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13节

  第224章 彻底的离开他

  见到卓风,我莫名的心慌。

  好像他就是易碎的瓷瓶,躺在我的面前,只要我轻轻呼出一口气,他就会灰飞烟灭永远的离开我。

  “姐夫!”

  啪嗒,我的泪水瞬间流了下来。

  “别哭。”卓风声音黯哑,失去了从前浑厚的力量,可我还是在听后这一声呼唤后感觉到了安心。

  “姐夫,对不起。”

  我不知道我是为什么要道歉,我想,只有道歉了才会叫我觉得舒服一些。

  “不要道歉,是我大意了,别哭,别哭!”

  他的手还是很热,给我温暖,可是他的手在颤抖,手腕上缠着白色的绷带,里面依旧渗透出血水来。’

  “自己来的吗?”

  “不是,我哥哥在外面等我,佳佳姐姐也在。”

  “佳佳也是谁?”

  “佳佳是陆哥给我的保镖,他说你出事后我也会出事,叫我身边多个人保护我比较安全。”

  卓风笑了,点头,好像很满意,“很好,我放心多了。”

  卓风是知道了什么吗,他来见我是要警告我什么吗?

  可是他没有说,只默默的握着我的手。

  我安静的坐在他身边做了足足两个小时,临走前,他告诉我,“几天后我出院了,在新家里,你也过去看看吧!”

  叫我过去看看,却不是挽留,他已经接纳了我之前的要求,我要离开他,彻底的离开他。

  我心里不是滋味,不想踏入新家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

  “姐夫,我,我会去的。”

  他笑着点头,抬头轻轻揉我头顶,跟着对我说,“别乱走,危险,明天再来看我。”

  我带着泪笑,“好,我一定来。”

  出来后,我抱着哥哥哭了好一阵,说了很多的话,“哥哥,我真是混蛋,我不该离开他的,不离开他的话我还有理由过来照顾他,可我现在连在这里照顾都可能了,哥哥,我真混蛋,我为什么要离开他啊,为什么啊?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为什么不能?身份就那么重要吗?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可我以后会有的啊,我可以离开卓家,我不想要那些钱的,我不会争抢任何卓家的东西,他们收留我抚养我已经很感激了,我怎么可能还要那些东西?我只想跟我姐夫在一起啊,年龄很重要啊,我们根本不是兄妹,根本不是,啊……”

  哥哥的声音闷闷的,拍我后背劝说我,“你考虑的问题太简单,这里面事情很复杂。你想想,卓风那么厉害的一个人真的会只在乎这些表面的东西吗?什么身份地位和钱,他什么时候在意过?如果真的是那种在乎名利地位的人早就做出一番事业了,还能将十几亿的资产给出去就为了救李思念?当时对他影响多大你不是不知道,这件事啊,肯定还有别的原因,只是我们都不知道。不过你离开了也不代表什么,不住在一起,卓风还是会照顾你,你以为家里的那些衣服和鞋子我给你买的吗?那些钱我给的是不少,可都是卓风转给你的,哥哥做的不如卓风做的一半好,你啊,真是傻!”

  我一阵,仰头惊慌的看着他,满脸的不相信。

  他却笑了,“别傻看着我,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使小性子,说走就走了,还说那么伤人的话,你以为卓风不在乎?可没有办法,他要尊重你的意见,只能放你走,现在后悔了?那我送你回去?”

  我噘着嘴巴摇头,“我不,我不能回去。”

  即便是这样,我跟卓风之间还不是不能在一起?

  “哥哥,我回去了能改变什么?”

  他皱眉想了一会儿,摇头,无奈的吸口气,“不知道,或许什么都改变不了。不过卓尔,哥哥说一句心里话,为了你以后,你还是离开他的好,真的,卓风顾虑太多,身上背负的责任也太多,即便你们不顾一切的在一起了,也不会幸福,还会害了你们。不如就趁现在走,彻底一些,那很多年以后还能是一个美好的回忆,不会成为彼此的仇人。”

  因爱生恨的人不少,我不知道如果我跟卓风真的在一起后会不会也变成这样,至少现在看来,我们之间是很多遗憾的。

  “哥哥,我们现在回去吧!”

  哥哥将我送到学校后给了我一个袋子,告诉我说,“卓哥交代我给你买的,我一直想照顾好你,可我单身二十多年自己都是懒散过来的,我不会照顾人啊,卓风总提醒我到什么时候买什么,牛奶的牌子都要指定的,我买了两份,你喝光了告诉我,我再给你买。”

  我接过袋子,心情复杂。

  “好了,别多想了,回去吧,佳佳也住你宿舍的,不会出事,放心吧!”

