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19节

  第236章 寄生虫

  卓风直接说,“我家卓尔最近在上学,遇到了一点小麻烦,高可可背地里欺负她,我不知道,她被惹急动了手,高可可被打进了医院,汤姆作为她男友替她出头是应该,但是可以冲我来,这件事牵扯到了我的兄弟也误伤了一个无辜的人,麻烦热上身我们都有责任,可这件事想要解决就需要您老人家出面了。”

  汤姆爸起的扔了手里的氧气罩,对着门口咆哮,“兔崽子,给我滚进来。”

  刚才给我们开门的胖男人走出去,再进来,手里提着汤姆。

  汤姆没好气的哼了一鼻子,瞪我一眼,“你不就是背后有卓哥吗,你还有谁?”

  我没吭声,但是我有卓风就够了,至少我不会惹事。

  “卓哥,这件事我认,但人不是我杀的。”

  “是谁?”卓风面容冰冷,语气更冷,问他。

  “我不知道。”

  “混账东西,给我说,是谁,你杀了人,还不承认?”汤姆爸又将床头上的拐杖扔了过去,正好砸在汤姆的身上,汤姆吃痛,吸口气,往后面退了几步,换了很久才继续说,“爸,真不是我,我就是叫人去陆少那里捣乱,之后看到一个人求救,当时以为是被绑了去会所卖身的人,我们就给救了出来,谁知道才出来那个人就跑了,再之后就是新闻上的那样了,我真不知道。”

  “混账东西,你说不是就不是了吗,你都找了些什么人?背后做什么你知道?”

  “……我,我真不知道啊,我找的人都是我的朋友,就是夏朗他们,你都知道的,破坏还可以,杀人可真不敢啊,我就是不想叫大家害怕才开的这次酒会,谁知道看了新闻后都胆小的不敢来了,爸,真不是我。”

  汤姆爸,深吸口气,又是一阵决裂的咳嗽,脸色咳涨红的好像猪头,等胖男人将氧气罩递给他,他猛地吸了口才平缓下来,“小卓啊,这件事我会给你个交代,不管是不是他做的,都是因他而起,你放心,小陆那孩子不会有事的,我回头就叫人去办,你且先回去,咳咳,我的这个不懂事的败家子给你添乱了。可可这孩子嚣张跋扈,我们家不会接纳她的,不过是处朋友,眼前看着不烦就是了,但不会跟我们家有半点关系,你想怎么处理我都没意见。”

  卓风笑了,起身对汤姆爸鞠了一躬,笑着感谢说,“谢谢叔叔,这件事希望会给我一个很好的答复,我且先回去,那不打搅了,哦,对了,我叫人从乡下买了一些补身子的人参,已经放在了楼下,叔叔我们就不打搅了。”

  卓风回身,抓我的手,笑眯眯的。

  我起身,将手递过去,十指紧扣,往外面走。

  房门没关,里面汤姆就开始对自己的父亲低吼,“爸,这件事不怪可可,你干嘛看不上她,我就是喜欢。之前那见识也不是可可不对,你是不知道,那个女人多厉害,把可可打的够呛,陆少还将可可家里给抄了,还有那个女人的哥哥也是黑道上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爸,哎呦,爸!”

  “滚,兔崽子,你知道个屁,给我滚,那个可可给我赶出去,一群不省心的东西。小杜,咳咳咳,给,给冯科打电话,叫他过来处理这件事。”

  “是!”

  房门紧闭,即便是紧闭的房门,在安静的走廊里面依旧能够听得清楚里面的争吵。

  伴随着一阵摔摔打打,我和卓风踏着木地板石阶往外面走。

  高可可坐在沙发上,满身怒气,穿着紧身的红色连衣裙的她似乎比从前女人了很多。

  她看我们一眼,怒气不减,胸口起伏不断。

  我没吭声,接过佳佳姐手里的衣服穿上,卓风帮我系上扣子,回头警告高可可,“可可,你家里已经成了现在的样子,你为什么不安心帮帮家里?”

  “……我,卓哥,卓尔就是好命,被你喜欢,我就不能找个喜欢我的男人喜欢了帮着我家里吗?我不努力也是一样。”

  高可可就想着依附别人当一个寄生虫,我可不愿意。

  卓风笑笑,系好我衣服上的扣子后没急着走,看着我,眼神里面都是宠溺。他轻轻捏我脸颊,笑了,继续回头对高可可说,“依靠别人,始终是别人,你该自己努力。你不别人差,成绩不好可以慢慢学,能力不够可以慢慢熬,不能不知道上进,自暴自弃。你欺负卓尔事情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了,但是你不该继续用不该用的手段,这次的事情我就不会手软,如果你还想叫高家在这里立足,回头去找你爸爸,叫他自己想办法去求陆少吧!”

