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14节

  第226章 跟踪

  顾程峰目瞪口呆,脸色苍白。

  在我身边走了一圈,又坐了回来,再吸口气,仍旧发呆。

  我推他一下,他才转身看我,跟着说,“我错怪了我哥哥,我还骂他了两年,抢走了属于他的公司。”

  顾程峰伤心全都在脸上。

  “可是这件事也不全怪你,你哥哥控制欲望太强也是他的不对啊,他也的确是有那个动机,我们怀疑的没错,不过证据不足,现在也时间太久,真的说不清楚了,更何况,李思念的一面之词,我不觉得要全信。顾程峰,你别那么难过。”

  “不,我不难过,我是想,我们好像都被拉入了一个死胡同,你想啊,当时出事都挤在一起,卓哥当时接了李思念的电话就走了,去找你,跟着我姐姐竟然没有去找卓风,而是回了家要闹自杀。依照我姐姐的性格肯定会大闹,怎么能不在附近找卓哥呢,至少有打电话吧,卓哥却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会不会我姐姐压根不会选择自杀,而是才走出民政局就出事了?并且,这个人还一直跟踪着我姐姐和卓哥,你说是不是?”

  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也不想胡乱猜测,之前就猜测是顾洛做的冤枉了他那么长时间,好在顾洛没计较,“顾程峰,暂时还是别乱猜了,好好找证据吧,说不定还能发现什么,之前找到的视频监控你不是查了吗?后来结果怎么样?”

  顾程峰摇头,“不怎么样,没任何结果,整个视频都是假的,里面的人根本不是我姐,哎,愁死人了,如果我猜测的没错,那我姐就是死在了外面,早就被人跟踪了。”

  我深吸口气,没有吭声,这件事,说不准的。

  “顾程峰,你好好去查就是了,要不直接问你哥哥,好好说,道个歉。”

  他苦恼的脸上满是愁容,跟着点头答应,“我知道,等我过几天回去就问清楚,哎,卓哥怎么样?”

  “还好,我之前去看过了。”

  “你还是回去算了,卓哥现在身边没人照顾吧?卓家人都是白眼狼,卓哥好的时候就使劲往跟前贴,不好的时候都跑没了影子。”

  是吗,好像我也是这样。

  “卓尔?”

  “恩?”

  他突然笑的很是诡异,捏我脸皮,这个习惯他始终都没有改掉,捏的我的脸很痛了才松开,又帮我揉了揉才说,“你要是不想回去就去我那里吧?”

  我直接摇头,去谁那里都不能去他那里,我可不想再伤害他了。

  我拒绝了,但没说理由,他也不是很在意,吸口气点头起身说,“不去算了,想去的话就给我打电话吧,我先走了啊,最近要考试,我还有个生意要谈,忙的要死。”

  “……哦,好!”顾程峰变化很大,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从前的张狂和嚣张,更多的是沉稳和成熟。

  人都会长大的,顾程峰的就在渐渐长大,成熟,听说他做生意还有自己的一套本事,很多人都喜欢跟他合作。

  顾程峰走后我没有离开,叫佳佳姐跟我一起喝咖啡。

  到了快天黑的时候我们才打算离开,才出咖啡厅的大门就发现外面下了雨。

  “卓尔,我们直接回学校吧,你还想去哪里?”佳佳拽着我手。

  我想去哥哥那里,那些东西之后再回学校。

  “佳佳姐,怎么了,你好像很紧张啊。”

  “恩,有人跟着我们,现在最好直接回学校。”

  我惊得看一眼周围,没发现有人啊,可佳佳姐却无比紧张,我也紧张,“好吧,我们直接回学校。”

  下雨天,外面行人少,即便有人也都撑伞,就算有事情发生也很难被人发现。

  我和佳佳姐冒雨往学校走,路上的时候,两个男人就将我们给拦住了。

  “卓尔?”男人低吼着声,只有低吼才能叫我们听清楚,足见这场雨的大小成都。

  佳佳姐摇头,“不是,你们认错人了。”佳佳姐继续攥着我的手,走的飞快。

  两个男人却紧紧的跟在身后,就几步之遥,佳佳姐没有回头,长长的腿拉开,踩在泥泞的土路上啪嗒啪嗒的溅起老高的泥点子。

  穿过一条绿茵小径的时候,我们再一次被两个人给堵住了。

  而身后的两个人也悄然的窜了上来,前后被阻,我们无路可逃,只能交手,佳佳暴怒大叫,“见机行事,不行你就要跑,往宿舍跑。”

  我可不能跑,佳佳姐保护我,可我不是傻子不还手,我也会打架啊。

  可我错了,我高估了自己的力气,身后的男人拽着我的书包带子就将我给拉了回去。

  我连连后撤的功夫,三个人将佳佳姐团团围住。

  雨太大,我都有些看不清楚眼前的视线,可还是能看到三个男人的拳头跟硕大的榔头一样直接招呼在佳佳姐的身上,那一声声巨响犹如头顶上的洪雷,惊的我浑身冰冷。

  我挣扎,我大叫,却始终被身后的男人捆在手心,逃不得。

  “啊!”

