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09节

  第216章 恭喜

  肖恩一直都在陆少的公司上班,他说是我哥哥安排的,最近公司有很多业务要做,是新项目,但是人手不足,他想走的念头也就此打住了。

  他没有念完大学就选择了外出就业,他说,人啊,就该随遇而安,不在乎那些是是非非,反正他现在也能赚钱上不上大学都一样,可他却叫我继续安心读书,只能是个矛盾的人。

  肖恩走后,我没离开电影院,将之前看过的电影又看了一遍,可到底还是心不在焉的,我看了三遍都没看明白电影里面的内容。

  这天晚上,安妮联系了我。

  “卓尔,我可想你了,真的。”

  我哽咽,抱着电话不知道要说什么,安妮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却分开了这么久,我有一肚子的话要对她讲,可我现在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只抱着电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安妮的嘴巴还跟刀子一样的叨叨个没完,说了她很多在国外的新鲜事,她说,“我从前可喜欢小动物了,觉得都好可爱好听话啊,现在倒是好,整天看到小动物,看到那么可爱的小家伙为了食物打杀,吓的我做了好久的噩梦,不过我现在已经适应这里的环境,没有生病没有各种不适,人也黑了不少,我就是特别想你。卓尔,你跟卓哥都好吗?”

  安妮的问题叫我的悲伤犹如打开的水闸,彻底的放开了,我嚎啕大哭。

  安妮在那边安静的听我哭完,之后对我说,“卓尔,实在不成就走吧,去远一点的地方,躲开了也挺好。哎,其实我有些时候就是不明白的,你说国内人是不是都闲得慌啊,别人家事情都非要管,你跟卓哥多好啊,能在一起真的挺好,可就是非要在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年龄怎么了,家庭怎么了,相爱不就可以的吗?你们也不是真正血缘关系的亲兄妹,真不懂还在乎什么。哎?卓尔,你将户口调到你哥哥那里不是一样的吗?”

  我摇头,“卓风不会同意的,卓家人也不会同意,户口本在我这里,可一旦我们谁露面去处理户口这种问题,就会被卓家人盯上,之前卓晗将户口偷出来,我都被抓走了关了很多天,卓风很生气,可毕竟是他家里人,是他父母,难道还要打要骂的吗?时候听说卓风的父亲病重了,你说我怎么还能强迫什么,如果因为这件事卓风父亲出事,我们岂不是情况更加糟糕?”

  安妮大口叹息,“卓尔,我不懂,我没谈过恋爱,我无法理解相爱是什么感受,但是能知道你和卓哥肯定都不好过,哎……可是卓尔,你想过没有,你就这么离开了,卓哥那边真的被老师追到了你后悔不后悔?”

  我坚定地摇头,“不后悔,我已经决定了离开他我不会回头,卓风的生活里面一直都没有将我算在内,他总是在提醒我要忘掉他,从始至终他都在为我们分开做打算,我干嘛还要纠缠他呢?安妮,我,我就是特别难过。”

  我将心中的不满和悲痛全都像倒垃圾一样的倒给了安妮。

  安妮那边起初还在劝说我,后来也在跟我叹息生气,跟着我一起放声大哭,她要立刻坐飞机过来找我。

  我这才收了哭声,安抚她我没事。

  安妮哽咽着问我,“你叫我不放心啊,我就你一个真正的朋友,我不想你出事。”

  “安妮,我哭过了就好了,真的,你别担心。”

  不想她太过担心,我决定以后都不会再将这些事情告诉她,就算有,也要说的是高兴地事儿。

  挂了电话,我蹲在角落继续哭了很久,似乎心口上的伤口就是打开的闸门,里面跑出来的水全都变成了泪水,如何都流不干。

  晚上,哥哥回来了,喝的酩酊大醉,被人背着回来后就彻底的睡死了过去。

  我躺在陌生的床上,一点困意都没有。

  周末就这样在床上度过,周一,哥哥叫他的手下人送我上学,跳下车子,我看着硕大的学校门牌,心情复杂。

  曾经我引以为傲的学习成绩,早已经成为过去,此时我却成了经常请假旷课的坏学生。

  有的科目书本都未曾翻开过,笔记也是七零八落,我甚至不知道我在学校里面做什么。

  曾经我以为,只要有卓风在的地方我就会存在,不问原有,不计算后果和前程。

  但是现在,我清楚地意识到了我是一个从未有主见和理想的人。

  失去了卓风,我就好像失去了脑袋的苍蝇,到处乱撞,等待我的就只有混混噩噩的死亡。

  我想,我该为自己做点什么了吧!

