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17节

  第232章 阿姨

  什么意思啊?

  我不懂!

  我盯着那“镜花水月”四个字看了又看,没明白姐夫的意思。

  情侣之间发生点关系不是很正常吗,用陆少的话说,都是成年男女,还藏着掖着的多累?

  我百思不得其解姐夫的意思,抱着电话睡着了。

  早上醒来,心情大好。

  还有两天就是周末了,我都计划了好了要回去做什么,姐夫腿伤还没有好,我想回去了带着他在附近转转,就好像情侣约会那样。

  正托腮胡思乱想,谢晶晶拍我肩头,扔给我已经发臭的毛巾,“卓尔,你的毛巾扔掉吧,都臭了,你说你用完了为什么不挂出去,房间里面空气不流通,很容易臭的。”

  我闻了一下,或许是因为心情好,臭臭的毛巾我都觉得味道好闻极了。

  “晶晶,你今天要出门吗,怎么起来这么早?”

  李阳哼了一声说,“是去约会吧?”

  “嘿嘿,不告诉你们。”谢晶晶神秘的一笑,背上小书包,就走了。

  留下我们三个在风中凌乱。

  佳佳姐很早就出去跑步,这会儿还没回来,房间里面剩下我们三个话不多的人只好安静的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我则看着昨天晚上姐夫给我发的消息傻笑。

  我编辑了好一会儿的微信,可最后全都删除了,只发了一句话,“姐夫,早!”

  那边很快回复我,“早,起来这么早吗?”

  我嘿嘿的乐,“我还没起来,赖床。”

  “懒虫,起来吃早餐,下午我叫人去接你。”

  “好!姐夫,你昨天晚上说的镜花水月是什么意思啊?”

  “保密,起来吃早餐。”

  哼,不告诉我算了。

  我爬起来,洗漱好没多久佳佳姐将早餐买了回来,四个人分着吃,我给每个人拿了一盒牛奶,就出来了。

  还没走出宿舍的大门,佳佳姐就提醒我说,“外面有个人一直在门口,在打听你的名字,一会儿见到了你就说不认识。”

  我正好奇,迎面有个人过来拦住了我,手里拿着的是我之前在乡下的时候的一张照片,那照片都泛黄了,里面坐着的是我的二表姐,当时拍照条件有限,尽管是彩色的,可已经褪了色,看样子是被人珍藏了很久。

  我正好奇的看,那个人就拿着照片和我比对,跟着问我,“认识卓尔吗?”

  我愣愣的望着眼前的女人,心里开始打鼓,我想,我不会认错,二表姐,即便五年没见,她还是老样子,只是脸上和身上更添几分沧桑,她喜欢皱眉,如今眉头上已经有了痕迹,浅浅的两条竖线,是不属于她这个年龄该有的样子。

  她冲我笑笑,继续问我,“同学,知道卓尔吗?”

  我睁大了眼睛,不知道如何回答。

  佳佳姐拉着我,替我对二表姐说,“阿姨,我们不是认识,我们要去上课了。”

  “哦,哦,好,呵呵,对不起打搅了。”

  阿姨?

  的确,二表姐的沧桑真的像一个老阿姨,很小年龄就生了三个孩子,饱受乡下的各种荼毒,农活更累,带着孩子更是疲惫,如今的她真的想一个四五十岁的人。

  可她才二十出头啊。

  我很是心痛,一步两回头的望着她,她仍旧拿着照片在门口拦住人随便问我的名字。

  佳佳姐拉着我快走,拐过长廊后停下来,对我说,“卓尔,你要告诉你姐夫了,我也要给陆少汇报,这个人是谁啊,为什么会在这里,手里的照片的人是你吗?看样子是从乡下来的,你在乡下还有亲戚吗?”

  我摇头又点头,慌乱的我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

  二表姐能出现在这里,不简单。

  她是如何找来的,又是怎么知道我在哪一所学校,又为什么拿着照片却认不出来我,难道我真的和照片上的那个大妞很不像吗?她又怎么知道我现在叫卓尔?

  即便我如此慌乱,我也会思考。

  故此,我断定,是有人故意要整我。

  是卓家,除了卓家还会有谁?

  卓青青这个八竿子都打不到的也来想害死我和卓风了,那卓震天势力那么大,查找我的身份还不容易吗?