  我不是担心我自己啊,哎,哥哥是真傻。

  明天是周五,我们只有一节课,还是在下午,所以今天李阳和谢晶晶就出去了,估计是去了网吧,打算玩一个通宵,两人最近迷上了一个大型的网络游戏,玩的无比的欢畅。

  宿舍里面还剩下只喜欢学习没有任何娱乐活动的刘薇。

  她抬头看我一眼,摘了眼镜,问我,“卓尔,你还回来了啊,我以为你也不回来了,我忘记打热水了。”

  “没关系,我现在去打还来得及,你的水壶也给我吧!”

  刘薇摇头,她笑笑,“不用了,我用冷水习惯了。”

  在学校打水需要用钱的,之前的水房没修好,现在是个人的水房,要去学校外面,所以也不能洗澡,但是大家要用热水,宿舍就决定谁有时间谁就去,之前都是我跟谢晶晶一起,钱是大家一起拿,但是刘薇就从来不参加,我有些时候打水也不收钱的,一次打水要两元,这对刘薇来说是一顿菜的钱。

  哎……

  我以为只有我有烦恼,其实人都有烦恼。

  刘薇家里贫穷,她是被资助的,成绩在山区是第一,可在这里却是最后一名,她外语不好,所以一直看着她抱着外语书在背单词,十分刻苦。

  李阳家里父亲在机关单位,还是一个小官,母亲在法院,她的家庭背景很好,可是她喜欢的男友是青梅竹马,却因为分开异地没多久,男友劈腿,她被家里责骂,一度消沉。

  谢晶晶家里还算富裕,不过是小城市出身,她说家里什么都不缺,可也都什么都不是很好,可是她最大的问题就是不上进,她考进来是靠关系的,成绩跟不上,打架倒是一流,从前差一点因为打架被退学,现在已经收敛。

  而我呢?

  我怕是最复杂的一个了。

  哎!

  我提着水壶和佳佳坐在学校宿舍外面的长凳子上,仰头望着天上的月亮,弯弯的,真好看。

  我将喝光的牛奶盒子放在一遍,佳佳姐还在吸着管子,笑看着我。

  我也笑了,佳佳姐真好看。

  “姐姐,你真好看,怎么想到学散打做保镖了?”

  第225章 做不到

  “喜欢。”

  “喜欢啊,就跟喜欢的人一样,所以不会顾及后悔和前途的,对吧?”

  她笑出声来,“傻姑娘,你跟卓哥之间的事情其实很简单。”

  是吗,我觉得我跟卓风之间复杂成都快赶上好几个银河系的构造了。

  “只要卓哥答应做你男友,你们不就可以在一起了?”

  是啊,说起来还真简单呢。

  “姐姐,你也嘲笑我。”

  “不是嘲笑,是你考虑太多了,如果换做是我,肯定不会走,一辈子都留着,不过如果最后因为我的原因放弃了,那就离开,彻底的离开,事情就好办的多了。”

  是啊,洒脱一些,留下和走都随着心,不瞻前顾后,挺好。

  可我,做不到。

  回去后,我一夜未眠,闲来无事翻看手机,看到了云储存里面之前未清理干净的一张照片,是李思念的床照。

  现在看来,里面的男人真的不是卓风,卓风没有那么壮,可那个男人好熟悉啊。

  我盯着男人的半边脸看了好长时间,都没想起来是谁,不过我想,该去看看李思念了。

  见到她的时候我吓了一跳。

  她很瘦,很白,是那种整日见不到阳光的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颓废的味道。

  她端着电话的手骨分明,好像只有一层皮包裹着骨头,青筋蹦跳。

  “好姑娘,只有你知道来看看我,我家里人都不来看我的,呵呵……”

  “姐姐,你过得好吗?”

  她笑着摇头,又叹气,“好不好的也活着呢,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不是活的很好嘛?就是这里的东西真难吃。”

  我笑了起来,她还是那么的娇气,但是眉眼中的温柔少了。

  “姐姐,你手术了吗?肿瘤摘除了吗?”

  “摘除了,身上很长一条伤疤,难看死了,以后都不能穿裙子了,哎!不过啊,卓尔,你怎么会突然来看我,卓风呢?自己偷着过来的?别告诉他,他不会同意你来看我的,自从事情发生以后,我们就算走了尽头,十来年的交情就这样没了,不过也好,他现在也算是彻底的解脱,不用整日被徐娇娇的事情纠缠的发愁。”

  或许是吧!

  我没回答,只拿出照片来给她看。

  她盯着我的电话看了好一会儿,噗嗤一声笑了,“你还留着呢?怎么样,我在床上的时候很有魅力吧?啧啧,我也搞不懂卓风怎么会忍得住的,我都勾引他很多次了,就是对我没兴趣,呵呵……怎么了,给我看这个做什么?”