  佳佳姐突然低吼一声,身子高高的攒起来,横扫一腿,眼前的男人就彻底的倒在了地上,泥水喷起老高,落在男人的身上和脸上,使劲皱眉,挣扎了两下再没了动静。

  我高呼,好像助威的拉拉队。

  佳佳家是散打省冠军,她说过,四五个人不在话下,可人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其中一个人就拽出了一把一尺长的片刀,在电闪雷鸣之下闪烁诡异冰冷光芒。

  我尖叫要佳佳姐离开,至少要保护好她的安全,佳佳姐却直奔前冲,三个人在一起打斗在一起。

  我紧张到不行,完全忘记了身后还有人在拽着我,这功夫,一个眼神不注意,佳佳姐的手臂上被刀子划开了一条口子,我惊得惨叫一声,身后的男人一把将我抓走,“走!”

  我也是急了,转身对着男人的脸招呼,手指甲终于派上了用场,拳头打不过,抓脸抓眼睛还是很在行,我揪住那人的头发,指甲往他的眼睛里面扣,男人怒吼着扯开我的手,我整个身子纠缠在男人的身上,趁他连连后退躲闪,抬起一脚,这一脚几乎是用了我全身的力气,猛地撞在他的裤裆上,男人闷哼一声,弯腰往后面躲。

  我不依不饶,继续揪住他的头大,膝盖撞他的头,他用手挡,我就再一次踢他裤裆,一连三次,男人吃痛倒在了身后的泥潭里,哗啦一声。

  第227章 死了更好

  我转身往佳佳姐那边跑,她也正往我这里边走,我们两个人对视,确认对方没出事,牵着手离开了。

  惊险一场,佳佳姐的手臂上被划开了一条口子,好在伤口不深,四个男人全被放倒,伤势惨重。

  我们没有回宿舍,而是直接打了车子去了陆少那里。

  佳佳姐要汇报情况,我坐在一旁,听她说的很详细,好像其中一个人被他拗断了手,另外一个踢了一脚当时就没了动静,不知道踢坏了哪颗肾脏,怕是要出事。

  陆少却笑笑,“死了更好,对方该知道收手,不过没抓住一个就可惜了。”

  “陆哥,在学校里面,我们抓住了也没有办法带回来啊。”我帮忙解释说。

  “我知道,我会处理的,这件事不会扩大,你还是安心上学。哦,差点忘记了,这里还有你的裙子,你去洗个澡换上吧!”

  我和佳佳都还没来及换衣服,湿漉漉的衣服在身上粘着,难看又难受。

  我还有些害怕也,全身都在抖。

  佳佳姐包扎好了后也出去了,陆少则去了浴室给我放水,出来后他接了个电话离开,我才进了浴室。

  躺在满是泡沫的浴盆里面,身上的冷气被一点点的泡出来,害怕也渐渐少了几分。

  有点昏昏欲睡的时候,外面有人敲门,我才惊醒,“谁?”

  “我,卓风电话,你过来接,还是我进去给你?”陆少说。

  我看一眼他高大的影子,微微蹙眉,抓起浴巾从水里面站起来,焦急的说,“我出去,你别进来。”

  我开了门,陆少就好像狗皮膏药似的黏糊过来,看我一眼,暧昧的笑了,递给我电话后告诉我,“还没挂。”

  我看一眼电话上的时间,已经走了十多分钟了,接起来喂了一声,“姐夫!我没事。”

  “过来,家里,叫陆少送你。”

  家里?是他新买的那个房子吗?

  我之前没有答应他回去的,只是说偶尔回去看看,难道因为这件事我就回去了吗?

  我正要拒绝,他又说,“别闹了,回家来,有事情我们当面说。”

  我拒绝的话被他的话堵了回去,堵在胸口,如何都化解不开。

  “姐夫,我,我……我去看你……”

  “看我也没有用,你过来,我在家里,等你。”

  电话挂断,我呆呆的看着电话上面亮起来的屏幕,这是陆少的电话,他的电话桌面是他自己的跑车,拍的角度很独特,是那种正上方的角度,可以看得到敞篷车里面的两排座位和坐在车里面的一个看不清楚脸的女人。

  他走过来,我才将电话按了锁屏递给他。

  他笑笑,没接,问我,“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我愣一下,他的眼神还真毒辣。

  “呵呵,是我妹妹。”

  我好奇挑眉,他又说,“去年出事走了,不过不是亲妹妹,是我……收养的。”

  昂,他也会收养妹妹?

