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交代情丝-我的仙女未婚妻-
我的仙女未婚妻

第232章 交代情丝

  看着正在修炼状态的赵易,瑜曦本能的感觉到自己的嗓子有些干燥,只是感觉让她非常的渴,看着赵易的脖子就想要咬下去。

  但是一看到赵易脖子上的那些抓痕,她就瞬间不想喝了,就算是很渴,她也不想喝。

  这种非常饥渴,而且明明眼前有水,自己却不想喝的感觉,更是让瑜曦很烦。

  “赵易!”

  她用一种非常冷的声音,略有大声的说道。

  “怎么了……”

  赵易正处于安静的修炼状态,忽然这样被人打断,他体内的灵气差点冲的他一口鲜血喷出来。

  本来他修炼被人打断,情绪还是非常愤怒的,但当他看到瑜曦的时候,就算再愤怒的情绪也缓缓平息了下来。

  “你怎么忽然说话这么大声,以前都没见过你这么说话。”赵易无奈道。

  瑜曦没有理会他,直接说道:“你可能看到这根红线?”

  赵易听了她这句话,目光开始从她的脸蛋上往下移动,当移动到她胸口的时候,赵易的目光就停住了。

  当然了,他并不是在看胸脯的大小,而是在看她胸口的那根红线确实存在着,这根红线穿过空气连接到自己的胸口。

  它挂在空中就像是没有重力的光丝,非常轻轻的摇摆在空中。

  “这是什么?”赵易不解的问道。

  “情丝!”

  “情丝?”赵易一愣:“这种东西还真的存在?”

  “存在。”

  “等等,”赵易皱了皱眉头问答:“不对呀,我看小说中这种东西都是两厢情愿的伴侣才会有的,咱们两个怎么可能有?”

  “因为契约的缘故。”瑜曦冷冷的表情,慢慢的变回了淡然的模样说道。

  “因为契约的缘故……那存在就存在呗,反正是假的而已。”赵易说道。

  “这种东西会影响一个人的情绪,就像你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这种东西就会束缚着我的情绪,强迫着我变得不安。”瑜曦说道:“也就是说,它并不是一个好东西。”

  “不安?”赵易说道:“如果这个东西真的如同小说上所说的那一般,那按道理说,你的那种情绪应该不是不安,而是吃醋才对。”

  “不可能。”瑜曦否认道。

  赵易听着她所说出来的话,你能够非常明显的感受到她的情绪不如以前那样淡然。

  如果是以前的话,自己就算怎么用言语轻挑她,她都会毫不在乎的转过脸,不看自己,更不会理会自己。

  而现在她所说的每一句话好像都带着一些微微的情绪,她整个人的模样好像越来越不像一个冰冷的女帝了。

  赵易忽然笑道:“亏我还以为自己占了个大便宜,能得到女帝的芳心呢,结没想到果还只是一个假的情丝。”

  “你现在是个有爱人的人,怎能还对他人心动?”瑜曦说道。

  就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脏又有了一些微微的跳动。

  她在将赵易往外推,可越推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赵易笑道。

  “……”

  “好吧,不说这些,你让我看到这根情丝是为了什么?”赵易问道。

  瑜曦语言再次变得平淡了一些,说道:“你应该也能发觉到,我的情绪确实开始变得不稳定,这样非常不利于我以后的修炼。而且情绪不稳定的原因,就是因为这根情丝。”

  “那就是说你想让我帮你把它消除掉?”赵易问。

  “不错。”

  “那这东西该如何消除?”

  “只要你认真爱上另一个人即可,再不然,就是直接斩断。”瑜曦道。

  “……”赵易听了她前半句话就愣了,苦笑道:“怪不得你能够知道我对爱怜的感情……”

  “只要情丝不断,那就代表着你并没有爱上她。”

  赵易听完她的话之后,一只手缓缓的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包烟,他动作非常熟练的弹了一根,用灵气凝聚而成的火焰点燃。

  只听他深深的抽了一口烟,然后叹息道:“我不是说了吗,我在努力。不过既然情丝会给你带来非常大的困扰,那我们还是选择第二个方法吧。”

  “你确定?”瑜曦道。

  “第二个方法岂不是更简单?”

  瑜曦听到他说的这句话之后,表情开始变得略有严肃认真起来,说道:“确实简单,但是需要你承受很大的痛苦,甚至这种巨大的疼痛甚至可能会使你丢失某一种非常重要感情。”

  “丢失感情?怎么还有这种说法?”赵易一愣道。

  “对,情丝都是心连心的,不是想说结就能结,想说断就能断。”瑜曦说道:“更何况我们之间的契约如同毒誓一般,一方死亡,另一方就必须受到天雷之惩,想要断开情思的疼痛自然是超乎想象的。”

  “好吧……那我们还是不要用斩的为好。”赵易道。

  瑜曦沉默了一会,说道:“在我恢复肉身回到修真界之前,我是不会主动斩的。”

  “还有其他事情要说的吗?”赵易问道。

  “没有。”

  瑜曦话音刚一落下,赵易就开始了自己的修炼,好像对于她说斩断与斩不断情丝毫不在意。

  瑜曦看着他这个样子,记忆中再次回想一个月之前,他还只是那个非常爱自己,各种形式对自己诉说他如何爱自己的样子,还爱和自己扯感情话题,更会因为她一句话忧伤好几天……

  而现在,他好像并不在乎自己所说的话了。

  如果是在一个月之前让他知道这件事,并且自己说出这句话的话,那他一定会问她:“为什么一定要斩?万一在以后的日子里,你爱上我了呢?”

  “喂,对了,你还喝不喝血?”

  就在瑜曦正想着的时候,赵易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不喝。”瑜曦道。

  他一而再的问她是否喝血,可见他还是很在乎她的。

  今晚的生活过得非常的平静,赵易除了修炼还是修炼,而瑜曦则是回到了赵易的体内小心忍受着血液上的饥渴,她就是不要去咬喝一个女人抓过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