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23节

  第244章 把刀子放下

  卓风说的对,如果我当时在学校遇到二表姐就相认,那后续事情肯定很糟糕,那一家子就是无底洞,永远都不知道满足。

  人本来就是欲望强烈的人,或许最开始还知道拿姐夫的钱感恩,可钱给的多了,反而觉得是理所当然,一再索取,不会手软。

  而那一切,只因为我表姐的懦弱和她的不知道反抗。

  但是,她始终是我的表姐,更可以说,是我的亲姐姐。

  不管二表姐家的人变得多么的不可理喻,我都要去见一见,我欠她的不光是一次道歉还有对她家人的道歉。

  我跟佳佳从学校门口雇了俩出租车走,走的的时候交待了要一天才能结束,给了司机几百块完后佳佳觉得不放心,又给了司机一千,司机这才笑呵呵的答应下来。

  乡下很远,开了三个小时的车。

  乡下还是土路,地上尘土飞扬,车子上洒了一层灰尘。

  我和佳佳从一片灰尘之下看到了远处的低矮的土房子,零星的落在荒土里面。

  佳佳指着远处盖的最高的那个房子说,“之前卓哥给了她们家里人十几万块的,家里人先盖了三层的房子,说是为了为老大娶媳妇用,每一个儿子一层,住着倒是方便,不过因为这一家子都好好吃懒做,尤其那个男人还是个酒鬼,喝多了酒打人,老大儿子相亲了好几个都没有成功,到现在都没有人敢嫁进来。”

  其实这样的家庭在乡下很多,或许在城市也不少,可是城市里面的人受过教育的多,至少还知道外出务工赚钱,乡下人尤其是比我大一些年纪的人受教育程度非常的低,在他们看来,只会识别男女厕所就很好,导致这样悲惨的家庭非常的多。

  我跟着佳佳在周围转了一圈,没急着进去,三层的房子在这样的乡下就好像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看起来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房子的四周是树叶茂盛的树,上面满是果汁,有些果汁因为太高,够不到,落在地上,烂成了一坨泥,踩上去黏在鞋子上,走路都很费力。

  不用进门,都知道里面此时正因为钱的事情而进行争吵。

  我和佳佳就躲在大门的外面,听的清清楚楚。

  一个醉意熏熏的男人哑着嗓子大叫,“都他娘的滚,钱都是我的,房子也是我的,你们算个什么东西,养了你们三个废物,多大了你还不出去干活给来买酒喝,啊?给我滚,咣当!”不知道是不是酒瓶子落地,声音也渐渐停歇。

  过了一会儿,尖利的嗓音袭来,几个孩子的叫嚷和老年人的求饶在里面炸开了锅。

  “就是你,是你害死了我妈,你就知道喝酒,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啊……我的小祖宗,你给我住手,这是你爸,你疯了?把刀子放下!”

  我的心一颤,跟佳佳大眼瞪小眼。

  “给我住手,臭小子,你还敢杀了我?我先杀了你,你妈妈怎么死的?你也给我死一次,将你们都扔到那个有钱人家的大门口,我能那很多钱,养活你们一群废物。啊,你臭小子,给我站住。”

  里面吵闹声又传来,跟着是尖叫,不知道是谁刺中了谁,就算是隔着大铁门我依旧能够听到里面的拼刀子的声音。

  隔壁的狗吠声更加叫人浑身难受。

  佳佳叫我先走,这时候过来不合适,可我不想走,至少我要亲眼看看这一家子,不想,铁门被推开了,我和佳佳都吓了一跳,跟着是一个满身血水的男人哗啦一声跑了出去,一股强大的血腥气袭来,叫我胃中一阵翻江倒海。

  再一个人也跟着冲了出去,三四个人飞一样的追着第一人跑,身后是跑出去的黄狗。

  我惊愕的愣神,地上触目惊心的一条肠子落了一地。

  佳佳推了我好几下,我才惊醒,跟着佳佳一起跑过去。

  佳佳大叫司机过来,她将我塞进车内,我惊愕的心头咚咚乱跳。

  佳佳捂着我的耳朵,又捂着我的眼睛,可即便眼睛看不到耳朵听不到,刚才看到的场景我依旧会看到。

  最开始跑出去的是个少年,该比我大不了多少,肚子被划开了一条缝,身后还有一条刀子插进去的痕迹,肠子在地上拖拉出一条痕迹,而身后的男人疯了一样继续用刀子追砍,血水蔓延了一路。

  直到车子回到市中心的学校门口,我仍旧浑身冰冷。

  佳佳又给了司机一些钱,交代他说,“钱都收了,你知道怎么做,就当做没看到,如果这件事泄漏一个字,下一次出事的就是你。开走!”

