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12节

  第222章 我没勇气

  “小丫头,你这么哭的话我可要在医院大闹了,找不到谁欺负了你,我就把所有人都抓起来,严加拷打,是不是挺好?”

  我笑不出来,只抓着陆少的手站起来。

  他低头看我,笑了,帮我抹掉脸上的泪珠子,问我,“是进去看看卓风,还是在车子里面等我?”

  “我看过了,只是刚才他还没醒,现在……卓家人在里面,我不能进去。”

  陆少眯着眼睛的时候就好像在等待吃小红帽的大灰狼,看起来是那么的可怕。可他说的话却不是坏的,“那,跟我回去吧!”

  我摇头,“你进去吧,我回学校了。”

  他伸手将我拉住,“傻瓜,我能叫你一个人走吗?那卓风不得杀了我?恩,算了,我带你一起进去,至少卓家父母还会看在我的面子上不会针对你。”

  我才不要,我不想因为我的原因给任何人带来困扰,谁都不想。

  “陆哥,我还是回去吧,改天再来也行的。”

  “恩?小丫头有心思了?跟卓风分手了连人都不见了?看一看都不行?”

  说的什么话,我跟卓风压根就没有开始过,哪里来的分手一说?

  “陆哥,我还是回去吧,我不想这个时候进去,真的,别为难我了。”

  陆少瞪眼睛,抓我不松手,回头看一眼身后跟着的司机小张,“你带她去车里等我。”

  小张一点头,侧过身叫我先走,我看看陆少,看看小张,看样子是走不了了,只好点头,“那我去车里面等你。”

  坐在车内,我依旧抱头痛哭,哭够了,这心里也就好受的多了。

  小张在外面抽了根香烟才坐进来,开了冷气后问我,“卓尔,你最近都在学校住的吗?”

  我带着很重的鼻音说,“是啊,怎么了?最近都没看到你们呢,很忙吗?”

  “最近都在外地,陆少也是才回来,刚下飞机。听说卓哥出事了就赶回来了,那边的事情还没结束。”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最近陆少都跟消失了一样,平常都会去学校找我,有些时候就说说话就走,有些时候去给我送一些小东西。

  “那我哥哥不会出事的,对吧?”

  “醒了就没事了,昨天下了三次病危通知,好在没事,酒驾,好在没撞到人,现在已经吊销的驾照,但是问题不大,你放心吧!”

  我无法想想姐夫开了多块的车,他可是从来不会酒驾的。

  “小张哥哥,我姐夫怎么会酒驾的呢,他那么小心的一个人,从来不会出现这样低级的错误的。”

  “不知道,只有问你姐夫了,你真的不进去看看吗?”

  我摇头,我没勇气。

  陆少很久才出来,我差不多在车里面等了他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陆少坐在我身边,将烟蒂扔出车窗外,一身叹息后对我说,“要在医院躺一个月才能恢复过来,大伤元气,哎……”

  不用去看就听陆少的一声叹息就知道卓风现在有多么的严重。

  “陆哥,我姐夫不会出事的对吧?”

  “恩,现在看是没问题的,你放心吧,走吧,不想进去就去我那里坐坐,好些日子没看见你这个小家伙了。”他捏我鼻子,笑了。

  到了陆少这里没多久,哥哥也过来了,他说他才去看过,之前都在处理姐夫驾照的事情,驾照招人处理了应该不会有问题,不会被吊销,但是人真的伤的挺严重,哥哥一脸愁容。

  我们三个坐在一起低头不吭声,气氛一度骤降而又紧张。

  良久,陆少突然问我,“你身边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我愣了一下,茫然的抬头看他,又看看我哥哥,不知道这么问我是什么意思。

  哥哥说,“监控上看卓哥的车子是被人动了手脚,你想他那么小心的一个人,就算是开车也不会开的很快,并且当时我问了跟他谈生意的客户,其实卓哥喝的不多,只是我刚才过去他没说,就说叫我好好查查,我想这件事不简单。车子仙子阿报废了,烧的只剩下空架子,查不出来不容易。”

  那跟我身边有没有问题有什么关系啊?

