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07节

  第212章 悍妇

  高可可能找到新男友也算是一个新的开始了,之前她那么追求顾程峰的时候都快魔怔了,现在阳光漂亮,我是真心替她高兴。

  “走了走了,别人的事情别搀和,走了。”李阳喝了口水,看一眼前边的栈道,“卓尔,你敢不敢爬高啊,我可不敢啊,谢晶晶和刘薇非要做坐缆车,我可不敢。你要是不想坐,我们就想从这边下山等她们。”

  我倒是无所谓的,之前跟着卓风一起坐过很多次,哎?我又想到他了。

  我深吸口气,勉强笑着答应,“那我们一起下山等她们吧,我正好有点饿了,我们先吃点东西去。”

  “好!”

  谢晶晶一脸失望,老远都还在嘀咕我跟李阳,“真是胆小鬼,早知道就不来了,就我们两个有点无聊。”

  刘薇呵呵的笑,她话少,谢晶晶是话唠,两个人到一起还真的是热闹不起来。

  我们走下来,路过拐角的时候又碰到了高可可。

  高可可这时候回头看一眼,我想跟她打招呼,不想她直接转头,好似没看到我一样。

  我有些尴尬,拉着李阳快走。

  李阳哼了一鼻子,“拽什么啊,上次还是被打的轻了。”

  我劝李阳,“可别乱说话了,上次也是我不对呢,我们快走吧,看不到她就没事了。不生气啊。”

  李阳哼了哼,“你是脾气好,还能忍她那么多次。”

  我可不是脾气好,我是觉得没有必要。

  人都是会变的,从前觉得我离不开姐夫,可谁会想到现在已经开始主动疏远他的人也是我。

  下了山,我和李阳在角落的一个小吃部点了饭菜,等着谢晶晶和刘薇过来,发了信息询问,她们还要二十分钟。

  我和李阳实在太饿了先吃了点,正凑在一起看我们拍的照片,身边挤过来一个人。

  我好奇,以为是椅子挡住了对方。

  不想,是高可可,就坐在我身后。

  我下意识的躲开了一点,将椅子拉开,不想她又将椅子往后推,这下我坐着的地方更小了。

  我想起来换个位子坐,此时高可可身边的女生说话了,“可可,你坐不下吗,我们换个地方,何必挤在这里,瞧把人家都挤走了。”

  可可却冷哼一声,“我就喜欢坐这里啊,你不要动,我都点了菜了,一会儿我男友过来该找不到我们了。”

  那女生哦了一声,将桌子往旁边拽,叫高可可坐过去一些。

  高可可却直接站起身,换了个方向,又坐在了我背后。

  我倒是没生气,高可可一直尖酸刻薄喜欢做事要顶尖,我也不跟她一般见识。

  高可可却说话了,“哎,真是的,这里明明空气很好的,环境也好,怎么会有苍蝇啊,绕来绕去的,烦死了。”

  跟高可可一起的女生好奇的问,“哪有苍蝇啊,你不要没事找事了啊,我们好好吃个饭就走的。你说说你从前就脾气差,这回有真好的男友更惯着你了,你就无法无天了是吧?”

  高可可哼了一鼻子,下巴高高的扬起来,“我愿意。”

  我继续躲开,直接岔开了她的椅子,位子有些偏,端着碗吃饭的确是有些费力气。

  李阳见了生气,胸口起伏,拽我过去,“卓尔,跟我坐一起。”

  我哦一声起身要坐到她那边,因为手里还端着饭碗,起来的时候就看不到脚下。

  不想,才迈步,脚下就有个东西给我绊住了,幸好我的步子抬的高,才没跌倒,可手里的碗却掉在了地上,咣当一声,米饭落在地上,洒了我一鞋。

  我吓了一跳,回头找服务员,这碗坏了要赔偿。

  倒是不在乎钱,而是在乎的是这里的规矩,做生意都讲究这些,说是不能碎碗,碎了是不吉利的征兆。

  我弯腰去捡,身后的高可可就大叫起来,“哎呦,吓死我了,这是做什么啊?”

  一直脾气好的李阳忍不住了站起来,指着高可可大叫,“就是你绊的她,你还装什么装?”