  佳佳拉我下车,没有回学校,直接去了隔壁的迪厅。

  吵嚷的音乐就好像鼓吹在我耳朵里面的一只气球,不断的叫我脑袋发胀,越来越大。

  陡然,泪水落了下来,我才觉得好了一些。

  佳佳也放心下来,吐出一口气,轻拍我的肩头说,“哭出来就好了,这件事第一次看到都会被吓到,不过你要想好,我肯定要告诉陆少和卓哥的,不能隐瞒。”

  我愣愣的点头,跟着又摇头,泪水从脸上甩下来,“佳佳姐,不要告诉我姐夫,他会生气的。”

  “不行,这件事必须说。你没听到吗,那个人就算是喝了酒说的话也有些真的,他说了你姐姐不是上吊自杀,是被他杀死的,刚才还要杀你表姐的孩子,那个应该是大儿子,伤口那么深,怕是人活不成了,要是真的将人扔到陆少公司门口,这件事就是多少个卓哥都摆平不了的。”

  “……可是,可是。”

  “卓尔,你好好想清楚,这件事后果会很严重的,如果说我们在那里的事情没人发现还好,可还有个不认识的司机呢,那个人的嘴巴是否严实我们都不清楚的吧?”

  我惊得心都要跳出来了,浑身冰冷。

  “卓尔,我来说或许没有你说来的有效果,你知道吗?在你心里还是很在乎你表姐的,要不然你也不会过去,是不是?”

  我楞了又楞,还是答应了。

  “好,我们现在回去,我给卓哥和陆少打电话。”

  回到家的时候姐夫和陆少已经到了。

  我断断续续的将这件事告诉了他们,两个人一直没说话。

  良久,陆少说,“先下手为强,先报警,我不好出面那就报警吧。”

  卓风还是没吭声,只是皱眉,跟着回头看我,问我,“你确定听到了吗?”

  我点头。

  “姐夫,我当时,我吓到了,肠子……”

  卓风过来抱我,叫我贴着他的心口,轻轻拍我肩头,“没事了,没事了,这件事我来处理。报警可以,不能我们来做,要她们家人来做才行。去找人做思想工作,无非是钱,给一些钱,这件事会水落石出。”

  第245章 为难女人的都是女人

  无非是钱,那一家子人,为了钱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是人死了,就真的不了了。

  生了一个是宝贝,生了两个是拖累,生了三个就是多余。

  儿子女儿又怎么样,还不是成为家里的负担,成为家庭里面父母争抢攀比爱慕虚荣的工具,其实,儿子也不比女儿好多少。

  两天后,陆少送来了消息,给了小儿子一笔钱,小儿子劝说了老二,又带着奶奶,去报了警,父亲被抓,老大住院,老爷子当起了家,这个家,其实没有好多少。

  我听后一阵叹息,对于二表姐来说,唯一能够解脱那种家庭的方式,或许她的死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解脱。

  事后,陆少拿来了家里的两个儿子说出实情的监控录像,卓风陪我一起看的。

  画面有些模糊,可因为声音清楚,还是能够听得到说了什么。

  老二的儿子该是长得最像我二表姐的人,他看起来年龄也就十四五岁,想来,我二表姐才多大啊,孩子已经这么大了,她走的时候估计也就像老二儿子这般的年龄。

  老儿儿子说了一番当时的事情,二表姐跑回去后,一家子都在数落她,说她没本事,就知道哭,干嘛逃出来,就赖着不走,有吃有喝不说肯定能够混来钱。

  当时三个儿子是反对的,二表姐毕竟是她们的母亲,可因为年龄都小,没有人能够阻挠疯狂的父亲。

  父亲当时拉着母亲要回去,拽着母亲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痕迹,夫妻二人出去很久,之后爸爸回来了,又端着酒壶,早已经喝醉,等他们出去,就看到母亲吊死在了桥下的地上,三个儿子将母亲抱回来,还以为有救,人就是睡着了,没有任何不对,可是他们没有钱,只能求父亲。