  我问她,“姐姐,这个男人是谁啊?我看着特别眼熟,我是不是认识?”

  “有什么关系吗?”李思念挑眉,打量我,猜测我的想法和意图。

  我说,“就是见过的人,我想不起来是谁。然后我想问你,当时这件事我姐夫不知道吗,如果知道的话,为什么没揭穿你呢,他好像特别能忍耐这种事情。”

  之前徐娇娇外面有别的男人他忍,李思念有别的男人他也忍,我跟顾程峰的时候他也忍,不知道他是不是有自虐倾向,要不是我几次勾引他险些就成功了,我还真怀疑他有什么身体问题。

  李思念哼了一鼻子,“你当然认识,恩,见过的话也不奇怪,是顾程峰的哥哥,顾洛。”

  啊!

  我惊呼。

  李思念却浑不在意,“人都说徐娇娇的死是顾洛,可我却不这么认为,顾洛争抢顾家的家产没有那么大的决心的,他就是一个控制欲望很强的人,他对顾程峰尤其担忧控制欲望,对徐娇娇也一样,但是他人不坏,更不会杀徐娇娇,当时我跟卓风因为这件事没少争吵,知道为什么?”

  我摇头。

  她伸出细长的手指点在玻璃上,好像点在我的鼻子上一样,笑笑,说,“那是因为事发当时我就跟顾洛在一起,这张照片也是当时拍的,呵呵……顾洛做我男友两年,之后因为徐娇娇不同意我们才分手,当然,这里面也有我的原因,我一直没有公开我们的恋情,还叫他以为我喜欢的人是卓风,其实对卓风……我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至少我不爱他,我爱的人只有我自己,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

  李思念的话就好像一只刨开冰面的铁榔头,一下一下的,冰花子四溅,沉闷的整个河流在颤,可水冰面还是没有被撬开。

  我一直回想她的那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我高估了她的感情,她不爱卓风的,对卓风的感情或许也是一种控制欲望和好奇,是猎取猎物的那种决心,但是在内心之中,她忘不掉的不是我姐夫,而是顾洛。

  顾洛啊,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我最后看一眼照片,按了删除键,将电话打给了顾程峰。

  顾程峰那边好像才睡醒,懒洋洋的问我,“怎么了,我还在睡觉,昨天看书到很晚呢。”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你说的真的假的,你还看书啊?”

  “哼,小看我,我真的在看书。”

  “恩,那好吧,我勉强相信你一次。你出来吧,我们出去吃点东西,之后我想去看看娇娇姐。”

  顾程峰那边安静了一会儿,答应了,不出半个小时,他的车子到了我们约见咖啡厅。

  “不是吧,现在都喜欢约人来这种地方了?”顾程峰看看周围,有些不适应。

  周围很热闹,这里是学校附近的咖啡厅,很便宜,大学生消费就这样,钱多了去不起,钱少了还觉得掉份,都互相攀比,于是就成就了这里。

  当然,这里的气氛和环境不如我们经常去的地方好。

  他靠过来,问我,“想我了?”

  我用手肘撞他,“离我远一点,说话不要那么近。”

  “呵呵,你找我来不是想我了是什么,想跟我和好?”

  这人真是三两句话就暴露了本性。

  我问他,“你知道你哥哥顾洛跟李思念的事情吗?”

  他哈?了一声,很是惊讶的皱眉,“他们之间什么事儿?”

  “李思念说,之前她的男友是顾洛,处了两年,后来分手了,是因为娇娇姐,可两个人还没断,娇娇姐出事的当天,她在跟顾洛在一起,你记得不之前我有一张照片,是李思念和一个男人的床照,很模糊,但是看得清楚李思念,却看不清楚男人的样子,那个男人就是顾洛。”

  顾程峰惊得站起来,满脸的不相信。

  他这样吃惊很正常,因为他一直怀疑徐娇娇的死是顾洛做的,这样顾洛洗脱了嫌疑,那徐娇娇的死是谁做的呢?

  顾程峰冤枉了自己亲哥哥两年,他该多后悔。

  “可是,可是……我哥哥不在,也不代表他没做啊。”

  顾程峰结结巴巴的说。

  “我也想过了,但是李思念说,肯定不是,之前她也怀疑是顾洛下的手,之前没说是因为她拿不准,现在在里面呆的时间多了,会动脑子想问题,也放下不少事情。她肯定的告诉我说,顾洛没有动机,他就是喜欢控制你跟娇娇姐,肯定不是他做的,一定另有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