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22节

  第242章 谢谢你

  我喝的酩酊大醉,喝醉了人的脑子其实还是很清醒的,我说了很多话,从最开始我在山村认识卓风开始,说到了我们确定关心的此时,我心里的痛就好像火烧,一遍一遍的将我的心脏炙烤成一团黑乎乎的焦炭。

  我爱卓风,胜过所有。

  起初,我以为这份感情只是好感,我信任他,不顾一切的跟着他离开,他心地善良,不顾一切的将我带走,给我安定的生活,给我稳定的家庭和一个我喜欢的名字,这一切是在我逃出深山那一刻他给我的全部。

  这么些年,我不受任何阻挠的留在他身边,我想陪伴他,给他温暖,不管是徐娇娇还是李思念,或者是别的出现的女人,我都不会阻挠,我想,只要默默的在他身边就很好,哪怕我们关系隔着千里万里,我还能见到他,就都值得。

  可在我的内心之中,更加知道,即便我们在一起,结果都不会好。

  可我,飞蛾扑火,我乐此不疲。

  我一遍一遍重复着心里的苦涩,好像这些话说出来了心里就不会那么难过,我第一次喝的记忆断片。

  等我睁开眼,头痛欲裂的时候只看到身边躺着的卓风,已经是早上六点钟,留下是陆少打电话的低吼,他又因为赌场出了事而闹心发脾气了,隔壁是佳佳姐的闹铃,而我,只记得我在酒桌上喝的酩酊大醉,吐了满地。

  “姐夫!”

  我轻轻推他,他身子一动,醒了,看我一眼,翻了个身,身后将我抱住。

  他没脱衣服,身上很大的烟味,看样子是才睡下的,身子还有些凉。

  “姐夫,你才睡下的吗,怎么不脱了衣服啊?”

  “你才回来,我才躺下,怎么这么快醒了?”

  啊?我才回来吗?我完全不记得,我喝了一整夜?

  我想坐起来,浑身没力气,只觉得被窝很暖和,身上很大的酒气之外,我只想现在就去楼下胡吃海塞吃一段好的,胃中翻江倒海,不知道我这是喝了多少吐了多少。

  “再睡会儿,时间还早,我今天不出去的。”卓风将我抱紧,低头亲吻一下,继续进入了梦想。

  我看他一眼,嗯了一声,往他怀里钻,闭上眼,却睡不着了。

  记忆有些模糊,可我还是知道一些的,我在烧烤店大闹,不知道是陆少还是后来过来的卓风和顾程峰,拉都拉不住我,我整个人跟疯了一样的到处要酒喝,绕的烧烤店都没了客人。

  我惊得一阵阵的寒,心中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喝。

  又了一会儿卓风疲倦的样子,我很是心疼,继续往他怀里蹭,偷偷的笑了,他没批评我。

  “想什么呢,快睡,一整夜没休息。”他嘀咕一声。

  “恩!”

  这一觉睡了小半天,他是被电话叫走的,陆少那边出了点小状况,我又来了会床才起来。

  呆呆的看着满地的凌乱,和我身上已经换下来的睡衣,彻底的蒙圈。

  顾程峰敲门进来,看一眼地上的衣服,他转身就走。

  我急忙将他叫住,“回来,问你点事儿,干嘛进来就走啊?”

  他站着没动,背对着我,“你不知道昨天做了什么?”

  “……不知道。”我怎么觉得我肯定做了不好的事儿。

  “你昨天大闹烧烤店,好在那是陆少的店,要不就被人抓走了,你砸坏了三个桌子,我们去的时候你已经在闹了,陆少也不管你,佳佳拉不住,我和卓哥两个人才将拽住,折腾了大半宿才回来。”

  昂?

  我大惊。

  “我,我真的这样?”

  “卓尔,你心里难过干嘛非要跟卓哥在一起,你现在开心吗?”

  我眨了两下眼睛,打量他,这话问的实在太突然。

  “卓尔,你昨天都说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我,我有点印象,但是我,哎,我肯定很丢人,是不是?”

