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你又没经历过感情-我的仙女未婚妻-
我的仙女未婚妻

第299章 你又没经历过感情

  瑜曦讲的很快,不出两三分钟,已经把要交代的重点交代完,说完之后她就立即消失在了皇宫中。

  ……

  “抱歉……我不知道……”

  雏菊很慌乱的给赵易整理衣服,又运起真气给赵易消除痛苦,整个人和之前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转变。

  就因为一根情丝,这情丝上面全都是瑜曦的气息……雏菊对于女帝大人的气息再熟悉不过,她不可能认错这根情丝的女主人的。

  “唪!”

  忽然皇宫的顶端空气狂涌,雏菊一回头只见瑜曦已经站在她的身后,她更加慌张了。

  她直接跪下了,声音充满悔恨的说道:“对不起!女帝大人!我……”

  “为什么要擅做主张?”瑜曦的目光有火,虽然她的声音依旧很平淡。

  “我以为你不忍心……”

  “别说了,以后不准再这样。”瑜曦说道。

  “女帝大人!请赐罪!”雏菊悔恨道。

  “私下可以叫姐姐,你又没什么罪,何出此言?”

  瑜曦一边说着一边向赵易走去,轻轻的将他的身体抱了起来。

  雏菊看到这一幕,眼睛睁得很大。

  女帝大人……竟然抱着他……

  “反正早晚都要解除的,早一些……也罢。”瑜曦说着就开始向下面的第二层皇宫飘去。

  雏菊立刻跟了上去,表情依旧十分悔恨:“我刚刚……对他说了些很伤人的话……”

  “……”

  这次瑜曦没有回她的话。

  雏菊见此,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就默默跟在她身后,一句话不敢再多说。

  瑜曦抱着赵易一路走到了他休息的客房,打开门将她放到了床上,随后就坐在了房间内的一个椅子上。

  雏菊站在门外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赵易,又看了看一言不发的瑜曦,过了许久,最终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女帝大人……你都已经和此人有了情丝……为何不告诉我们呢?”雏菊道。

  “情丝……”

  瑜曦皱了皱柳眉说道:“这个东西很巧合,他对我执念太深,我与他又有活跃在身,这种情丝,应该是单相思。”

  “单相思……”雏菊一愣:“可这种情丝……好像从古至今也没出现过几根吧……”

  “我又不爱他,不是单相思又能是什么?”瑜曦道。

  “可女帝大人……你好像没经历过感情……真的知道那种感觉吗……”

  其实她想说的是,瑜曦没有经历过感情,会不会她自己爱上这个男人,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就算没有经历过,我也知道深陷感情的女人是什么模样。”瑜曦说道。

  她看过帝国中太多的女战士恋爱,当初的她们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甚至铁血丹心,但一旦有了爱情,就会变得像一个小女人一样,再怎么强大在心爱的男人面前也会多数时候柔情似水。

  她在赵易面前……她一直都觉得赵易幼稚,直到赵易和她有了那场赌注之后才觉得赵易成熟许多。

  可让她在赵易面前变成小女人的模样,她觉得是不可能的。

  “可是……”

  雏菊想说赵易身上的情丝,有很大可能并不是单相思的那种,但是她又不太敢确定。

  就在这个时候他,她忽然想到了什么。

  “女帝大人!”雏菊忽然激动起来。

  “私下叫姐姐。”瑜曦道。

  “姐姐,我好像想起了一些关于星空周易神体很重要的信息,但那是很久以前看到过的……但我又不太敢确定。”雏菊说道。

  “说出来也无妨。”

  “我还是先不说为好,给我一点时间,我再去天书阁看一遍!”雏菊道。

  瑜曦淡淡道:“那里关于神体的记载我全都记下了,你想起了什么,直接和我说,我讲给你听。”

  “不是啊姐姐,我看过的那本书不是神体的记载,而是一本魔功上面的东西,你绝对没看过!”雏菊说道。

  “魔功?你看那些我也没写到的干什么?”瑜曦皱眉道。

  “很久以前的事儿了,当初我第一次进入天书阁,出于好奇就看了几本魔功,上面正好有一们修炼法则是关于星空周易体的……”

  “我又不修炼魔功,你还是别去了。”瑜曦道。

  “姐姐,我又不是让你修炼魔功,我是找一些重要的信息!”

  瑜曦看她很激动,就说道:“那究竟是些什么?”

  “都说了现在不能告诉你。”

  “……那你去吧,进去后快点出来,不然会死的。”瑜曦道。

  “嗯!”

  言罢,雏菊就飞了出去。

  所谓的天书阁,就是在修真界的中心,从上古遗落下来的一座藏有上古书籍的书阁,修士进入里面的那一刻,书阁就开始会吸取人的寿命。

  如果一些寿命即将到尽头的修士,估计刚一进去就会被吸死在里面。

  天书阁很神秘,没有人知道它的主人是谁,也没有人知道它里面有多少书,也没有人能够从中带出来任何一本书籍,更没有人能够破坏它。

  就是如此的神秘,无论你多么强大,只要踏入里面,你的寿命就会飞速的被吸取着。

  但好像就是等价交换,牺牲的宝贵寿命会换来阅读其中最古老最渊博的书籍,在修真界,每一个人都会想尽办法进入一次。

  雏菊快速的飞行着,心中更加激动起来,如果她当年所见与自己现在所忆相差无几,那么女帝到底和赵易有没有感情就一目了然了。

  而客房内,瑜曦一直坐在那里没有离开,她想等赵易醒来后亲自给他道个歉,这些天也不知道他因为自己一句话而受了多少讽刺。

  尤其是从昨晚之后,皇城内一直就穿着有一个金山期的傻子说他喜欢女帝大人,然后还被人们各种乱传,反正无论怎么传,都是说瑜曦至高无上,那傻子不知好歹,癞蛤蟆想吃仙女肉之类的。

  在仙羽帝国民众的眼里,瑜曦哪里还是天鹅,就是一个仙女。

  一只蛤蟆想吃天鹅可以,但是想吃仙女这就有点过分了,被各种唾骂也是应该的,所以那些骂人的话要多伤人有多伤人。

  还有的人知道赵易救过瑜曦一次,更加变本加厉的将赵易塑造成了一个利用恩情而想要为所欲为的蠢货。

  在民众的眼中,赵易救瑜曦那不是救,她们认为瑜曦很强,只是赵易顺手帮了一下,并算不上救。

  瑜曦也不知怎么阻止,毕竟是赵易自己在大街上亲口说的,而且这也是事实,怪她在民众心中太过不容侵犯……

  她就将这一切都揽到自己的身上,她觉得自己和赵易道歉,应该会比那些民众给他道歉,更能让他接受,也更加舒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