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我也要你活着-我的仙女未婚妻-
我的仙女未婚妻

第323章 我也要你活着

  “嘀嗒,嘀嗒……”

  鲜血覆盖了冰棺的玻璃,沿着玻璃边缘不停的滴在地面上,赵易的脸色越苍白,意识越模糊,未知的恐惧正在侵蚀着他那半颗心脏。

  时间到了下午黄昏,赵易的身体已经僵硬,心脏停止跳动,没有呼吸,肉体所有机能停止,全部符合死亡的特征。

  “嘀嗒,嘀嗒……”

  血液还在滴,他从修真界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流了很多血,现在又放了一天的血,无论怎么来讲,一个人的体内都本不应该有这么多血液。

  而且按理来说,心脏停止跳动,全身的血液也都会不再运输,而会自然下坠到人体底部血管形成尸斑,可赵易身上没有尸斑,血液也不停。

  更有问题的是,他的血液已经和他的体温一样凉透,可他的血液没有凝固,反而还能一直流。

  时间继续流逝,到了次日凌晨四点多,小黑屋里面已经开始渗出鲜血,进入小黑屋前面那条臭水沟。

  房间里面赵易的身体开始回了一点温,他僵硬的身子变得柔软,直接从冰棺上面倒了下来,手腕上的伤口没有一点愈合的痕迹,血液还是那般的在流淌。

  失去的意识再次开始有了一点模糊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模糊感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他睁开了眼睛,天是黑的,浑身是冰冷而疼痛的,手腕处流出的血是冷的。

  “我还活着?”

  他看着自己冒血的手腕,目光中没有激动兴奋更没有庆幸,反而有着一种落寞失望的感觉。

  “为什么没死……”

  他摸了摸自己全身,肉体上他只能感觉到寒冷,心跳他摸不到,大动脉也不跳,这幅肉体除了流动的鲜血和没有愈合的伤口之外,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赵易双眼看着自己的手腕,又看了看满地的鲜血,他缓缓向门口走去,在房间内他每移动一步,都会有“踏踏”的声音,粘稠血液粘在脚底。

  他推开了小门,看到月光下的门口都铺满了大片血液,这些血液的量根本不是一个人能流出的,至少也要四五个成年男人。

  “算是……死而复生吗?”

  他现在非常确定自己的体内是一点灵气都没有,就连心境也都已经被割舍,他没有焕发奇迹的能力。

  可他确确实实还没有死,而他又确确实实又死了一次。

  赵易转过头走回了屋内的冰棺边,他发现她看不到她的脸了,就用那条没有被割腕的手把冰棺上面的血液全部划掉。

  “嘀嗒,嘀嗒……”

  “嚓,嚓,嚓……”

  血液一边在滴,他的手一边在划。

  不久,他就再一次的看到了爱怜的脸,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放松的表情,目光盯着爱怜,口中喃喃说着:“如果,今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我还能活着……那我也要你活着。”

  言罢,他的身体不堪疲惫再次趴在了冰棺上。

  ……

  “秋香,你这是要去哪?”

  戴家新的大院中,张馨文看着清晨就在家里忙着各种收拾的女儿,不由得就走过去问道。

  “我要回林海了妈。”戴秋香一边说着,一边整理行李箱。

  “你们学校现在不应该是放假吗?回去干什么?”张馨文问。

  戴秋香不想和她说实情,怕她会多想些什么,就简单说道:“有点事。”

  张馨文一看到她这幅模样就叹息了一声,说道:“你也真是长大了,什么事都不和妈讲,不过妈还是要劝你一句,也许你晚点去会更好一点。”

  戴秋香一愣,听母亲这句话,好像自己想去哪里有什么目的,她都知道一样。

  “你在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戴秋香说着就拉起自己的行李箱要向外面走。

  “爱怜出事,赵易那孩子又是刚回来,肯定很伤心,情绪也不好,你现在去了的话……”

  戴秋香听到一半就立刻打断道:“好了妈,我该走了,你赶紧去忙吧。”

  说完她就立刻加快脚步,拉着箱子小跑了出去。

  她没有想到母亲,竟然也知道了赵易回来消息。

  不错,她现在离开就是为了去林海见赵易,爱怜死了,赵易一定非常伤心。赵易和他母亲的关系她也知道一些,赵易甚至不希望和他母亲见面,而且听说李子文几个人因为偷漂移盘的事情,到现在还没有被放出来。

  所以,赵易现在一定会孤独一个人。

  如果她也不过去,戴秋香真想不到他一个人会怎么度过接下来这几天的日子。

  对于爱怜的死,戴秋香当时也非常的心酸,当时爱怜刚出事,她就去了医院询问情况,得知爱怜没有希望后,她沉默了许久才离开,并准备参加几天后爱怜的葬礼。

  说实话,她和爱怜其实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说过几次话,同一个拉拉队为机甲系院助过威,因为赵易,私下对对方都有一丢丢的酸味。

  但是戴秋香心里还是很认可爱怜,无论怎么说她都是赵易的正牌女友,她虽然暗下喜欢赵易,但她不愿意去破坏赵易和爱怜的感情,她觉得他们俩是挺好的一对。

  谁知道突然就出了这种事情,爱怜,那个很优秀,她也很认可的女孩子,就这样的死去了。

  登了飞舰,戴秋香的心情开始低沉下去。

  ……

  清晨六点,阳光柔和的从残破的小窗户中射进小黑屋内,赵易一直趴在冰棺上面的身子有了动作。

  他缓缓的撑起了身子,看着映射在冰棺上面的一缕阳光,原本死灰的双眼开始逐渐充满光彩。

  光彩越来越浓,随后变成了一种炽热,最后他的目光开始疯狂,但是更多的则是坚定。

  他打开冰棺,冷死开始泄出。

  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爱怜的脸,他的表情越来越坚定,另一只手两根手指并拢,指着小黑屋的屋顶,口中喃喃的说起了话。

  “我,赵易,在此立誓,即便穷尽此生,惹世间大仇,也要为你寻得还阳之法……若此生做不到,从此不入轮回关!”

  “我能活,没有理由你就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