  “陆哥,我身边有没有什么不对和我姐夫出车祸有关系吗?”

  陆少点头,吸口香烟才说,“这件事就是针对你跟卓风两个人,卓风出事了,你这边也该出事。”

  这么笃定的判断可真的是吓到我了。

  可是我跟卓风都分开了,这个人针对我还做什么呢?

  “陆哥,我跟姐夫分开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的,卓家人也知道,我不该被列入出事行列,并且我姐夫该不会得罪什么人吧?卓家人也不可能害自己的家人啊?”

  陆少笑了,好像裂开的冰面,笑话我太天真,但还是说,“不能掉以轻心,你最近最好还是去你哥哥那里住,叫肖老大接送。”

  我哥哥直接摇头,“我那里去不的,我不放心,我那里人太多,我担心我管不过来,陆少你知道的,我现在多忙,我只能出人来保护她,可我的人也进不去女生宿舍啊。”

  陆少吸口气,最近生意都分开了做了,卓风负责国内,陆少负责国外,我哥哥负责黑道上的事情,三个人都忙得飞起,倒不是推卸责任,而是真的担心一个不注意我就出了问题,哥哥这么说的目的……呵呵,他是想叫我去卓风那里。

  我瞪他。

  他嘿嘿的乐。

  我果然猜的没错。

  陆少也笑了,“瞪你哥哥也没有用,现在就卓风没事,整天躺在床上享福,你不去他身边能去哪里?人我会指派过去,女的,一个女高手。”说到女高手,陆少的脸上露出一抹怪异的微笑,那感情是两人关系不一般。

  我以为是开心姐姐,不想,真的是一个女高手,身高一米八,腿长人美,穿着运动装也掩盖不住她的非凡气度,就好像我在书中看到的那些女英雄女将军一样。

  如果在古代,她一定是一个武功好强的女王。

  她让我叫她佳佳,之后跟我很是腼腆的微笑,她说负责保护我的安全,至少一个月内不会离开我超过一步之遥。

  她跟了我第三天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儿……

  第223章 肯定是卓家人做的

  卓不凡已经连续三天都在我的学校门口等我了。

  这一天依旧在,时间不定,但是每次我出来都能看到他,好像故意安排好的一样。

  我回头对佳佳姐说,“姐姐,我觉得他很可以。卓不凡跟我水火不容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姐夫出事后就经常在这里等我了,每次都想叫我去医院,可是陆哥说了,我现在还不能去,卓家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的都在看护着。”

  佳佳姐看了一眼那边的卓不凡,点头说,“我会多注意,晚上会告诉陆少的。”

  “谢谢佳佳姐。”

  卓不凡今天没穿校服,只是简单的额破洞牛仔裤和恤,看上去很干净,比从前的痞气好了太多。

  “你又要我去医院吗?”我问他。

  “不是了,今天我爸爸在,你不要去,我就是想看看你。”

  “……看我做什么?”

  他叼着烟,也没点,估计是没火了,跳着下巴问我身后的佳佳要打火机,佳佳不抽烟的,我也不抽烟,自然是没有,他很是无奈的将烟夹在了耳上,之后说,“我挺无聊的,找你玩儿。”

  高中生找大学生玩还是挺少见的,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我们宿舍的同学总说这是肯定有意图,不过那多数都是大学男生追高中女生,没见过高中女生追大学生的。

  我都要气死了,我跟卓不凡是姐弟,就算不是我们也不该啊,并且我知道,卓不凡书讨厌我的,在怎么联想也不会想到我们之间有一些不正当的关系。

  我将卓不凡打量一番,问他,“你干嘛找我玩啊,你在学校那么多同学呢,好多女生都喜欢你的。”

  他呵呵的笑,“就是挺无聊的,哎,走吧,我们去那边的水吧坐坐。”

  我不动弹,将手从他的收碗里面抽出来,“卓不凡,我今天没时间,我要去我哥哥那里换衣服,我之前的衣服都还没有洗呢,我要洗了衣服之后晚上回来起看书,过几天就是月考了。”

  “呸,你个大学生哪里来的月考,你不去就不去呗,没有必要找这些理由。”

  好像还真是,我有些心虚的眨眼睛,躲闪的眼神看向了别处。

  “其实,我就是想照你说会儿话,我们那么像,我不知道我能找谁说话能懂我,你就能懂我。”

  他的意思是我们都是卓家多余的人,可我不一样,我是压根不该出现的人,他至少还是卓振东的儿子呢。

  “卓不凡,我觉得你想多了,卓家人还是挺喜欢你的,尤其是青青姐,不是一直都对你很好吗?”

