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一切都结束了(二)-我的仙女未婚妻-
我的仙女未婚妻

第287章 一切都结束了(二)

  赵易还刚下到第二层楼梯,戴秋香就已经从后面追了上来,潇湘给她买的饭菜她还拎在了手里面。

  戴秋香先是看了一下他的脸色,发现其实并没有多么生气,反而挂在脸上的那些表情是纠结。

  “你怎么啦?”戴秋香问:“和湘姨吵架了吗?”

  “吵架?”赵易看着她不解道:“我和她吵什么架?”

  “那为什么你一见到她就要走,连一句话也不说。”

  “我又不认识她。”赵易道。

  戴秋香笑了:“好啦,你就别装了,你的身份都已经在网络上公开了,潇大公子。”

  “潇大公子?”

  赵易皱了皱眉道:“她都和你说了什么?”

  戴秋香愣了愣:“不就是公开身份吗,用得着生气?”

  “我和她没关系,和潇家更没有任何关系。”赵易认真说道。

  “好吧,你不想承认那我就不说好了。”戴秋香道。

  “这不是承不承认的问题,我想知道她到底和你说了什么。”

  “湘姨就是把你是她儿子,还有你是潇家大公子的事情告诉了我而已,没有其他的事情。”

  “我不是她儿子。”赵易道。

  “……”戴秋香就愣了,这种事情就有点怪了,家里人都已经公开承认了,为什么他自己还不承认,难道就是为了完成那个所谓的“家族男子穷养试炼”?

  “可是湘姨都已经在网上公开了啊。”

  “什么时候的事情?”赵易眉头皱的更深了。

  “就是你和我被二皇子诬陷的那天晚上,她就用博客公开了,不过现在这条博客已经被删除了。”

  “……”

  赵易没再说话,对于潇湘为什么在自己危难的时刻公开了这条博客,他自然知道原因。潇湘……好吧,无论以前怎么样,她现在还是挺关心自己的。

  但是他还是无法原谅她,父亲背后的眼泪,父亲临死前的模样……他无法忘记,他不会允许自己和潇湘相认然后过的很幸福。

  只有潇湘不幸福,只有自己不和潇湘相认,这才能够让他的心中觉得对得起父亲。

  “拜托以后别说她是我母亲,也别说我是潇家的人。”赵易道。

  “……”

  “我们出去吃饭吧。”

  赵易不再谈这个话题,说完就开始继续往下走。

  戴秋香不明所以,但看得出赵易对这种事非常看重,所以也没有再提这件事,反正现在一切都和平了,她不愿意再搞出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

  医院不远处的一家小餐馆,赵易穿着病人服就和戴秋香走了进去,本来赵易这身穿着和戴秋香走在一起,在旁人的眼中一定会显得非常不和谐的,但餐馆内还在用餐的人看到赵易的脸后,就忽然忽略了这些身份,样貌,穿着,甚至气质上的问题。

  赵易在旁人的眼中看来似乎就是个普通人,没有丝毫的突出气质,而戴秋香就不一样了,她不只是走路很优雅,而且脸蛋儿和身材都非常的漂亮耀眼。

  两个人我那边有座,旁边的服务生的就争先恐后的围了过来,只不过最后还是只有一名服务生在给他们递菜单。

  服务生也没有当面和赵易说一些崇拜的话,就是服务的态度上显得不止是客人那般,因为谁都知道有些话在别人还没吃饭前就说出来会惹人烦。

  “湘姨都已经给带饭了,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吃?”戴秋香不解的问。

  “不够。”赵易道。

  戴秋香看了看自己手拎着的一大排盒饭皱了皱樱眉:“这么多……怎么可能吃得完?”

  然而就在十分钟后,她的世界观就被彻底的刷新了。

  看着餐桌上各种大盘小盘的饭菜,而赵易就在那一个劲的拿着筷子夹往嘴里塞的样子,好像饿死鬼托生……

  “够……够吗?”

  戴秋香看着餐桌上的饭菜一直在以极速减少,就问了一句。

  “再加一个鱼吧,糖醋带鱼,好久没吃了。”

  “服务员,再帮加个……”

  ……

  终于又过了十分钟,赵易才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整个餐桌就像战场一样整个过程戴秋香只默默的吃了几个甜饼,什么都没敢和他抢……

  赵易摸了摸自己的病人服,发现口袋中空空如也,他这才想起来,自己的钱包和手机都已经在那天的战斗中化为灰烬。

  “那啥秋香……不好意思……”赵易摸了摸后脑勺尴尬笑了笑。

  “我就知道……”

  戴秋香很无奈,赵易这个家伙是她见过的,唯一一个能拉自己一起吃饭,还有让自己付钱的男人!

  就在戴秋香准备拿包包的时候,旁边的服务员立刻走了过来,弯下腰说道:“赵公子,我们老板说了,这顿一定要饭免单,请不用付钱。”

  “啊?”赵易愣了愣,随后就笑了:“那怎么好意思……”

  这吃饭第一次被老板给免单,对于赵易来说还真是第一次,突然间的身份变化让他有些不适应。

  “这次我们帝都得救多亏了赵公子,赵公子吃喝开心就好。”服务生笑道。

  赵易立刻将脸俯到了戴秋香的耳边,小声问到:“咱们就这样吃霸王餐了?”

  戴秋香被他突然靠过来的脸搞的有些脸红,有些气呼呼的说道:“你想付钱也没人拦着你。”

  “那帮我和你们老板说声谢啊。”赵易又和服务生说道。

  戴秋香跟在他身后面起身,她捂着自己的额头很是无奈:“你……你怎么现在像个……”

  “像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