  高可可歪了歪脑袋,笑了,“哎呦,这不是我从前的室友吗,你们也在啊,真是不吉利。”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李阳指着高可可的鼻子大声质问。

  高可可伸手,啪的一声排在李阳的手背上。

  李阳往上窜,就要动手,我一把将她拉住,李阳回头看我一眼,还想往前冲。

  我连声说,“李阳,李阳,这事怪我,怪我,这是在被人家饭店呢,别冲动。”

  “可是,卓尔……”

  我冲她摇头,“算了,我们换个位子就是了。”

  李阳哼了一鼻子,没再搭理高可可。

  高可可却不依不饶,“换位子就完了吗?李阳,你刚才指我的事儿还没算呢,我这人就是这点不好,最讨厌有人随便指我,这么不礼貌的行为你父母难道没教你吗?”

  李阳大怒,“你是说我没教养吗?”

  高可可冷笑,端着手臂说,“你猜呢?”

  李阳急了,我差点没拉住,不过知道这件事高可可是冲我,所以不能叫李阳替我受委屈。

  我挡住了李阳在身后,对高可可说,“高可可,你有怨气冲我来,没必要这样。”

  高可可看我一眼,扭眉头,“卓尔,我跟你之间的仇恨好像也不只是这一些,你以为我还能给你小鞋穿找这点面子?真是不知道好歹。我只知道有人捡钱,有人捡东西,没见过还有人喜欢捡仇恨的,你就这么不值钱?哦,我差点忘了,你就是不值钱啊,你出来那座大山不就是因为你要做代孕吗?啧啧,现在洗心革面了就可以把以前的事情给忘了?”

  我深吸口气,她的冷嘲热讽手段真是高,之前是说些污蔑我的话,什么难听说什么,不计较后果,往往人们还都喜欢听八卦。

  现在倒是好,直接接我的短。

  我没吭声,她喜欢说就说吧,代孕这件事我都承认,我出来的前后目的就是代孕。

  我没生气,李阳倒是生气的厉害,手从我后身后伸过来,指着她大叫,“你说什么,你给我说清楚,你胡说八道什么?高可可,你嘴巴真是毒辣,泼妇,在古代你这样要是侵猪笼割了舌头的。你真是很毒的悍妇。”

  “呵呵,我是悍妇?成啊,不过你可要好好问问你帮着出头的那个卓尔是不是我说的这样?”

  李阳气憋,看着我。

  我是有些心虚,但是这个时候不能叫李阳难看,打算死不承认,“高可可,你别在这里胡说,我不想再惹事了。今天的事情也完全不怨我,是你挑事儿,你狡辩也不能证明什么,不信我们去查查这里的监控?”

  高可可却不在意,“查就查,可就算是查出来又能怎么样,难道你还能再打我?或者利用你的那个姐夫来压我?我告诉你卓尔,我不怕。并且……”

  她突然不说话了,转头看了一眼门口,跟着就大哭起来,“啊……汤姆,帮我出头啊,有人欺负我,汤姆……”

  第213章 生我的气吗

  汤姆?

  我看着这个人好眼熟。

  汤姆是个外国人,可好像还有点中国血统,难道是我校友吗?我没认出来,这个人的名字也不是很熟悉,现在知道,他是高可可男友。

  汤姆走过来,看我一眼,用英语跟我说,“这是我女友,你要为我女友道歉。”

  好吧,白长了一张好看的脸,竟然是一个不分好坏的傻逼,不分事理就要给自己身边讨要说法的人都是混蛋。这件事如果是换成姐夫,我变成惹事的高可可,姐夫一定会先安静的解决,回去后再说我。

  我深吸口气,压抑住心口的怒气,对他说,“你女友故意绊倒我,现在却反咬一口说我挑事,我想道歉的人该是她,不是我。”

  李阳也过来说话,“就是,你女友故意找事,你不问缘由就叫我们道歉你觉得合适吗?”

  李阳英语很好,说的很流利,至少我的比好,她在跟汤姆讲道理,说完了还看我一眼,拽我往身后躲。

  汤姆看看我们,没有吭声。

  高可可不放过我们的继续说,“卓尔,别装无辜,今天要不是你找事,我能绊倒你吗?”

  好吧,贱人真的是任何时候都不会轻易放过人的,尤其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我从前不知道高可可可以无赖到这种地步,不过现在知道了顾程峰不喜欢她是对,这不是顾程峰的问题,是她的问题。

  李阳拉我走,没再打理他们。

  饭也吃不得了,我付了钱,跟李阳出来,谢晶晶和刘薇也正好赶到。

  “怎么了?”谢晶晶看着我担忧的问。

  我没吭声,李阳将这件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最后连好脾气的刘薇也觉得十分生气,骂了一声,“真是不可理喻。”

  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作为当事人我都没说什么,她们也不会再计较了。

  但是因为我的原因搅合了一次很好的集体活动,我就要叫大家都放松,并且跟高可可打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一点不在乎的,“我们去楼下那个酒楼吃饭吧,有海鲜,还有野物,我们去尝尝看,好不好?”