  父亲喝醉,迷迷瞪瞪的背着尸体出去,这件事之后,估计就是父亲一个人做的了。

  不过两个儿子都是猜测,以后的事情谁都说不清楚了,父亲被抓,在里面情况怎么样,陆少这边也是没有办法交代的。

  视频录像一共分为三段,是三个不同的人,第二段是老三儿子,之后是奶奶。

  他们说了当时的大概情况,前后没有多少出入,可奶奶说的多了一些,她哭着,哭的很伤心,可我却同情不起来,她说当初买我二表姐过去花了不少的钱,三个孙子出生,对这个女人身上花的钱已经数不胜数。

  听到这番话,我关了视频,在也不想听。

  儿媳妇这个身份至今在家庭里面是一个陌生人,女人啊,从出生开始,就被人嫌弃,在家里被父母说成是外人,嫁人了也仍旧被婆家当成外人。

  二表姐给这个家生了三个孩子,又耗费了自己的所有青春和一生,到头来还是被当成外人。

  更可笑的是,这个将她当成外人的人还是自己的婆婆。

  人都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可到头来,为难女人的还都是女人。

  我为此而哭了很久,不知道是因为我也是女人还是因为我也会成为这样的女人,从最开始的我二表姐这样的人变成她婆婆那样的人,这个阶段的变化,都是可悲的。

  卓风就在身后抱着我,一直不说话,他该是知道我的难过得。

  现如今,看似会有未来的我们,其实哪里有未来,他说的等待,或许是有限的时间,也或许是无尽的等待,不管哪一种,都是对我感情的一种残忍。

  我不知道他心中到底如何想我们之间的事情,现在看来,他一直愧对于我。

  可我,却甘之如饴,飞蛾扑火,一直都没有为此而改变过什么。

  我哭过后,转身与他面对面,两个人躺在满是悲伤的床上,互相望着对方。

  我想,我此时的样子一定很难看,红肿的眼,和因为泪水而清洗过后有些发红的脸,可他一直都很帅气,阳光,深沉,成熟,这样的男人可以拥有更好的女人,现如今,他的身边只有我。

  我抱住他,这份同情给我自己也给他,我们都是爱情的傀儡,在爱情面前成为卑微的那一个,永远的卑微下去。

  “姐夫!”

  “我在。”

  “如果当初你不带我出来,我比二表姐好不了多少。”

  我是被当做代孕用一头猪换出去的,我给那个瘸腿的老张生了孩子就要回娘家,在娘家看来,我已经是一只不值钱的破鞋,即便是结婚也会被嫌弃,尤其是婆家的婆婆,想来,我该是更悲惨的吧!

  有幸,我不用代孕,不用给别的陌生男人做媳妇,不用无限制的生生生,所以现在我所受的苦难又算得了什么?

  我紧紧的搂住卓风的脖子,这份亲密,叫我盼望了很久很久,我异常珍惜。

  “好了,不要难过了,这件事过去了,好吗?”

  “好!”

  夜里。

  我有些失眠,枕在他的臂弯下,听着他的心跳声,沉稳而又令人着迷。

  他的侧脸被月光遮盖,好像镀了一层光晕,看上去是那么的多彩照人。

  我看的有些的痴迷,沉浸在他的温柔里不能自拔。

  后半夜,我才昏昏入睡,被卓风的电话吵醒。

  他看一眼,无奈的吸口气,将电话接起,那边传来一阵哭声,是他姨妈。

  “怎么了?”卓风问。

  “出事了,你爸爸住院了,心脏病,回来一趟,在市中心医院。”

  卓风愣了一下瞬间惊起,声音有些颤抖的说,“我马上到。”

  他起身穿了衣服,抓起电话的时候突然就停住了,因为我在看着他。

  他过来附身亲吻我,“自己睡,我出去一趟。”

  我点头,目送着他离开,我想表现的懂事一些,告诉他出去了不要慌张,处理了事情再回来,可我发现我竟然自私的做不到,心中还有一点点的小想法,渴望他不要过去。

  他的父亲内外找了人过来害我们,拆我们,卓风对这个讲究情理的父亲一点帮办法都没有,而我,也只能跟着继续受委屈。

  此时我才意识到,其实我也会恨的,恨卓家的一家子。

  卓风离开后,我一直没睡着,脑袋都要爆炸了,仍旧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一点困意都没有。

  天亮的时候,卓风的电话打了过来,“卓尔,我要在这边几天,顾程峰会照顾你,不要乱走,有事情叫佳佳去处理,知道吗?”

  “……恩。”

  不等他再说什么,我挂断了电话,心情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