  卓风的警告向来不是说说就算的,他一定会对高家动手,一定一定会。

  只是我没想到他将高家交给了陆少,那手段就更加残暴了。

  关了门,还能听到高可可在房间里面对我们的大声咆哮。

  “卓尔,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给我等着,等着……我不怕你,陆少和卓哥我都不会怕,你们别想欺负了我。”

  卓风帮我开了车门,我迟疑着看一眼这个无比豪华别墅,问卓风,“姐夫,是不是住在这里的人都没有人情味儿?”

  他笑笑,捏一下我的脸,又用后背蹭我的鼻子,跟着摇头,“不是。”

  车子回到市里没多久,我哥哥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卓尔,卓哥呢,我都要急死了,陆少不会这么不小心才对啊,谁做的吗?那个是你二表姐吗,是不是?”

  我端着电话轻声回答,“是我二表姐,但是我还没去确认,姐夫说要我再等一等,现在很多记者在医院围着,他担心我去了就暴露了。”

  “那倒是,先不要去,等着,在家里等我啊,别乱走,我这就回去。”

  哥哥一直在忙碌着外地的一个新开的山矿项目,陆少之前带着美女爬山的时候看中了那里的大理石,所以叫我哥哥过去开采,现在开采的很顺利,大理石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很受欢迎,但是才开始联系上客户这边陆少就出了事,很多拨款不到位,哥哥才知道打电话过来问情况,这才知道陆少出了事。

  他马不停蹄的赶回来,陆少已经出来了。

  冯家做事,真是厉害。

  我终于知道了路少说的,别惹汤姆的意思了,不管他如何能耐,都不能在白道上说上话,但是冯家可以,并且只是一句话的事儿。

  “姐夫,你想背后是谁做的?”我问卓风。

  卓风摇头,没有吭声。

  陆少吸着香烟,烟雾吞吐,围绕周身,他打回来就没说过一句话。

  我哥哥嘴巴就没停过,可说的都是废话,突然一句话吸引了我们的注意,“该不会是故意的吧?冯家故意的?就是想收了人情还做坏事?”

  卓风猛然身子一震。

  第237章 姐夫,救命

  哥哥碎碎念第一句话提醒了卓风,陆少也惊愕起来,起身就走。

  卓风将他叫住,“回来。”

  陆少生气的踹了一脚门,“我咽不下这口气,他冯家再厉害又能怎么样,这回欺负到我的头上,他就别想好过。”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陆少不是不懂,可他就是因为丢了面子必须想要挣回来,可这件事不是能挣就能挣回来的,冯家既然能做的出来杀人栽赃的事情,就可以再继续叫陆少进去。

  “等一等,我想想办法,冯家背后目的不可能只是我们。之前都没有动手,估计是也是时机不成熟,这一次借用高可可的手,无意识甩锅给高家。我们就将计就计,顺便帮他们除掉高家。收购的案子你那边快一些,将高家除掉之后这件事应该会水落石出。冯家想要什么,会知道的。”

  陆少听了卓风只轻轻点头,可脸上的怒气还没有消。

  哥哥白着脸,他知道,事情不简单。

  卓风叫我照常去上课,既然是将计就计,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相信高可可那边也不会对我怎么样,我带着佳佳,汤姆那边也会不对我动手。

  我答应下来,隔天就去了上学了。

  早上,卓风起来的很早帮我做了早餐,我出门之前递给我一个纸袋子,告诉我说,“如果见到了有报社的那些人就记录下来,里面有全部报社的人员名单,你会查到的,背后是负责人的电话,直接发一条信息过就会处理好,如果你跟我联系了我向这边还要再耽误一段时间,估计到时候照片早就发布了。”

  现在的记者都抱着平板电脑,随处走随处发信息,我要是动手迟了一些,那消息发布出去,想删除都来不及。

  到了学校后,佳佳先下车在周围看了看,确定无人才叫我下去。

  等我到了宿舍,才知道其实事情远比我想象的要严重。

  门口贴满了海报,全都是二表姐死亡时候的照片,报纸上的照片还打了马赛克,并且是黑白的不清晰,可海报是彩色的,没有打任何马赛克,我二表姐的脸狰狞的样子清晰可见。

  海报贴满了每个角落,来往的同学们有一些吓得捂脸跑走。

  海报贴了很多层,我和佳佳撕了很久才撕开看到房门的把手。

  房门推开,李阳紧张的一张脸看着我,跟着松口气的大叫,“卓尔,都要吓死我们了,不知道哪个变态非要说你是杀人凶手,来讨债,跟着就将我们给堵在了寝室,还说要是我们报警或者告诉老师就放火烧了整栋楼。你可来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没有办法解释,这件事越说只能越麻烦。

