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不断出现的微微心跳(补)-我的仙女未婚妻-
我的仙女未婚妻

第176章 不断出现的微微心跳(补)

  其实在这一刻,赵易就已经知道,那场赌局的输赢其实已经可以揭晓了。

  他之前对爱怜的所有怀疑,都在瑜曦和他下定赌局的那一刻全部消失,因为她绝对会赢。

  “这几天你都去哪里了……”

  爱怜的声音带着哭腔,手臂紧紧的抱住他的脖子,在话音落下的同时,她的眼泪就开始顺着脸颊滑落。

  赵易能够从脖子处清晰的感受到她柔软的脸蛋颤抖湿润。

  他脸上的笑容还是很无奈,因为爱怜看不到,他不用装出来。

  但是耳边爱怜抽泣的声音,让他再次强行的掩盖下了脸上的苦笑,换上开心的笑容,说道:“没事了,你发的短信我都看到了,每一条都看了。”

  其实他并没有每一条都看,这不过是为了哄对方开心罢了。

  误会的厌恶过去,就是内疚的开始,他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哄她开心,无关于瑜曦之间的赌约。

  周围的同学们看到这一刻都是尖叫起来,纷纷起哄。

  “哇!甜哭了!”

  “赵易学长能不能不要这样撩啊,嫉妒!”

  “活该你们这辈子就在一起!”

  ……

  周围引起不小的骚动,操场上也有不少的人们将目光投了过去。

  主席台上的几名系院主任以及校长当然也是看到了这一幕,但是他们并没有说话。

  毕竟学校现在的大财主可是爱怜的母亲。

  能力院这边看台,戴秋香看了那边一眼,发现赵易的声音先是很高兴,随后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有些自嘲的感觉撇过脸。

  她旁边的丁陌仙看到这一幕,双手托着自己的脸,看了看自己的闺蜜,又看了看远处对面甜蜜的小两口。

  “给你创造多少机会,现在知道后悔了吧?”丁陌仙无奈道。

  “我有婚约,他有幸福的恋人,本来就不可能走到一块。”戴秋香微微笑道。

  “其实上次你看到他和爱怜在一块,你就吃醋了,你自己不承认罢了,但是我可看得一清二楚。”丁陌仙道。

  “我有未婚夫……”

  “你又不喜欢他。”

  “那婚约也解除不了。”

  “你又不喜欢他。”

  “有很多原因的。”

  “那你也不喜欢他。”

  “……”

  戴秋香无奈了,叹了口气道:“那我也不想当拆散别人幸福的第三者。”

  “是啊,你也就那点出息。”丁陌仙无奈说道。

  “……”

  而在能力院的某处,朱世看到这一幕而是露出了阴冷的表情,暗暗地咬了咬牙。

  他这种大少爷也算是阅女无数了,但是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女生。

  在他眼里,爱怜就是他的良配,不是那些玩玩就可以的女孩能比的,爱怜这种女孩适合当妻子,其他的女孩,也就随便玩玩。

  毕竟家常菜才是人吃的最多的东西,海鲜再美味,吃多了也腻。

  而爱怜这种女孩在他眼里,就是那种怎么吃都很难腻的家常菜,就算腻了,偷偷在外面尝尝鲜,过后还会觉得她最好。

  然而这个能让他有这种感觉的女孩,竟然和自己最讨厌的人在自己的眼前互相拥抱,他很愤怒。

  “羌姜,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这个家伙待会应该会上篮球赛吧?”朱世一脸寒意的问道。

  “没错大哥,不过这小子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咱们估计干不过他。”羌姜说道。

  “哼,篮球赛又不是格斗赛,他就算再强也要遵守篮球赛的规则,比阴人,我觉得我们更技高一筹。”朱世冷笑道。

  “好,大哥,我现在就通知一下比赛的选手们,咱们一块商量一下战术。”

  “快去。”

  ……

  画面再次转到赵易这边,爱怜还是抱着他不愿意松开,好像怕自己一松手,这个人就会消失一样。

  赵易任由她抱着,说口中着一些安慰性的话语。

  “噗咚,噗咚……”

  瑜曦其实一直都没有消失,她一直在赵易的体内看着这一切。

  她没想到赵易会主动的蹲下去捂住爱怜的双眼,更没有想到,赵易会拥抱着哭泣的爱怜。

  他脸上的表情,无奈,又强行掩盖的笑容,落在她的眼中,忽然是那么的伤感。

  他为什么会这样无奈?

  他难道是真的知道和自己的赌局必定会输吗?

  忽然间,她的心脏又有了一些不规律的轻微跳动。

  “这到底是什么感觉……”

  瑜曦不明白,但是她可以确定的是,自己是真的不爱赵易。

  爱怜已经松开了赵易的脖子,脸上挂着很多泪珠。

  赵易见此,发现自己的身上有没有带纸巾,就用衣服的袖子给她擦了擦眼泪。

  爱怜被他用袖子擦眼泪,忽然间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记得上一次见面他还是那么的讨厌自己,为什么忽然间变化这么大……

  难道是因为自己给他发的那些短信还有那七百多个电话?

  反正别管怎么样,最后都是她最想要的。

  “你不讨厌我了?”爱怜轻轻的问道。

  “上次情绪有些激动,对不起。”赵易走到她的旁边坐下,微微一笑说道。

  爱怜坐在他旁边,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脸上一副幸福的笑意:“没关系,只要你不讨厌我就好,你生气的样子……太可怕了。”

  “啊?有吗?”

  “有啊,不过我最害怕的还是你误会我,说我拜金……”

  “就当我脑子出问题了吧,就像你备注上那样。”赵易笑笑道。

  爱怜俏脸一红,没想到自己给他改的昵称被他看到了。

  爱怜立刻扯开话题,道:“那天,程耀东说你死了,我真的很害怕,不过随后想一下,你这么厉害,怎么可能会死。”

  赵易心想,你还别说,我还真的差点死了。

  “那家伙人呢?”赵易问道。

  “今天还在学校……”

  爱怜没有告诉他自己被骚扰的事情,因为她到现在还感觉此时的场景有些梦幻。

  赵易能够不讨厌她,她已经非常高兴了,可不想把这件事说出来,烦他的心。

  而且,她也不是那么矫情的女生。

  现在她又不是赵易的女朋友,将这件事说出来,总感觉就是一个女孩在向男朋友撒娇然后让他出手打流氓一样。

  她可不会擅自认为自己就是赵易的女朋友,那种感觉,总有点自以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