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18节

  第234章 不可以

  他没动,我能感觉的到他呼吸的沉重。

  “姐夫!”

  “卓尔!”

  他的轻声呼唤就好像唤起我全身的一条隐藏了很久的神经,瞬间挑起了我的欲望。

  我主动亲吻上他的嘴唇,含着那两片有些凉的唇,吸吮,啃咬……

  他的呼吸急促起来,附和着我的吻,慢慢的由被动变成了主动。

  我有些身子颤抖,他的手臂强壮而有力,缠住我的腰,那手掌的温度慢慢从的衣服渗透进来,滚烫,一路向下,滑进了我的身体。

  我不受控制的发出一声低吟,好似一汪温热的水瞬间席卷上心头,炽烈燃烧着我的身体。

  “姐夫!”

  他的吻变的霸道起来,一路向下,从我的唇滑落我的下巴,脖颈,耳畔,最后是那高挺而又颤抖的双峰。

  身上的火焰也因此而慢慢扩散。

  他的手掌似乎有一种魔力,撩拨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叫我沉浸在这份炽烈的纠缠中无法自拔。

  宽大的手掌拖住我的后脑,捧着我的脸颊,我蠕动的身子早已经成为一滩细软的泥水,纠缠在他的身上。

  他的动作轻而柔,亲吻稀稀疏疏,落在身体的每一个地方。

  良久,他忽然翻身,将我身子压下,双腿攀附的那一刻……

  他猛然之间停了下来,低头看着我。

  我惊愕的望着他,眼神还有些迷离。

  他唇角含笑,捧着我的脸颊,重重的吻落在唇角间,呼吸瞬间平稳,低声在我的耳畔说,“不可以。”

  我犹如电击,也瞬间惊醒,不敢相信的打量他的脸。

  我们衣衫尽落,却在最后一刻停了下来。

  他紧紧的将我圈进怀中,低声在我耳边低声说,“还不到时机,这样会伤害你。”

  在他的想法中,不到最后一刻是不能破坏防线的,所以他才会对每一个女人都保持着克制,包括我。

  但是,这样的克制的难道就不是残忍吗?

  “姐夫,你不想要我吗?”

  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温热扑在我的耳边,却没有了之前的欲望,“想。”

  “那就做啊,我不在乎,真的。”

  “……不可以。”

  “姐夫,难道你要一直憋着?我也憋着?”

  他噗嗤一声笑出来,低头看我,继续亲吻我的脸颊,声音有些黯哑,摇头说“不是,只是现在不可以。”

  “那是什么时候?”

  “等一等,再等一等。太早,会伤害你的。”

  我不懂,什么叫太早,我们都认识五年了,我等这一天也等了五年了。

  “姐夫,“姐夫,我们都在一起五年了啊。”

  他愣一下,跟着笑说,“还不到,是四年零一百三十七天。”

  额!

  我惊愕,跟着就心满意足的笑了。

  他竟然记得这么详细。

  “姐夫,你都记得吗?”

  “记得,我认识你的那天开始算,到现在,是四年一百三十七天,将你带回来的那天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四年零七天。我们分开过一百六十五天,你勾引过我十九次。”

  噗……

  我在他怀里哈哈大笑。

  气氛慢慢缓和,他将被子围在我身边,我揪着他的下巴问,“姐夫,你为什么不同意呢,要是我们早就睡了不就早就在一起了?”

  “太小。”

  我最不喜欢有人说我小了。

  我撒娇往他怀里蹭,故意蹭到他的身体,叫他难受,他躲不掉了就抱住我说,“别闹了,真忍不住的。”

  “就是要你忍不住,忍不住才好。”我扯他的被子,继续往他的怀里挤。

  他躲了又躲,手臂困住我,“会很痛的,并且……”他吸口气,才说,“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做了会后悔,时机不成熟之前不能乱做决定,镜花水月,都是诱惑,诱惑的背后会很多后悔,后悔了就来不及了。”

  就好像他和徐娇娇之间吗?

  我问他,“姐夫,那你跟娇娇姐呢,你们都认识那么久了还是时机不成熟吗?我可是看不过娇娇姐勾引你的,差一点就成功了。”

  他笑笑,摇头,“不会的,她……早就在外面有人,我知道。我们是不会发生什么的,只是,感情有些时候难以割舍,我以为她会改,可其实是我的错,纵容了她一次次的出轨,才会有后来的悲剧。”

  我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看,想要看清楚那眼睛里面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我想,他还是想念徐娇娇的吧,至少现在还是想的。

  人都说,初恋最难忘。

  徐娇娇给了卓风很多别人给不了的东西,除却徐娇娇的不忠,她对他,是最好的。

  我自叹自己的不如,我只会给他添麻烦,任何事情都帮不上。

  “姐夫,我不想去见我二表姐了,我听你的话。”我能做的,唯有听他的话,少给他添麻烦。

  他低头亲吻,落在我的额头,有些凉,抱着我说,“恩,好!”

