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私奔的-我的仙女未婚妻-
我的仙女未婚妻

第370章 私奔的

  “一百个铜币……”赵易转过头看了看瑜曦,道:“你钱够吗?”

  瑜曦无语了,她一代女帝,身上随便一件东西都是必须用钻石币来衡量的,这家伙竟然问她有没有铜币?

  “对了,这位姑娘你身上也没有灵气吗?”那名大师兄搓了搓手笑道:“那也交一百个铜币吧。”

  “是不是想练体,直接交钱就可以直接入门?”瑜曦问。

  “哎,姑娘你这话说的,别人一来那肯定是入不了门的,今天我真是看你俩有缘,才直接让你们交钱入门,如果要是换了其他人,那必须经过宗门十几道考核过关才行。”大师兄一脸严肃的说道。

  赵易不禁叹了口气,这修真界的传销组织怎么这么没脑子,说话连幼儿园的小孩都不会信,怪不得半天都没拉到人。

  瑜曦从自己手上那枚银色的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了一个金币,她身上也只有一两个金币了,其他的都是紫水晶钻石什么的。

  “只有这个了。”瑜曦把你准备金币往桌子上一放。

  “金……金币!?”

  最近看到金币的一瞬间,这群青衣男女两眼都放出了光,尤其是那名大师兄直接拿起来看了又看,最后还在口中咬了一下,才爱不释手的说道:“两位,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的师弟师妹了,我是这个宗门的大师兄,只不过师兄现在手头有点紧张,这个金币找不开,等过些日子我再把那些钱给你们送过去,怎样?”

  “不用。”瑜曦道。

  “不…不用?!我的天,你再说一遍!”大师兄有些激动,那只拿着金币的手都有些颤抖。

  “不用找了。”瑜曦很无语,她懒得和这些人交谈,但是赵易要加入,他又没钱,就连一些开口的话他也懒得说,只有她来做了。

  “我的天呐!师妹,你这人太豪爽了!以后宋门里有谁欺负你了,就和师兄说,师兄直接锤爆他!”那大师兄激动的不成模样。

  “我还是测试一下吧。”瑜曦用心灵传音给赵易。

  “为什么?”赵易回她。

  “免得门派里面有人看不起你,惹一些琐事。”瑜曦道。

  “也好。”

  一群青衣男女还在不断为今天赚到一块金币而兴奋,瑜曦走上去,将自己的境界压制在金山境初期,随后将手掌放在了那个测试石上。

  随后测试石上就开始发出了光芒,这是一团光芒不是很盛的金光,代表着的境界就是金山境初期。

  “卧槽!”

  一群青年男女都吓了一跳,那刚才还拿着金币爱不释手的大师兄,直接将金币装进口袋,眼睛瞪得老大看着感应石,又看了看遮住脸的瑜曦。

  “这位姑娘……你该不会是来我们宗门砸场子的吧?”

  忽然一名师姐眼睛盯着瑜曦手上的戒指,两眼不断闪光:“师妹,你手上的这枚戒指,上面镶的难道是赤练宝石!?”

  瑜曦很无奈,她戒指上这颗宝石可不是那低级的赤练宝石,而是极为珍贵的炎绸宝石,但是说出来这些人也可能不知道。

  “嗯。”瑜曦点点头。

  “哇,师妹你难道是帝都的某大家逃出来的大闺秀?”一名师姐说道。

  又一名师兄看着赵易,脑中开始急速脑补各种画面,开口道:“难道师妹你的家族不允许你们两个在一起,然后你就是私奔出来了?”

  “哇!”

  周围的师兄弟姐妹们一听,一片哗然,开始七嘴八舌的叨叨个不停。

  瑜曦很无奈,说道:“算是吧。”

  那大师兄一听这话,表情就变得更加严肃了,说道:“师妹师弟,你们放心,在我们中门谁要敢反对你们两个的婚事,老子直接锤爆他!”

  “还有我!宗门里那个小丫头片子敢勾引我师弟,我直接锤她!”

  “到时候就算你家里人找上来,咱们几个也会给你们打掩护的。”

  “话说,那啥,师妹能不能再救急一点,师兄师姐几个手头实在有些困难哈……”

  “……”

  聊着聊着,几个家伙还是提到钱,瑜曦心想拉拢几个人也好,虽然作用不大,但遇到一些琐事也好解决。

  随后瑜曦就把身上几枚金币都给了他们,一群青年男女直接差点跳起来。

  最后那名大师兄直接要亲自给赵易和瑜曦带路,一路上各种言语奉承,他这人很逗,虽然有些小心眼儿,但并不坏。

  “这些弟子有些奇怪。”走在路上,瑜曦用心灵传音给赵易道。

  “怎么奇怪?”赵易问。

  “他们的身上的气息和境界不符。”瑜曦说。

  “这有什么奇怪?”

  “就这个大师兄而言,他的境界是金山境初期,但他体内气息强度却是在金山中期,灵魂的强度却非常脆弱,比不修真的人还要脆弱。”瑜曦说。

  “那些人都是这样?”

  “都是这样。”

  “什么原因造成的?”

  “具体不知道,但是境界上,应该是故意压制的,只不过压制的有些不完美,一般映月境之下的人都察觉不到他们的奇怪。”瑜曦说。

  赵易没有太在意,毕竟修真界中也有一些小门派喜欢隐藏一些天才,而有些天才还就是喜欢被隐藏起来,过得像个废物。

  刚刚的那群青年男女总共有八个人,就算是天才,应该也只能在竹笼城被称为天才,到了再大点的地方估计就泯然众人了。

  “你的猜想有可能,修真界的怪人很多。”瑜曦说。

  “你又窥探我。”

  “是情丝,不怪我。”

  “……”

  “但是重点并不是这个,而是他们的灵魂太脆弱,这不应该的。”瑜曦说。

  “该不会是因为经历了什么,灵魂受损,所以打算在小门派中碌碌度过一生?刚刚贪财的模样也只是生活乐子?”

  “可能性太多了,你要是想知道以后就亲自问。”瑜曦说:“说不定就问出来个什么对你有帮助的事情。”

  赵易默默点头,没再说话。

  跟着那名大师兄,走了很久才来到在城镇偏远的一处地方。

  这地方大门都老了,上面的牌子油漆都掉了,里面的地也长满了草,其中有一条被人经常走给踩出来的小路。