  李阳皱眉看我。

  谢晶晶也皱眉。

  刘薇担忧的问,“不要紧的吗?很贵!”

  我笑了,拍胸脯保证,“我付得起,走吧,我刷卡,我姐……我哥哥的卡还在我身上的呢。”

  卓风的卡一直都在我身上的,不过我从里都没有刷过,里面多少钱我都知道,之前是他给我零花钱,打现金,后来他破产,给了我张金卡,说是里面钱随便花,他来还。

  我看着金卡上的名字,使劲皱眉。

  吃饭到一半的时候我特意开了电话,卓风给我打了七个电话,短信通知是七个未接,微信上是数十条的消息,我没看,只将电话放回书包,继续陪同学们吃饭。

  吃过后我们出来,李阳说要请我们去游乐场,她说不好意思管吃不做事,刚才都没帮我出气。

  谢晶晶说要请我们吃哈根达斯的冰淇淋,刘薇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那我回去帮你们洗衣服。”

  谢晶晶嘿嘿一乐,“那敢情好,我就讨厌洗衣服了。”

  正商量好,还未出发,姐夫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在我拿出卓风的金卡之前就已经想了,不管我跟他之间如何,至少都要说清楚,我躲着不是办法。

  “在哪里?”

  电话接起,姐夫的声音一如往常的温柔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我看看同学们,找了个安静地方,低声说,“姐夫,我和同学在山下的酒楼。”

  “……很危险。”卓风说。

  “不危险,我们就是爬山,是学校社团组织的,给了门票的,正好同学们都没课就一起来了。”

  “我去接你。”

  我的心猛然一跳,看一眼那边站着的李阳她们,直接拒绝了,“姐夫,舍友们说是要去游乐场,我现在不能回去。”

  “多久结束?”

  他的执念叫我知道,他是非常想要见我的,奈何我现在依旧在躲。

  我鼓足了勇气,深吸口气说,“姐夫,我晚上结束。”

  “我现在去接你。”

  “姐夫?我……喂?”

  他竟然挂了电话。

  我看着电话已经断线的屏幕,发起了呆,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跟同学们道了别,我在山下的出口等他,不到十分钟,他的车子就到了。

  “姐夫!”

  “上来吧。”

  我开了副驾驶的门,想了想,还是坐在了后面。

  他转身看我,脸上一片阴霾。

  “姐夫,开车吧,我们现在回酒店去吗?”

  他看着我,眼神怪异,没有说话,只将我身上身下的打量,过了很久才转过身去,手放在方向盘上,吸口气,才说,“生我的气吗?”

  “……”我垂头,没说话。

  生气是有一点的,可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我故意疏远他的理由,至少现在看来我是不生气的。

  他将车子发动,没有在说话。

  我们没有回酒店,而是去了学校附近的一个咖啡厅。

  坐在包厢的房间里面,他递给我巧克力咖啡,问我,“躲我到什么时候?”

  我抿了抿唇,觉得嘴里面的苦涩快要将我融化,着苦涩一直扩散到了心口,叫我无无比难受。

  “躲着不是办法。”他又说。

  我知道躲着不是办法,可有什么办法叫我们的关系正常呢?

  我在他身边,是什么身份?妹妹?我不承认的,我也不想做他妹妹。小姨子?怎么可能呢,我都没有姐姐,徐娇娇当初收留我是因为要我做代孕,现在她都不在了。

  可我也不算是卓家的人,卓家除了卓风谁都不会接受我,我还赖着不走算什么?

  他卓风不问缘由的照顾我,给我温暖和依靠,却三番五次的叫我忘掉他,我如何忘?

  这份折磨伴随了我整整五年,现在我中醒悟,开始疏离,逃避,却在今时今日被他问我躲到什么时候?

  我想说,躲一辈子,可以吗?

  可我竟然说不出口。

  面对他,我一直都是狼狈渺小没有任何主见的。

  他将我的一切都握在手中,这叫我早就失去了自我和自由。

  “姐夫,你想过吗,我们不会有好结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