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21节

  第240章 当灯泡

  卓风的手更快的将我的手攥住,“听话,别闹。”

  好吧!

  再一次睁眼,天已经大亮,卓风早就去忙了,我听到了楼下电视的声音,洗漱好了出去一瞧才知道,这么没礼貌肯定是顾程峰。

  说来,有些日子没见他了。

  “顾程峰,你这么早啊?”

  “不早了,每天这个时候我都去上班了。”

  我看看时间,才七点啊。

  “那你吃早饭了吗?”

  “吃过了,你过来吃吧,我买好了带过来的,卓风你吃那个蛋糕不错,别的就别吃了,太油腻,我觉得很好吃,你可以尝尝。”

  我看一眼饭厅的桌子,里面放了很多东西,看样子是才买过来的。

  我坐过去,挑挑选选,最后还是听了卓风的话,只是蛋糕和牛奶,“顾程峰,你最近都忙什么呢,上次见你之后就看到你人了。”

  “回家去了,有点事情要处理。”

  我喝一口牛奶,回头看他,这会儿才注意到他有些不太对,“顾程峰,你没事吧?”

  “没事!”

  他脸色不是很好,看起来好像才遭受过什么重大的挫折一样,我好奇走过去瞧,他看我一眼,这才深吸口气说,“家里出了点事儿。”

  我紧张的问,“说说,怎么了,我能帮上吗?”

  “我哥的事儿。”

  哦,上次他说要回去问问顾洛和李思念的事情,我追问他,“到底怎么样了,什么情况啊?”

  “他说……哎,跟李思念都过去了,但是我姐姐的事情跟他没关系,如果非要怪在他头上,他可以承认,叫人去抓他就是了。”

  这叫什么话,哪有人喜欢承认杀人的?

  “顾程峰,是不是你哥哥生气太伤心了?”

  顾程峰直摇头,余下的话就没说,我也没多问,毕竟是他家里的事情,问多了不好。

  不过这件事,肯定有原因。

  “顾程峰,你最近都在国内的吧?”

  “恩,卓哥说要我陪你上学,我就搬来住了。”

  啊?

  我这才注意到他角落上放着的行李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我对顾程峰只是朋友关系的,要说非要再将关系拉的近一些那就是前男友了,可是他现在搬过来住了,岂不是将他也拖下水,那冯家会不会对他动手啊?

  “顾程峰,你留在这里不会很危险吗?”

  “怎么?你担心我给你和卓哥当灯泡?”

  额!

  他的话叫我无地自容。

  之前我们的关系就很别扭了。

  我是顾程峰的女友,卓风住在在楼下,我们在房间做点什么我都很担心和小心的,生怕卓风就闯进来阻拦我,不过当时我不喜欢顾程峰的,我倒是希望卓风能闯进去做点什么,至少可以叫我知道他是在乎我。

  现在我成为卓风的女友,虽然没公开,可身边的人也都知道了,顾程峰住在楼下,那我和卓风在楼上即便不做什么也心里不是滋味吧?

  “顾程峰,你,你真的决定搬来住了?是我姐夫叫你过来的吗?”

  顾程峰这才将目光移过来,看我一眼,哼了一鼻子说,“你觉得卓哥会叫我过来吗?”

  当然不会。

  “卓哥叫我小心一些,毕竟你们都事情我都知道,冯家会对我动手也是肯定,可我不想最近出事,家里生意吃紧,我也想躲一躲清净,是我自己愿意过来的。你嫌弃我没有办法,除非这件事解决了。”

  我是真没有嫌弃他,就是替他着想,顾程峰对我的心,我还是很清楚的,他会多难过啊。

  我将最后一口牛奶喝光,没有吭声,这件事,说与不说,都快叫人心里不好过。

  他将电视关掉,啪的一声扔了遥控器,起身对我说,“我住楼下,才回来,时差还有些乱,你别吵我。”

  我低声应了一声,“哦!”

  佳佳姐回来的时候是中午,她早上去购物了,已到了双休日就会在家里做饭,卓风叫了一个厨师,每到周末都会过来,陆少和我哥哥也回来,非常难得这一次人聚齐了。

  只是,我始终觉得,顾程峰与我们是格格不入的。

  吃饭的时候,卓风依旧是老习惯,知道我喜欢吃那些,但是不能多吃,说要营养均衡,他始终不挑食,没营养都吃一点,最近吃的有些少,放下筷子的时候帮我成汤,这会儿陆少问我,“在学校遇到了高可可吗?”