  提到卓青青,卓不凡突然就炸了毛,“不要提她。”

  我吓了一跳。

  “怎么了,你们闹别扭了?”

  “……不是,你不懂,反正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她。”

  不提就不提呗,何必生气,我也是有些面子挂不住了,更加不想跟他在一起,“卓不凡,我真没时间,我哥哥的司机过来接我了了,我必须走了,改天我们再约呗?”

  他身子一僵,愣愣的看着我,看起来十分可怜。

  可我对他一点同情不起来,直接离开。

  车子上,佳佳说,“这个人是卓不凡,卓振东的儿子,最近在争家产,之前卓哥下了病危通知书,卓家人已经开始计划要分割卓哥的财产了,可是事后卓哥找了律师立了遗嘱,具体怎么分割就不知道了,只是现在事情还没平息,就像陆少说的,估计还为了家产的事情在闹。卓晗上次被打还没出院,他家里人找来说不认他,对他打击很大,毕竟在有钱人家那里,喜欢男人这种事情是不被接受的,说是不能够延续香火就等于断了财运,卓晗的后路就彻底断了。所以,陆少想,卓哥出事,肯定是卓家人做的。”

  我惊得一身冷汗袭来,卓风出事是卓家人做的话,那不就是想杀了卓风要争强家产吗,那背后就是为了卓不凡啊。

  可是能真正为了卓不凡好的人怕是不多吧?

  卓振东为了卓不凡好是因为那是他的儿子,有血亲关系,可是姨妈呢?姨妈处在自己姐姐的面子上考虑的话,她该是偏心与卓风的,可是姨妈当初要人代孕生卓不凡的目的是叫自己以后老有所依,其实还不是为了卓家的家业,所以我想,姨妈现在也死左右为难,可不管是这家产给了谁都跟她没多大关系,如果是帮着了卓风,沾亲带故的还能好一些,要是只给了卓不凡,估计就糟糕了。

  可是到底是谁能够狠心要亲手害卓风呢?

  这卓家人都是冷血动物吗,为什么钱什么都做的出来。

  当初卓风不想卓家的东西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多事儿,可现在卓风好不容易好起来,卓家人就开始其幺蛾子了,不但要卓风死,还想抢走卓风自己用命赚到的钱。

  我气的跺脚。

  佳佳姐笑了,安慰我说,“目前来看这件事对你影响不大,卓家人估计也在想办法将你的户口调走,但是现在陆少那边给拦着,所以是走不掉了,可是分遗产的事情还早,只是现在有人坐不住了。”

  是的,有人等不及了。

  我的户口不走,卓风一天不死,我一天不死,那卓家的家产就会被分开的多,分到每个人身上的数量少之又少,可也足有一个人活一辈子。

  “姐姐,你说,我的户口要是调出来了是不是就安全了?”

  “不会的,你到底还是卓家人,就算你通过正规法律手段说你放弃一切,可你始终是卓家人,你参与到家庭中来,尤其卓风那边也不会将遗产给别人啊。”

  那就是都给我了吗?

  我不要,我不想要,我不能要,我接受了岂不是更叫卓家人恨我了?

  “不行,我要说服陆少将我的户口调走才行,跟我哥哥的放在一起就好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问问你哥哥,估计是可以的,但是即便调走了,你还是卓家人。”

  我……

  那我就证明我不是卓家人就好了啊。

  到了哥哥的住处,哥哥不在,我打了好几通电话都说在忙,叫我等一等,眼看天都黑了,哥哥才回来。

  “哥哥。你才回来,快,我跟你说件事儿。”

  哥哥拉我手,也不听我要什么,只叫我往外面走,很焦急,“卓哥要见你,走吧,我开车带你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