  “不是,喝酒之后才是真的你,至少你肯说出心里的不痛快,平时跟你在一起,你从来不说心里话。”

  好像是这样,我喜欢将心事藏在心底,所以在外面表现我一直是开心的,其实我的内心是不开心。

  “那个,顾程峰,我都是喝醉的话,是不能相信的,你别当真就是了。”

  “相反,我会记在心里,谢谢你。”

  顾程峰很是恳切的对我说。

  我追问他很多次我到底说了什么,就包括陆少和卓风还有佳佳都没有告诉我一个字,只告诉我,做我自己就好,别不开心。

  这件事后,顾程峰对我依旧像从前一样,只是他开始将我当成了朋友。

  我很是欣慰,说明酒醉一次,砸了三张桌子这件事还是有好处的。

  陆少的赌场出了事,当体夜里我在烧烤店砸桌子,他的赌场就有人砸了场子,损失很大,当时的人还都跑了,所以吃亏只能自己兜着。

  卓风开始更忙了,公司和陆少的场子两头忙,偶尔我见到他就好像偷着出来一样,我们抱一会儿,亲一会儿,他就急着走了,即便自己不急,也会被电话催着走。

  听佳佳说,卓风用了那么多钱的之后开始起了效果,正在慢慢的撒网,事情很复杂,说不清楚,也不是很懂,只告诉我,冯家开始手忙脚乱了。

  两周后,我见到了冯科。

  又一次在徐娇娇的墓地。

  他看起来很疲倦,脸上不是很好,有些蜡黄,抽完了一根香烟后点燃了一盒的香烟放在墓碑上用砖头压住,跟着才说,“你知道卓风在赌命吗?”

  我咬着薄唇没吭声,其实我是知道的,他拿走了陆少和自己全部的钱,堵上了全部,那就是命。

  “这件事后,不是我死就是他死,我们总归是要死一个的,为了你还是为了徐娇娇,你清楚吗?”

  我不清楚,或许是为了当初他当时伤害了徐娇娇和卓风的双重原因,但我想,现在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

  卓风总说,这一切都值得。

  “卓尔,你爱他吗?”

  我爱,深爱,可以付出一切。

  “卓尔,回答我。”

  我一句都没有回答,我不想与他有任何交流,不管他如何思念徐娇娇,徐娇娇都已经不在了。

  “卓尔,你知道徐娇娇是怎么死的吗?”

  我摇头,不想知道了,这里面的事情那么复杂,我不想弄清楚了,糊涂的活着,不是很好吗?

  “你知道当时娇娇跟卓风争吵是因为什么事情吗?是因为你。”他陡然转身,指着我的脸,就好像拿出了一把刀子直接戳进了我的心。

  第243章 今天

  “卓风说即便结了婚也要照顾你,娇娇不同意,两个人因此而争吵起来,可你们却一直一切是因为李思念的一句毫不相关的警告而怀疑了这么长时间。的确,因为我的存在影响了两个人的结合,可如果卓风真的爱她,会将婚姻拖了整整好几年吗?你才到卓家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商量婚期。”

  我尖叫着打断他的话,徐娇娇的死不是因为我,不是。

  “如果你不纠缠娇娇姐,她会有了你们的孩子吗?会因为这件事影响了和卓风至间的关系吗?冯科,你的三观有问题,非要说这件事是因为我,倒不如从一开始就是你的错,是你的错。”

  我推开他,直接往山下跑,身后跟着我的佳佳紧张的看着我。

  我坐在车里面大口喘息,为什么一个人的死非要怪罪别人?徐娇非要自杀别人阻拦的住吗?

  我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自私,就算是她死了,也依旧是自私的。

  我第一次有了再不来看徐娇娇的想法,再也不来。

  回到家里,卓风还是没回来,顾程峰公司事情多在开会,说是要很晚才过来,我和佳佳姐自己做了蛋炒饭,一人端着一个盘子,蹲在沙发上一面看着电视一面吃。

  她突然问我,“这件事要我汇报给陆少吗?”

  我愣一下,“什么?”

  “陆少和卓哥会问我你每天的行程和发生的事情,这件事需要我告诉他们吗?如果你不想,我就不会说。”

  去看看徐娇娇卓风是知道的,但是遇到冯科肯定不知道,我不想叫他分神,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大事,比起来,还是卓风的事情重要,我摇头,“不用的,就说很顺利就好了。对了,我姐夫说后天我就可以去医院看我表姐吗?”

