆少嗯了一声,继续说,“这次的货不合格啊,杜老板这么坑我可不好,我们以后还在还怎么合作?”

  “……”杜老板眼珠子瞪一下,垂头叹息一声,好像很为难,过了很久才慢悠悠的说,“你这个可找不到我,得去问你的那个兄弟,卓哥这个人做事就是精明,我也搞不懂他什么意思,坑了我也坑了你。”

  我一怔,茫然看向陆少。

  他带我来是想叫我知道什么?

  卓风在如何精明也不会算计到他兄弟的头上的,我不相信,我对陆少摇头,可我又不懂这里面是弯弯绕绕,不知道怎么帮着卓风辩解。

  陆少哼了一声,满脸的冷,只摇头,也不说话。

  杜老板又说,“这批货其实挺好,你也知道规矩,当初咱们不是说好的,五五分账,好坏参半,谁知道突然就变了,变成四六,我想那就四六吧,反正我是周转,我只赚钱不耽风险,谁知道给我的全都是坏的,那你说,我这怎么出手,砸手里不说自己还亏钱,我就只好给你打电话了。”

  陆少又吸口气,脸色越来越不好。

  那杜老板又说,“卓哥太精明,我真玩不转。陆少,你回去好好问问,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想自己独吞,挤走了你,他做老大?”

  第211章 做我女人好还是做我妹子好

  我惊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杜老板,“你胡说八道。”

  陆少没管我,杜老板吓了一跳,看着我半晌,也不生气,解释说,“我哪里胡说八道了,卓哥多精明谁不知道?可他不能将这份精明算到自己兄弟头上,尤其是陆少。陆少当时知道他出事,费了多少力气帮衬着,拉着他一起回来做事,怎么能掉头就摆我们所有人一刀。妹子,你说是不是不地道?”

  不可能,我才不相信卓风会这么做。

  “你别污蔑他,他不会这么做,肯定不会。”

  我也拿不出证据证明什么,可我就是知道,卓风不会这么做。

  “嘿,丫头,你这是谁的妹子啊,看着陆少受委屈了怎么不帮陆少说话,反倒帮起了外人,真是不懂事啊。”

  “……你,卓风是我姐……”

  陆少打断我的话,轻拍杜老板肩头,“兄弟,不说了,走了。”

  杜老板还在看着我,愣一下才起身,“这就走了,不喝一杯?这件事我跟你说,真的是太叫人生气了。我跟你这么多年你知道我是什么脾气,没遇到亏心太大的事情我可不会吭声。你可真要小心,别到时候怪兄弟没提醒你。”

  陆少呵呵的笑,也不吭声,只拉着我往外面走,临到门口的时候回头对杜老板一摆手,“你继续吧,再来一炮,订好了日子我来喝喜酒。”

  杜老板还不依不饶,继续说了一通,等陆少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了才没了声音。

  出来后,坐在车内,陆少一直没说话。

  我反复琢磨这件事,不管怎么样,我都不相信卓风会这么做。

  陆少抽完了三根香烟才说,“卓尔,你怎么看?”

  “我不相信他会这么做,你一直怀疑不如自己去问。”

  “……呵呵,还是你了解他。”

  我好奇的转头,他笑的一脸无奈,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他将车子发动,回头看一眼路,之后说,“这件事肯定有问题,但是问题不在卓风也不在杜老板,回去查。”

  我松口气。

  他却没急着开车,突然停下来看我,凑近过来,呼吸很近,身上的香烟的味道都拍我脸上,我浑身不自在。

  “陆哥,你躲开点,要不我坐后面。”

  “卓尔!”他凑得更近,眯着的眼睛里面冲满了危险,“卓尔,做我女人好还是做我妹子好?”