  我点头,“遇到了,她坐着她爸爸的黑色车子去的学校,当时好像才哭过,还求着我要放过她,可我没有办法啊。”

  陆少很是满意,“不搭理她,哎,你是不知道,高可可真的跟她妈一样泼辣,收购的时候她就在,签字的时候在办公室外面闹,很大声,太闹了,破产而已,又不是全盘收购,她们家还有点小资产可以开个商店的,并且她爸爸主动找的我提前了时间,又不是我逼得,那高可可指着我鼻子骂我没良心,呵呵,我要是有良心还叫我吗?”

  陆少满脸怒气,鼻子估计当时都被气歪了,这要是男孩子他还能回头给一拳头,可一个女孩子又不能动手又不能还手的,只能忍着。

  不想,高可可在陆少那里骂过了,顺气了就去求我。

  顾程峰突然放下筷子,声音有些大,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我们一圈,却最后将眼神落在我这里,问我,“卓尔,你觉得这里面的事情怪谁?”

  看他的脸色是不高兴了,可为什么不高兴,是因为刚才陆少的那番话呢还是因为我没有帮助高可可?

  我被问懵了,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身边的卓风就说,“这件事是商业常规,没有谁对谁错,如果你非要论处一个对错,我可以告诉你,是高家的错。高可可撺掇汤姆将卓尔的二表姐找来,陆少的人将二表姐关起来,高可可又不死人来闹事,将人给放了,时候出了事情,这里面你说是谁的错呢?人死不能复生,自杀这件事谁都阻拦不了,那是突然时间,悲剧酿成,我们只能叫这些事情不再扩大的危险,你说,这是谁的错?”

  卓风是听出来顾程峰语气不对,顾程峰该是在质问我们的冷血,不管怎么说,高家从前与我们都是同学,他如此问我,就是在怪我对高可可的冷漠。

  可是他有没有想过,我也是受害者,还拉我表姐一家下水,这里面非要问是谁做错了,我只能说是我表姐做错了。

  顾程峰却极其不高兴,哼了一鼻子,质问卓风,脸色极其难看,“那卓风的意思,当年我姐姐自杀是谁的错?你的错吗?还是我们大家的错?”

  第241章 是你逼死了我姐姐

  顾程峰激怒了卓风。

  卓风豁然起身,手里的筷子都要扔出去,我赶在第一时间将卓风拦住,顾程峰缺一不依不饶,继续大声质问,“卓哥,我尊重你,可你现在做的事情对吗?卓尔跟着你会幸福吗?你看看你现在都有什么,你连最起码的安全都给不了,你还想要承诺给卓尔以后?卓尔在你这里就没有将来。我姐姐在出事的前几天跟我说过,她要结婚了,嫁给你,这是她一辈子的心愿,可是她更知道,谁嫁给你都不会幸福,你有那样的家庭和畸形的父母,以及一个乱七八糟的亲戚,会幸福吗?是你逼死了我姐姐,现在还想逼死卓尔吗?她是无辜的!”

  顾程峰话说的没有错,我无法反驳,卓风更没有,但是他既然做了决定,我就相信他,可面对顾程峰的质问,我一点帮卓风说好话的理由都找不到。

  我现在幸福吗?或许是吧,但我不是那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小傻子,我已经是大人了,我懂得如何明辨是非,我清楚地知道现在卓风的情况,他的公司是一堆烂摊子,即便在外面风光,可因为李思念的事情和他父亲的阻挠勉强维持,背地里他帮着陆少做黑道的生意,监管每一个地方的场子,这些的确赚钱,却不是他想要的。

  他被生活捆在了迷途的中转站,回头发现身边依旧陪伴的人是我,才会选择的接受了,我如果可以选择,他是否还会坚持从前的想法叫我忘掉他?

  这些心里的想法我始终都没有勇气与卓风正面交谈过,我甚至到了现在还不知道卓风对我是什么感受,我不知道。

  我安静的坐着凳子上垂着看着渐渐凉透的汤,心中百味杂陈。

  卓风也有些颓败的坐了下来,再没吭声。

  顾程峰越说越激动,将从前的事情反复说了好几遍才停下来。

  他猛地喝一口红酒,胸口起伏,良久才镇定下来,声音有些粗哑,说道,“我姐姐的事情跟卓尔二表姐的事情一样,被人圈禁之后自杀了,后来又有人利用了她的自杀嫁祸给卓哥,只是这个人是谁,暂时还不知道,我已经找到了她当时自杀的地点,警方已经证实了,并且还有目击证人,只是当时对方还是小孩子,说不大清楚事情经过,两年过去了,线索也都断了,这件事一无所获,卓哥,你想过,会是谁做的?”