  他又笑,细长的手指轻轻点在我的额头,继续说,“她有先天性心脏病,到我家的时候十六岁,谈的一手钢琴,出事的时候她的父母找来,非要她给养老费,她生气,就死在了钢琴上。”

  世界上的女孩苦命的人真多,和很多人比起来,我都不算什么。

  他转身坐在沙发上,叫我过去,递给我之前放在这里的衣服说,“她跟你一样有个习惯,喜欢穿花裙子,可我却坚持不给她买,实在太难看了,呵呵……直到死,都没穿得上。你是幸运的,有卓风照顾你,他不会因为自己的爱好管束你的一切,至少你是自由的,回去与否都是自由的,至少回去了还能安全,在我这里,我照顾不好你的。”

  我本没有想过要留在这里,只是因为佳佳姐要来这里汇报情况。陆少这么说了,就是在赶我走。

  “陆哥,我是要走的,但是姐夫那里……”

  “别犹豫,回去吧,不管以后会怎么样,至少现在他需要你,你也需要他,不是吗?”

  陆少是想说,人如果死了,那想后悔都来不及的,至少我现在还可以有后悔的机会。

  犹豫再三,我还是决定,先去看看。

  离开之前,我问陆少,“陆哥,你还想念你的妹妹吗?”

  他笑了,摇头,跟着拧我的脸,“傻瓜,我哪里有妹妹,那个女人是车模,我买车的时候顺手拍的,快走吧!”

  啊?

  我生气,他这种事情也能开玩笑的吗?

  “陆哥,你是不是有病啊?”

  “哈哈……是,很多人都说我有病,不过有些时候这种病能做很多事,你不是就相信了我的话?走吧,佳佳还是跟着你的,去卓风那里,看看也好,他为了能叫你回家,可是放弃了在医院治疗的。”

  我的心一跳,无比难受。

  卓风的房子还是从前的那种西式风格,只是现在外面的院子小了,周围不再有游泳池,只够种一些花丛,围绕别墅周围,好像簇拥着一块巨石而建的山林。

  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大的照片,要不是我知道曾经的我,任何人都无法认出来那个人就是我。

  姐夫一直很喜欢这张照片的,我提着篓筐,穿着花棉袄,踩着黑漆漆的鞋子,鞋子已经开了线,缝缝补补,各种颜色的补丁,背后是火红的枫叶林,正转身看着一处,大眼睛水灵灵的,尽管衣服土气,可还是很干净的。

  姐夫将照片做了处理,看上去更显年代感,沧桑而又有内涵。

  佳佳姐问我,“这是你吗?”

  我点头,“是我,很久前了。”

  “真好看。进去吧,我去那边坐坐,卓哥在楼上。”

  我看一眼左手边的楼梯,看上去就好像是通往姐夫那座城堡的一条宽敞大道。

  每一步台阶迈上去,都叫我的心更软几分。

  我之前决定好的要留下来的决心,在最后一节台阶上彻底的烟消云散。

  我想留下来,永远的留下来。

  姐夫的门半开着,站在门口就能看到他躺在床上的样子,白色的被子,被外面的雨后阳光撒的全身温暖。

  我没急着推门进去,他在里面轻声叫我,“卓尔?进来吧!”

  我深吸口气,给足自己勇气,推门而入。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我彻底的放弃了这段时间的倔强和坚强,软成了一滩泥水,扑进了他的怀里。

  他身上的伤口在我的撞击之下痛的他脸色发白,闷哼一声,却还是没有将我推开。

  默了半晌,他才缓过来,问我,“有没有害怕?”

  “没有,我打跑了一个人呢,我没害怕。”

  “呵呵,傻瓜,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直接就跑。”

  “我知道,姐夫,我知道。”

  我好想他,这样的怀抱似乎已经离开我很久很远了,今天再一次抱紧贴近,却叫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受。

  姐夫啊,你叫我拿你怎么办好?

  卓风轻轻拍我后背,给我顺气,就好像很多次我受了委屈之后的时候一样。

  “姐夫,到底是谁想害我们?你知道,对不对?”

  “……恩。”

  “那你告诉我,我会防备的,告诉我。”

  他定定的看着我,犹豫过后,是很无奈的蹙眉,但还是说了,“是卓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