  他们都知道,我有一个不光彩的过去,知道现在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打倒我,唯一能够打倒我的就只有过去的不光彩。

  我深吸口气,看一眼那边还没有走的二表姐,将这件事告诉了卓风。

  “我给你老师请假,你现在回来。”

  我跟佳佳打车回来,到了别墅里面,就看到卓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登着我。

  他朝我伸手,我扑进他怀里,这会儿我才知道,我早已经吓得浑身颤抖,满身冷汗。

  卓风安慰我说,“没关系的,人已经被陆少的人带走了,这两天不要去学校了。”

  我就好像鸵鸟,缩着脖子躲藏在他的怀里重重点头。

  期间,卓风打了几个电话,说了什么我全都没有听到,满脑子是当时看到二表姐的场景。

  她沧桑,苍老,瘦弱,皮肤黝黑,即便特意穿的干净一些,身上还是有很重的常年不洗澡的味道。

  二表姐长高了很多,可还是比我矮一头,看上起就是营养不良造成的,她的脖子上还能看得到一些痕迹,泛着青紫,一定是被家里的男人揍得。

  在乡下,尤其是偏远地区,那些买卖女人的男人不管多大的年龄,都只会对女人下手,胁迫女人做女人不想做的事情。

  当年的偏偏记忆在一起席卷而来,就好像狂风暴雨,将我包裹,叫我无处可躲。

  父亲酒后的狰狞爬满了我的脑子,好似刚才才发生过一样的叫我浑身颤抖。

  姐夫紧紧的抱住我,不断的在我耳边低声安慰我,我却已经听不进去,我现在想死的心都有。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我拥有现在的生活不好吗?为什么总是有人看不惯我过好日子,非要在我的生活面前放一把臭气熏天的过去。

  “卓尔,她已经不在学校了,这件事会查出来,只要人不出现,你就不会有危险,知道吗?”卓风轻声细语在我耳畔,低沉而又富有磁性。

  我吸口气,猛然之间清醒了过来,紧张的问他,“姐夫,是叔叔做的吗?还是卓青青,为什么要这样做?是因为我和你在一起了吗?所以叫我回忆以前的事情,目的是要我离开你,是不是?是不是?”

  卓风坚定的摇头,“不是,不是,别胡思乱想,不是卓青青也不是我父亲,都不是,你二表姐说是一个男人叫他过来的,因为可以给她很多钱,其实她不想来,只要给她钱,这件事就不会在发生。”

  不会的,不会的,之前卓风就一直在给我家里人钱,后来断了,她们就过来了,那边就是无底洞,钱是给不够的,她们是不知道满足的,只要没有钱,就会再来,像狗皮膏药一样黏在身上,甩都甩不掉。

  并且,生活在底层的人为了能够达到目的会不择手段,在她们眼里是没有亲情可讲的,这件事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

  “姐夫,叫我去见她,好不好?”

  第233章 有人有预谋的

  卓风果断拒绝,“不可以。”

  “姐夫,我,要见。”我想,只有面对了过去,才能开始新的生活,难道我要一直当一只鸵鸟吗?继续隐藏,只能被揪着小鞭子不放,我不想这件事成为我和卓风之间的拖累。

  “现在还不是该见面的时机,你需要好好休息,镇定下来,等我查清楚了再告诉你怎么解决。”

  我抽噎一声,躲在他怀里放生大哭。

  对于过去,我真的是没有准备好。

  我可以不畏惧面前的敌人是多么的强壮,却畏惧从前的每一个人。

  当初见到哥哥已经叫我耗费了足够多的力气,再来一次这样的打击不知道我会不会崩溃。

  晚上,哥哥出差回来,跟着陆少一起过来,三个人先说了一点生意上的事情,就开始说起我的事情。

  我就在桌子上吃饭,捧着碗,吃着没有味道的米饭,看着满桌子我平常喜欢吃的菜却一点胃口都没有。

  哥哥说,“她过来是肯定需要钱的,但她说的那个人现在还没找到,不过不是卓家人。”

  我一怔,茫然的看他。

  哥哥对我点头,“恩,我确定,不是卓家人。”

  姐夫没吭声,只勉强侧身坐在椅子上,眉头紧锁。

  陆少吸一口香烟,才说,“这件事还真不好查,乡下没有监控那些,只凭一个女人口齿不清出的描述,对方还是没有什么特点的人,实在目标太大了。”

  我深吸口气,放下了碗,彻底了没了吃饭的心思。

  卓风看我,将面前的汤推给我,“喝一点,不想喝也喝一点,晚上会饿的。”

  我摇头,实在是没胃口。

  卓风不依不饶的,将勺子放我了我跟前,继续说,“听话。”

  陆少鼻孔里面喷出两道白烟,没好气的看我皱眉,“你不吃饭,我们都不好意思吃了。”

  哥哥也说,“吃点吧,这件事不是不吃饭就能解决的。”

  “……哥哥,你见过她吗,你还认识吗?”