  卓家!

  我在心中大声咆哮,卓家不想卓风跟徐娇娇结婚无所无用,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一次成功了,并且来了第二次,只不过第二次是借刀杀人,目的只有一个将卓风身边的女人赶走,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卓风父亲的自私自私,他以为卓风选的女人都不是他想要的儿媳妇,都是冲着卓家的钱来的,都是女人才搅合的卓风变成他不想看到的样子,真是可笑!

  老一辈人对待自己的子女真的是无所不用,每一种控制人的方式都很奇葩,却都没有卓振东这么心肠狠毒。

  “我说过,会给娇娇一个交代。”卓风的话有些有气无力,他知道,这件事是没有办法交代的,如何交代,难道要亲手将他的父亲送进监狱?

  换做是我,我做不到,换做是谁,谁能做的到?

  “希望你能兑现你的诺言,才不会愧对我姐姐爱了你那么多年。”顾程峰啪的一声扔了手里的酒杯,摔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陆少这时候说话了,“你怎么交代,当初你也发现了什么吧,突然收手不调查了,李思念这边出事你就回来了,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难怪我当时在国外那么等你都没等到你人,是你知道了事情真相。”

  陆少的语气淡淡的,没有任何波兰,却也带着很重的职责和埋怨。

  他是徐娇娇的同学,自然也是偏向于徐娇娇的,并且他更清楚卓振东这个人的为人。

  “卓风,兄弟一场,这件事我本不想说,可现在这件事发生了,我必须说一句,你愧对了你身边所有的女人,包括卓尔。看似你对卓尔最好,其实你对她最残忍,我就不明白了,你那么在乎她,是怎么能做到的亲手将她给送到顾程峰怀里的?现在好了,顾程峰伤心了,卓尔也伤心,你发现卓尔真的要走了才开始挽留,你不觉得迟了吗?卓尔如果当初就跟你在一起,或许事情还好办,现在?你拿什么给卓尔?徐娇娇那个人是泼辣,可是她活的最明白,她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你身边需要什么,更知道你的那个扭曲的家庭和家庭里面每一个人。”

  陆少扔了手里的筷子,看我一眼,挑眉将我打量一番,半晌后轻轻吸口气,语气渐渐平息下来,“这件事你要是真想解决,也好办,继续查,不过看你也是不想解决,拖着吧,叫顾程峰恨你,叫卓尔以后也恨你,我们都恨你就该知道后悔了。”

  陆少抽出一根香烟,将烟盒子扔到了卓风跟前,啪一声点燃了吸一口,问我,“丫头,跟我出去走走?”

  我愣愣的点头,又摇头,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流。

  他们说的都会对,可我就是做不到离开卓风,我做不到啊。

  陆少坚持,朝我伸手,“走吧,哥哥带你逛逛去,老在家里闷着都要傻了,像你这个年纪就该多出去玩儿,哪有整天在家里的?”

  他拽着我的手不放开,我被拽起来,看着卓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该离开他叫他冷静一下。

  陆少急了,手上用了力气,拽着我走了出去。

  身后的防盗门碰的一声巨响关闭,就听到里面传来卓风的大喊,“注意安全。”

  我暗自舒口气。

  陆少呵呵的笑,无奈摇头,“走吧,哥哥带你吃烧烤去。”

  “陆哥,这会儿走真的没事吗?我姐夫说最好不要出门的。”

  “嘶,你是不信任我呢还是不信任我呢?”

  额?

  我琢磨了一下,好像这句话前后都一样。

  他捏我脸,“走吧,有我在,走了。”

  陆少开车,我和佳佳坐在后面,车子跑的跟飞了一样,窜出去很远的时候都看不清楚眼前的路线,等车子到了地方,他一角刹车,车子猛的停下来,我和佳佳双双捂了一下嘴巴,肚子里面才吃进去的东西就差点吐出来。

  他回头看我们一眼,“瞧你们出息的,走了,下车,想吐也吐车外面,今天敞开肚皮吃啊。”

  他点了烧烤店所有能吃的东西,满桌子,发出淡淡的香,刚才吃的不多,我喝了不少汤,这会儿还真是敞开肚皮吃了。

  “妹子,喝酒!”陆少开了啤酒,放我跟前,眯眼看我,“不醉不归,心里不痛快就说出来。”

  我是真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