  我眨巴眨巴眼睛,他这个玩笑一点不好笑,并且……我有些反感。

  我推开他,“陆哥,这样的玩笑以后不要开了,我不喜欢。你可以奚落我追不到卓风,可以嘲笑我没本事,但是没必要一直把我当傻子。我不喜欢你这样对我。”我下车,打算自己回去。

  他竟然弃了车子直接追上我。

  我听到他在我身后的脚步声,我走的快了几步,不想他一把将我给拽住,力气之大,险些就将我的手臂给拽下来。

  我低呼,却没骂出口,直接扑进了他的怀中,烟气扑鼻,呛了我一下。

  “卓尔,别走。”

  我愣一下,有些没搞懂他。

  我想抬头看他,却被抱的死死地,动弹不得。

  他抓我肩头,对我说,“别乱动,抱一会儿。”

  我还是挣扎,将将他推开,“陆哥,卓风是我哥,你也是我哥,这样的玩笑卓风就不会有。松开我!”

  他身子很明显的僵住了,却没松开我,只低头看着我,问我,“你先回答我。”

  “什么?”

  “是做我女人好还是做我妹子好?”

  他抬头仔细的打量他,陆少当人是玩物,他玩弄于鼓掌之中,当做是乐趣,对男人是利用,对女人是发泄,所以他会做到片叶不沾身,转身就走,随即就忘。

  但是他这种人一旦动情了就是深情,无法自拔,像飞蛾扑火,燃烧了自己也毁了别人。

  他的感情其实很纯粹,没有卓风的那些模棱两可的理由,才会叫人感受到炽烈。

  可是他这种人的感情谁能接受?

  我想,除非是开心吧,不然谁敢接受?

  不管我跟他之前如何,都不该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感情。

  我吸口气,将目光收回来,说,“陆哥,不开玩笑了吧,好吗,我真的没有心情。”

  他定定的看着我,看了我很长时间,手张开,我的手瞬间没了握力,他后退几步,对我说,“走吧,上车,我送你回去。”

  我愣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想知道他此时的表情。

  可我知道,就算我扒开了他的心也无法猜透他在想些什么。

  回了学校,卓风的电话打了过来,我却没有接。

  “……卓尔,是你哥哥,怎么不接?”谢晶晶伸长了脖子过来,赛我嘴里一颗葡萄。

  我摇头,“不想接,跟我哥哥吵架了。”

  “哈,你哥哥那么好多人都能跟你吵起来,卓尔你真不懂事。”谢晶晶开玩笑的笑了一声,将装着葡萄的盘子递过来,之后说,“吃一些我们好出去了,你记得带上水壶啊。”

  我看一下时间,这个时辰了没有课去哪里。

  “去哪里啊?”

  “你忘了?我们今天不是说好了去爬山吗?明天没课啊。”

  哦,我都给忘记了。可其实,每周这个时候卓风都会叫我去酒店的,他会帮我洗好衣服,之后再带我四处转转,有些时候会陪我去图书馆,可现在已经改变了这种生活方式,并且我似乎一瞬间就开始习惯了现在的生活。

  愣神之际,我被谢晶晶拉了出来,悲伤水壶和书包,有些心不在焉。

  此时,卓风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我人就没接,犹豫了一会儿,直接按了关机。

  爬山是个力气活儿,我也很久不曾来过了,之前是跟着姐夫一起,他……

  我狠狠的掐断自己的神经,不再去想这些,跟上前边谢晶晶和李阳,突然两个人停了下来,指着前边的人影问我,“卓尔,那个是不是高可可?”

  我看过去,山的角落处站了三个人,一个男生两个女生,其中的那个女生就是高可可。

  她是很少穿运动装的,今天穿了一身的雪白运动装,陪着粉红色的鞋子,和身后的黑色背包,看起来整个人有些不同。

  她出院后我还没见过她呢,不过今天能见到也不意外,爬山的活动是学校组织的,能在这里遇到很多同学就是了,只是没想到哦,跟高可可缘分还挺大。

  我们走过去没打招呼,再绕了一圈回来,从另外一条路仍旧遇到了她。

  她看我一眼,没搭理我,那眼神好像在说我们压根不认识。

  谢晶晶拉着我快走,李阳和刘薇在身后,几个人上了前边的隧道,谢晶晶说,“听说高可可交男友了,那个好像就是。是个电子财团的老总的独生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