  夜里。

  我们相拥而眠,我偶尔会惊醒,一切这一切都好像是梦境。

  从前对我来说,能够睡在他身边是我最大的期盼,现在终于实现,我反倒有些害怕起来。

  这份患得患失,叫我彻底的到了后半夜没了困意。

  卓风的睡相很好,安静,没有鼾声,他戒烟之后似乎脸色也变得好了不少。

  我偷偷的在他的脸上亲吻,一次又一次,试图要将这几年没有得到的亲吻都拿回来。

  他的样子真好看,皮肤很好,我摸了摸我的脸,似乎比我还要嫩,他很白,窗帘外面透过来的光线照在他的脸上能够看到他脸上的绒毛。一夜的生长,胡须露出尖尖的头,青黑的下巴上透着男人的阳刚。

  他紧绷的胸肌上心口慢慢起伏,好似里面的心脏也要喷张出来。

  我突然来了兴致,伸着手,慢慢的钻入被子,直接伸了进去。

  哎呦,好热!

  他翻了个身,换了个姿势,没有醒,我继续摸啊,摸……

  陡然,他睁开了眼睛,眼神迷离,可眼中带着几分怒气。

  我惊得缩了手,笑着往他怀里挤。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将我抱进怀里,捆住我的手臂,低声说,“别乱动,再睡会儿。”

  “姐夫,你睡得着吗?你都那个啥了,你还睡得着吗?”

  他恩了一声,又将我的手往手里拽了拽,我是彻底动弹不得了。

  他一会儿又传来了呼吸声,匀称而又沉稳,我看了他一会儿,也渐渐地困意袭来,彻底的睡着了。

  再次睁眼,身边已经没有人,只有他躺过的痕迹。

  我翻了个身,正看到他正坐在我身边,面前的茶几上放着牛奶和三明治,他的手里捧着报纸,正低头看的仔细。

  “姐夫!”我伸了个懒腰。

  他恩了一声,挑眉看我一眼,之后对我说,“先吃了东西再起来吧,时间还早。”

  我看看时钟,才早上七点多,他起来的好早。

  我像一只八爪鱼将他的身子缠住,他动也不动,看的认真。

  我下意识的看一眼,顿时笑了一条,那头条新闻:东河海岸门口发现女尸。

  而照片就是倒在血泊中的一个女人,样子看不清楚,可那身衣服我认得,二表姐她去找我的时候穿的碎花小短衫。

  第235章 彻底的离开这里

  二表姐是被人勒死的,卓风说死的时候还被人凌辱过,但是地点不在东海岸。

  东海岸是陆少的会所,门口全都是豪车,依照死亡时间来看那个时候会所门口会有很多人的,就算事情发生在那个时候,也会有人发现的。

  但是二表姐被扔到那里的地方正好是监控的死角,被隔开脖子之前是已经死亡的,不过是制造的假的死亡现场。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有人栽赃了,陆少要是想杀人,肯定是悄无声息,怎么会被人发现,更主要,前一天陆少的人将二表姐带走,不可能第二天就这样大张旗鼓的杀了人。

  可这件事,还是将关注点推到了陆少这里。

  陆少之前的事情卓风脱了很多的关系,现在又来一次,还是被警方盯住了,当天晚上他就被带走了。

  可卓风却仍旧安稳的坐着,一点行动都没有。

  我都要急的哭出来,穿着睡衣赤足在地上焦灼的走。“姐夫,你想想办法啊,难道就看着陆少被带走吗?他肯定是被冤枉的啊。”

  “你都能想到是冤枉的,警察也能想到。这件事闹的这么大,警察那边不会有什么别的行为的,现在急也没有用,并且做不了什么,只能等。”

  “等什么?”

  “等对方给我送消息,既然是想栽赃,肯定是有目的,对方会露面的,等一等就知道了。”

  到了晚上,果真有电话打进来,卓风放了免提,放在桌面上,靠着沙发,坐的笔直,一只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叫我镇定。

  我紧张的看着电话,就好像看到了栽赃给陆少的那个坏人,激动的要钻进电话里。

  “你的条件是什么?”卓风镇定的问对反。

  “哈哈,真聪明。卓风,陆少是你兄弟,你该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你吧?”

  对方用了电话变声,并且还隐藏了号码,只先是陌生来电,声音声线尖利,刺耳而又令人难受,我听得心都要捧出来,恨不得立刻钻进电话里面将这个人揪出来。

  “是,你说吧,什么要求?”卓风轻轻拍我的肩头,眼神里面满是温柔。

  在他不断的安抚之下,我也渐渐的镇定下来。

  对方怪笑,似乎很是满意现在的结果,笑了好长时间才说,“很简单,彻底的离开这里,再也别出现,顺便将你的全部的东西都捐献出去,我会给你一个账号,一旦你走了,我会将视频公布,杀人的人也会交出去,换来陆少的安全,你说,是不是很公平啊?”

