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11节

  第220章 我们分手了

  卓风新买的房子我还是没去看过,可在梦里面却无数次的出现过。

  最纠结的是,里面是否留着我的房间。

  这个问题就好像趴在我心口上的一只蚂蚁,啃咬着我的心,叫我无无可救药的每天周而复始的琢磨着。

  这天周一,只有两节课,出了教室,我跟李阳去了隔壁的自习室,期间李阳接了三个电话,是她男友的越洋电话,可当她最后一通电话接通了,再没回来。

  我着急出去找,发现她蹲坐在操场旁边的地上哭。

  “李阳,你吓坏我了,怎么了?”

  李阳抬头看我一眼,好看的眼妆都哭花了,黑乎乎的在脸上留下两条痕迹,哽咽着对我说,“我们分手了。”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在爱情的路口中,我们总会遇到这种问题,分手,在一起,好像没走在一起的每一对都在倒计时的计算着分手的时间,所以分手是必不可少的现状。

  但是往往分手来的都有些叫人淬不及防,所以才会令人乳此难过心碎。

  可我想,李阳这样的分手情况该是最美好的吧,至少他们还曾经名正言顺的在一起过,共同以情侣的身份出现在不同的场合和地点,这些都会成为他们以后生活中回忆的美好。

  可我呢?

  每次想起一个地点,我想到的却只是身边那个高大帅气的姐夫,他的身份,永远都只是我的姐夫,而我又不得已在姐夫和哥哥这俩个称呼之间来回穿插着称呼。

  直到我们分开,都不曾有过一丁点的正常身份。

  我坐在李阳身边,将我跟卓风的事情换了一种方式说了出来,她听后哭的更加伤心,“卓尔,你说女人怎么那么蠢呢,为了爱情都奋不顾身的,可是男人说走就走了。”

  我浑身一颤,她的话就好像,我的后背上总已经刺穿的利器,又被拍的深了几分。

  是啊,卓风是冷血无情的,从始至终,都是我像火一样的烘烤着这份感情,可是他呢,一直都没有任何表示。

  即便最后一次叫我回去,他仍旧只说不放心我的安全,却没有正面对我说他是真的关心我在想我,爱着我。

  豆粒大的泪珠子顺着脸颊往下流,灼热,燃烧着我的心房。

  晚上的时候,卓不凡来找我了。

  上一次的经验叫我知道不能跟这样的人走的太近,他看出来我的不安,先给我道歉,之后指着旁边的咖啡厅说,“进去说吧,公共场合我肯定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我犹豫了,但还是跟了过去。我特意选了靠窗的位置,在大厅的正中央,周围人很多,头顶上就是监控,这样我才会安心不少。

  卓不凡问我,“你不回去了吗?”

  这群人为什么都纠结这样的问题?

  我很是苦恼。

  “卓不凡,我回去不回去很重要吗?并且我不回去不是你们正需要的吗?之前的事情……我,我可记着呢。”

  他脸色不好的抿了抿唇角,半晌才说,“我被卓哥打断了腿,在医院躺了一个月才出来,才拆了石膏出来没几天的。上次的事情怪我,可我也是迫不得已。你知道我知道自己身世之后的心情吗?我也是糊涂了,想着只有将你弄走卓家才会安生,至于卓家的财产,我一点都不在乎。”

  鬼才相信。

  他皱眉,“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说的是真的,上次是姐姐说服了我,你知道上次我送你去那个地方这就好卓晗吧,我一直都在犹豫。楼上的确住着卓晗,那整栋楼都是卓家的产业。卓晗在里面只这很平常啊,他回来后就一直住在里面的,我没骗你。其实我是想叫你看看里面卓晗都在做什么,他喜欢男人,我就是想恶心恶心你,你不得不嫁给他,却还要知道他的丑样子,可姐姐后来过来了,把车子开走,我被逼得不行,就将你给敲昏了,但是带你走的可不是我,真不是我。”

  他做了举手投降的动作,紧张的望着我。

  我打量他的样子,觉得他更加可怜,同样是一个不被卓家喜欢的人,却背地里在挤兑一个更不被卓家接受的我,他该是多么的不堪啊。

  “卓不凡,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原谅你,是你差一点叫我送了命,你该能想的出来我被卓家人带走之后的情况。”

  他很是抱歉的嗯了一声,猛地一口将咖啡喝光,沉默了起来。

  我也没有再追问,这件事已经平息了,我主动的退出,换来的是所有人的安宁。

  卓家人再不会强迫我嫁给卓晗,也不会担心我到时候分卓家的财产,不会耽误卓风,不会……

  总之,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我。

  “卓尔,你真的不回去了?”