  第一次,我认真的记录了笔记,听了整整一天的课。

  晚上回到宿舍,空荡荡的宿舍再告诉我同学们还在外面奔走的忙。

  李阳的男友跟她是是个时差党,两个人经常三更半夜的聊天,李阳养成了黑白颠倒的习惯,白天有时间就看到她在床上睡大觉。

  今天很意外,她也不在。

  我将宿舍清扫了一遍,洗了衣服,刷了鞋子,换了床单,等我将床底下掉落的书拿出来,没有看上面的字,直接塞进了书架。

  晚上舍友们才回来,谢晶晶一见我,拍我肩头,笑嘻嘻的问我,“快给我们说点第一手的八卦。”

  我好奇的问,“什么啊,我都在我哥哥那里,什么都不知道啊。”

  “就是男神顾程峰的女友啊。”

  我愣一下,问,“他又换女友了吗?”

  “不是,是听说要订婚了。”

  我手里的笔啪嗒一声落在了桌面上,心头上有一种莫名的苦涩袭来,不过转瞬消失,我好奇的问,“谁啊,什么时候的事儿?”

  “昨天才知道的,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看着应该没错,听说是跟顾家有生意往来的人,那个女人也是个法国人,在国外念书,顾程峰最近都不在学校你不知道吗,哎,你不是他朋友吗,这么大的事儿都不知道?”

  我是真不知道,我最近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呢。

  我摇头,“真不清楚,我回去问问我哥再说。”

  没等我周末回去问我哥哥,晚上就收到了顾程峰的微信。

  法国这时候正在过一种传统的节日,他发了照片,身边就站着一个美丽的法国人。

  “恭喜哦!”我回复他。

  他却发了问好给我,“恭喜我什么?”

  第217章 你哥哥的人要非礼我

  “你不是要订婚了吗?”

  我问过之后他没有回复我,我等了一会儿就关机睡觉了。

  这件事好像落入水底的石头,彻底没了影子。

  周到了周末的早上,谢晶晶邀请我去市里吃饭,我问她为什么要去市里,她说,“就是想感谢你一直借我笔记本用。”

  谢晶晶上课就睡觉,基本上都依靠自己课堂下学习,她说这是高中的时候养成的坏毛病,现在已经习惯了,不睡觉也会打瞌睡。

  李阳请了假,要去国外看男友,她说心慌,担心男友出问题。

  每天都跟男友联系,不知道会出什么问题。

  刘薇的乡下老家来了亲戚,一大早就走了,宿舍就只剩下我跟谢晶晶。

  跟着谢晶晶去了市中心回来,我邀请她去我哥哥那里看电影,她看上了二楼会客厅旁边的按摩,我就陪着她一起。

  按摩敲敲打打的倒是很舒服,手法熟练,力道很轻柔,我昏昏欲睡。

  不知道睡了多久,是被谢晶晶的争吵给吵醒了。

  我吓了一跳,看着这里站着的人,没搞懂是怎么了。

  “怎么了?晶晶,你脸怎么了?”

  晶晶回头看我一眼,捂着脸,半张脸都红肿起来,眼睛也哭红了,对我说,“卓尔,你哥哥的人要非礼我。”

  我惊得浑身一颤,顿时火冒三丈,拽起手里的一个东西就砸了过去。

  站在谢晶晶面前的人被打的愣了一下,瞪着我,跟着说,“卓尔是吧,你是老大的妹妹我们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今天这个女人就得给我个交代了,我的媳妇要去那边洗澡,你同学怎么就不叫我们进去,还反咬一口说我非礼她,是不是有点狗仗人势啊?”

  “你骂谁是狗?”谢晶晶跳脚。

  我看一下周围,这里没有监控,各执一词,我还不好说谁对谁错,可谢晶晶我了解啊,她可不会欺负别人的,尤其她还是我邀请来的,我不能叫她吃亏了。

  我毫不犹豫的甩一个巴掌过去,怒瞪那人,“我不管你是谁,别污蔑我朋友,你非礼她没有?”