  卓风笑笑,“是,很公平,但是我需要时间,你先将账号给我。”

  “哈哈,你当时我傻子吗,账号给了你就会查到我了,我不会那么蠢得,你现在就收拾东西滚蛋,之后会有人联系你,你按照指示操作,等事成之后,陆少就会安全的出去了。”

  他不相信卓风,卓风就会相信他吗?

  卓风没有答应,只说,“我要想一想。”

  “你们是兄弟?也不过如此,我给你三天时间。”

  挂了电话,卓风依靠在沙发的一角一直没有说话,似乎在琢磨这件事如何解决。

  我也没有去打搅他,可凭我对这件事的了解我真的想不到是谁了,我哥哥之前说不是卓家人,那还会是谁呢,又要我姐夫的东西还想叫我姐夫离开这里,这样的人除了卓家人没有别人了啊。

  良久,卓风站起身来,还没有好的脚走路依旧有些跛,他走了一圈后停下来,对我说,“跟我出去一趟。”

  我立即起身跟了过去,他看看我的衣服,笑了,轻轻推我,“去换一身衣服。”

  “啊?穿什么?”

  “穿我之前给你买的裙子,里面穿上肉色的打底裤,还有那双高跟鞋。”

  这是要见谁啊,还穿的这么正式。

  我很快穿好了下来,他正站在门口等我,回头看我一眼,很是满意的笑着点头说,“很好,外面穿一件风衣吧,晚上会很冷的。”

  我又跑回去将红色的风衣套上,提着娘奈尔的小黑包出来。

  他牵着我的手,往外面走。

  “姐夫,我们去哪里?”

  “见一个人。”

  “谁啊?”

  “你认识的。”

  我皱眉,我认识的人不多啊,穿这么隆重的怕是更少,可我猜不到会是去见谁。

  小张司机开车,佳佳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我和卓风坐在后面一排,他的手一直紧握着我的手,后来变成十指相扣。

  车子开的很缓慢,开了很久,渐渐的天黑下来,车子更加缓慢,但是地方我熟悉,是郊区的别墅区。

  我看一眼四周,这不是之前我们住的那个房子的地方,也就是说我们来的不是卓风的家,见的应该也不是卓风的父亲。

  下了车子后,卓风拉着我往里面走,才推开房子的木门,就看到高可可那双带笑的眼睛,在见到我和卓风的时候吓了一跳,脸上的笑容也瞬间碎了,她怔楞一会儿,回头大叫,“汤姆,汤姆,你邀请了卓哥过来吗?”

  里面的汤姆传来一声疑问,“啊?没有啊!”跟着是急促的脚步,汤姆一脸惊骇的看着我和卓风。

  我们四个人,四双眼睛互相看一眼对方,在默不作声的一阵冷风吹过之下,卓风推开了挡住们的高可可拉着我往里面走,进去后他还在问我,“冷了吧?”

  我摇头,递给他手里的衣服,他将衣服接过递给身边的佳佳。

  他好像对这里非常的熟悉,一直往里面走,上了二楼,敲响了二楼最里面房间的一扇门。

  里面传来一连串的咳嗽,跟着是一声低吼,“滚,兔崽子,我说过别来打搅我,办什么舞会,都滚远点。”

  卓风态度极好的笑笑,“叔叔,是我。”

  “……谁?”

  “卓风。”

  “咳咳,咳咳……”声音近了,木门哗啦一声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胖胖的男人,但是声音却从里面传来,“咳咳,进来吧!”

  卓风笑着看我一眼,我愣了一下,跟着他进去,转身迈步进去的时候看到了走廊尽头站着的高可可和汤姆,高可可很是慌张,汤姆却无比镇定,只是那双眼,冰冷异常。

  木门关紧,阻断了我们的眼神,我这才看清楚,躺在里面床上的男人,是一个年迈的老者,身边摆放着呼吸机,床边坐着两个穿着白大大褂的人,看到我们进来,双双起身,一点头,就离开了。

  “卓风啊,过来,坐!”

  老者轻拍床边,示意卓风过去。

  卓风没动,只看看身边的我,指着角落的椅子说,“过去等我。”

  我听话的坐过去,软绵的凳子瞬间凹陷进去,我愣了一下,调整了坐姿,挺直腰杆子,正对着看着老者的脸。

  “好久不见你了,最近都在忙什么?”老者缓缓起身,拿着呼吸机上的氧气罩猛地吸了两口,起色也好了不少。

  他该是很严重的气管炎,又因为年老,不依靠呼吸机怕是呼吸不过来的。

  “叔叔,我最近手头上事情太多,实在走不开来看您,若非是这次出事,我还真过不来。”

  老者一愣,看了看卓风,哼了一声,“我家那个老二又给你添麻烦了?”

  “是!”

  老二?这里该是汤姆的家,他是家里的老二,那么眼前的就是汤姆的父亲,也就是冯科的父亲。

  冯科,徐娇娇孩子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