  我真想揍他,这个问题追问我很多次了,很多人都这么问,很重要吗?

  可我必须回答,给他肯定的回答,我知道,他代表卓家人过来找我的。

  “是,我不会回去了。你可以告诉你叔叔和姨妈,我以后都不会成为卓家的威胁,如果可以……”

  顿了顿,我做足了最后的勇气,这个想法也在心中琢磨了很久很久,到了这个时候,我还在犹豫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我必须说,“如果可以,卓家人就找个机会将我的户口移走,之后我会签字断绝卓家的任何关系,放弃任何权利和义务,这个结果你爸爸肯定满意。”

  卓不凡一怔,有些茫然的看着我。

  我担心他不相信,拿出电话来,开了录音,“你不相信我可以录音,作为证据,我是不会反悔的。”

  他摇头,将电话抢走,锁了屏,跟着说,“你误会我了,我不是卓家的小奸细,我不会再对不起你的,我就是来问问你,真的不回去了吗?你知道不知道卓哥现在很不好?”

  卓风那么冷血的人能有多不好呢?

  我没勇气追问。

  “卓尔,你跟我去看看,看看也行。”

  我摇头,“不去了,没有必要,他会过得很好。身边那么多的追求者,一定会过得很好的,我不算什么。”

  真的不算什么。

  卓不凡急了,气的捶桌子,“卓哥昨天喝醉了,开车出了车祸,到现在还昏迷不醒,一直在念你的名字。我是不想说的,可我不知道怎么办。我爸爸要我签字继承遗产,我不同意。我不能同意,我不想要卓家的东西,那不属于我的。我跟你一样,我不属于卓家,我就是一个多余的人。卓尔,你去看看吧,医生说,卓哥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第221章 怪我

  我是真的被吓到了,双手双脚冰冷,脑袋都在嗡鸣。

  到了医院,卓不凡没急着叫我先进去,他要进去看看是不是卓家人都在,过了很久才出来叫我进去。

  我脚步匆匆,却又好像踩在棉絮上,一点知觉都没有,隔着玻璃窗子,我看到了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的卓风。

  他的身上插满了管子,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那些机器闪烁的灯管,隔着厚厚的玻璃都叫我觉得那些管子的沉重。

  我趴在窗户上,真想现在就能飞到他的身边,不管生死,我都要陪着他。

  卓不凡对我说,“还没有脱离危险,之前突然停止了心跳,医生抢救了回来,卓尔,你要是想进去就进去吧,穿好那边的衣服,不要碰卓哥,我在这里给你守着。”

  我愣愣的点头,含在眼圈里面的泪珠子瞬间流了下来。

  不过是简单的白大褂,穿上系上扣子,多么简单,可我却不知道为什么颤抖着手一直穿不上。

  卓不凡急了帮我穿,告诉我,“别担心,会没事,你进去看看,卓哥能听到你说话的。”

  我仍旧发愣着,等被他推了进去,顿时一股强大的药的味道拍在我的脸上,呼吸都有些不顺畅,我哽咽的站在门口瞧着那个卧床的男人,才心都碎了。

  脚步不听使唤,心脏狂跳,我的呼吸也急促,这份担忧和紧张已经快要我晕厥。

  我站在他的身边,低头看着他,捂着半张脸,泪水仍旧会顺着指缝流出来。

  他紧闭着双眼,呼吸很轻,好像正在熟睡。

  “姐夫!”

  我低声呼唤他,渴望他能够睁开眼看看我。

  他仍旧一动不动。

  “姐夫!”

  除了这一生称呼,我竟然无力的不知道要做什么。

  我想抓他的手,手腕上包扎着白色的绷带,我无从下手,我向扑进他的怀里,想很多时候他抱着我的时候一样,可他的胸前撑起了仪器叫我不敢上前,我想……

  我什么都做不了。

  我以为他真的接受了我的离开他的事实,我以为他真的冷血到不在乎我的一切,却不想,转眼之间我们就要面临这阴阳之隔。

  卓不凡进来将我拽出来,按着我肩头叫我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嗡嗡的在我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我的脑子里面却只有姐夫身边不断响的那只绿色灯的闪烁叮叮。

  “卓尔!”