  哥哥摇头,“当时就没多少印象的,她也不是经常外面走,我当时也关注你了,并且她变化太大,我真没认出来。”

  可是我认出来了,当吃我就认出来了,二表姐其实变化不大,就是老了太多,沧桑的好像一位已经七老八十的老人家。

  我好像还能听到当年她拉着我逃跑的样子,尖叫声从玉米地里面传来,刺耳而又叫人心痛。

  “哥哥,当年……”

  卓风打断我,“卓尔,以前的事情现在不需要说出来,你先吃点东西。”

  知道过去的人不多,不知道哥哥那里知道多少。

  哥哥拧眉,脸色不大好,张了张嘴,没有说出来啊。反倒是陆少冷笑了一声,满脸的无奈,摇头一声长叹,“卓尔,从前的事儿不管是什么,能忘记就忘记吧,她那天都看到了可是没认出来,说明你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你了,更没有必要回到从前。”

  话虽如此,可谁没有过去呢,人人都有过去的啊。

  “陆哥,你没有过去吗?”

  陆少呵呵冷笑,坚定的摇头,“我的过去和现在一样,黑道上摸爬滚打,但是不同的是,过去卓风只在局外,现在我们都在局内,我不孤单,以前那么不开心的事情何必挂在心上?”

  我做不到陆少的豁达,更做不到哥哥的那份遗忘,那些事情,早就深深的刻进了我的身体,如何忘?

  卓风过来抓我的手,我歪着身子依靠在他的怀里,这份温暖,似乎已经不能够叫我温暖起来了。

  晚上的时候,哥哥的赌场有人闹事,不得不离开,陆少却没有走,只交代哥哥不要手软,坏了生意的人都得好好教训一顿。

  这时候,卓风突然问,“对方是什么人?”

  陆少恩了一声低头琢磨,跟着说,“是外来的人,最近外来人少,不过……嘿,你提醒我了,你的意思是有人有预谋的?”

  卓风点头,将桌子上才切好的水果递给我,跟着擦了擦手,才继续说,“肖老大的赌场即便有人闹事也不会很大,你该知道那里的制度,但是今天出事不是很奇怪吗,这个时辰了赌场里面的人开始多起来,几乎是都才过来的人,手头上资金充裕,为什么打起来却是因为只一句看对方不顺眼?这很不平常。”

  就因为说看对方不顺眼,才开局就打起来在别的地方该是常见的,可在赌场不对。

  去我哥哥赌场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即便是外敌人也是跟着本地人一起过来并且手头上宽裕的人,来赌博图个开心,图个吉利的,哪能说没开场就想着要打架啊?不高兴了可以换一桌,却没有必要动手。

  “我去叫人盯着。”陆少起身,匆匆的离开了。

  “别添乱,这件事如果是一起的,一旦暴露了就被人揪着不放的。”卓风对走出去的陆少大喊着交代。

  陆少没回头,只伸出手摇晃了一下手臂,跳上他的跑车,呼啸着离开了。

  客厅里面只剩下我们两人,巨大的电视上面跳转的画面一层一层的在我们的脸上变换,房间的灯光有些昏暗,更显电视的光亮。

  姐夫轻轻拍我肩头,问我,“不想吃点水果吗?”

  我摇头。

  我晚上几乎没吃东西,可我不饿,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二表姐当时见我的样子。

  “不吃我们去楼上休息吧,饿了我给你做。”

  我点头,可仍旧缩在他怀里不肯动弹。

  良久,他起身,手臂一揽,将我抱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吃惊的看着他的脚,他笑着说,“不碍事,能走。”

  他抱着我山了楼,直接进了他的房间,将我放在床上,盖上被子,转身脱了外套,也钻了进来。

  他在我的身后抱着我,轻轻的对我说,“现在不想说话?”

  我不是不想说话,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对于过去,实在无法叫人心情平缓。

  “她人现在在陆少那里,人不肯走,你如果非要见,我就叫人安排。”

  我一怔,回头看着他,面对面的时候呼吸喷在我的耳边。“姐夫!”

  “知道你的小心思,你想叫自己去面对,叫人知道你不在乎以前,也就不会有人因为这件事揪着你不放,可你要知道,你自己是否能够真正的面对,有想过吗?”

  我,我不知道。

  我摇头,脸埋在他的脖颈间,嗅着他身上的味道,深吸口气,决定说,“姐夫,我,我想缓一缓再做决定。”

  “好!”

  他轻轻拍我的脊背,将我搂在怀里。

  我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肌肤相交,我们紧紧的贴在一起。

  “姐夫,我……”我脸颊微微发烫,想起了之前和他的亲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