  “是,已经安排好了,你表姐的家里人暂时都关了起来,这件事还是影响不小的,你过去看看之后人就将你表姐的尸体拉去火葬场。”

  火葬之后人就彻底的归于尘土,但是因为在乡下,是没有墓地的,尤其她还是个女人,在乡下连一只像样的坟墓都没有。

  我想,我能给二表姐的就只有一块像样的墓地了。

  开始着手去办理的时候还有些不顺利,因为需要家属签字,我姐夫找了个熟人帮我说了一句话就给了我一块好的地方。

  我去看她的时候天上下着雨,卓风也回来陪着我一起,陆少的车子就在不远处,他的人也在周围,避免这里会有一些图谋不轨的人,两边都做足了安排。

  哥哥穿着黑色的西装等在医院门口,瞧见我们过来了抢走身边的人的雨伞跑过来,一面帮我撑伞一面说,“人都做好了一切的安排,你这看最后一面之后就直接拉走,你表姐家里人最后只能收到一只空的骨灰盒,你抱着过去就下葬吧,我都安排好了。”

  卓风对我哥哥点头,“多谢!”

  哥哥恩了一声,“我妹妹的事情,我肯定要做好。进去吧,时间有限。”

  我想快一些结束,可我的脚步迈不开,好像被地上的雨水黏住了。

  我的脑海里面不断的浮现出当初二表姐保护我的样子,她是那么努力的想要叫我安全,自己也才是一个不大的姑娘家,比我壮实不了多少,可她就是在奋力抗争,事后也不会哭闹,我追着她问身上的伤疼不疼的时候她才会掉几颗眼泪。

  那一次我爸爸喝醉了酒,腰间的皮带抽出来,啪啪的抽打在地上也是一阵的脆响,皮带头早就没了,只用两根绳子系着,但是那样抽打在身上更叫人痛的厉害。

  表姐趴在地上,忍受着疼痛一言不发,我想要去将她拉开她就推开我,告诉我,我要是不忍着,你也会挨打。

  我从来不知道在她瘦弱的身体里面为何会隐藏这样巨大的忍耐,她就好像从来不知道自己会痛一样。

  可再如何坚强的人,到了最后,还是会因为家里的压力而放弃所有,包括生命。

  从医院的门口到医院的底下三层的停尸房,我仿佛走了一辈子那么久,当我浑身无力的跪在她的尸体面前已经泣不成声。

  她的面容白的没有血色,已经被解刨过后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画了精致的妆容,好像一下子就年轻了很多岁。

  如果,当初她没有被远嫁,跟我一起在这里生活,那个成绩优异拥有一切美好前途的人该是她,而不是我。

  她总说,如果可以,就好好学习,走出大山,做不一样的女人。

  我想我叫她失望了,我没有做不一样的女人,我还是那个没有责任感的胆小鬼。

  如果当时我与她相认,那么事情是否会变成今天这样?

  我趴在她的身上放声大哭。

  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是快乐的,在分离和最后一次见面相互哭断了肠。

  人来的时候光溜溜,走的时候即便穿的金光闪闪,最后也不过是一把飘洒在外面的骨灰。

  我跪在她的墓碑前,想大声的质问她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贪得无厌,如果我是冷血的人,她就是可憎的小人。

  可我即痛恨她又心疼她。

  生而女人,她的一生都在被压榨,这份压力叫她比同龄人苍老了十多岁,而她却在这样的生活轨迹上继续苟延残喘,变本加厉,并且变成了比那些魔鬼还要狠毒的人,她反过头来只会欺诈跟她一样的女人,那个人就是我。

  “表姐……”

  我大声的叫喊,声音凄厉,回荡在空旷的山头,渴望她知道,她的死就是解脱,才是新的开始,才是一切罪恶根源的瓦解,才是一切美好的源头。

  如果要怪,就怪我吧,我这辈子,所经历过的悲惨事情何其多,不在乎这一件。

  冯科将徐娇娇的死怪在我头上,她的死也怪我的头上,就包括李思念出了意外也怪在我的头上,一切的一切,都成为肩头的两块石头,成为击垮我的狂风暴雨,却不知道,这只会叫我更加强大。

  隔天,我抹掉脸上的泪,画了淡妆,去了学校。

  顾程峰看我的样子,很是担忧,“真的没事吗?”

  我笑着摇头,“能有什么事儿啊,我很好。你去上课吧,我还要去宿舍,晶晶说叫我帮她复习。”

  “……好吧,有事请叫我,我的教学楼就在那边。”他指了指远处的高楼,吸了一口香烟,跳上了车子,发动车子后又对我说,“别自己胡思乱想,如果……需要我了,就给我打电话。”

  我笑着摆手,“知道了,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