  不想,男人身后窜上来一个女人,伸着尖利的指甲要抓我的脸。

  我连连往后面躲闪,谢晶晶快我一步将那个女人的头发拽住了,连拍带打,“叫你污蔑我,叫你污蔑我,还叫你家男人非礼我,我打死你,打死你。”

  我一见也急了,加入撕扯,周围还都是男人,将我们拉开的自然是也力道小的,我一面狠踹那个女人一面抓身边的要拉开我们的男人。

  场面一片混乱,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成了两伙人在打。

  等我哥哥过来将我们拉开,地上已经躺了好几个。

  哥哥看我一眼,叫人将我们拉走。

  谢晶晶的手臂上满是抓痕,我也好不到那里去,那个女人躺在地上,哼哼唧唧,满脸的血痕。

  我和谢晶晶去了一楼的客厅,有医生帮我们处理伤口。

  谢晶晶问我,“卓尔,这件事不会被外面人知道吧?如果出了事,会怎么处理?”

  我皱眉,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哥哥是黑道,打架斗殴估计是很正常,但是窝里斗这种事怕是很少见,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明明就是我们女人之间的事情,怎么就变成了两伙人交锋呢?

  后来还有人拿了刀子出来,不知道躺在地上的人是不是死了?想想的确是后果挺严重。

  处理好了伤口我叫谢晶晶去楼上等我,我去找哥哥问清楚。

  还未进门,就听到哥哥在发脾气,“你们两家子的恩怨自己出去解决,别坏了我这里的规矩,那是我妹妹,不管对错我都不会说她。你告状?再告一次试试?我废了你!”

  哥哥对面的男人咆哮,“老大,那是你妹妹也该讲道理吧,看把我媳妇打的,这件事就是怪你妹妹的同学,我说过八百遍了,我没有碰过她一根毫毛,是我媳妇说她被人欺负了我才过来,我压根没碰到她,你想我怎么解释,啊?”

  哥哥不听,转头坐在了沙发上。

  另外一个人走了过来,推开那个人,“你他娘的就是想借题发挥,想要挤走我们,知道你跟老大关系好,你就处处给我们使绊子,那按摩房是我们的,你带那么多人过去算怎么回事?再说了,知道那里有人,房间都满了,还过去,你们不是诚心找茬是什么?你说你没非礼人家小姑娘,谁看到了?”

  “你放屁,我说过没有就是没有,我他妈的再不是东西我也不会对个学生下手,不信拉倒。不过今天的事儿,既然都说到这里了,就要给我个交代,说我想挤走你们?拿出证据来?这里的场子我们一分为二,你带着人谈生意的时候我说过什么?你给我钱吗?我手下也有很多人要养。”

  “放屁,你给过我钱吗?除了老大和她妹妹主动给钱,你们给过吗?现在跟我算钱,你给算,算。”

  两个人剑拔弩张,谁也不让着谁,又都有自己的道理。

  我听得不是滋味。

  一个非要说那个人非礼了谢晶晶,一个死活不承认,但是这里面最终纠结的不是谢晶晶,而是两伙人看对方都不顺眼。

  所以,事情不好解决。

  谢晶晶那人我是了解的,不吃亏了肯定不会主动找事,她有错恨不得都给人跪下的道歉,我断定,这件事是有人故意挑唆。

  我进去后没说话,看着他们继续争吵,坐在了哥哥身边。

  哥哥愣一下,他浑身怒火,正在大口喘息,看着我的时候眼睛里面还有火气,但是没急着开口,只将怒气平息了才问我,“好些了吗?干嘛过来,你同学呢,去陪你同学去。”

  我摇头,看一眼依旧争吵推搡的两个人,大叫,“别吵了。”

  两个人同时一怔,看向我。

  我问他们,“你们说,到底给不给我朋友一个交代?你有没有非礼我同学,你是不是利用我同学这件事找事?你们敢说没有么?敢说吗?”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只一个怒瞪着我,一个不看我。

  我继续说,“我同学我了解,她不吃亏了肯定不会故意找事的,并且她不过是去了卫生间回来,卫生间那里只能容得下一个人,肯定是一个进去一个出来,洗澡的话也不会碰到,怎么就起争执了?再者说了,我同学进去没事,为什么出来就有事了?你那个老婆是不是看着我同学好欺负故意找茬说我同学什么了?不吭声吗?今天不说清楚,就别想好过。别以为我们是女生就好欺负,你们想借题发挥可以,别拉上我同学,我同学是无辜的。”

  “卓尔!”

  我浑身一跳,不管与他相识多少年,每次听到他如此叫我的名字,我都会心头一震,心情复杂。

  卓风走进来,手里提着公文包,满脸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