  我要说那个死的人就是我二表姐的话,那接下来她们肯定会问我别的问题,越来越多的问题的结果就是这件事越来越复杂。

  我直摇头,没吭声。

  佳佳将外面的全部海报撕扯下来后扔进了垃圾桶,问我,“要我通知陆少和卓哥吗?”

  我摇头,这个人神通广大的都能威胁到同学们不吭声,学校领导当做不知道,叫陆少和卓风也是白费,只能叫这件事更多人关注。

  我坐在床上,垂头看着地面,脑子里面嗡嗡的响。

  二表姐的死对我触动很大,可我不伤心,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没良心了,只看这个人可怜的躺在血泊里面觉得心中难受,却不知道如何做。

  她的死,跟我有关系吗?

  如果她不贪心,会过来找我吗?

  我不知道我这么想问题对不对,或许我真的是没有良心的人吧!

  下午的几堂课出来,佳佳姐就带着我出了学校,正打算上车,身后很多记者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对着我和佳佳一阵猛拍,咔咔的闪光灯的亮光刺的我眼睛睁不开。

  我愣神之际,佳佳揪着我的衣领子将我扯进了车内,伴随着门碰的一声巨响,阻断了外面的喧闹。

  那些端着相机的人就好像疯了一样的在想要抓拍到车内的我的样子。

  我只瞪大了一双眼睛望着他们,不知所错。

  “哗啦!”佳佳将帘子扯开,外面的光亮再也看不见。

  我无奈的低头,瞧着因为被拉扯之后有些乱的衣服,手里提着的纸袋子的提手一头也断裂了,可怜的就好像此时的我,歪歪扭扭的耷拉着。

  我情绪异常低落,即便车子开动,依旧无法阻拦记者们拍照的疯狂,他们的问题更加的艰涩,“你就是大妞吗?死的人是你表姐还是你亲姐姐?你当时被你父亲猥亵过吗?你当时多大?现在还有印象吗?你被卓风收养后真的做了代孕吗?你生过几个孩子才换来今天的生活?你跟卓风是不是有关系?你们在一起了吗?”

  佳佳暴怒,踩了脚油门,猛按喇叭,哗啦一声,将一个人刮倒,跟着很多人更加激烈的开始拍照,快要闪瞎了我的眼睛。

  “这群人,是疯子吗?不要命了?”佳佳起的大叫。

  被刮倒的人迅速站起来,抓着车前边的雨刷,整个人趴在车子上,叫佳佳束手无策。

  车子停滞不前,我们被记者围攻,那一串串刺耳的问题不断的钻进我的耳中,跑进我的脑子,叫我浑身难受。

  我缩着身子,躲在角落,可那群人的话还是传进来,好像敲打在我头顶的石头。

  很痛,很难受,我的脑袋都要爆炸了。

  “卓尔,还是给陆少和卓哥打电话吧,我们实在出不去了,我要是冲出去前边这两个人肯定没命。”

  我怔怔的点头,拿着电话的手都在颤抖,电话很快接通,听到姐夫的声音我就大哭起来,“姐夫,救命……”

  “别哭,我马上到,在哪里?”

  佳佳将电话抢走,对着电话说,“卓哥,我们被堵在了学校门口,这群记者都疯了一样,趴在车上不动,我实在没辙了。”

  “知道了。”

  卓风挂了电话,不到十分钟,外面的人一个个的消失。

  跟着,车门被打开,我看到了卓风那张担忧的脸,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

  他抱着我,弯腰坐进来,轻拍我的后背,安慰我说,“别哭,已经解决了,不是记者,是一群别人找的小流氓,我们回家好不好?”

  我重重点头,“好,好!”

  到了家里,随后跟着来的还有三辆面包车。

  面包车没有停下来,直接开进了房子后面的车库。

  车库很大,姐夫很喜欢收藏限量版的老爷车,从前的后院就停靠了五辆,后来出事,他全部抵押。事后陆少给买了回来,现在还多了两辆,不过车库还是有很大的地方。

  我进去后就看到那片空地上,跪满了人,身边就放着他们用的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