  我茫然抬头,他推我一下,“卓哥没事了,刚才已经醒了。”

  “什么?”我大惊。

  “醒了,医生进去了,你得离开。”

  为什么醒了我还要离开,我要跟他说说话,我要跟他在一起,我再也不想分开了,我要……

  卓不凡拉我出来,“我爸爸一会儿就该来了,估计是麻药过了,卓哥挺了过来,刚才醒了,医院已经通知及了卓家,一会儿就过来,你得走,我送你走。”

  我不!

  我要去看卓风。

  我挣脱开他的手,一直往里面走,卓不凡紧随其后,死死的抓我手,“卓尔,你疯了?被卓家人发现你在这里,我们都完蛋了,快走。”

  我不!

  “卓不凡我要去看看他,我要去,是我的错,我的错,姐夫从来不会喝酒开车的,怎么会这么大意呢,出了这么严重的车祸都怪我啊,怪我啊。”

  “哎,你能不能听我说话,卓家人要来了,看到你在这里我们都要吃苦头了,你跟我先回去,改天我再带你来,行不行。”

  我不!

  “卓尔。”

  他猛然站在我跟前,低吼声好似雷鸣,飘荡在我耳畔,我浑身一怔。

  他满脸焦急,“走,回去再说。”

  不想,已经来不及了,不知道为什么卓家人来的这么快,从郊区别墅到这里至少要一个小时,现在还是下班高峰期,路上堵车,没有个两小时是到不了了。

  可我看着卓振东的那张满是怒火的脸出现在我跟前的时候,我真的吓坏了。

  “你来做什么,是你带她来的?”

  卓振东问我身边的卓不凡。

  卓不凡垂头,沉默了一会儿说,“不是,是凑巧了,她有点身体不好。”

  “胡说,身体不好为什么来这里,学校附近有医院,你还在读高中,为什么要去大学?你又逃课了?你真是不成器,废物一个。”

  卓不凡皱眉,再没吭声。

  我想,他跟我一样,是害怕卓家人的,尤其害怕卓振东。

  可我不懂,卓振东这么看不起卓不凡,为什么还要将遗产全都给卓不凡呢?

  卓振东瞪我,哼了一声,满脸鄙夷,“给我滚,越远越好。”

  他叫我滚。

  我只能滚。

  我提步就走,卓不凡紧随其后。

  “你给我回来,你干什么去?”

  卓不凡收住了脚,无奈冲我眨眼,低声说,“你先打车回去吧,我脱不了身了。”

  我点点头,回头看一眼卓振东,他已经漫步前行,那双满是鄙夷和嘲讽的眼睛只在我的身上停留了两秒钟,多一秒都觉得会瞎了他的眼睛。

  卓不凡跟着过去,一路小跑,我望着两个人一前一后消失,正要转身离开,身后一个人挡住了我的去路。

  “你还来做什么?”

  姨妈紧皱眉头,脸上的表情比卓振东的脸还要难看,她好像是被人强迫喂了苍蝇,并且满是怒气。若非这里是医院,公共场合,那因为激动而颤抖的手肯定会毫不留情的拍我脸上。

  我垂头没说话,我不想解释,也没有必须要解释,他们恨我,讨厌我,嫌弃我,我不管做什么都不会得到他们在意,何必浪费口舌。

  她哼了一声,警告我,“不要再出现,滚,越远越好。”

  果然是夫妻,说的话都是一样,恨意也一样。

  我点头,侧身从另一侧离开。

  随后而来的卓青青好奇的看我一眼,没有说话,拉着姨妈的手,“阿姨,别走那么快啊,你小心血压高啊,等等我,在哪个房间,我记得是转出来了,是不是?别急,卓哥会没事的。”

  “恩,在前边,走吧!”

  我缩着脖子躲在角落,人群穿梭,撞到我的肩头,我的身子一次次的偏移,终于被撞倒。

  不争气的泪水再一次流出来,我泣不成声。

  这份羞辱早已经渗透到卓家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的身体,才会见到我如同见到了瘟疫。

  突然,一只手伸到我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