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剑断传送阵-我的仙女未婚妻-
我的仙女未婚妻

第317章 剑断传送阵

  “这……怎么可能……”

  当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从天空中投下来的光柱,她们看着用黑色剑刃指着天空的赵易,陷入了绝对的震撼中。

  “刚刚那种威压……绝对是阳雷没错,和女帝大人当初突破轩阳境的时候一模一样……”

  “直接一剑把阳雷……给打散了!”

  “怎么可能!就算是女帝大人巅峰时期估计也只能勉强做到这种程度,他明明连灵气都没有……为什么这么强!”

  ……

  瑜曦站在距离赵易只有三米的距离,刚刚就差三米的距离,她就会直接给赵易挡下天雷,只不过她没有想到后续间发生了这么意外的事情。

  刚刚那一幕她看的最清楚,赵易的动作很简单,就是将长剑往天上一甩,然后那道天雷就被他甩了回去……

  震撼,震撼,众人的内心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但对瑜曦来说,她心中相比于震撼,更多的还是伤心和悔恨,她并不在乎赵易有多强大,她在乎的是赵易能不能留下来……

  赵易做完这一切,他手中的黑色长剑再次脱落下来,他转过身继续向着传送阵走去,在他走动的过程中,他的手臂开始慢慢恢复。

  黑色长剑从他手臂上脱落之后,并没有直接掉落在地上,但是好像活了一般浮在了空中。

  “赵易……”

  瑜曦还在继续向前追,断开情丝让她的疼痛到呼吸都十分困难,她这个时候才发现想要行走都必须拼尽全身力气。

  看着走在她前面的赵易,她知道,他身上的伤比自己身上的重了不止十倍!而他还在果决的离开,她拼尽全身力气却怎么也追不上他。

  “赵易!”

  她一边追赶着,一边喊着他的名字。

  赵易一路没回头,他接近传送阵了,这一次没有任何其他的人敢来组织他,刚刚一剑毁天劫所有人都是看在眼中。

  “赵易!你如果不留下,那我就跟你一起回去!”瑜曦边追着边喊道。

  “女帝大人!您现在的身体不能跟他去啊!”

  “银河系灵气稀薄,估计您的伤就算一年也恢复不了的!”

  “女帝大人……”

  ……

  瑜曦不顾其他人劝阻,继续追赶着赵易的背影。

  一时间,一条长长的水晶道路上,只剩下一个低着头流着血泪不停行走的男人,和一名以泪洗面不停拼命追赶的女人。

  男人步伐不快不慢,女人步伐焦急万分,然而两人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

  红衣衫,红丝带,三千青丝,绝世容颜……

  她还是如当年模样,只是胸口多了一缕断开的情丝……

  赵易已经半步踏入了传送阵中,而就在这一刻,那原本浮在空中的黑色长剑立刻飘了过去,直接挡在了瑜曦的面前,阻止她继续向前。

  “你要干什么!”

  瑜曦看着自己面前这把黑色长剑,一时间束手无策,这把剑的威力她见过太多次,而且她现在还只是一个灵气枯竭并且重伤的人。

  她立刻打算绕道跑过去,然而她向哪边移动,这把黑色的剑也就跟着她移动,她气的要推开这把剑,结果发现这把剑竟敢还要斩向她,一时间她很无奈,只能向后退去。

  这把剑很明显没有动真格,只是想要阻止她的行动而已,要不然以这把剑的威力砍了现在的她并不太难。

  瑜曦看着赵易说道:“就算你现在阻止我,不久我还是会去找你的。”

  赵易没回头,他直接踏入了传送阵之中,整个人消失在了。

  没有婚约的关系,也没有灵魂的寄托,更没有情丝的牵连。

  紧接着那把黑色的长剑也开始向传送阵飞去,瑜曦立刻跟在它后面向传送阵跑,她要去地球,她不信长久的陪伴还不能磨平他心中的气愤。

  “女帝大人,请三思啊!”

  “女帝大人!”

  ……

  瑜曦一直向传送阵跑,她顾不得身后的声音,她现在只想看到赵易,赵易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她就很担心。

  “嗡!”

  她的视野中,那黑色的长剑忽然一挥,直接砍向了传送阵,按理说它应该触碰不到传送阵才对,然而它却结结实实的砍在了传送阵的边缘。

  “嗤咯!”

  一声清脆的声响,传送阵的边缘出现了裂痕。

  瑜曦见此直接停下了脚步,她本以为她已经见过这把剑太多的神秘了,然而到了这一刻她才发现,还有很多东西她不懂……

  就比如现在,一把剑竟然能劈坏传送阵!

  “传送阵裂开了!?”

  “不会吧!传送阵应该是物体触碰不到的才对!那把剑怎么会……”

  “这个赵易……他到底是谁?”

  “他是一直在伪装自己吗?就以这把剑判断,他根本就不可能是一个金山期!”

  ……

  而瑜曦站在传送阵十米的地方,看着传送阵上面的那把黑色长剑,目光充满恳求和忧伤:“你让我去找他好吗?过几天他一定会又想我的,让我过去。”

  “嗤咯!”

  就在瑜曦的话音刚落,黑色长剑直接将传送阵从顶划到了底,整个传送阵上面都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啪……”

  如同玻璃破碎的声音一般,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那漆黑的传送阵化为星星点点开始消失在空气中,只留下了一把黑色的长剑。

  瑜曦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目光不停的在颤抖,泪水还在不断滑落,胸口还在止不住灼痛。

  传送阵……就这样毁了!

  他……就这么不想见到自己!

  后面的女侍卫们看着这一幕久久不语,雏菊和莲花站在呆滞的瑜曦身后也是一言不发,全都安静了,也结束了。

  “嗡……”

  然而那把黑色的长剑却还没有离开,它浮在空中发出嗡鸣的声音。

  众人的目光又开始转向了它,只见它在天空中盘旋一圈后化为了一团白雾,这团白雾较大,约有十米左右。

  在众人的注视下,这团白雾里面很快就出现了一副场景。

  这是一名青年,他手中提着剑,背后背着棺材,在他身边都是云端,在他脚下,那是一个阁楼楼顶。

  这幅画面都是白色的,看不到色彩,只能看到各样东西的轮廓。

  众人的目光并没有放重在男子身上,因为男子是背对着的,也看不到脸。而让人重视的则是这名青年脚下的阁楼楼顶。

  这个楼顶的模样,只要是修真界的人都不会不认识——这是天书阁的阁顶!

  “这个人是谁,竟敢站在天书阁顶!不怕被雷劈吗?”

  “就是啊,就连天陨界尊王大人都不敢上阁顶,这个人……”

  就在众人不解的时候,只见这名青年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忽然一剑劈下,只见天地颤抖,雷云变迁,山河碎裂。

  长剑没入天书阁阁顶,整个天书阁坍塌……

  渐渐的画面开始移动,可以看到这名青年的脸。

  当看到这个男人的脸的那一刻,整个大殿的门口静若死湖。

  瑜曦的目光也更加复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