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痛哭的冰花-我的仙女未婚妻-
我的仙女未婚妻

第255章 痛哭的冰花

  周围几名皇家护卫队成员看到赵易竟然差点撞到大队长,立刻就有人想上去教训一下这个不长眼的家伙。

  但又想起他们来的目的,忽然又停止了动作,毕竟他们伪装成这样,为的就是其他人把他们当作普通人,这样挺好,虽然对大队长来说有些不敬。

  赵易没做任何停留,绕过皇家护卫队的耳目,直接向着戴家老宅走去。

  周围所有的皇家护卫队队员,他都已经在散步的时候看的差不多,本来他觉得找个突破口一定很难,但没想到的是,他刚和云蛇说完话之后,云蛇那一队队员都被云蛇带去了另一个方向。

  这才让他有机可乘。

  “看来也是个聪明人。”赵易看着云蛇远离的身影,心中暗暗道。

  当他进入戴家老宅的时候,此时正是戴家繁忙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出去工作了,毕竟有了皇家给的一千万联币,以他们的头脑就能够有办法将此创造成2000万,3000万,甚至一亿。

  然而此刻仍然有一些戴家的人在照顾戴老爷子。

  赵易刚一走进去,就引起了张馨文的注意,平时除了皇家护卫队的人,可没有人想来这里,而且这个人还戴着鸭舌帽,低着头,总让人有种不怀疑都不行的感觉。

  奇怪,今天应该是皇家护卫队追拿赵易的日子,戴家的周围都是皇家护卫队的人,这个人是怎么混进来的?

  虽然皇家护卫队乔装打扮,但身上都散发着难以掩盖的凌厉气势,而这个人身上毫无那些感觉。

  “戴秋香在哪?”

  还没等张馨文走过去问他是谁,这个人就先走了过来向她问了一句。

  “你是……”

  张馨文听到对方问话,心中就更加确认来者不是皇家护卫队中人,因为皇家护卫队的人来的时候,依旧称呼戴秋香为戴大小姐。

  当然,这种称呼大多充满讽刺意味。

  赵易缓缓的将鸭舌帽摘掉,抬起了头来,一双平淡的目光直视着这个虽然优雅但不再高贵的妇人。

  张馨文吓得用手捂住了嘴,不过随后她的表情就开始变成了愤怒:“赵易!你怎么会进来?”

  “伯母还是别声张为好,见完戴秋香我自己出去见皇家护卫队。”赵易说道。

  “你还有脸来见香儿!”张馨文气的双眼通红,说道:“拜你所赐!整个戴家才会变成这样!就是因为你!香儿才会被全世界的人责骂!”

  “对不起,确实有我的责任。”赵易道。

  “什么叫确实有你的责任?”张馨文怒的甚至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大小:“你知道外面现在都叫香儿什么吗!你知道吗!”

  外界的人都怎么称呼戴秋香,身为一个母亲,她学不出口——太不堪入目了。

  “你这么大声,我会见不到她的。”赵易说道。

  “你不用见她!”

  就在张馨文这一声怒吼声落下,一个房间里突然冲出来一个瘦弱的身影。

  “妈,出什么事了?”

  戴秋香穿着一身从地摊买来的衣裙跑了出来,她的面容消瘦,表情憔悴不堪,一双漂亮的眼眸失去了光彩。

  而当她将目光定格在母亲神山的那名男人身上的时候,她呆住了,那原本失去光彩的眼眸像是坠入了星辰大海,充满了无尽的光彩。

  戴秋香感觉自己的呼吸有些不受自己的控制,心跳也好,脸庞也罢,尤其是眼睛,那霍霍泪珠不止下流。

  “对不起,我只想着自己逃了。”

  赵易看着面容憔悴,泪珠滚滚愣在原地的戴秋香,心中忽然有了一种很酸很酸的感觉。

  他说他只顾着自己逃,却没有说出原因,没有说出他活下去要救得人。

  这一刻,戴秋香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她哭出了声音,她开始向着赵易走去。

  开始还是慢慢走的,可没走两步就跑了起来。

  “噗!”

  她直接撞进了赵易的胸膛,紧紧的抱着他,放声大哭起来。

  一直生于大家族的她,从未经历过这样的磨难,世人咒骂,就连家人也都不信任,除了赵易以外,她感觉全世界都灰了。

  若在平时,以她的性格不允许她这样泪流满面的跑着去拥抱一个男性,但现在,她已经决定赵易死她也死。

  所以,做什么都无所谓。

  她想要做自己想做的,她喜欢这个男人,谁现在要是和她说她不能和他在一起,只要不是亲近的人,她感觉自己都能反手抽对方一巴掌,并一脚给踹了。

  “你不该来的!!这都是陷阱!!”

  戴秋香大哭着还不忘喊着话。

  赵易看着这样子的“冰山校花”,并没有伸出手去摸摸她的头,只是用手掌拍了拍她的背,让她安心。

  “我不来的话,你要是真死了,就算拯救地球我也感觉自己没必要活下去。”赵易轻轻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让你死……怎么都不想!!”

  戴秋香毫无顾忌的大喊着,其中掺杂抽泣声。

  就连原本在屋里的戴老爷子,以及戴家的老妇人也走了出来。

  戴老爷看着这一幕什么话也没说,就静静的看着,没有愤怒没有喜。

  戴老妇人本来想还想痛斥心中的愤怒,但看到自己孙女那样扑在赵易怀里大哭的模样,她的内心深处忽然被刺痛了。

  自从戴家陨落后,孙女就算被整个地球的网民骂成贱妇,被家人误会,甚至被某些家人白眼相待都没有哭过一次。

  然而现在,在一个不是戴家人的怀里却哭了,哭的那么悲伤却又有些喜悦。

  整个家族给她的东西,却连一个可以痛哭流涕的怀抱都没有。

  “老爷……当初我们答应和皇家订婚,就是个错误的决定?”戴老妇人喃喃说道。

  戴老爷听此,苍老的脸上忽然浮现了一丝笑容,道:“本来是没错,但他一出现,就错了,错的彻底。”

  “……”

  从戴秋香房间里出来的还有丁陌仙,她这两天一直陪在憔悴的戴秋香身旁,生怕戴秋香顶不住压力寻短见。

  “还能来,算个男人。”

  丁陌仙看着一脸淡容安慰戴秋香的赵易,心中虽然极为愤怒,但也压下了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